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879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三十六章 軍區大院陸家客廳。

   陸老太太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笑得合不攏嘴,“這李老師聲音聽上去真溫柔。”

   見沒人回應自己,老太太用胳臂肘捅了捅身邊假裝看報紙的老頭子。

   “你剛才為什麼要打斷我?害得我後來都忘了要跟李老師講的話。”

   陸啟明橫了她一眼,翻動報紙,漫不經心地說:“就你那猴急樣,不嚇跑她才怪。”

   老太太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幸好你提醒我……”

   陸參謀專注地盯著報紙,過了一會兒才扭頭問:“你確定這回沒搞錯?”

   “錯不了!”一提起這檔子事,陸老太太就止不住的激動,“今天下午去釣魚時,趙琪親口告訴我的,老三也真是的,什麼都瞞著家裡,結果搞得我們做父母的是最後知道這事的!”

   趙琪是陸老太太的牌友,也是孟辰的母親,孟院士的妻子。還有幾個大院的老太太們經常聚在一起打打牌,釣釣魚的。

   陸老太太望著電話機,看著看著就紅了眼圈,聲音也有些哽,“老頭子,你說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老大年紀輕輕就去了,老二的老婆跟人跑了,老三……”

   “每天來來回回這幾句話我說你累不累?”陸總參謀白了眼又要哭出來的老太太,粗著聲線轉聲道:“這不是有一個有著落了嗎?”

   老太太抹去眼角的淚,舒了口氣,爾後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拍了拍老伴的腿:“李玉鳳前幾天打電話回來,說陸琪想要回國了,你怎麼看?”

   陸總參謀連眼皮也沒抬一下,“我還以為她們娘倆都快忘記自己是陸家人。”

   “這也怪不得李玉鳳,當年浩哲出事,她就在旁邊,親眼看著丈夫就那麼去了,”說著,陸老太太就忍不住紅了眼圈,“換做我我也受不住那樣的打擊。”

   “那也不能帶著孩子一走就二十多年啊,甚至連一趟國都不肯再回來。”陸總參謀提起大兒媳婦終歸是有氣。

   陸老太太觀察著老伴的臉色,“啟明,你是不是還在怪玉鳳?如果不是她……”

   “怪什麼?”陸總參謀驀地起身,“丟的那個也是我陸啟明的大孫女,她要找回來難道我這個做公公的還會反對不成?偏偏自作主張地偷偷出去,結果……”

   客廳裡瞬間安靜下來。

   陸啟明將報紙扔在茶几上,轉身就進了書房。

   陸老太太心裡也難受,如果不是那個孩子,她的大兒子也不會早早地過世。

   把陸子涵哄睡著後,李婷輕輕合上房門出來。

   已經晚上十一點,她卻沒有一點睡意,索性盤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螢幕的螢光反射在李婷的臉上,但她卻沒看進去多少,只是想著自己的心事,忽然身邊的沙發一沉,她偏頭,伊文拿了一包薯片,細長的纖腿交疊,“怎麼還不睡?”

   “你不也還沒睡?”李婷淡笑地回了一句。

   伊文嗔了她一眼,風情婉轉:“我跟你一樣嗎?十二點,我的夜生活才剛開始!”

   李婷不再接話,而是靠在沙發背上盯著電視螢幕。

   過了很久,李婷有些沙啞的聲音才響起,“伊文,我要離婚了。”

   伊文咀嚼薯片的動作慢下來,扭頭,顯然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消息峒。

   以李婷對方宇的感情,讓她說出“離婚”兩個字著實不容易,曾經她一度以為,哪怕是把刀架在李婷脖子上,李婷也不見得願意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可現在,她居然主動說要離婚了。

   “為什麼?”伊文還是沒忍住,“你打算給你表妹讓位了?”

