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350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四十七章

   混混腳步一滯,扭頭就看到一個三十歲出頭的男人出現在面前擋住了他要走的路,只見他鎏金黑的撞色領襯衫,深棕色的細領帶,一套如暗夜般深沉的黑西裝,外面穿著同色大衣,身形修長挺拔,大概有一米八多的身高,給人一種俯視人間的霸道氣勢。只不過,他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看,冰的嚇人。

   “我說你誰啊,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啊?敢管我的事。”混混往地上吐了口痰,強裝氣勢道。

   李婷又泛起一陣噁心,剛想甩開混混的手,左手就被一股遒勁的力道拽過去。

   陸翔哲的手上戴著一副真皮手套,李婷一個踉蹌,他身上一陣料峭的寒氣朝她撲面而來,他的個子很高,李婷穿著平底鞋,堪堪直到他的肩頭處,現在被他一拉,整個人都籠罩在他的影子裡。

   混混瞧見陸翔哲身後不遠處的賓士s600,嘀咕了句“倒楣”就走了。

   酒吧門口,一時間只剩下李婷跟這個拽著她手的男人。

   她喝醉酒酡紅著雙頰,跟西裝革履的他站一塊,李婷覺得自己就一跳樑小丑。

   不問他為什麼這個時候會出現在這裡,李婷掙脫了他的手,忍著暈眩感,一刻不停地就想離開。

   只是,還沒走兩步,她就被攥住手臂拖了回去,“還想去哪?”

   “不要你管。”李婷伸手去推他的手,卻反被攥得更緊。

   陸翔哲扯著她走向轎車:“我送你回去。”

   “不用。”李婷卻像頭強驢僵在原地。

   陸翔哲回過頭看她,眉頭微皺,聲線暗沉略帶惱怒,“到底走不走?”

   李婷不回應,垂著頭,臉頰通紅通紅,就像個耍小性子的孩子。

   陸翔哲突然就明白兒子不高興時那又臭又倔的脾氣隨了誰,簡直跟眼前這個女人如出一轍。

   他鬆開了她的手,聲音沉沉地,“不走你給我打什麼電話?”

   聽著他又冷又硬的聲音,李婷也覺得自己在無理取鬧,她別開頭,“那你走吧。”

   “……”

   一陣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來。

   陸翔哲接起電話:“怎麼了?你自己看著辦……就說我家裡有事。”

   李婷趁機想要開溜,後衣領卻被一把拽住。

   陸翔哲那雙幽深的眸子盯著她,講電話的口吻變得很惡劣:“我雇你來當秘書,如果你連這點問題都解決不了,明天就把辭職信放我桌上……讓薛子謙去,再不行就去找幾個能喝的過去。”

   李婷的衣領被扯著,冷風從領口灌入,她掙扎了幾下卻沒掙脫。

   掛了電話,陸翔哲二話不說就拎著她羽絨服的領子要拖她上車。

   “你放手……放手啊!”李婷被拖得亦趨亦步,酒勁一上來,猛地一推。

   他一時不察,整個人都踉蹌了一下。

   李婷從他的胳肢窩下鑽過去,往後退了兩步,發現他的臉陰沉下來,轉身撒腿就跑。

   明明醉得不行,但她卻跑得比上學時八百米考試還來得快,冷冽的風如薄刃刮在臉頰上,只是,還沒跑多遠,就又被逮住了,追上來的男人拖著她就往回走。

   “放開,你放開!”李婷的頭脹痛,他的動作又毫不溫柔。

   陸翔哲到最後有些拉不住像猴子蹦蹦跳跳的女人,猛地一扯,把她拉到旁邊的路燈杆子上。

   李婷的後背突然抵上又細又硬的杆子,傳來一陣痛楚。

   男人的雙手握著她的肩膀,把她困在自己跟路燈杆之間,徹底惱怒了,“再跑啊,怎麼不跑了?”

   李婷垂著眼,她看到他因為奔跑而上下起伏的胸膛,甚至能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

   “對不起。”她輕輕的一句道歉讓陸翔哲眯起眼看著她頭頂的發旋。

   “今晚打擾到你工作了。”李婷幽幽地道。

   “原來你還知道自己打擾到我工作。”

   李婷抬頭望著他繃得緊緊的俊臉,“那你快點回去吧,應該還趕得及。”

   陸翔哲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盯著她,似乎要把她的臉盯出一個洞來,最後眼神帶了幾分凶意,驀地鬆開了她,長腿邁開走到賓士s600邊,剛拉開駕駛座車門卻又被他重重地關上。

   李婷看他折回來,又見他臉色不對,下意識地想後退,卻發現退無可退。

   他長臂一伸,已經把她

扯到旁邊的大看板後面:“大晚上的,誰讓你給我打電話的?!”

