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26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5


  第四十二章 李婷倒在地上,膝蓋處被摩擦出血來,在路人驚慌的喊聲裡,某種不祥的預感讓她轉頭看向剛才自己站得位置,已經被聚攏過來的路人團團圍住,她似乎聞到了一陣濃烈的血腥味。

   公車站旁邊是一處工地,某處蹦躂的鋼制腳手架讓李婷臉色煞白,一顆心直往下沉。

   “快報警啊!叫救護車,快點!”人群沸騰了。

   李婷強忍著腳痛,沖過去擠開人群,看到的是倒在血泊裡的方宇。

   “宇……”李婷怔怔地,只覺得渾身發涼在不住地顫抖。

   嫣紅的血液從他的頭部滲出,臉色蒼白如紙,完全失去了知覺,李婷想要過去幫他按住血流不止的傷口,卻被從救護車上下來的醫護人員擠開,下一刻,方宇已經被抬上擔架。

   李婷聽不清四周路人在說著什麼,她只是拽住醫護人員的手,“他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小姐,請你放開,我們現在要馬上趕回醫院給病人搶救。”

   李婷被推開的同時,方宇被送上救護車,他的左手無力地從擔架上垂落,一張褶皺的照片從他的手心掉出來,血跡斑斑的照片上,她紅著臉羞澀地笑,跟他頭貼著頭,手裡捧著一本結婚證。

   那是她剛滿十八歲時,他們在英國註冊完拍的合照。

   李婷撿起照片,她定定地盯著照片裡那個滿眼欣喜的大男孩,然後緩緩地把照片翻過來。

   ——老婆,我知道錯了,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那些字逐漸在視野裡模糊,李婷捏緊照片,按住要關上的救護車車門,“我是他的老婆。”

   早上八點半,一小的校門口停滿了各種轎車,陸陸續續有家長牽著孩子進去。

   陸子涵穿著大紅色的棉襖,黃帽子外面戴著毛絨絨的耳罩,戴了手套的小手捧著一個包裝精緻的起司蛋糕,站在校門口邊上,一雙黑亮的大眼睛在人來人往的家長裡轉來轉去。

   “陸總,要不要叫小少爺進來?大冬天的,外面多冷。”於浩朝後座上的男人商量道。

   陸翔哲專注地看各類報表,“如果冷了他自己就會上車。”

   于浩又往車外的陸子涵看了兩眼,耳邊就傳來陸翔哲的聲音,“現在幾點了?”

   于浩看向陸翔哲腿上的筆記本,電腦螢幕右下方不是有顯示嗎?但還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然後轉過頭報時間:“八點五十了,還有二十分鐘家長會才開始。”

   陸翔哲斜了眼筆記本右下角,又看了眼於浩,然後繼續低頭看檔。

   “篤篤。”車窗突然敲響。

   剛半降下車窗,一顆帶著寒氣的小腦袋就伸了進來:“爸爸,現在幾點了?”

   陸翔哲的視線落在陸子涵攀著車窗的右手上,“你不是帶了手錶嗎?”

   “我這不是怕它時間不准了嗎?”陸子涵說著就憂心忡忡了,“爸爸,你說婷婷是不是不來了?”

   “你沒告訴她家長會九點開始?”陸翔哲邊看報表邊問。

   陸子涵懨懨地趴在車窗上:“我怎麼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陸翔哲已經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那就打個電話給她。”

   其實陸子涵剛才已經背著陸翔哲躲在保安室裡用自己的小手機打過了,但李婷的手機一直處於占線狀態,為了不讓陸翔哲起疑,他還是接過手機,又掏出那張皺巴巴的小紙條,有模有樣地輸號碼。

   結果,剛輸到第五個數位,螢幕上就跳出“親親婷婷”跟一個手機號碼。

   陸子涵驚訝地看車裡的男人:“爸爸,你不是說已經把婷婷的號碼刪了嗎?”

   陸翔哲一記極具威嚴的冷眼掃來,陸子涵就乖乖閉了嘴,心想可能是爸爸趁他不注意問婷婷要的。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sorry……”

   陸子涵握著手機,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陸翔哲,“可能婷婷也正好在給我們打電話。”

   陸翔哲靜靜地望著兒子局促的樣子,難得沒有說什麼打擊他幼小心靈的話,就自顧自地看報表。

   陸子涵把手機還給陸翔哲,說了句“我去等婷婷”就抱著自己的起司蛋糕跑開了。

   副駕駛座上的於浩看了看手機,已經八點五十七分,那位李小姐應該不會來了,但他瞧了瞧站在校門口東張西望的小少爺,又在後視鏡裡看看壞脾氣的陸總居然沒表現出一絲不耐煩,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蔣愛華剛坐上車準備回家,就接到兒子被砸傷送進手術室的電話。

