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14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三十三章

   “她懷著的孩子不是我的。”方宇冷徹的聲音在人群週邊傳來。

  蔣愛華瞧見兒子回來,臉色稍微好轉,想起了什麼,連忙扭頭看向旁邊的兒媳婦。

  李婷神情淡淡地,仿若眼前發生的事情都與她無關。

  莫名地,蔣愛華心頭湧上不安,拉過李婷微涼的手握住。

  圍觀的人群主動讓開一條道。

  李舒夏一扭頭就看到走過來的方宇。

  他穿著暗藍色西裝,身姿挺拔,儘管五官冷峻,但身上讓她無法抵擋地有魅力。

  原本一點點委屈被無限擴大,她已經快半個月沒見他了。

  這個男人真的很無情,說不要她就不要了。

  想到自己肚子裡的孩子,李舒夏下意識地用手護著。

  那晚他說讓她去打胎,第二天真的讓人強行押著她去醫院。

  要不是她藉口上廁所開溜,後來跟爸媽一塊兒躲到鄉下去了,還不知道現在成什麼樣了!

  李繼明掙開保全,瞧見方宇時本能地想低頭哈腰,但想想自己女兒肚子裡的孩子,還是挺直了脊樑,虛張聲勢地清了清嗓子:“咳,方宇,你說吧,舒夏懷著你的孩子怎麼辦?”

  任蔣愛華這個好脾氣的人也對這奇葩一家子來了火,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就敢亂來,轉而對過來處理的會所經理也冷了臉:“你們會所不是會員制嗎?怎麼不管什麼人都能進來?”

  經理摸了把額頭的冷汗,說實話他也不清楚這三個人是怎麼偷偷闖進來的。

  經理跟蔣愛華鞠躬道了歉,經理剛要指揮保全把人拉走,王玉不幹了,從地上竄起,一把拉過李舒夏,對蔣愛華嚷道:“你就算不認這個兒媳婦,也該認你的孫子吧?”

  話音未落,方宇極為輕蔑的一聲冷笑在邊上響起。

  李舒夏望著他雖然勾著嘴角,但笑意並未達到眼底,相反的,正冷冷地望著她,那是她待在方宇身邊時從沒見過的眼神,一時心頭有些發怵,慌張地低下頭。

  倒是王玉氣得叫喊起來:“方宇,做過就是做過,你現在是想耍無賴了嗎?”

  李婷站在蔣愛華身邊,哪怕她面上表現得再平靜,心裡卻依舊暗潮湧動,尤其是聽到王玉的話,雙手緊緊攥住,指甲掐得手心泛疼,面容卻愈加冷。

  “照你這麼說,只要跟過我的女人,我都要對人家負責,娶進來當老婆?”

  方宇不耐煩地斜了眼撒潑的王玉,皺眉看向經理:“還不都轟出去!”

  李舒夏終於忍不住了,鬆開王玉,從包裡掏出一疊紙砸在方宇身上,因為委屈,因為氣憤,淚水像開了閘的水龍頭往下流:“我就跟了你一個,這孩子不是你的是誰的?”

  李婷是這些人裡最先沉不住氣的,她以為她可以,卻終歸是沒辦法繼續聽下去。

  “媽,等你哪天有空了,我再替您補過生日吧。”

  “婷婷——”

  李婷卻不想再說,擺脫了蔣愛華的手,拿過自己的包跟外套要走。

  她的手腕卻突然被一把扯住,在她猝不及防之際,方宇拉過她就朝外而去。

  “方宇!”李舒夏不甘心地追了兩步。

  李婷想甩開他,卻反被扣得更緊。

  方宇攥著她的手,射向李舒夏的眼神冰冷刺骨,“你既然要留著這個孩子,那就留著吧,不過我不會給你一分錢,明天就會有人去收景苑社區那套房子。”

  “你不能這麼做!”李繼明急得跳腳:“不是說好送給我們的嗎?”

  “不過我現在反悔了。”方宇嘴邊噙著一抹涼薄的笑。

  李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方宇拉進電梯,繼而被拉出“極地”的。

  她身上穿著的是無袖的裙子,方宇脫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在會所服務員把車開到門口後,他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強行把她塞進去,自己也跟著上了車。

  熟練地點火啟動,掛檔,踩油門,捷克猶如一頭憤怒的野獸咆哮地匯入車流。

  車子平穩地駛在路上,車內安靜得沒有一丁點動靜。

  方宇目視著前方被車燈光打亮的路況,俊臉緊緊繃著,臉色難看。

  李婷身上還罩著他的西裝,她雙手抱著自己的手臂,頭靠在車窗上看著外面來往的車輛。

  被擱在車頭上的手機嗡嗡震動不停,他沒有去接甚至沒有看一眼。

  直到電話響起第十遍,李婷才偏過頭,“你不接嗎?”

