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43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四十章

   他的手指像是不經意地穿過她的指縫,慢慢地合攏,跟她十指緊扣。

   李婷的手又白又軟,手指很細長,包裹在男人的掌心裡,仿若無骨般的柔弱,她望著陸翔哲,看不懂他這個動作裡蘊含的意思,他緊緊地攥住,帶了幾分無聲的溫柔。

   這個動作讓李婷想起悠然居別墅那晚,他握著她的手,靜靜地望著她,指腹掃過她的腕間。只是這一刻,他深邃的眼底夾雜了一絲她不敢去觸及的東西。

   “爸爸,婷婷,你們怎麼這麼慢?”陸子涵拎著小袋子蹦蹦跳跳地跑回來。

   李婷有些急,甩了甩兩人十指緊扣的雙手,“會被看到的。”

   陸翔哲望著她,眸底的那抹墨色越發的深沉,手上卻緩緩地松了勁。

   李婷剛抽回自己的手,陸子涵已經跑到她的身邊。

   小傢伙繞著她轉,笑得沒心沒肺:“婷婷,你的臉怎麼跟袋子裡的蘋果一樣紅?”

   被小傢伙當場點破,李婷有些窘迫,佯作生氣地瞪了眼陸子涵,拎著袋子徑直快步往前走。

   陸子涵撓著腦袋瓜子,有些委屈,看了眼旁邊的男人,“爸爸,婷婷怎麼說不高興就不高興了?”

   陸翔哲斜了他一眼,也邁開長腿走了。

   李婷拎著一個超市袋急吼吼地回到百花園。

   剛拿出鑰匙要開樓道處的防盜門,兩道亮得晃人的車燈光射過來。

   她偏過頭才發現旁邊的樹影裡停了一輛轎車。

   刺眼的燈光裡,方宇朝她走過來,他身上帶了一陣酒氣,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我以為你現在自由到晚上都不回家了。”冷冷的聲音,冷冷的眼神。

   李婷看著他,想起了那個女人,想起了那輛她親自選購的跑車,想起他身邊的鶯鶯燕燕,也想起曾經自己拉著他的手,近乎哀求地對他說可不可以不要再去外面找女人了,他當時的回答是什麼?

   “李婷,我有生理需求,我不想碰你,那只能去找其她女人。”

   他不甚在意的口吻就像一根細針狠狠刺進她的心口,看不見,卻把她刺得遍體鱗傷。

   握緊手裡的鑰匙,李婷像是沒看到他,擰開門就要進去。

   一股濃烈的酒氣撲鼻而來,她的手腕拽住,整個人都強行扯到方宇跟前,超市袋子掉在地上,裡面的東西都撒落出來,紅色的蛇果滾得老遠,他面無表情地拽著她就要往車上拖。

   李婷用盡全力才掙脫他的手,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兩步。

   方宇望著她素淨秀麗的五官,一股無名火從胸口熊熊燃起,“你寄到公司的東西什麼意思?”

   “你不是應該看到了嗎?”李婷垂著眼睫,揉著手腕,聲音很平靜。

   “離婚協議?”他扯了扯嘴角,冷笑,“李婷,我記得我說過,別跟我玩這種把戲。”

   李婷抬頭直視著他的雙眼冷聲道,“我從不玩這種遊戲。”

   “我差點忘了你上次說想要過正常人的生活。”見李婷不想聽他滿是諷刺的話語,閉上雙眼別開頭去,方宇心裡更氣,說出的話也更加刺耳:“那等你找好下一家再跟我離婚不是更好?”

   他嗤笑了一聲,“還是你已經找好下一個冤大頭了?他知道你給別的男人生過孩子嗎?”

   李婷放低聲音,“那都跟你沒關係,你只要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就好了。”

   “跟我沒關係?”他死死地盯著她,牙縫間擠出的字來:“你倒是急著跟我撇清關係了。”

   “你怎麼想都行。而且你那麼多女人,少我一個助理又算得了什麼呢?”

   方宇:“你不是說不在乎我身邊有多少女人嗎?怎麼,現在卻斤斤計較起來。”

   “不在乎?”李婷輕喃,帶著自嘲,眼圈微紅,“我不說不代表我不在乎,這些年,方宇,就當是我恬不知恥纏著你,現在我想通了,我不會再那麼下賤下去了,不想再跟我自己過不去。”

   他盯著她的眼中纏繞滿血絲,高蜓鼻樑下的嘴唇抿得緊緊地。

   “明明知道再也回不到過去,我卻還要留在你身邊,哪怕每天都要忍受身心的煎熬,我還是不願意離開,我騙自己說你還是愛我的,可是,你真的還愛我嗎?”

   李婷深吸了口氣,忍住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我不想再自欺欺人,所以,就到此為止吧。”

   她不去看方宇的臉,拉開門就進去了。

   防盜門在他的面前合上,方宇如夢初醒,上前用力地拍門,“李婷,李婷!”

