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45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四十一章 關於陸翔哲現在的心思,除了他自己,恐怕沒有第二人看得透了。

   陸子涵用他的迷你小手機剛給李婷打完一通晚安電話,臥室的門鎖就“哢嚓”一聲開了。這支新買的小手機陸翔哲不知情,要不然早被沒收上繳了。

   驚慌之下,陸子涵連忙把手機塞進枕頭底下,連拖鞋都沒穿,直接從床上蹦到椅子上,一邊拿起鉛筆在紙上塗來畫去,一邊轉過頭,小臉上是賣乖的笑容:“爸爸,你不去書房工作了嗎?”

   進門來的男人,剛洗完澡,穿著煙灰色的棉質居家褲和灰色低v領口的t恤,濕漉漉的黑髮自然地垂下,皮膚白皙,橘黃色的燈光落在他的臉上,襯得他眉清目秀,怎麼看都不像個三十多歲的男人。

   陸翔哲薄唇抿著,看到陸子涵一雙光著的胖腳丫子,眉頭皺起:“怎麼不穿拖鞋?”

   以前看到自己穿著四角小短褲滿屋子跑都熟視無睹的男人,這會兒居然這麼關心自己,陸子涵有些不適應,抓了抓卷髮,還是順從地跳下椅子乖乖地套上鞋子,“爸爸,穿好了。”

   陸翔哲眉心舒展,卻沒離開,反而走到床邊坐下,修長的雙腿交疊,隨手拿了書桌上的一本書。

   “那個……爸爸,我還要做作業呢。”

   陸翔哲眼都沒抬,“做吧。”

   “不是,”陸子涵擰起眉毛,“爸爸你不回房間睡覺嗎?”

   “你做你的,我就坐在這裡,不打擾你。”

   陸子涵糾結得要死:“可是……”你現在已經打擾到我了啊!陸子涵後半句話卻不敢說出聲。

   父子倆一站一坐,坐著的人一臉坦然,慢條斯理地翻著小學生作文,站著的小人一臉不樂意,但最終無聲的抗議敗落在自家老爸的厚臉皮下,陸子涵歎了口氣,還是乖乖地爬上椅子開始寫作文。

   對於每星期一篇作文的規定,陸子涵很顯然是討厭的,並且每次都沒好好完成過,要麼拿了作文書來全文照搬,要麼就搶了同學的來借鑒借鑒,一開始老師還會循循善導,到現在也學會睜隻眼閉隻眼,不做理會了。

   今天語文老師佈置的題目是《我的爸爸》,陸子涵都恨死語文老師了,這是多麼愚蠢的腦子才想出這麼無聊低級的題目啊。

   陸子涵本來的計畫是——

   如果給李婷打完電話還早,就抽空把買來的作文書上的一篇範例摘抄到自己的作文簿上。

  可是現在……他扭頭看了看陸翔哲手裡的作文書,雄心豹子膽又往上冒,想要把書騙回來。

   陸翔哲注意到兒子時不時地偷瞄自己,抬頭,“看什麼?不會做?”

   “會做會做!”被陸翔哲眼神一掃,陸子涵忙點頭。

   陸翔哲多看了他兩眼,才低下頭去。

   陸子涵低著頭抓耳撓腮,小眼神繼續不斷地瞥向陸翔哲。

   半小時後,陸翔哲合攏作文書,看向趴在桌上動著筆頭頭卻晃的和一個波浪鼓似的兒子,“怎麼還沒寫完?”

   “寫完了寫完了,”陸子涵放下筆,合上作業本子,轉身道:“爸爸,我要睡覺了。”

   陸翔哲點頭,把作文書放回去,起身,卻是走到陸子涵的身後,“寫了什麼?”

   “老師佈置的題目《我的爸爸》,下星期一交,我打算星期六讓婷婷幫我改改。”

   說到李婷,陸子涵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甜蜜,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想法不錯,以後有不會做的作業就找婷婷,那樣就可以又多一點跟婷婷培養感情的時間了。

   陸翔哲掃了兒子一眼,拿過他的作文簿,迅速地流覽了一遍,隨即蹙眉,“重寫。”

   “為什麼?”陸子涵覺得這篇作文是自己寫過的最好的了。

   陸翔哲把作文簿丟在他的跟前,“你把自己寫的重頭到尾念一遍。”

   陸子涵不情願地捧起本子,開始一字一頓地念:“我的爸爸今年三十多歲了,他平時很忙,很少有時間陪我,但我並不感到寂寞,因為‘肉圓’總是陪伴著我,它給了我很多快樂的回憶。早上我起床,很多時候爸爸都已經不在了。。。。。。爸爸他酷酷的,總是板著一張臉,我有時候蠻怕他的,但我相信他是愛我的。”

   最後一句,是陸子涵考慮了很久才加上去的,他預防陸翔哲萬一要看自己的作文的話,自己不至於被揍。

   陸子涵從本子上抬頭,癟著小嘴看繃著一張臉的陸翔哲,“爸爸,念完了。”

   陸翔哲直直地望著他,那雙波瀾無痕的眼睛讓陸子涵莫名地緊張,他真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爸爸……”陸子涵弱弱地叫了一聲。

   陸翔哲面無表情地坐回床上,“不把作文寫好就不用睡覺。”

   陸子涵委屈地抿抿小嘴,拿起橡皮,卻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擦,自己寫的都是事實好不好?