   李婷的左手撫上左腳腳踝,那上面貼了一張傷膏,唇邊帶著淺笑:“只是覺得該結束了。”

   伊文也沉默了。

   “既然他都不再愛我,我還把他跟自己綁在一起有意思嗎?還不如到此為止。”

   公寓臥室,橘黃色燈光,旖旎春色。

   女人雪白的肌膚染上一層紅暈,在她以為即將鼎峰時,身後的男人卻突然離開了。

   瞬間從天堂墜落的空虛感讓女人睜開眯合的眼,她趴在床上,側頭看著已經下床的男人,修長筆直的雙腿,寬實的後背盈滿汗水,他隨手撿了浴袍套在身上,然後出了房間。

   方宇閉著眼,靠在客廳的沙發上,冷厲的五官在朦朧的光線下有些模糊不清。

   “今天怎麼啦?心情不好?”女人一邊系睡袍的帶子一邊在他身邊坐下。

   她望著他緊皺的眉頭,像是有化不開的煩躁,見他一動不動,心裡的困惑也越來越深。

   方宇在床上雖不算溫柔,但也從沒像今晚這樣橫衝直撞只顧發洩,就像是機器一般,可是不管她怎麼討好他最後也沒釋放出來,她跟了他這麼多年,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苗雨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些年,不管方宇身邊的女人怎麼換,她都沒被換掉,這歸功於她的安分。

   說起來她比方宇還要年長兩歲,跟他的相識也純屬巧合,那時候,她還是H市某夜總會的小姐,下班的時候發現醉酒的方宇正在被人群毆,後來她救了他,後來。。。。。。再後來,她跟他回到了這裡。

   可以說,她親眼見證了這個大男孩怎麼從落魄走向成功。

   現在方宇偶爾也會到她這裡來,平日裡的花銷倒是從來沒有虧待過她。

   “是不是公司有什麼問題?”苗雨關心地問。

   方宇雙眼緊閉,仿佛一座石化的雕像,只有胸膛在輕輕地上下起伏。

   苗雨開玩笑地又問:“還是……你看上誰家的名花了?你這樣子就像是被人拋棄的怨婦……”

   她話還沒說完,那雙陰鷙的眼睛已經看向她,嚇得她當即就閉了嘴。

   方宇靠回沙發,疲倦地合上眼,讓人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什麼。

   苗雨靜靜地陪坐在旁邊,她的視線落在他的胸膛上,麥色的肌膚,半遮掩的睡袍,隱約可以看到一朵曼陀羅刺青,以往她就注意過,卻從未問起,現在,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想觸摸。

   只是她的手剛伸到一半,就被方宇握住,然後毫不憐香惜玉地甩開。

   她一個不穩,整個人都跌在沙發上,見他神情間帶了戾氣,忙解釋,“我就是想看看那朵刺青。”

   刺青……

   方宇的表情有些恍惚。

   “以前沒怎麼仔細看,很少有男人會刺花類。”苗雨小心翼翼地說。

   方宇低頭,透過敞開的睡袍,盯著自己的胸膛,怔怔出神。

   他腦海裡浮現出的是十八歲的李婷,那時候方家已經出事了,沒有一家公司願意要他,在最缺錢的那段日子,他只好去工地,每天李婷都會去給他送飯,有一次她不留神,左腳踝不小心被鋼筋貫穿。

   腿保住了,但她的腳踝處卻留下了一個極醜的傷疤。

   他忽然清晰地記起當時李婷那雙跟兔子一樣紅紅的眼睛,她依偎在他的懷裡,輕聲撒嬌:“好醜!”

   她說有疤不好看,於是他找了很多家紋身店;她說怕疼,於是他義無反顧陪著她一起紋身。

   以往的濃情蜜意就像一把利劍狠狠地插進他的心口,讓他疼得喘不過氣來。

   苗雨看到方宇忽然像小孩子一樣無助的樣子,擔心地想要像以前那樣擁抱他。

   他卻忽然睜開眼,眼中佈滿血絲,推開了她,徑直從沙發上起身。

   “怎麼啦?”苗雨抬頭望著他。

   方宇只是淡淡地說:“以後我不會再來了。”

   等意識到這句話代表的意思,苗雨有些怔愣,待她回神,方宇已經穿好衣服出來。

   苗雨追了兩步:“為什麼?”方宇將一張支票放在餐桌上,沒有回頭,“拿著這筆錢重新開始生活,不要再當情婦了。”

   苗雨盯著那張支票,方宇已經開門走出了公寓。

   回到方宅時已經是深夜,方宇剛上樓,蔣愛華房間的門就開了。

   “原來你還知道回來。”蔣愛華的眼睛停在他手裡的女式包上,目光瞬間柔和了,“婷婷呢?”

