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50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2:16


  第四十六章

   “子涵!”李婷慌裡慌張的避開來往路人,氣喘吁吁地喊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一個年輕的女人跟在陸子涵的身後,還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似乎正跟他說著什麼。聽到李婷的叫喚,陸子涵下意識地轉過頭,瞧見正跑過來的李婷,卻沒有像以往雀躍地撲過去,而是淡淡地收回目光,然後舉起冰糖葫蘆,用兩顆小門牙狠狠地咬了一口,“梅梅阿姨,我們回家吧。”

   呂梅梅今晚帶著陸子涵出來,想趁機跟他打好關係,可小傢伙一直板著臉,不管她怎麼哄都不開口。這會一聲“梅梅阿姨”叫得她有點受寵若驚,立刻欣喜的拉起他的肉肉的小手,回答道“好。”

   呂梅梅牽著陸子涵正想去停車場找車回家,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李婷沖一臉訝然地看著自己的呂梅梅頷首,然後看向陸子涵:“子涵,我有話跟你說。”

   陸子涵任由呂梅梅牽著,眼皮也沒抬一下,只是一個勁地吃著糖葫蘆。

   “你是……”呂梅梅上下打量著因為淋雨後顯得狼狽的李婷,本能地往陸子涵身前擋了擋。

   “我是子涵的老師。”李婷目不轉睛地看著陸子涵,話卻是回答呂梅梅的。

   呂梅梅“哦”了一聲,“我是子涵的……”說到一半,呂梅梅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羞赧地微笑,低頭目光慈愛地看陸子涵,有些羞澀的回道“以後小涵在學校裡麻煩您多關照一些。”

   李婷無法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比剛才從咖啡廳出來還要糟糕許多。

   呂梅梅的欲言又止,陸子涵的視而不見……

   李婷扯了扯嘴角,“看來是我打擾你們了,抱歉。”說完,轉身就要往回走。

   陸子涵卻驀地抬頭,嘴裡還塞著冰糖葫蘆,口齒不清地嚷道:“下次家長會,梅梅阿姨會陪我去的!”

   呂梅梅一愣,隨即心裡又驚又喜,畢竟是從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大小姐,面上沒多大變化,優雅地沖李婷點頭,然後俯下身,從包裡拿出紙巾,替陸子涵擦掉腮幫上的冰糖,儼然已經是一副後媽的架勢了:“吃慢點。”

   李婷真覺得自己是多餘的,胸口鍍著一口鬱氣揮散不去,她攥緊手指加快離開的腳步。

   呂梅梅扔完紙巾回來,發現只有陸子涵拿著一根已經吃完的冰糖葫蘆的竹子孤零零地站在商場門口,不知想些什麼,低著頭有些懊惱的樣子,感覺很好笑。

   她不是不諳世事的天真小女孩,從剛才李婷跟陸子涵的對話裡,她就隱約察覺到了異常,但她還是決定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走過去,摸著陸子涵的腦袋,“要真喜歡吃,我們可以再進去買一串。”

   陸子涵埋下了頭,情緒格外低落,杵在那一動不想動。

   “怎麼了?”呂梅梅蹲下,想要去扶他的小臉,“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告訴阿姨好不好?”

   沉默了一會兒,陸子涵不愧是陸翔哲的兒子,完全繼承了陸翔哲的一切,包括他的毒舌。陸子涵抬頭望著一臉和藹的呂梅梅,出口說道:“我爸爸不喜歡你,所以你當不了我的後媽的。”

   呂梅梅:“……” 頓時,呂梅梅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

   “……雖然我失戀了,但我暫時也不打算接受新的人。”

   呂梅梅:“……”

   李婷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被迎面而來的人撞到。

   她揉著被撞疼的肩膀,也生出一種破罐子破摔的勁,就當是從沒認識過那個孩子好了。

   可是他那一聲又一聲討好的“婷婷”又回繞在她的耳邊,那種感覺酸酸的,又帶著一絲的甜蜜。她真的能狠下心把這個孩子徹底遺忘嗎?剛踏上回家的公交,李婷又接到了方母的電話。

   李婷的手剛摸上病房的門把手,就聽見病房裡傳來方母哽咽的聲音:“宇啊,你還沒好,不能出院。”

   “方先生,你的體溫還沒降下去,最好做留院觀察。”

   輕輕推開門,李婷看到方宇繃著一張帶著潮紅的臉,不顧護士的阻止去扯手背上的輸液管。

   “婷婷?”蔣愛華轉頭瞟見李婷,就跟看到救星一樣紅了眼圈。

   方宇也跟著偏轉過頭,看到門口立著的人時,手上的動作一頓。

   李婷仿佛沒看到他扒輸液管的動作,走進去拿起床櫃上的粥,“你有胃病,還是吃點東西吧。”

   他沒有接過碗,反而握住她纖細的手腕,漆黑的眸子直直地望著她,“你去哪兒了?”

