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42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四十五章

   李婷到醫院時,方宇已經搶救過來,走廊上,方母跟方家老太太都在。

   蔣愛華面容枯槁,即便是休息了幾個小時,但此刻一雙眼睛依舊佈滿了血絲,方老太也好不到哪裡去,由吳姨攙扶著,整個人都在顫抖,嘴裡不停地念叨:“這可怎麼辦?可怎麼辦呢……”

   蔣愛華看到李婷,仿佛找到了精神支柱,抓住李婷的手,“婷婷,你終於來了。”

   “現在情況怎麼樣?”

   “醫生說二十四小時內不醒來,很有可能……變成植物人。”蔣愛華的眼角又濕潤了,隨即眼底閃爍起希冀:“婷婷,你進去看看宇,他那麼愛你,聽到你的聲音一定會醒的。”

   愛,他還愛她嗎?這個問題連李婷自己都得不到正確的答案。

   但她還是換了無菌服戴著口罩進了重症監護室。

   在床邊坐下,李婷望著雙眼緊閉的男人。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血色,只有旁邊在正常地嘀嘀響的心電儀器表明他還有微弱的生命跡象。

   這個從她幼年就闖進她生活的男人,他的身上承載了太多她的回憶,甜的,酸的,苦的,痛的,他可以狠狠地傷害她,卻也可以為她不要性命。靜靜地望著他,李婷的眼角無聲息地滑下一滴淚。

   李婷沒在裡面呆多久,換好衣服出來才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她匆匆地下樓跑出醫院大門,那輛送她來醫院的越野車已經不在原地了。

   李婷站在路邊,扶著脹痛的額頭,夜風吹起她的長髮,就像她此刻的心情,淩亂無章。

   方母跟方老太都被送回方宅休息,陪夜的任務落在李婷身上。

   伊文離開前,猶豫再三,還是把方宇經常在公寓樓下守著遲遲沒離開的事告訴了李婷。

   李婷錯愕地看著她,伊文拍拍她的肩,“或許,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吧。”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李婷低頭看著方宇插著針管的手,爾後伸手握住,一陣冰涼竄入她的手心。

   “你不肯離婚,現在又以這種方式讓我愧疚,方宇,你是故意的吧?就是這樣又能如何呢,我們已經回不到過去了,不要再讓我們彼此痛苦下去了。”

   病床上的人睫毛微微顫了下,垂著頭的李婷並沒有看到。

   直到外面護士來催了,李婷才放開方宇的手,起身準備離開時她的手卻被輕輕地握住。

   光線微暗的房間裡,他緩緩睜開的眼睛帶著如星辰般明亮的碎光,就那樣靜靜地凝望著她。

   “你真的不再去醫院看看嗎?”伊文一邊啃蘋果一邊對收拾客廳的李婷道。

   李婷手上動作不停,“他都已經醒了,我還過去做什麼?”

   “李婷,你這是在跟我裝傻嗎?”伊文趴在沙發上,翹著腳丫子,“我就問你,你還要離婚嗎?”

   手機有電話進來,是方母打來的,說方宇不見了。

   一旁的伊文也聽到了蔣愛華焦急的聲音,“不是剛出重症病房……那身體吃得消到處跑嗎?”

   掛了電話,李婷隱約產生了某個猜測,但很快就被她否決,她剛在沙發上坐下,伊文已經催道:“人不見了,你難道不出去找找嗎?他現在頭還傷著,如果再出什麼差池……”

   “方家那邊會找的,”李婷斂下眼睫,淡淡地說,“我又不知道他跑去哪兒了。”

   伊文瞪著她,只給了五字評語:“言不由衷。”

   距離方母的電話不到半小時,公寓的門鈴就響了。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你好自為之。”伊文意有所指地看向李婷。

   李婷起身過去開了門,果然,方宇穿著病號服站在門口,沒有任何外套,頭上還纏著紗布,幾日不見,他的臉更加削瘦,輪廓線條愈加地淩厲,一雙眼睛定定地望著她。

   “你的病情還不是很穩定,你媽在滿醫院地在找你,還是快回去吧。”

   李婷作勢就要關門,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按住了防盜門。

   “現在連跟我單獨待一會兒你都受不了了嗎?”方宇的嗓音還有些喑啞。

   李婷抬眸看著他,“其他事等你痊癒了再說。”

   “說什麼?你要跟我離婚是不是?”方宇臉上露出一絲的自嘲。

   李婷沒有回答,片刻沉默後才幽幽地開口:“早點回去吧。”

   轉身之際,門外,方宇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乾澀地吐出一句話:“婷婷,能不能不離婚?”

   李婷的眼圈微熱,她的手握緊門邊,毫不遲疑地關上了門。

   “方宇走了嗎?”

   李婷沒有回答伊文,徑直回了自己的臥室。

   伊文轉身回房時不經意往樓下瞟了眼——

   公寓樓前的草坪邊,站了個人,病號服,頭上纏著滑稽的紗布,不是方宇還是誰?

   這兩個人……

   她看看緊閉的房門,又瞧瞧樓下固執地不肯離開的男人,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李婷站在盥洗盆前,水聲嘩嘩,她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那張娟秀的臉漸漸變得模糊不清。

   “婷婷,能不能不離婚?”她的耳畔似乎還沒散去他的這句話。

   她從小就沒有雙親,又是在無數白眼中長大,最渴望的不過是家的溫暖和親人的關心,她原以為方宇是那個讓她感到幸福的人,可是結果呢?苦盡了依舊是苦,曾有過的甘甜不過是曾經的海市晨樓,讓她痛上加痛。

   窗外不知何時淅淅瀝瀝地下起了雨。李婷抱腿坐在床上,望著紗簾外面密密的雨簾,不離婚,難道還要一直互相折磨下去

嗎?