   方宇沒回答。

   蔣愛華歎息,“方宇,我現在也搞不懂你到底想幹什麼了。”

   看著沉默不語的兒子,蔣愛華也頭疼,“要是你真不喜歡婷婷,那你們就……”

   “我不會離婚的。”方宇的答案依舊沒變,也依舊語氣堅定。

   蔣愛華怒其不爭地瞪了眼兒子,索性也不說了,轉身關門,眼不見為淨。

   方宇在門口站了會兒,然後俯身把包擱在門口,自己又轉身下了樓。

   第二天,李婷將陸子涵送去學校,再去醫院時,沒想到蔣愛華會在那裡。

   “來了?”蔣愛華憐愛地望著進來的李婷。

   李婷喊了聲“媽”,視線一轉,就看到沙發上自己昨晚落下的外套跟包。

   “婷婷,我來陪你婆婆聊聊天!”外婆的精神很不錯。

   “我先去洗一些水果。”李婷拿了一袋水果進了洗手間。

   沒多久,蔣愛華就進來了,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洗水果,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李婷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看向她,“有什麼話,你直說吧。”

   “婷婷,昨晚上的事……既然宇說那孩子不是他的,那就不是,你要相信他。”

   李婷:“是不是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

   “婷婷你……”

   李婷迎上蔣愛華錯愕的視線,“你沒猜錯,我要離婚了。”

   洗手間狹隘的空間內,頓時安靜得能連呼吸都變得輕細。

   蔣愛華急急地握住李婷的手,“婷婷,你不再好好想想嗎?離婚不是小事。”

   “媽,對不起。”李婷從她的掌心抽回了自己的手。

   話已經說開,再待在一塊兒只會尷尬,李婷拿起裝好水果的盤子:“我先去給外婆打點粥。”

   剛走到洗手間門口,身後傳來蔣愛華無奈而感傷的聲音:“方宇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方宇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這個原因是李婷心頭的舊疤,至於他以前的樣子,也已經開始在她的記憶裡模糊了。

   蔣愛華從洗手間出來,李婷已經拿了保溫盒下樓去打粥。

   病房門被禮貌地敲了敲,她過去開門,是一位打扮優雅得體的老太太。

   “您有事?”蔣愛華好奇地問,裡面唐美嬌已經睡著了。

   老太太往病房裡看了眼,“我是來看我親家的,不過貌似走錯了。”

   蔣愛華順著老太太的視線回頭,爾後笑道:“這裡是我親家,最近剛動完手術。”

   “那應該是我搞錯了。”老太太沖蔣愛華歉意地點頭,然後挽著精巧的手提袋走了。

   等蔣愛華關了門,本來走遠的老太太忽然停下,回頭望瞭望,從袋子裡掏出手機。

   “孟辰,你不是說這個病房嗎?不是……裡面的病人都有親家了,你一定搞錯了,可能出院了?”老太太語氣滿是失望,“估計是吧,算了算了,別那麼麻煩去查,以後有的是機會見。”

   伊文踏進病房時,李婷正坐在沙發上,拿著報紙圈圈點點找工作。

   “真打算離開方氏這棵大樹了?”隨手抓了個橘子,然後一屁股坐在李婷旁邊。

   李婷轉開話題:“外婆馬上就要出院,但身體還虛著,我不放心她回H市去。”

   “那還不簡單?讓外婆回咱們家住

。”