  方宇輕輕地“嗯”了一聲,專注地開著車,任由手機鈴聲反復響著。

  車內氣氛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李婷隨手打開了車上的收音機,正好是一個音樂電臺,她閉上眼重新靠回窗邊。

  “……好的,那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丟了辛福的豬》,祝福張先生跟他的太太白頭偕老,也祝願所有在那年邂逅結合的戀人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姜玉陽憂鬱卻不失柔和的聲音伴隨著音樂響起——

  “給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所以選擇退出 因為愛你所以讓你 選一個更好的歸宿 我求你別再說我太殘酷 誰能甘心認輸 把自己的愛丟到了別處 誰能體會這撕心的苦 如果愛情的路還可以再鋪 我不會讓你再為我哭 如今剩一個沒用到不可原諒 弄丟了自己的幸福的豬 當初愛到末路我選擇退出 如今看這份愛丟的糊塗 如果上天能給機會重新付出 我願意放棄一切押上所有賭注……”

  李婷閉著眼,依然感受到眼眶的澀澀難受。

  姜玉陽的男中音幻化成了一道低沉而性感的男聲,深埋在心底的回憶浮現在腦海裡。

  那年的夏天,方宇站在她房間的陽臺下,紅著臉唱著《丟了辛福的豬》,有些五音不准,卻很用心,一雙眼專注地望著她,在滂沱大雨裡他跪在她面前,他的眼睛被雨水沖刷得發紅,他舉著戒指向她求婚,發誓一輩子照顧她,會照顧她跟孩子到老……

  她戴上了那枚戒指,也嫁給了他,但如今,他的承諾卻沒有實現,他們兩人似乎走向了兩條平行直線,不可能再有交集。

  耳邊歌聲悲傷卻動聽,李婷慢慢地睜開眼,窗外的風景逐漸變得模糊,她環緊自己的身體,嗓眼有些堵,但還是說出了口:“方宇,我們離婚吧。”

  她的聲音很輕,有些沙啞,混在歌聲裡卻格外清晰。

  轎車依舊行得平緩,方宇像是沒聽到她的話。

  李婷在座位上坐正身體,從窗外收回有些朦朧的視線,望著前面昏暗的路況,直到視線變得清明,她才看向他棱角鮮明的側臉,重複了一遍:“我們離婚吧,宇。”

  宇,這麼多年,她第一次這麼親切地喚他,卻是在這種情景之下。

  方宇的雙手握著方向盤,因為攥得太緊,手指關節處泛白,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地突起,車內光線忽明忽暗,他的臉龐掩在了大片陰影裡。

  李婷沒有催促他,靜靜

地等待著。

  車子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下,等過了紅燈,又再次行駛起來,車速卻越來越快。

  路燈的光線浮光掠影地從她的眼中一閃而過。

  “孩子不是我的。”不知過了多久,他冷得有些僵硬的聲音才響起。

  “不是最好。”李婷淡笑了笑,“如果你真的喜歡李舒夏這類的,以後就找個身家乾淨的,你現在也是C市有頭有臉的人,如果被身邊的女人拖累,終歸有些得不償失。”

  方宇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前面的路。

  李婷收起了唇邊的笑,看向外面,過了片刻,說:“把我送到醫院吧。”

  以往每次見面的針鋒相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悲涼的沉默。

  從包裡拿出了一封信放在車頭:“這是我的辭職信,不想再特意去公司一趟了。”

  原以為會痛徹心扉,但真的說出口,李婷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沉痛,還是因為早就痛得麻木了,所以真當這一刻來臨的時候,她感受到的只有寂寥的無奈跟蒼涼。

  “我不同意離婚。”方宇憤怒的低聲道。

  李婷盯著他的右手,虎口處被她咬傷的地方已經結痂,但淡淡的疤痕卻再也去不掉。

  她轉開眼,苦澀地笑:“不離婚又能怎麼樣?難道要這樣一輩子嗎?”

  方宇的雙眼泛紅,盯著前方感到眼圈酸澀卻移不開,“這樣不好嗎?”

  “可是我不想再這樣下去,我也想過正常人的生活,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方宇倏地嗤笑,“跟我在一起就那麼難受?不知道是誰說的,只要我沒說讓她走,她就會一輩子陪在我的身邊不離不棄。”

  李婷沒有因為他的冷嘲熱諷動怒,反而點了點頭:“是難受,所以我不想再讓自己一直難受下去,以前給你的承諾我沒辦法再做到,但我替你們方家做的已經夠多了,我,不再欠你們的了。”

  她平淡的聲音就像一隻利爪,狠狠地劃破他的胸膛,揪緊了他的心臟。

  痛,他五肢毫無知覺,唯有心口傳來陣陣疼痛,疼得無法呼吸。

  他的臉色越加冷冽:“你以為就你一個人難受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更該離婚不是嗎?”李婷扭頭望著他,“那樣我們就全部解脫了。”

  “解脫?”方宇低喃這兩個字,聲音聽上去諷刺而迷茫。

  迎面而來一輛龐大的卡車,強烈的燈光讓李婷睜不開眼,刺耳的鳴笛聲傳來。

  黑壓壓的陰影幾乎覆蓋了整輛轎車。

  發現方宇沒有讓開的意思,李婷心中一慌,探身去搶方向盤。

  轎車跟大卡擦身而過,在撞到旁邊的防護欄之前,一陣劇烈的刹車聲劃破夜空。

  因為慣性,李婷整個人都往前沖,額頭撞到了前面,胸膛裡的心臟砰砰地想要跳出來,耳邊是急促粗重的呼吸聲,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身邊的男人:“方宇,你瘋了!”