   他掏出手機,一遍又一遍撥打李婷的電話,始終是忙音,一種無助感讓他手心滲出汗來。

   “爸爸,門關上了怎麼辦?”一道清脆的童音在身後響起。

   方宇回身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小男孩,拎著小袋子的雙手還捧著一個紅彤彤的蘋果。

   大大的眼睛撲閃著,唇紅齒白,抿著一雙小梨渦,方宇失神地望著他,忘了多久之前李婷也依偎在他的懷裡握著他的手,期待又羞赧:“宇,以後我們要是能生個漂亮的男寶寶就好了!”

   他當時問她為什麼要是男寶寶。

   她說:“我希望可以多一個人,最好多一個男人來寵我!”

   “爸爸,我們可能進不去了。”那孩子已經在他旁邊站定,扭頭巴巴地望向身後不遠處。

   順著他的視線,方宇望過去,正好跟拎著一個大購物袋走過來的男人四目相對。

   雖然夜間路燈光線昏暗,方宇還是一眼認出了對方,正是陸家那位剛回國不久的陸三少,在最近的酒會場合,有過幾面之緣,但他沒想到,這位陸三少居然也住在這裡。

   陸翔哲顯然也認出了他,沖他輕輕頷首,然後伸手就從褲兜裡拿出鑰匙開門走進去。

   那孩子愣了愣,一雙大眼睛驚訝地望著陸翔哲的背影,隨即後衣領就被提起拎進了公寓樓。

   “等等,等等!”小傢伙扭過身,吃力地伸手,把防盜門又重新關上。

   方宇站在門外,聽著樓道裡孩子奶氣的說話聲,忽然感到從未有過的悵然。

   李婷開門關門,雙手還握著門把,靠在門上,閉上眼避免眼淚掉出來。

   門鈴沒多久就響起。

   李婷這才想起自己忘記了什麼,她慌亂地掩飾好情緒,然後打開門,果然,陸家父子站在外面。

   “你們……怎麼進來的?”她剛才明明就關上了樓下的防盜門。

   “剛好有住戶下班回來,順便就進來了。”陸翔哲淡淡地開口。

   陸子涵驀地瞪大眼看向自己的爸爸,結果發現後者臉不紅氣不喘,好像事實就是那樣。

   “我先去做飯。”李婷不想他們看出自己情緒不對,就接過食材去廚房了。

   等廚房門關上,陸子涵氣憤地扭頭質問身後的男人:“爸爸,你說謊,明明是你自己開的門!”

   陸翔哲徑直換了鞋,到客廳沙發坐下,打開電視隨便調換頻道,

對兒子的質問視而不見。

   陸子涵追到客廳,氣得兩手插腰,“你哪裡來的婷婷家的鑰匙?”

   剛才在樓道上,他親眼看到陸翔哲把一串鑰匙藏進褲袋裡,但到了婷婷家門口,他卻按了門鈴,以著他聰明的小腦袋,稍作思考就猜到是自家老爸偷了婷婷家的鑰匙。

   陸子涵把肉肉的小手攤到陸翔哲跟前,“你把鑰匙交出來,我就不告訴婷婷!”

   “我交給你,你自己藏著,好下次偷偷進來。”陸翔哲不鹹不淡地點破兒子那點小算盤。

   陸子涵小臉騷紅,嘴硬道:“我跟婷婷關係那麼好,只要我說一聲,她就會配鑰匙給我了。”

   “那你現在就去問她,看她願不願意配給你。”

   陸子涵不說話了,憋著一張小晚娘臉瞪陸翔哲,委屈又憤懣。

   過了會兒,陸翔哲眼梢的餘光才瞟向他,“杵在那做什麼?今天的功課呢?”

   陸子涵真發現自家老爸最近變了,以前平日裡對自己都不理不睬的,哪怕自己在外面闖了再大的禍,他都只是讓秘書出馬給自己善後,但現在,又是查自己的功課,又是去學校接自己,不知道在謀劃什麼。

   發現兒子提防地望著自己,陸翔哲不耐地皺眉,沉下聲:“看什麼?書包拿過來。”

   陸子涵心裡糾結,但還是乖乖地抱著在陸翔哲腳邊坐下,一邊把課本往茶几上放,一邊跟陸翔哲打商量:“爸爸,鑰匙真的不能給我嗎?我保證不會告訴婷婷是你偷的。”

   陸翔哲沒回答,但結果毋庸置疑,這樣的沉默往往表示無視。

   陸子涵長籲短歎了會兒,還是扭過頭道:“爸爸,我現在是越來越不懂你了。”

   陸翔哲從課本上抬頭,一雙漆黑深沉的眼看著兒子那雙圓碌碌的大眼睛,黑白分明,他低緩的嗓音仿佛透著蠱惑:“陸子涵,如果你媽媽回來了,你怎麼看?”

   陸子涵眨了眨眼,隨即呵呵一笑:“爸爸,你真會開玩笑,我媽媽不是翹辮子了嗎?”