   伊文看似大大咧咧,其實心思很細密,她一把圈住李婷的脖子,“看來以後不用再吃速凍餃子了。”

   李婷笑,爾後收了收表情,鄭重地說:“謝謝你伊文。”

   “又來這套……”伊文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下沙發的李婷道:“我剛才好像在樓下看到方宇的車了。”

   李婷穿鞋的動作一頓。

   “從這邊視窗望下去,應該還能瞧見他的車。”伊文貌似無心地加了句。

   話音未落,李婷已經跑到了窗邊。

   可惜,她朝著停車場方向望下去的時候,只看到一輛捷克駛出醫院大門。

   伊文望著李婷久久站在窗邊的背影,重歎了聲,“婷婷,其實你還是沒有真正地放下他。”

   李婷的雙手抓著窗沿,垂下的睫毛忽閃,二十年的感情怎麼可能說放下就放下?

   “婷婷,我突然不明白你們兩個到底算怎麼回事?我看他這樣子也不像是對你沒有一點感情,你呢,明明對他也放不下,卻偏偏說要離婚,你們就是無法用正常思維度量的兩個人……”

   李婷回過頭看她,嘴邊噙著苦笑:“放不下又怎麼樣?我們這樣子彼此折磨,如此痛苦,還不如離婚呢。”

   方宇回到辦公室,後仰著身體,靠坐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怔怔發呆。

   手機鈴聲傳來,他揉著額頭接起:“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已經查到了,孩子是她大專時班上一個男同學的,要派人帶她去打掉嗎?”

   “她自己知道沒好處討,自然會去拿掉的。”

   掛了電話,太陽穴依舊刺疼得厲害,他把手機丟在茶几上,閉上眼睛假寐。

   一雙如蔥根般纖白的手撫上他的額際,柔嫩的指腹輕按他的太陽穴位置,熟練地按摩。

   方宇本緊蹙的眉頭緩緩鬆開,熟悉的感覺讓他擠壓在心頭的煩躁也漸漸散去,他抬起的手覆蓋了正在給自己按摩的纖手,薄唇翕合,輕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婷婷……”

   “方總,力道要不要再重點?”嬌柔做作的女聲在身後響起。

   方宇驀地睜眼,手上用力地一扯,跌趴在茶几邊的女人是他新招的秘書,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每次來給他送文件時,恨不得把打底t恤的領口扯到胸部以下,生怕他看不見似地。

   July沒看漏方宇眼底的失落,撩了撩自己的卷髮,試圖引起沙發上男人的注意。

   “方總,要我給你泡杯咖啡嗎?”

   方宇淡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大胸細腰翹臀,長得也比李婷漂亮,但他卻提不起一點興致。

   “出去。”冷冷地下命令,然後又合上眼靠到沙發背上。

   “方總……”一股濃烈刺鼻的香味撲面而來。

   方宇睜眼,冷厲的眼神令July不敢再貼上來,後怕地咽了口唾沫,“方總……”

   “滾出去,不然,明天就把你的辭職信放在人事部經理辦公桌上。”

   July自認為條件不錯,一而再的暗示都沒引來方宇的青睞,反而差點丟了工作,嚇得立馬離開。

   方宇倒在沙發上昏昏欲睡,忽然覺得有些冷,他下意識地去拽身上的毛毯,可是只摸到自己的西裝,他睜開渙散的眼,望著空蕩蕩的辦公室,朝門口喚了聲:“李婷!”

   門打開,進來的卻是秘書王曉。

   看到半睡半醒的方宇,王曉也是一愣,隨即道:“方總,李助理已經辭職了。”

   辭職了?

   方宇的大腦瞬間清醒過來,他盯著王曉的眼神有些許恍惚。

   王曉躊躇了會兒,還是徵詢方宇的意見:“今晚跟李氏集團的飯局,方總您還去嗎?”

   方宇已經起身,一邊扯著領帶去休息室一邊回答:“去準備車子。”

   晚上的飯局進行到一半,方宇已經喝得趴下了。

   儘管其他人感到詫異,但還是招來司機把醉醺醺的方宇送回去。

   司機從後視鏡裡打量著後座上皺眉一臉難受樣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問:“方總,回哪兒?”