   十分鐘後。

   “爸爸,改完了。”

   陸翔哲接過來一看,抬頭冷森的黑眸盯著兒子。

   陸子涵縮了縮脖子,不用他說,就主動拿回本子繼續埋頭奮筆。

   三十分鐘後。

   改了第七遍的陸子涵,強脾氣也上來了,氣鼓鼓地坐在椅子上不肯再動。

   陸翔哲皺眉,長腿踢了踢椅子:“怎麼不改了?”

   “不會改。”

   陸翔哲主動拿過鉛筆跟本子,開始在原先的作文上修改起來。

   兩分鐘後,陸翔哲把筆往桌上一扔,本子丟給陸子涵,從床上站起來,“照上面改,明天我檢查。”

   等陸翔哲離開,陸子涵攤開作文簿,看到被改得面目全非的作文,氣得從椅子上竄了起來。

   “我的爸爸雖然三十二歲了,卻是個很有魅力也很成功的男人。他平時都很忙,很少有時間陪我,為了怕我寂寞特意給我買了一條狗,每次想爸爸的時候我就抱著‘肉圓’,就像爸爸在我身邊。早上我起床,很多時候爸爸都已經不在了,我知道他是為了讓我有更好的生活才那麼努力工作,離開前他都會讓陳阿姨給我準備豐富的早餐。雖然爸爸他對別人冷冷的、總是板著一張臉,但對我總是充滿耐心,雖然很嚴厲,但我還是很愛我的爸爸,就像他也同樣愛著我。”陸子涵看到這裡已經快被氣得吐血了。

   李婷剛掛了陸子涵的電話,伊文就回來了。

   望著客廳垃圾桶裡的果屑,伊文挑眉,“家裡來客人了?”

   “嗯,今天子涵跟同學打架,班主任把電話打到我這裡來,我去了趟學校。”

   李婷一邊撩起袖子洗碗,一邊回答。

   伊文靠在門框上,望著站在洗碗槽前忙碌的窈窕的纖影,脫了外套的李婷只穿了奶白色的垂領毛衣,長髮紮起在腦後,白皙的臉頰被暖氣熏得染了淡淡的紅暈,唇紅齒李,五官精緻而清秀。

   “孩子他爸爸也來了吧?”伊文加了一句。

   李婷洗碗的手一滯,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後把洗乾淨地碗疊起來濾水。

   伊文:“如果你真跟方宇離了婚,或許可以考慮再找一個物件。”

   “我暫時還沒再結婚的意思。”

   伊文看著她,“是因為忘不

掉方宇嗎?”

   李婷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地方飄來:“伊文,我陪在他身邊二十年,從方錦城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自己而活,我答應爺爺永遠陪著他,不管發生什麼都守著他,但現在恐怕要失信于他老人家了。”

   “你為什麼不把代孕的真相告訴方宇?”

   李婷的指尖順著廚台邊沿滑動:“以前是守著承諾不敢說,後來想說,卻發現不知道從何開口。”

   當她望著其她女人挽著他笑容妍妍,當她看到他包下整個餐廳只為博得佳人一笑,甚至於,看著他把別的女人帶進他們曾經的愛巢,所有解釋的話語都哽在喉中,他們之間剩下的只有爭吵跟冷眼相對。

   伊文不想再勾起李婷的傷心事,無奈地暗歎了聲,轉身回到客廳,然後發現了異樣。

   “婷婷,放在茶几下面抽屜裡備用的鑰匙你拿了嗎?”

   李婷走出廚房,果然,抽屜裡空空地,“我沒拿啊,不是你拿的?”

   伊文向來丟三落五,被李婷一反問,一時愣住了,真的懷疑起是不是自己拿走了。

   星期五晚上,李婷接到陸子涵的電話,美其名曰:通知她明天家長會的具體時間。

   對於陸子涵的家長會,李婷真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立場坐在那群家長裡面。

   “子涵,你爸爸不參加嗎?”李婷還是希望陸翔哲自己去。

   “他很忙的,怎麼會有時間參加呢?”陸子涵歎了口氣,隨即警惕起來,“婷婷,你要反悔了嗎?”