   “剛出去有點事,喝粥吧。”李婷平靜地開口。

   這一次,方宇再也沒吵著出院,配合地喝了粥吃完藥就躺下休息。

   可是,即便他閉了眼睛也牢牢地攥著她的手,眉頭微皺,像一個沒安全感的孩子。

   等方宇睡熟過去,李婷才抽回自己的手,走出病房發現蔣愛華居然還在外面。

   “婷婷,宇怎麼樣了?”

   “吃了藥睡著了,”李婷給了蔣愛華一個安撫性的淺笑,“應該沒什麼大礙了。”

   蔣愛華臉上卻沒有褪去愁緒,望著李婷衣服上的泥漬,眼中又浮上淚光。

   “婷婷,真的不能再給宇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嗎?”

   李婷別開頭,蔣愛華卻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生怕她不答應跑了,“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好好地約束宇,他也不會那麼亂來,現在事情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對不起,是我們家對不起你,你為我們付出了那麼多,宇還這樣對待你。”

   “媽您別這麼說。”李婷攏了攏鬢邊的髮絲,“我和方宇走到今天不管您的事。”

   “婷婷,媽知道你從小到大就是個好孩子,今天媽腆著老臉求你,”蔣愛華咬了咬牙關,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不顧尊卑地要給李婷跪下:“你不要跟宇離婚行嗎?”

   李婷及時攙扶住方母,也紅了眼眶:“媽你這是做什麼?”

   “是我這個當媽的管教無方,這些年,明知道他對不住你,卻都沒為你做過什麼。”

   蔣愛華淚流滿面,“可是自從你跟他說要離婚後,宇就知道錯了,他也沒再出去跟別的女人鬼混了,下了班就回家裡,在你們的新房裡一待就一晚上,他不說,但我看得出他很難受,他是不願意跟你離的,你給他一個機會好不好?”

   “媽……”面對方母的哀求李婷也感到心酸。

   “媽知道他傷透了你的心,但這一次,就當是看在媽的面子上。如果他以後還出去找女人,媽就跟他斷絕母子關係,而且你奶奶也說了,以前是她的錯,她想讓你搬回來住。”

   見李婷不說話,蔣愛華繼續道:“宇他爸爸去的時候,我也想跟著去了,但想想宇,硬生生地苟活了下來,媽的身體不好,再也承受不住什麼打擊,只想看著你們和和美美地過日子。”

   李婷的心頭就像被錐子狠狠地剜去一塊肉,隱隱作痛。

   她眨了眨眼,笑了笑,聲音澀澀地,“我剛才去見了一個女人,她說她跟了宇五年,她

也勸我不要跟宇離婚。”

   方母握著李婷的手一緊,“那都過去了,以後宇不會再跟她們牽扯不清。”

   “很諷刺不是嗎?”李婷眼底抹不去的自嘲:“當小三的深明大義,倒顯得我無理取鬧。媽你知道嗎?現在只要看著宇,我腦海裡想的不是我們過往那些甜蜜,全是他跟那些女人在一起的畫面。”李婷頓了頓,“這些年,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回憶,因為每回憶一次,我的心就痛一次。”

   蔣愛華抹去眼角的淚,“婷婷,你就當可憐可憐我這個老太婆吧。”

   病房的門不知何時敞開了一條縫。

   李婷掙開方母的手,一回身就看到了站在門邊的方宇。

   李婷打開病房的門,裡面亮著一盞檯燈,外婆正戴著老花眼鏡坐在床頭搗鼓著什麼。

   走近才發現老人家正在織一件毛衣。

   “外婆,怎麼想到打毛衣了?”李婷在床邊坐下。

   “閑著沒事,就想找點事情做,”外婆摘了眼鏡,揉了揉自己泛酸的眼睛,“讓看護給我去旁邊的農貿市場買了些線過來,可惜老了,以前打得那麼順,現在一不留神就會漏一針,你們這一代人都是買的,誰還會手工織的啊,再說了,買的能有手織的暖和啊。”

   李婷拿起織了大半的毛衣,小小的,蛋黃色,是照著五六歲孩子身形來的。

   “子涵那孩子,經常來看我,還買那麼多東西,我這個老婆子也沒什麼好送他的。”外婆摸著毛衣,滿眼慈愛,就像是在撫摸陸子涵軟綿綿的卷髮,“也不知道他們這樣的富人家會不會嫌棄。”

   李婷望著毛衣,有些晃神,她沒想到外婆對陸子涵的感情這麼深,

   “每回聽到他喊我外婆,我整顆心都快要化掉了。”外婆說著就自發笑起來,“跟你小時候搬著小板凳跟在我後面叫外婆簡直一模一樣。對了,櫃子裡有一袋柳丁,你等會兒走記得拿回去吃,我不吃的,別放壞了,你快拿走就吃了就好。”

   “柳丁?”C市除了自己跟伊文他們,幾乎沒其他人會來探望外婆了。

   老人家也詫異地看李婷,“中午子涵來看我時拎過來的,他沒跟你說嗎?”