  方宇緊握著方向盤,仿佛那是她的脖子,緊緊地握著,恨不得碾碎了一般。

  “你不是說想解脫嗎?死了,不就是最好的解脫。”

  李婷望著他英俊的臉龐,卻因為偏執而變得令她感到陌生,她靠在座位上,閉著眼睛才能防止淚水流下來,“你把景苑社區的房子給李舒夏住了。我們之間究竟還剩下什麼?”

  方宇沉默。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對我說喜歡我的地點嗎?”

  望著他眼底流露出的那一絲恍惚,李婷眼圈泛起濕熱,“不記得了吧?”

  說完,她推開車門下去,副駕駛座位上只剩下一件暗藍色西裝。

  方宇坐在車裡,望著越走越遠的纖影,像是入了魔一般。

  良久的良久,他撐著方向盤的雙手捂住自己的臉,靠在座位上,像是被抽空了全身力氣。

  被帶離“極地”時太急,李婷什麼都沒拿,包括手提袋跟外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醫院的。

  高跟鞋裡的腳趾頭早已經僵掉了,渾身凍得失去了知覺,嘴唇也沒了血色。

  在距離醫院不遠處的商場門口,李婷真的吃不消了,才找了處乾淨的地兒坐下來,脫掉了高跟鞋,腳後跟被磨出了血泡,她摸著凍僵的腳趾企圖讓血液流通。

  商場前的廣場上擺著一棵碩大的聖誕樹,歡快的童音唱著“叮叮噹,叮叮噹,鈴兒響叮噹……”,她抬頭望著一對對手挽手經過的情侶,心底的酸澀如荒草般開始瘋狂蔓延。

  方宇第一次對她說喜歡她的地方,是在隆興廣場的聖誕樹邊,那一天下著鵝毛大雪。

  如果他們離婚了,那麼這些記憶是不是也會從她的心底連根拔起?

  “漂亮姐姐,這個送你!”一根五彩棒棒糖遞到李婷的跟前。

  她低頭看到一個紮著兩角辮的小女孩,那雙小手已經把糖塞到了她手裡。

  “媽媽說,不高興的時候,吃顆糖就會好了!”

  李婷看著手裡的棒棒糖有些失神,她想起了那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如果她沒有記錯,差不多有半個月沒再見過陸子涵了。

  想到那雙小肉手捂著自己的手呵氣的情形,李婷深吸了口氣,沒有扔掉棒棒糖,起身朝醫院走去。

  過斑馬線的時候,周圍有不少孩子牽著爸媽的手,歡笑聲天真而可愛。

  快走到醫院住院部前,李婷看到門口角落處縮了一團黑影,莫名地,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像是不安,卻又像是期待,她走近,才發現那是一個坐在地上的孩子。

  微卷的香菇頭,白嫩嫩的臉蛋,卷翹的黑睫毛,小身板上薄薄的加絨保暖*,還有一雙印著卡通狗的小棉拖,此刻正閉著眼蜷縮在鬥牛犬軟軟的肚子上。

  李婷眨了眨眼,以為自己看錯了,她蹲下身,看清了那張漂亮的小臉,心裡的震驚無法用言語形容。

  真的是陸子涵。

  可是……他怎麼會在這裡?

  “肉圓”仿佛察覺到有人靠近,睜開眼,盯著李婷嗚咽了一聲。

  本熟睡的小傢伙睫毛抖了抖,慢慢地睜開眼,望著近在咫尺的李婷,渙散的視線逐漸聚焦,然後一下子撲進了李婷的懷裡,緊緊地抱著她,稚氣的聲音帶了哭腔跟不滿。

  “你個沒良心的,如果我不來找你,你是不是就準備一輩子不聯繫我啦?”

  小小的腦袋直往李婷肚子上拱,李婷回抱住他,入手的是一大片冰涼,她的眼圈一紅,將他摟過來抱緊,“怎麼大晚上在這裡?”

  “還不是你?!”奶氣聲音裡滿是委屈:“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睡覺的時候想著你,吃飯的時候想著你,上課的時候想著你,可你倒好,連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

  “肉圓”搖著尾巴繞著李婷轉,配合地叫了兩聲:“汪汪!”

  李婷看他全身冰涼,尤其是那套保暖內衣,讓她有了某種猜測:“你這是從家裡偷跑出來的嗎?”

  “陸翔哲不讓我見你,他今天出國了還讓人看著我,我沒辦法了,只好偷偷地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