   “……不小心按錯了。”

   “按錯了?那你倒是說說,你本來準備打給誰的,嗯?”

   從李婷認識陸翔哲以來,她從沒見過他情緒波動這麼大過,說的話也沒這麼長過。

   “成啞巴了?”

   李婷望著他,漸漸眼圈泛紅,倒像是他對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陸翔哲皺起眉,李婷看著他漆黑的眸子,微微低垂的腦袋,像是要碰到他的肩頭,她的聲音有些低聲下氣,“我就想見見子涵,傍晚我在商場看到他,他好像還生我的氣。”

   陸翔哲沒有動。

   “一個逼我,兩個逼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們高興?”李婷的聲音有些哽咽,紅紅的雙眼盯著他大衣上的紐扣,“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去的。”

   輕聲低喃,眼皮越來越沉,李婷的額頭輕輕地抵在了他的右肩上。

   在她整個人軟軟地滑倒在地上之前,一雙戴著手套的大手圈住了她的腰。

   等李婷悠悠地睜開眼,發現躺在自己臥室的床上,身上穿著乾淨的睡衣。

   “醒了?”伊文滿嘴牙膏泡沫地探頭進來。

   李婷抓了抓自己的長髮,頭還是很難受:“我怎麼會在這裡?”

   “不然呢,你以為你在哪裡?”

  伊文翻了個白眼,又沖回洗手間,然後整個公寓都是她的嚷嚷聲:“我說你不夠意思吧,自己喊我過去的,結果到了酒吧撲了個空,你倒好,自己早就回來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伊文沒有告訴李婷的是,昨晚陸翔哲把李婷送回來後,而且還詢問了李婷的一些事。伊文看著那張酷似某人的臉,迫于陸翔哲的威脅,伊文只好把李婷賣了,來換取自己那不為人知的秘密。

   李婷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重新閉上了眼睛,支離破碎的片段閃過她的大腦。

   她把頭靠在陸翔哲的肩上,然後……再也想不起然後了。

   昨晚自己為什麼會打電話給他,即便是清醒後的自己恐怕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用後腦勺砸著軟軟的枕頭,李婷輾轉了個身,把自己的臉埋進了被子裡。

   太多的細節,她不願意去回想,因為記起的越多,只會讓她更加無顏去面對昨晚那個男人。又睡了個回籠覺,李婷才起床,洗澡沖去一身酒氣,換好衣服出門。

   “去幹嘛?”伊文問。

   李婷穿了鞋,拿過自己的包:“解除誤會。”

   在去一小前,李婷先去了醫院看望了一趟外婆,看到外婆今天情況很好,就放心的離開了。

   僅僅是過了一個晚上,李婷明顯察覺到老人家似乎多了層心事。

   “婷婷,你坐到這邊來,我有話問你。”

   剛在床沿坐下,外婆就拉過她的手,“你老實跟我說,你跟方宇,你們是不是鬧翻了?”

   李婷第一反應就是方母來找過外婆。

   “你也別怪你婆婆,她也是被你逼急了。”

   外婆憐愛的望著她:“你從小做事就懂得分寸,若非萬不得已,絕對不會走這一步的。”

   李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反握住外婆的手。

   病房裡一時間陷入了沉默裡。

   “如果你真覺得過不下去了,那就離吧。”

   李婷抬眸看向外婆,老人家眼中閃爍著淚光,“雖然我們虧欠方家,但也不能太委屈你。”

   “外婆……”李婷也跟著濕了眼眶。

   外婆摸著她的臉,“外婆就問你一句,你真的可以斬斷跟宇這些年的感情嘛?”

   “我不知道,我只是累了,不想也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

   “人一輩子遇到一個真心愛的不容易,如果你還在乎宇,覺得還有餘地,既然他知道錯了,你可以嘗試著重新接納他,外婆最後的心願就是看著你幸福快樂,你外公在天之靈,也不希望看到你過得太苦。”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下午五點了,等她趕到一小時,剛好是放學時間。

   李婷站在家長當中,在那群呈鳥散狀跑出來的孩子裡找尋陸子涵的身影。

   很快,她就看到一個穿著綠色棉襖牛仔褲的孩子背著一個大書包出來,用牛皮鞋踢著路上的小石子,不同于其他同學的勾肩搭背,他一個人低著頭走,顯得形單影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