   “篤篤!”伊文在外面敲門,“……他還在樓下。”

   李婷跑下樓,一推開門,就看到方宇站在大雨裡。

   他全身都濕透,病號服貼在身上,被淋濕的紗布有淡淡的血跡,雨絲淋得他睜不開眼。

   李婷撐開傘過去,雨水打濕了她的褲腳,一陣風吹來,傘在風雨裡傾斜。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嗎?”她高舉著傘擋在了方宇的頭頂。

   他蒼白著一張臉,雙眼被雨水沖刷得紅腫,黑髮濕噠噠地貼在紗布上,“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李婷的臉頰被雨打得生疼,一滴又一滴的水珠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方宇咳嗽了一聲,緊接著,抑制不住地開始重咳,似乎要把肺給咳出來。

   “我送你回醫院。”李婷心頭一緊,伸手就要去扶他。

   方宇揮開她的手,往後踉蹌地退了一步,“你不是要跟我離婚嗎?還假惺惺地做什麼?”

   “看來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了。”

   李婷淡淡地說完,轉身就要回去,身體卻被他從後緊緊地抱住,“李婷,你就這麼狠得下心嗎?”

   方宇的身體在不住地戰慄,卻牢牢地圈著她。

   “不要離開我,別跟我離婚,我們不要再相互折磨了好不好?”他就像個孩子,把頭埋進她的發間,“婷婷,我知道錯了,我們和好,就跟以前一樣。”

   “還能跟以前一樣嗎?”這些年發生的事情,真的可以當做都沒發生過嗎?

   李婷緩緩閉上眼,眼淚混著雨水滑下,她伸手去推他,他高大的身體卻搖晃地要栽倒,可哪怕是失去了意識,他依然死死地擁著她,兩個人一齊跌倒在泥濘的草坪上。

   “方宇!”李婷摸著他滾燙的額頭,心生不安,想要上樓叫伊文開車送他去醫院。

   他卻緊緊地攥著她的手不肯放,他臉上的雨水滴落,打在她的手背上,帶著灼膚的滾燙。

   躲在樓道裡的伊文再也看不下去,撐著傘沖過來,“你扶他起來,我去開車!”

   把方宇送到醫院,李婷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當李婷到達約定的地點,看到的是上回她在超市偶遇的女人,及腰的酒紅色卷髮,成熟而嫵媚。

   對方沖李婷友好一笑,招來侍應生:“幫這位小姐點一杯奶茶……”

   “不用了。”李婷臉色淡淡地,“我坐會兒就走。”

   但凡正室遭遇小三,即便是快下堂的正室,都沒有辦法給小三好臉色,李婷自認為不是個胸懷寬廣的女人,方宇外面的那些女人,就像她心頭的一根肉刺,這些年雖然麻木了卻還是紮得難受。

   苗雨望著李婷,莞爾:“我現在終於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跟我斷絕往來。”

   李婷沒有開口。

   “你就是他藏在心底的那個人吧?”苗雨雖然用了疑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的。

   李婷覺得這句話很諷刺,她是方宇心中的白玫瑰又怎麼樣?他不還是出去採擷了不少紅玫瑰?

   “對不起,我沒空跟你談家常,如果這就是你找我來要說的話,那我不奉陪了。”

   說著,李婷就要起身離開,苗雨也跟著站起來,“我聽說你要跟他離婚?”

   李婷驀地看向她。

   “從他二十三歲起,我就跟著他了,知道他結婚並不稀奇。”

   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去在意,但手指甲還是嵌進了手掌心,李婷冷冷地望著對方。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明明知道他結婚了,還要做他的情婦,可我跟了他五年,見證了他從男孩成長為男人,別人只看到他怎麼一步步走向成功,卻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

   苗雨的目光悠遠,說起那段深埋在心底的記憶,“我第一次見他是在一家酒吧的後門,他喝得酩酊大醉,以我的閱歷,我一眼就看出他是為情所困,那晚我收留了他,那之後,我們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了。”

   李婷擱在桌下的雙手緩緩握緊,聽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那之後他開始拼命工作,終於在半年後得到一個大專案,並借此一舉成功,我跟他回了C市,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他唯一的女人,但不管他身邊是誰,我都沒見他真正地對誰上心過。”

   苗雨說著,眼底流露出一絲感傷,“可是這些年,我都沒見他真正開心地笑過,即便是睡覺的時候,也是眉頭緊皺,偶爾還會夢囈,以前不知道,現在看到你,我才明白那時候他喊得是‘婷婷’。”

   “最近他來找我,給了我一筆錢,他說以後都不會再來我這裡了,我想,他一定是找到了他想一心一意對待的好姑娘,但沒多久我就得知他出事進了醫院,後來也就知道了你。”

   苗雨真摯地望著李婷:“不管他過去怎麼樣,既然他決定跟你重頭開始,為什麼不給他機會?”

   李婷已經從卡座上起身,她經過苗雨的時候停下,寂靜的咖啡廳裡,是她清柔的嗓音,“你既然知曉這麼多事,那你知不知道,我從六歲就跟方宇認識,十八歲嫁給他,我跟了他二十年。”

   說完,不顧苗雨驚訝的表情,李婷直接推開門離開了咖啡廳。

   從咖啡廳出來,李婷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不遠處的商場大門口,一個小小的身影從裡面走出來。

   鵝黃色的運動三件套,駝色雪地靴,微卷的香菇頭,白嫩漂亮的小臉蛋,一一落進李婷的眼底。

   李婷來不及多想,已經朝著拿著一串冰糖葫蘆的陸子涵小跑過去。

   “子涵!”李婷避開來往路人,氣喘吁吁地喊那個熟悉的身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