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52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5


   第三十八章 “爸爸,你這樣冒昧地登門,讓我很為難哎!”

   陸子涵趁李婷去廚房倒水,走到陸翔哲跟前,壓著小嗓子頗為懊惱地說。

   陸翔哲坐在沙發上,順手解開西裝扣子,對兒子的指責置若罔聞。

   陸子涵見他不甩自己,雙手環胸,一屁股坐在陸翔哲旁邊,又擔心又沮喪,“你這麼自作主張地辦事,我又是你的兒子,如果婷婷誤會我跟你是同種人可怎麼辦?爸爸,你這麼大個人,做事用點腦子好嗎?”

   兩道淩厲的冷光從旁邊射來。

   陸子涵這會兒哪還顧得上怕他,起身跑過去,拉起陸翔哲的拉杆箱,“爸爸,我送你出去吧。”

   陸翔哲:“……”

   李婷端著水杯出來,就瞧見陸子涵站在拉杆箱邊,撅著小嘴瞪著沙發上的男人。

   其實她心裡也不見得有多歡迎陸翔哲,那天的事不可能說忘記就忘記,尤其是自己主動挑起的。再次見到這個男人時她心裡的疙瘩就起來了,但礙于陸子涵在場,也不能表現得太異常。

   掩飾著尷尬,李婷把水杯擱在茶几上,“喝杯水再走吧。”

   陸翔哲的視線在水杯上停留不超過三秒,隨即抬頭,墨黑的眸子投落在她的臉上。

   “爸爸,你不是說要累了嗎?那快點回家吧!”陸子涵在旁邊催促。

   李婷回望著陸翔哲,扯了扯嘴角:“既然您要回去休息,那我就不留您了。”

   陸翔哲沒立即說話,只是定定地對著她的眼睛,視線深邃,眼底似蘊含了一抹她看不懂的情緒。

   被他這麼看著,李婷忽然覺得自己那點雕蟲小技簡直是在班門弄斧,還不知道他心裡在怎麼笑話自己,這麼一想,沒由來地感到羞惱,李婷豁出去地直視著他:“太晚了,我也想睡覺了。”

   陸子涵連忙在一邊攛掇:“是呀,爸爸,這都十點了,太晚開車回去不安全的。”

   陸翔哲錯開眼,視線被茶几上另一個杯子吸引,杯沿有淡淡的唇印。

   客廳裡橘黃的燈光在他立體英俊的五官上打下一片淡淡的側影。

   他忽然抬起頭,望進李婷黑白分明的雙眼裡,沉默了會兒,說:“我餓了。”

   ……我餓了

   說完,不等李婷從怔愣中回過神,他已經從茶几下方抽出一本雜誌隨意地翻看。

   沙發,茶几,熱茶,雜誌,燈光,加上一個穿著白襯衫黑西裝的男人,確實是一副賞心悅目的畫面。

   李婷看他不溫不火的樣子,咬了咬牙憤憤的還是轉身進了廚房。

   她自認為不是個愚人,卻也看不透陸翔哲這個男人,而他們之間有一層曖昧的薄紗籠罩著。

   那天清晨在悠然居別墅,他說的話還歷歷在耳,欲擒故縱……

   而自己之後所做的一系列事情,是不是都加深了他的誤解?

   李婷站在廚台前,心不在焉地煮餃子,身後突然傳來陸子涵軟軟的聲音:“婷婷。”

   回過頭,果然,小傢伙雙手背在身後扭捏地走過來。

   “怎麼啦?”李婷不自覺地放柔了聲音。

   陸子涵觀察著李婷臉上的表情,確定她沒生氣後,才松了口氣,但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能在這裡過夜,卻被爸爸攪和了,還是忍不住抱怨:“婷婷,我爸爸就那樣,你別放在心上。”

   李婷摸著他軟軟的頭髮,“不會,去外面做作業吧,過會兒就好了。”

   陸子涵出去,看到坐在那閒適地喝茶的陸翔哲,輕哼一聲,大搖大擺地進了李婷的房間。

   聽到關門聲的陸翔哲瞥了眼房門緊閉的臥室,眼角餘光掃到一道纖影從廚房出來。

   李婷端著一碗餃子放到茶几上,又把筷子遞給陸翔哲。

   他卻沒有來接,掃了眼那碗餃子,聲音低沉平緩:“我不吃這種速凍食品。”

   在李婷訝然的注視裡,他抬眸迎上她,“換白米飯。”

   還白米飯,真挑剔……

   李婷把筷子“啪”地一下擱在茶几上,“愛吃不吃,隨你。”