   說著,小肉手不老實地拿了一個茶几上洗乾淨的小番茄,放進嘴裡,把腮幫子脹得鼓鼓的。

   低頭在作業本上鬼畫符了一會兒,陸子涵抬頭,黑亮的眼睛瞅著陸翔哲,有些遺憾地說:“她要是沒死就好了,等爸爸你跟她老了就坐在院子裡的籐椅上,我跟婷婷好好地孝敬你們,還給你們生好多孫子。”

   陸翔哲冷峻的臉龐立刻沉下來,“做作業的時候說什麼話!”

   陸子涵還是很怕自己爸爸生氣時陰森的樣子,縮了縮脖子,乖乖地閉了嘴。

   但沒安靜多久,陸子涵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爸爸,星期六的家長會我讓婷婷去好不好?”

   陸翔哲換台的動作一停,隨後恢復自然,臉上也沒有太多表情,“隨你。”

   李婷做了簡單的三菜一湯,都是很常見的家常菜。

   陸子涵上了桌,不管什麼都往嘴裡塞,小嘴不停歇,一邊說一邊吃,像是快樂的小麻雀。

   李婷替他擦去嘴角的醬汁,“吃得慢點。”

   陸子涵雖然應承地點頭,但還是拼命把菜往小嘴裡送。

   相比之下,陸翔哲的吃相要斯文很多,李婷都有種他高檔餐廳吃西餐的錯覺。

   “要是婷婷能每天給我做飯就好了。”吃飽喝足的小傢伙摸著圓滾滾的肚子靠在椅子上喟歎。

   陸翔哲適時地抬眸,那雙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投落在她的身上。

   哪怕李婷不轉頭,都能察覺到他在盯著自己。耳根子隱隱發燙,她摸著陸子涵的臉,玩笑地說:“那你想吃了就過來,我做給你吃。”

   陸子涵卻當了真,重重地點頭,“那我以後要來了就給你打電話。”

   李婷有點騎虎難下,見他希冀地等待自己的回答,只好應下,“好。”

   吃完了飯,陸翔哲很自覺地要帶陸子涵回家。

   李婷喊住他們,然後進了趟臥室,再出來時多了一個拉杆箱還有一件黑西裝。

   “上回你落下的箱子,還有,衣服已經洗乾淨了。”

   陸翔哲接過去的時候說了一句:“麻煩你了。”

   李婷詫異地看他,顯然沒想到像他這樣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還知道跟人道謝,雖然語調有些刻意。

   而陸翔哲已經拎著又想賴在這過夜的陸子涵出門了。

   那輛賓士s600已經亮著車燈停在門口,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站在車邊,看到樓道門打開就迎上來。

   “陸總。”大概三十五七歲,是個很幹練的男人。

   對方在看到跟陸子涵手牽手的李婷時,明顯地一愣。

   陸子涵已經放開李婷的手,朝男人撲過去:“薛叔叔,你回國了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呢?”

   李婷發現陸子涵口中的這位“薛叔叔”好像一直在打量著自己。

   而陸子涵已經拉著他的“薛叔叔”到李婷面前:“婷婷,薛叔叔是我爸爸的助理,對我可好了。”

   李婷友好地問候:“你好。”

   陸翔哲已經把拉杆箱遞過去,“子謙,放到後備箱去。”

   薛子謙沖李婷微笑地頷首,就拖著箱子去了車邊。

   陸子涵回去前抓著李婷的手認真地囑咐:“那我走了,晚上睡覺別踢被子知道嗎?有事就打我電話。”

   李婷好笑著點頭,替他拉好領口的鏈子,“你路上也注意安全。”

   “婷婷。”陸子涵扭捏地看著李婷,臉頰紅彤彤地,“我能不能親你一下。”

   李婷配合地俯下身,把左臉湊過去,陸子涵看准李婷翹起的唇邊,踮起腳尖嘟著小嘴就要往上貼,可是還沒碰到,後衣領就被拎住,嘴巴不偏不倚地貼住了李婷的鬢角,響亮地吧唧一聲。

   李婷明顯驚了一下,但還是摸著陸子涵的腦袋,“子涵,再見。”

   直到上車陸子涵都板著小臉,斜眼看旁邊翻文件的男人,頭上就差沒燃起兩簇小火焰來。

   “陸子涵,再不收回你的眼神,我不介意把你送去寄宿學校。”

   陸翔哲的眼睛盯著檔資料,但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卻讓旁邊的孩子一秒變乖寶寶。

   車子平穩地行駛在環形公路上。

   陸子涵已經抱著小枕頭睡著了,微微張著小嘴打著輕鼾。

   前面的薛子謙這才看向後視鏡裡低頭工作的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陸總,剛才那位……”

   “就是她。”陸翔哲沒抬頭,看似隨意的三個字卻讓薛子謙差點把刹車當油門踩。

   “您前幾天在英國問我的時候,是不是就已經懷疑了?”

   陸翔哲放下手中的檔,轉頭看向熟睡的兒子,“很像不是嗎?”

   薛子謙點頭,尤其是眼睛那部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當年那件事的善後工作是他做的,當時陸總說只要孩子,至於其它的都處理乾淨,既然當年對孩子的母親不感興趣,那現在陸總又是什麼意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