   因為他可以去的地方太多了,所以司機都不知道具體定點是哪個家。後面的男人卻像是睡著了,良久,直到司機打算直接把他送回到方宅,方宇才慢慢睜眼,望著窗外闌珊夜景的眼神有些迷離,沙啞乾澀的聲音從喉間發出,“百花園。”

   司機愣了愣,以前沒去過這個地方,但還是乖乖地調轉車頭。

   李婷剛洗好澡擦著頭髮出來,擱在沙發上的手機正震動得歡快。

   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兩個字,李婷站在沙發前,沒有去接。

   “怎麼不接電話?”伊文從房間裡探出一個腦袋。

   “肉圓”皺巴巴的狗頭也探出來,配合地“汪汪”吠了兩聲,就被伊文一腳踹回去。

   “你主人把你丟在這,你吃我的喝我的,還敢給我製造噪音?!”

   “肉圓”委屈地嗚嗚了兩聲,又往伊文腿邊貼,討好地扭動著圓圓的大屁股。

   李婷只是靜靜地盯著閃爍不停的手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要不我幫你接?”伊文作勢就要過來拿手機。

   李婷拿起手機的同時背過身,走到陽臺上,按了接聽鍵:“有什麼事?”

   “李助理?你可算接電話了,我是小吳啊,方總的司機,你家是在百花園吧?”

   “對,怎麼啦?”

   那邊猶豫了一陣,才慢吞吞地開口:“李助理,我跟方總在百花園門口。”

   李婷披著外套下樓,就看到路燈下那輛黑色大氣轎車。

   司機小吳從駕駛座上下來,“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李助理你,真的不好意思。”

   “到底怎麼回事?”李婷看向轎車緊閉的後車門。

   小吳撓了撓耳根,為難地說:“今晚方總有個飯局,喝醉了出來就說要來這裡,方總一直在喊李助理的名字,我又叫不醒他,猜想李助理應該住在這,就冒昧地用方總的手機打了電話。”

   作為總裁司機,小吳見慣了各色美人,還真不知道李助理跟總裁原來還有這層關係。

   這會兒他也該識趣地功成身退了。

   望著找了措辭忙不迭離開的小吳,李婷怎麼也喊不住他,“喂,方宇!”

   在車邊站了好一會兒,李婷才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方宇不省人事地癱坐在後座上,襯衫領口半開,領帶松著,嘴裡含糊不清地呢喃著什麼,當車門敞開的刹那,一陣酒氣撲鼻而來,李婷還是俯身進去,拍了拍他的臉:“方宇,醒醒!”

   見他沒反應,李婷剛要收回手,整個人卻被擁住,一個不穩,跌在了他的身上。

   方宇牢牢地抱著她,他把臉埋進她還潮濕的發間,他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她還是聽清楚了。

   “婷婷,婷婷,婷婷,婷婷……”

   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又像是害怕被人發現,語氣裡的小心翼翼讓李婷眼圈暖暖地刺痛。

   她抬起的手,猶豫地放在他的背上,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們才能這樣平靜地相處,她輕撫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母親在安撫孩子,旁邊的手機突然有電話進來。

   螢幕上沒有顯示名字,李婷看了眼爛醉如泥的男人,還是接了起來。

   “宇,你昨晚洗澡時把手錶落在我這兒了,你看,是你過來拿還是我給你送過去?”

   陌生的柔美女聲,每一個字都刺進了李婷的心底。

   “……宇你在聽嗎?”