   李婷起身拉開櫃子門,果然,裡面堆滿了水果跟零食。

   “我還以為你知道呢。這孩子每天都拎著東西過來,我都不好意思了。”老人家話雖這麼說,但臉上是愉悅的笑,“隔壁病房的幾位老太太都羡慕我有個好外孫,實際上這孩子跟我一點也不沾親。”

   李婷怔怔地,這些日子,為什麼她一次都沒有碰到過陸子涵呢?

   “有時候我點滴快掛完了,看護又不在,他就跑到外面去喊護士,那脆脆的聲音……我要餓了,他就拿著便當盒跑出去,每回還真給他弄來吃的,比你小時候還要聽話,懂事得讓我都看著心疼。”

   站在醫院大門口,身前車流來往,李婷的大腦裡卻滿是外婆說的話。

   想起傍晚在商場門口陸子涵說的話,她覺得心煩意亂,亂過之後又是讓她心酸的無助,一點點滲進她的血液,穿透她的骨頭,和她的骨髓融為一體,令她難受得喘不過氣來。

   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難過什麼,僅僅是因為想到陸子涵就覺得難過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伊文接到李婷電話的時候,正打算再來一次有氧運動。

   “過來陪我喝酒。”一接起,那頭就響起李婷平靜到不正常的聲音。

   伊文歎口氣,上一回她喝醉酒摔傷,是因為方宇跟女明星開房,這一次傷得那麼重,難道她想摔出腦震盪、半身不遂嗎?

   李婷的聲音帶了微醺的不耐煩:“你到底來不來?”

   伊文愣了三秒,立刻應道:“去,當然去,告訴我地址,我馬上就到。”

   李婷掛了電話,繼續一杯又一杯地喝酒,想要把自己給灌醉。

   喝著喝著,她就趴在吧臺上,沉悶的心情不但沒放鬆,反而越來越壓抑。方宇頭纏紗布站在病房門口,陸子涵假裝不認識她吃著糖葫蘆,兩個場景來回在她眼前交替。

   李婷重新拿起手機,解鎖螢幕,手指點了點,螢幕上出現的全是上次陸子涵發過來的短信,每一條都像是荊條狠狠地鞭笞在她身上,又像是在控訴她的“無情無義”。

   捂著自己發燙的額頭,李婷的眼角泛起水光,她胡亂揩去,繼續盯著暗下去的螢幕。突然之間,她很想聽聽陸子涵軟糯的聲音,想聽他討好地喊自己“婷婷”。李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通訊錄的一個號碼按出去的。等她反應過來,那頭已經被接通,“喂?”

   低沉的男中音讓李婷有刹那的清醒,握著手機,驚慌失措過後卻是鼻子一酸,有種想哭的衝動。

   “有事?”

   “……說話。”

   那頭也沉默了,片刻後,“再不說我掛了。”

   李婷就像是跟他耗上了一樣,依舊沒開口,手機貼著耳朵,仿佛在等待他把電話掛掉。

   “到底怎麼了?”對方因為刻意放柔而顯得生硬的語氣讓李婷張了張嘴。

   她剛說了什麼,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嬌柔的女聲,“陸總,國稅局的向局長已經到了,就等您過去點菜了。”

   李婷的大腦神經就像被狠狠地蟄了一下,迅速地按掉了電話。眼淚不爭氣地掉了出來。

   李婷一把抹掉眼淚準備離開,吧臺上的手機卻震動起來,她心虛一般,看都沒看就直接按掉。

   再次震動時,她依舊按掉,來回幾次,手機終於恢復了安靜。她側頭望著手機,不知道自己在抵觸著什麼,或者說,是她的心底深處在隱隱期待著什麼。

   結了帳,穿上外套,李婷扶著牆壁跌跌撞撞地出了酒吧。夜晚的寒風吹得她一個哆嗦,酒意褪去了幾分。李婷一屁股坐在門外的綠化帶邊沿,雙手兜進羽絨服的口袋裡,等著伊文來接自己。

   “妹子,在等男朋友呢?”一聲搭訕的口哨在旁邊響起。

   這裡的酒吧治安不錯,但外面路邊卻經常有混混出沒。

   李婷蹙眉,不想理會他,勉強站起來,就要回酒吧裡面去,手腕卻被拉住。

   “我還沒說完呢,怎麼就走了呢?我看你酒量不錯,要不咱們換個地方繼續喝?”

   一陣反胃湧上胸口,李婷冷聲道:“放手!”

   “來來,別害羞,哥哥的車就停在那裡,我陪你再換個地方玩一會。”混混說著就強行拉扯著李婷要走。

   有路人以為是男女朋友之間鬧彆扭,只不過多看了兩眼就走開了。

   “放開。”李婷用力地掙扎,連踢帶踹,想要脫離他的鉗制。

   “裝什麼呀,大家都是出來玩的。”混混很久沒見過這麼正點的妞,怎麼肯輕易放過。

   李婷的頭暈得更厲害,再也忍不住,俯身吐在了小混混的身上。

   “我操!”混混看著自己胸口的大片污穢,氣得直跳腳,拽了李婷就走,“回去慢慢收拾你!”

   “放開她。”低沉又極具磁性的聲音驟然響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