   李婷握著手機站在窗前,看著外面漆黑的夜空,想要拒絕,但腦海裡卻浮現出那雙一閃一閃像星辰的大眼睛,到嘴邊的話就變了:“我只是覺得讓你爸爸或是奶奶去比較好。”

   “婷婷,你是不是不願意來我的家長會?”小傢伙的語調瞬間低了下去。

   李婷有些頭疼,“不是,我……”

   陸子涵截斷了她的話,歡快地說:“那明天上午九點鐘我在學校門口等你。”

   李婷還想說什麼,那邊已經道了聲“晚安”就匆匆掛了電話。

   等她洗完澡準備睡覺的時候,床櫃上的手機又震了一下,一條短信進來,她點開。

   ——婷婷,我明天穿紅色外套,你別認錯了。

   盯著這條短信,李婷怔怔地出神,過了很久很久,她才回過去,只有一個字:好。

   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看到陸子涵失望傷心的樣子,就像那天看到他跟韓胖子打架,辦公室裡是韓太太的謾駡聲,他卻獨自低頭站在角落裡,那一刻,她只恨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趕到把他護在懷裡。

   都說緣分是一種很微妙的東西,但李婷還是覺得自己跟陸子涵的相處似乎超過了一般的老師跟學生。

   一個培訓班老師去參加學生的家長會,怎麼看都覺得古怪……

   李婷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拿起手機又放下,反反復複,一條拒絕的短信輸了很久都沒輸成。

   手機又震了一下,一條新短信進來。

   ——婷婷,你想要吃慕斯蛋糕嗎?我明天幫你帶一點過去好不好?

   李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刪掉原先的內吳,然後痛快地發了一個“好”過去。

   第二天,陸子涵起了個大早,還自己穿了衣服,然後興高采烈地下樓吃早餐。

  一進餐廳,陸子涵發現陸翔哲居然還沒像以往一樣外出。

   陸翔哲西裝革履地坐在那,一邊喝茶一邊看報紙,見陸子涵蹦躂進餐廳,淡淡地瞥了一眼。

   陸子涵爬上椅子的時候還是沒忍住好奇地問了一句:“爸爸,你怎麼還沒去上班?”

   “今天你學校不是有家長會嗎?”陸翔哲翻了一頁報紙,回答得漫不經心。

   “爸爸你不是說不參加嗎?”

   陸翔哲啜飲了口綠茶,把杯子放回去:“我什麼時候這麼說過?”

   陸子涵撓了撓耳根,這是他焦慮時的小動作。

   陳阿姨把早餐送上來,陸子涵卻沒了一點胃口,巴巴地瞅著陸翔哲:“可是婷婷要去呀。”

   “我沒說不讓她去。”

   陸子涵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爸爸,你的意思是……你也去,婷婷也去嗎?”

   陸翔哲已經退開椅子起身,“哪那麼多廢話?吃完早餐收拾一下,準備出門。”

   望著陸翔哲上樓,陸子涵被驚喜沖昏了小腦袋,立刻狼吞虎嚥地吃早餐,他決定暫時原諒爸爸篡改自己作文的事情,想到今天爸爸跟婷婷都去家長會,陸子涵深深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美好和善意。

   李婷想到要參加家長會,出門前還是稍微打扮了一下,幾乎是下意識的行為。

   當伊文看到化了淡妝、穿著裙子出來的李婷,雖然面上不說,心裡卻直呼沒救了!

  有哪個少年宮的老師對每週只見一次的孩子這麼上心?不說打架不請自家大人,還經常背著上門又是吃飯又是過夜的,現在倒好,連家長會都要參加了,不說後媽誰相信?

   李婷一出百花園,就接到了方母蔣愛華的電話。

   “婷婷,真的一定要離婚嗎?”早餐店裡,蔣愛華緊緊拉著李婷的手,紅了眼圈。

   李婷的視線從她帶了些銀髮的鬢邊移開,方母看著她長大,又素來疼她,她沒有母親,所以將一腔對母親的依賴都寄託在方母身上,現在看到老人家這樣懇求自己,李婷心底的愧疚越來越深。

   “媽……”

   蔣愛華眼底閃過希冀,“你看你還願意喊我一聲媽,婷婷,再給宇一次機會吧。”

   李婷抽回自己的手,不顧老人家的失落,站起身:“不管我跟宇怎麼樣,你都是我敬愛的長輩,就算離婚了,我也可以去看您,我上午還有些事,就先走了。”

   不顧方母的挽留,李婷拎了包就快步走出早餐店。

   只是她還沒走幾步,一輛捷克就停在她的旁邊,車窗降下,露出方宇半張臉:“上車。”

   李婷卻把他當成了透明一般,直接從車邊經過,去前面的月臺坐車。

   車子在路邊停下,方宇直接追過來,李婷瞪著他:“我還有事,讓開。”

   “去哪兒,我送你。”方宇說著就拉過她的手。

   “不需要。”李婷甩開,抬頭望著他,“離婚協議你什麼時候簽好?”

   方宇眸色漸冷,“我說過我不會離婚。”

   擠壓在心底的怨懟突然上湧,李婷自嘲地笑:“不離婚?那要一直耗下去嗎?這些年,我已經看夠了你跟其她女人的逢場作戲,也不想再忍,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離婚。”

   說完,李婷捏緊手中的包,也不想再等公交,轉身就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小心!”頭頂忽然傳來驚慌失措的叫喊聲,還伴隨著尖叫聲。

   李婷抬頭,只覺得一團黑壓壓地東西朝自己砸下去,她的大腦瞬間一片空李。

   “婷婷!”一道緊張的低沉男聲在耳邊響起。

   李婷的後背被狠狠地一推,她整個人都往旁邊栽倒。

   膝蓋傳來痛楚的同時,耳畔是重物落地的悶響,附近有路人驚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