   至於方老太,得知方家的唯一孫子頭部受創,陷入深度昏迷,當下就暈厥過去。

   蔣愛華由吳姨攙扶著趕到醫院,看到手術室外雙手沾滿血跡的李婷時,身體不由自主地一晃。

   “太太!”要不是吳姨眼疾手快,蔣愛華怕是直接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婷婷,到底出了什麼事?”蔣愛華兩眼發紅,聲音哽咽,“早上他起來時還好好的。”

   李婷心不在焉地靠著牆壁,她手裡還牢牢捏著那王照片,盯著手術室上方亮起的紅燈,耳邊似乎回蕩著他一遍又一遍輕聲的喃語:“老婆,我知道錯了,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公共座椅上的包裡,手機一遍又一遍地震動,卻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陸總,”於浩扭過頭,欲言又止,其他家長都開完會出來了。

   天空徐徐飄起柳絮般的細雪。

   校門口,陸子涵抱著個蛋糕,身上落了一層雪花,像個憨態可掬的雪娃娃。

   陸翔哲合攏筆記本,“把他叫上來。”

   於浩下車,頂著撲面而來的雪跑過去,“小少爺,時間差不多了,還是回家吧。”

   “不行,我還沒有等到婷婷呢。”

   陸子涵小心地抹去蛋糕盒子上面的雪,“要是我現在走了,她來了找不到我怎麼辦?”

   於浩看了看手機,十點五十了,那位李小姐還會來才怪。

   陸翔哲不知何時下了車,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頎長的身形在雪中一步步走過來,他看著還不死心的陸子涵,“上車。”

   陸子涵搖頭,一本正經地說:“我等婷婷呢,不能爽約的。”

   陸翔哲的眉頭皺緊,聲調冷下來:“陸子涵,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她根本不會來了。”

   “她會來的,可能臨時有事遲到了。”陸子涵不甘心地反駁。

   陸翔哲看向於浩:“把他抱上車。”說完,自己先轉身往車走去。

   “小少爺……啊!”于浩一聲痛呼傳來。

   陸翔哲回頭,就看到陸子涵狠狠咬了口於浩,掙脫於浩的雙手,抱著蛋糕就跑進了學校。

   “小少爺!”於浩作勢就要追

上去。

   “隨他去。”陸翔哲冷冷地說,“既然他喜歡待在這,那就在這裡待個夠。”

   說完就坐進了車裡,車窗降下,露出陸翔哲不愉的臉色,“難道還要我請你上車?”

   于浩一步一回頭地上了車,還是不安地想勸陸翔哲,一轉過頭卻發現陸翔哲雙手環胸靠在座位上,閉著眼,薄唇緊抿,臉部線條冷硬,是他一貫心情不好的表現,車廂裡是陸翔哲冷沉的聲音:“開車。”

   等校門口的那輛勞斯萊斯開走後,一個小小的紅色身影才從某個旮旯裡出來。

   陸子涵走到保安室,“爺爺,你能不能幫我發一條短信?”

   保安是個五十開外的中年人,在這幹了好幾年,自然也聽說過眼前這位小太歲,平日裡都是拿鼻孔瞧人,也沒少幹欺壓同學的事兒,今天怎麼突然這麼禮貌了?

   儘管心裡好奇,保安還是接過一個小小的卡通手機開始替陸子涵編輯短信,“寫什麼?”

   “就寫‘婷婷,我在教室裡等你,如果你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出去接你’。”

   又在保安室等了會兒,手機一直沒反應。

   保安打量著這個漂亮的小男孩:“陸子涵,今天的家長會你家裡好像沒人來吧?”

   陸子涵瞪了眼突然變得不識趣的保安,奪過自己的小手機,抱著蛋糕就出了保安室。

   手術室的門推開,坐在椅子上的方母像是從夢中驚醒,踉蹌地撲過去抓住醫生的手。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他是不是還活著?”

   中年經歷喪夫之痛,現在兒子又性命垂危,蔣愛華仿佛瞬間老了十幾歲,一臉的悲愴跟絕望。

   病床已經從裡面被推出來,方宇的臉色灰李,沒有什麼生氣,還戴著氧氣罩。

   李婷想要過去看看他,卻被護士隔開:“對不起,現在病人急需送進重症監護室。”

   “方宇!”蔣愛華已經泣聲不止。

   李婷也好不到哪裡去,強忍著不安看向醫生。

   醫生摘下口罩,“病人的頭部受到重創,導致大面積的出血,胸下的肋骨也有骨折,雖然手術很成功,但病人依舊沒度過危險期,生命體征都微弱,在未來的二十四小時裡隨時都有可能……”