   李婷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淡淡地說:“他喝醉了,在百花園四幢下麵的車子裡,你來接他吧。”

   不等那頭的人回答,李婷已經掛了電話,然後掙脫開方宇的禁錮,關了車門上樓。

   李婷抱著手臂,站在陽臺前,面無表情地看著樓下那輛轎車被一個女人開走。

   廚房裡發出窸窸窣窣的動靜,李婷回過身,“伊文,明天幫我找一個律師吧。”

   伊文正啃著一隻醬鴨腿,聽到這話,錯愕地抬頭看向陽臺前的女人。

   月光透過窗戶折射在李婷的身上,將她整個人都籠罩在一陣皎潔的光暈裡,看不真切她的臉。

   伊文張了張嘴,剛想說“你真的考慮清楚了”,門鈴被按響:“叮咚叮咚!”

   “汪汪!”“肉圓”已率先一步撒腿跑到玄關處,拼命晃著尾巴。

   “我先去開門。”李婷避開伊文打量的眼神。

   拉開門,李婷平視的視野裡沒看到人,一道童稚的聲音響起:“婷婷,這裡啦!”

   李婷循聲低頭,陸子涵背了個鼓鼓的書包站在門外。

   “你個小傢伙難道不用回家嗎?怎麼淨往這邊跑?”伊文出現在李婷身後。

   陸子涵像是沒聽到這番不歡迎的話,徑直坐在玄關處脫了鞋,從鞋櫃裡拿出自己上回穿的棉拖套上,摸了摸“肉圓”的腦袋,然後像進自己家一樣丟了書包,癱倒在沙發上:“累死我了。”

   李婷看了看掛鐘,問陸子涵:“都九點了,這麼晚了怎麼還過來?”

   “哦,我今天有很多作業不會做,家裡沒人教我,我想到婷婷你會,就過來了。”

   說著,像是為了更好地證明自己沒說謊,陸子涵轉身扒開書包拿出幾本作業本擺在茶几上。

   伊文插話:“你書包那麼鼓,裡面還裝著什麼?不會是衣服吧?”

   被人當場揭穿,陸子涵的小臉立刻就漲紅了,但還是不肯承認。

   “呵呵,看來還真被我說中了。”伊文把頭轉向李婷,“估計以後都要纏上你了。”

   陸子涵低著頭,捧著兩本作業本站在那,橘黃色的燈光將他小小的身影在牆上拉長。

   一個四五歲的孩子會這麼黏著自己,不過是因為沒有母親。

   李婷看到他形單影隻地立在那,說不上來的心疼,過去坐在沙發上把他攬入懷裡。

   “那怎麼不傍晚過來?現在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不安全的。”

   陸子涵見李婷沒嫌棄自己,小臉上立刻陰轉晴,咧著嘴,兩顆小梨渦可愛俏皮。他依在李婷身上,軟軟糯糯地道:“梁叔叔送我過來的,見我到門口他才離開。”

   伊文望著膩歪在一起的兩人,嘖嘖搖頭,都這樣了,還說不做人家的後媽呢!想到李婷臥室衣櫃裡那件西裝,從尺寸來看,它的主人身材不是一級的棒,眼珠子一轉,伊文八卦性起,坐到陸子涵旁邊,循循善誘,“小屁孩,你爸爸呢?怎麼不送你過來?”

   真不願意理會這個破壞自己跟婷婷感情的大嬸,但想到她跟婷婷住在一塊兒兼好朋友關係,陸子涵還是忍了,一邊翻作業本一邊隨口回答:“他出差去了。”

   “那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我爸爸,爺爺奶奶,二伯,還有在國外的大伯母跟堂姐。”

   李婷對這種話題無感,起身,“我去拿點水果。”

   等李婷消失在廚房門口,伊文狼外婆似地偷偷問:“那你爸爸有女朋友嗎?”

   陸子涵兩隻小肉手往本子上一拍,斜眼看伊文:“你煩不煩?”

   伊文:“……”

   李婷從廚房回來,發現兩人各佔據沙發一角,一個看雜誌,一個做作業,誰也沒理會誰。

   剛把水果盤放到茶几上,伊文就從雜誌上抬頭:“婷婷,你真的真的決定離婚了?”

   本在做作業的孩子,筆頭一頓,雖然沒有回頭,但兩隻小耳朵已經高高豎起,一雙眼直往李婷身上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