   陸翔哲皺眉,還沒開口,李婷已經轉身回到了廚房裡。

   李婷收拾好廚台,再出來時,陸翔哲依舊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至於那碗餃子——

   陸子涵正坐在地毯上,一張臉都要埋進碗裡去了,大口大口咀嚼著餃子。

   父子倆,一靜一動,客廳裡靜得只有呼溜呼溜吃餃子的聲響。

   “婷婷,你出來了?”陸子涵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

   李婷抿了抿唇角,然後徑直去了自己的臥室。

   當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時,陸翔哲從雜誌上抬起頭,幽深的視線投向敞開的門。

   沒過兩分鐘,李婷就出來了,手裡拎著一個書包。

   “婷婷,等作業全做好了,再把本子收起來吧。”陸子涵一邊吃一邊口齒不清地對李婷說。

   李婷卻自顧自地收起攤了一地的作業:“等吃完,我就送你們下樓。”

   因為詫異,小嘴張大,剛入口的餃子啪嗒一下重新掉回碗裡。

   陸子涵謔地起身,有些緊張,“婷婷,你誤會了,我沒打算回家啊!”

   陸翔哲卻已經從沙發上站起來,雜誌被他隨手放在茶几上,淡淡地說了句:“麻煩了。”

   李婷點頭,“應該的。”

   顯然沒想到李婷會順著杆子往上爬,陸翔哲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微的詫異。

   李婷別開頭不看他。

   伊文突然從自己的臥室裡出來,“家裡來人了嗎?怎麼……”

   當她看清客廳裡長身玉立的男人時,尤其是那張似曾相識的俊臉時,伊文眨了眨眼睛,下意識地看向李婷,在李婷不解的眼神詢問下,僵硬地轉身,一溜煙迅速的跑回房間重重地關上門。

   陸翔哲跟伊文四目相對時,眯了眯眼,也是這個動作徹底嚇跑了伊文。

   等李婷領了父子倆離開,伊文才偷偷地從房間裡探出半個身,四下張望了一下,然後又沖回房間,拿了手機撥通汪洋的號碼,那邊剛接起,就脫口而出:“我在家裡看到上回酒店那個裸男了!”

   “回去的路上請小心,子涵再見了。”

   眼巴巴地看著李婷把單元樓的門關上,陸子涵瞬間耷拉下了小小的肩膀。

   他似想到什麼,驀地轉頭,瞪著一旁的男人:“爸爸,都是你闖的禍!”

   陸翔哲直接走到車邊,拉開車門坐進去,降下車窗,對還賴在單元樓下不肯走的陸子涵道:“走不走?”

   陸子涵癟癟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坐進副駕駛座,“肉圓”自覺地進了後座。

   “爸爸,你再這麼拖我後腿,遲早有一天我要被你氣死!”

   陸翔哲抿著薄唇,看都不看抱著安全帶小嘴抱怨個不停的兒子。

   陸子涵垂頭喪氣地靠在座位上,偶

爾瞄一眼旁邊的陸翔哲:“爸爸,你不交女朋友嗎?”

   陸翔哲握著方向盤的手骨骼形態修長,食指輕敲了幾下,“你很喜歡這個李老師?”

   正昏昏欲睡的陸子涵冷不防聽到陸翔哲冷沉的聲音,有些驚倒,含糊地應了聲:“喜歡啊。”

   “有多喜歡?”

   陸子涵的小肉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皮,頓時來了精神:“爸爸,你打算接受婷婷了嗎?”

   陸翔哲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再也沒有了下文。

   李婷昏沉沉地回到公寓,一進門就看到客廳裡的拉杆箱。

   她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剛才只顧著把父子倆送走,居然沒注意到少拿了這個箱子。

   想要追下去也知道來不及,拿了手機,在通訊錄裡翻到“親親子涵”的號碼,猶豫了一下,還是發了條短信過去。

   ——你的行李箱落下了,如果方便的話,請回來取一下好嗎?

   等了很久,都不見有短信進來,李婷放棄地躺在沙發上,捂著脹痛的額頭。

   “婷婷,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你。”伊文不知何時蹭進客廳:“剛才那個帥哥,他是……”

   “他就是子涵的爸爸。”李婷睜開眼看她,“怎麼了?”

   伊文盯著李婷的臉,試探地問:“那他有沒有跟你說過什麼?”

   李婷聽得雲裡霧裡,“什麼意思?”

   “沒什麼沒什麼。”伊文暗松了口氣,握住她的手,“我只是覺得當後媽其實也蠻不錯的。”

   李婷:“……”

   關於後媽這個問題,李婷還真從沒想過,但隔了兩天,她就接到陸子涵班主任的電話。

   “是李婷李小姐嗎?”

   李婷愣了下,“我是,請問您是——”

   “哦,你好,李小姐,我是陸子涵的班主任張琴。”

   “你好,”李婷心中疑惑,但還是客氣地問:“是不是子涵在學校出什麼事了?”

   “陸子涵跟班上同學打架,現在問題有點嚴重,希望你來學校一趟。”

   照理說,李婷不是陸子涵的親人,這通家屬電話怎麼也打不到她這裡來,而張老師凝重的語氣也讓李婷心生不安,不禁坐正了身子,“張老師,陸子涵現在在你旁邊嗎?”