   醫生沒再說下去,搖著頭離開,徒留下跌坐在地上的方母跟面色煞白的李婷。

   陸子涵趴在教室的視窗往裡張望,發現只有一個聶明宇踮著腳在擦黑板。

   家長都已經走得差不多,週末的校園顯得格外安靜。

   陸子涵看著擦黑板擦得吃力的聶明宇,覺得這應該是個可憐蛋,估計爸媽都沒來參加家長會。

   莫名地,他的心情就好了不少,看了看手裡的蛋糕,然後推開門走進去。

   聶明宇回頭看到陸子涵時撇了撇嘴角,沒有搭話,自顧自地擦黑板上的粉筆字。

   陸子涵在第一排坐下,把蛋糕放在桌上,然後看著聶明宇勞動的背影,“要我幫忙嗎?”

   “不用啦,我快擦完了。”聶明宇說著已經擦完最後一個字。

   看到聶明宇拿著粉筆擦去外面拍,陸子涵也好心地拿了兩個,站到他旁邊幫忙,一邊拍一邊看似無心地說:“你爸爸媽媽沒來家長會吧?其實這種會真的蠻無聊的,我覺得學校應該取消的。”

   聶明宇瞟了他一眼,然後往旁邊挪了挪。

   他是班上的好學生,要是被人知道跟成績倒數第一的壞分子說話,也會被歸為壞學生。

   陸子涵以為他是自卑了,不禁同情地望著他,又湊過去:“我帶了蛋糕,你吃嗎?”

   “明宇!”不遠處傳來一道親切的叫喚。

   “我跟你不一樣,我有媽媽,我媽媽來參加家長會了!”

   說完,聶明宇臉上一改疏遠的表情,朝著陸子涵的身後跑過去,“媽媽!”

   陸子涵跟著轉過身,聶明宇站在一個年輕的女人身邊,討好地牽著她的手,“媽媽,我擦好黑板了。”

   一年二班的班主任張琴也在旁邊,笑著稱讚:“聶明宇同學不愧是我們班的三好學生,每個月的月考都是第一名,而且平時的表現也都很好,聶太太,你還有什麼好不放心呢?”

   “張老師你再誇他,他的小尾巴都要翹起來了。”盧太太笑容裡掩不住的自豪。

   張老師:“我說的都是實話。”

   聶太太還想再謙虛幾句,忽然一隻粉筆擦飛過來,直直地打在了聶明宇的衣服上。

   “這是哪家的孩子,怎麼這麼沒教養?”聶太太看到拿著粉筆擦的孩子皺起了秀眉,看到紅了眼要哭的兒子,忙安撫:“別哭,回去咱們再買件新的。”

   張老師沒想到陸子涵居然在學校,尷尬地笑了下,“可能是不小心的。”

   聶太太沖不遠處的陸子涵翻了記白眼,拉起兒子的手,“時間不早了,那我們先告辭了。”

   目送母子倆離開,張老師才走到陸子涵身邊,想到這是個沒媽的孩子,也不忍心訓他,只能柔聲開導:“陸子涵,下次不能再拿粉筆擦打人知道嗎?同學之間應該友好相處。”

   還沒走遠的聶家母子手牽手,隱約還能聽到他們的談話聲。

   “這是你們班的同學?那以後別跟他來往,這種蠻孩子一身壞習慣,會帶壞你的。”

   “嗯,我知道的,他從小沒有媽媽,可能沒人教他吧。”

   陸子涵死死地瞪著聶明宇,忽然朝著母子倆沖了過去,

   在張老師錯愕的注視下,傳來聶太太的驚呼聲:“我說你這個孩子,怎麼胡亂打人呢!快住手快住手啊……”

   伊文趕到醫院時,李婷正站在重症監護室的玻璃外面。

   方宇了無生氣地躺在病床上,平日裡冷峻又棱角線條分明的臉龐蒼白如紙,不過短短幾個小時,整個人像是瘦了一圈,頭上纏著白色紗布,還有血漬滲出來染紅紗布,口鼻處罩著氧氣罩。

   李婷望著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憔悴的臉上暗淡無光,像是剛經歷了重大打擊。

   伊文走到她身邊,攬過她的削肩,“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他把我推開,自己壓在了腳手架下面。”李婷的聲音嘶啞又疲憊。

   其實有件事伊文一直沒告訴李婷,她最近經常在公寓樓下看到方宇的車,或遠或近,但卻從沒見他下車或是敲門,有一次她大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他居然還在樓下。

   伊文剛想安慰李婷幾句,一名護士拿著一部手機過來:“這是病人剛才落在手術室裡的。”

   李婷接過,不小心觸摸到home鍵,亮起的螢幕上是一通沒有打出去的話,伊文湊過來,入目的是李婷的名字,不知道方宇是什麼時候想要打給她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