   “在的,你等等,我讓他聽電話。”

   很快電話就易主了,李婷本能地喊了一聲:“子涵?”

   那頭安靜了會兒,才傳來陸子涵的聲音:“婷婷。”

   輕輕地,帶著些緊張,似乎在害怕她會隨時掛斷他的電話。

   李婷甚至能聽到有女人的咒駡聲隱約在那頭響起,應該是對方小朋友的母親。

   李婷心頭一緊,“到底怎麼回事?”

   “……我,我把韓胖子的右手小手指掰骨折了。”

   “那你給你爸爸打電話了嗎?”

   陸子涵安靜了會兒,才說:“我怕他生氣,而且他工作很忙的。”

   李婷聽了莫名地心酸,她一邊拿了自己的包,一邊對陸子涵道:“你把手機給老師。”

   “李小姐,你現在過來嗎?你放心,在你來之前,我會照顧他的。”

   “那麻煩你了,我馬上就過去。”

   李婷匆忙換了鞋,在出門的時候,還是給陸翔哲發了一條短信通知他。

   李婷趕到一年級組辦公室時,就聽到裡面女人大咧咧的說罵聲。

   “我不管,我兒子現在被他折斷了手指,還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後遺症呢!如果你們仗著他陸家的地位,就想三言兩語地蒙混過去,我不依,到時就算告得傾家蕩產,我也要告到上面去!”

   “韓太太,我不是這個意思……”

   李婷擰眉,推門而入,一個胖女人正叉著腰、唾沫橫飛地沖一個女老師嚷道:“還有這個小兔崽子,他爸媽是怎麼教育他的?動不動就揮拳頭,哦,我差點忘了,他從小就死了媽。這就難怪了,有媽生沒媽養,三歲看八十,現在野孩子一個,估計長大後也好不到哪兒去。”

   李婷看到一個胖乎乎的男孩,一手纏著紗布,眼角掛著淚,正坐在椅子上吃蛋撻。

   想來應該就是陸子涵口中的韓胖子。

   說到陸子涵……

   李婷立刻環顧了一圈,視線最後落在辦公室角落旮旯處的小人身上。

   大紅色的抓絨運動套裝沾滿了泥土,一頭微卷髮亂糟糟地,白嫩的小臉上有不少傷痕,指甲抓的,小拳頭打的,青一塊紫一塊,他低著頭站在陰影裡,一雙小手緊緊握著,右手攥著一張小紙條。

   那韓太太還在長篇大論地控訴陸子涵的罪行,李婷聽不下去,乾咳了兩聲。

   張老師立刻注意到門口的李婷,松了口氣:“是李小姐嗎?”

   角落裡的小人兒也驀地抬頭望過來,一雙黯淡的大眼睛立刻黑亮黑亮,但很快就低下了頭。

   李婷顧不上其他,走過去,在陸子涵跟前蹲下,先察看了一遍他的傷勢,然後才轉過頭對張老師道:“不好意思,給張老師你添麻煩了,今天子涵跟同學打架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你家這個野孩子跟同學掐架不是一兩回了,這一小誰不知道他的大名啊!”

   李婷懶得理會鼻孔都快朝天的韓太太,直接看向那位吃蛋撻吃得歡的韓胖子小朋友,“韓同學,你跟陸子涵因為什麼打架,能告訴阿姨嗎?如果是子涵的錯,我一定不會姑息他的。”

   “婷婷……”懷裡的孩子仰起頭,咬了咬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李婷抱緊了他,無聲地安慰,看向韓胖子的目光也柔和:“能說說嗎?”

   韓胖子舔了舔手指,憨憨的臉上意猶未盡,看向旁邊的母親:“媽媽,還有嗎?”

   “小兔崽子,就知道吃吃吃!”韓太太一巴掌拍在兒子後腦勺上。

   韓胖子眨眼間就嚎啕大哭起來。

   “婷婷。”陸子涵又往李婷懷裡躲了躲。

   李婷就近看他的臉,上面的抓痕看得她心疼,小心地碰了碰,“還疼麼?”

   陸子涵抿著小嘴搖頭,“不疼了。”

   那邊,韓胖子已經哭喊起來,“媽媽,你明明說,只要陸子涵他爸爸賠錢了,你就給我買很多蛋撻的,現在他家裡人都來了,你就不給我買了,你怎麼說話不算數?”

   “小兔崽子,胡說什麼呢?”韓太太一臉訕然,再也待不下去,拎起兒子就溜了。

   連李婷也有些詫異,她還什麼都沒做,這次打架事件就這麼結束了?

   跟張老師道了別,李婷牽著陸子涵從辦公室出來,路上有很多小朋友看陸子涵,他卻把頭仰得高高的,對人家愛理不理,到了沒人的地方,李婷才放慢腳步,“子涵,你為什麼跟韓胖子打架?”

   陸子涵停下來,撓了撓自己的耳朵,有些遲疑地說:“他說我有媽生沒媽養,我聽不下去,就揍了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