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38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5


  第五十五章

   李婷換衛生巾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白色毛衣下擺也沾了一點血跡。

   即便是換了裡面的內褲跟衛生棉,但外面衣服褲子上的血紅卻怎麼也遮不住。

   李婷正想著要不要把牛仔褲跟毛衣沾血部分洗洗然後用吹風機吹幹,洗手間的門被篤篤地敲響,半毛玻璃上映出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影,李婷整理好毛衣過去開門。

   陸翔哲拿著一套衣服,是男士的褲子跟襯衫。

   陸翔哲的衣服對李婷來說太大了,她本身個子就一米六三,又瘦,羊絨衫堪堪地遮住了大腿,而褲子更是直往下掉,沒有辦法,她只好打開門探出個頭,“能不能……再借我。。。。。。一根皮帶?”

   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男人聞聲抬頭。

   李婷小半個身體從門口探出來,橘黃色的燈光從她身後打來,照亮了她白皙的側臉,秀挺的鼻樑,雙眼皮弧線子娟上揚,襯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有神,嘴唇顏色淡淡的,不施粉黛的小臉乾淨而細緻。

   披在肩頭的黑髮因為換衣而有些淩亂,但此刻配上男式襯衫,卻有著說不出的韻味。

   陸翔哲不說話,不動作,但那靜寂而幽深的眼神足以讓李婷渾身不自在。

   也不想再討要皮帶,李婷剛想撤回去,他已經站起來然後上了樓。

   沒多久陸翔哲就下來了,右手插兜,左手拿著一根黑色的皮帶。

   李婷直起身,稍稍拉開了門,接過皮帶,說了聲謝謝就又進了洗手間。

   撩起襯衫下擺去繫皮帶時,她突然發現襯衫第三顆紐扣跟第五顆紐扣交錯了,敞開的衣襟露出一大塊象牙李的肌膚,一股血流驀地竄進李婷的大腦。剛才她就是這幅樣子站在陸翔哲的面前?

   李婷心煩地抓了抓自己的長髮,有些手忙腳亂地解開了上面五顆紐扣,可是還沒來得及重新扣上,洗手間的門“哢嚓”一聲開了,突然進來的男人讓李婷一時忘了伸手去擋。

   李婷雖然個頭小巧,但身體發育得很好。她不明白陸翔哲怎麼會開門進來,也沒時間去揣度他的想法,回過神後忙低頭去系紐扣。也許是因為緊張,扣了好幾次都只扣上了一顆。

   頭頂的吸燈把陸翔哲的影子拉得很長,一點點地覆蓋了她,不知何時他站定在了她的跟前,他的鼻息離她那麼近,只要再稍稍低頭,薄唇就會印上她的額頭。

   剛才他關門的時候就反手鎖上了門,“啪嗒”一聲,聽在她耳裡格外清脆。

   陸翔哲又往前一步,拉近兩人的距離,他低垂著頭,噴在她額頭的氣息不疾不徐,卻異常地燙,就像是一個燃燒的煙蒂緩緩地按在她的肌膚上,令她不可遏制地戰慄,從身體到靈魂。

   “別動,頭髮上沾了餅乾屑。”陸翔哲低緩的嗓音讓她逃離的動作一滯。

   他的手指撫上她鬢邊的髮絲,彎曲的關節不經意地劃過她的臉頰,溫柔得跟他平時給人留下的印象不符合,修長的手指不知怎麼就移到了她的唇邊,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地撫摸她的唇瓣。

   李婷的大腦“嗡”地一下,下意識地抬手想要撥開他得寸進尺的手。

   陸翔哲卻像是預料到她的動作,一把扣住她甩過去的手。

   他也沒有進一步的舉動,就那樣握著她的手,靜靜地,跟她站得那麼近。

   比起一個比自己多活了十年的男人,李婷的定力遠不及他,陸翔哲在這多餘的十年裡混跡商場,磨礪出的人生閱歷讓他泰山崩於前都能做到巋然不動,而他的城府又極深,一般人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

   李婷覺得自己不能跟陸翔哲再這樣下去,最起碼憑女人的知覺,她可以肯定他對自己有意思。

   她不知道自己哪裡激起了他的興趣,一次又一次,她不得不去承認,陸翔哲看她的眼神並不是一個家長對老師該有的,更像是一個男人在看一個成熟漂亮的女人。

   “在想什麼?”陸翔哲的聲音在上方響起,沉沉地,也有些許刻意的溫柔。

   然而這樣的溫柔卻是李婷所不能接受的。

   以前她覺得自己跟陸翔哲的親昵像是在偷情,而他是她的殲夫,現在,她依舊有這種感覺,但角色卻換了,她卻成了他的地下情人,在他跟正牌女友打完電話,就跟她在洗手間裡偷偷摸摸地曖昧不清。

   陸翔哲看到她不出聲,問:“怎麼了?”

   李婷別開頭。

   陸翔哲作勢就要低頭,動作太直白,李婷的雙手擋在了兩人之間。

   他看著她的手,微微皺眉。

   李婷抬頭看著他棱角分明的臉龐:“在你看來,我是不是很隨便的女人?”

   “為什麼這麼問?”

   “要不然呢,如果我不隨便,你會做這種隨便的動作嗎?”

   陸翔哲望著她,很沉靜,卻也讓他的五官突的又冷硬下來。

   李婷見起了頭也索性把話說開:“前一秒還在跟另一個女人有說有笑地打電話,後一秒就跟你兒子的老師,還是一個結了婚的老師躲在洗手間裡,你在外面怎麼玩女人我不清楚,但我……”

   “連我在外面玩女人你都知道了?”

   李婷語塞,卻倔強著不服軟,“就因為你這樣,子涵才會那麼缺愛,小小年紀卻耳濡目染了那麼多不堪的事情,你可以不教導他,卻不能把你自己的放縱後果施加在一個孩子身上!”

   “那你說說看我到底怎麼放縱了?”陸翔哲的聲音突然變得又冷又硬。

   李婷心裡緊張,但還是說:“你自己做過的事你自己心裡清楚。”

   陸翔哲眉頭緊鎖:“這些亂七八糟的都是誰告訴你的?誰跟你說我外面有女人?”

   “婷婷,你還沒換好衣服嗎?”奶聲奶氣的童音突兀地插/進來,“我把蛋糕做好了!”

   半毛玻璃門上一道小小的身影晃來晃去。

   李婷心跳一滯,而陸翔哲已經過去開了門。

   “爸爸,你怎麼也在裡面?”陸子涵戴著隔熱小手套,詫異地看著門口的男人。

   陸翔哲沉著臉斜睨了個頭不及自己腰間的兒子一眼,什麼也沒說,摔門而出,然後上了樓。

   經過剛才那麼一鬧,整個別墅都籠罩了一股低氣壓。

   樓上的書房門緊緊關著,車庫裡的轎車也還在,李婷知道陸翔哲沒離開。

   不知情的陸子涵依然興致勃勃地拉著李婷烤蛋糕,歡樂的童音在別墅每個角落縈繞。

   等做完蛋糕,李婷提出回去,陸子涵立刻小嘴一癟:“婷婷,我還沒吃飯呢,你就打算這麼走啦?”

   沒辦法,李婷只好給他做飯,剛把菜端出來,小傢伙已經跑到樓梯口喊:“爸爸,吃飯了!”

   當李婷以為陸翔哲不會下來吃飯時,書房的門卻開了。

   看著在餐桌邊坐下的父子倆,李婷忽然發現自己很像是伺候他們的老媽子。

   在盛飯的時候,李婷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把陸翔哲的那碗也盛了,當她把飯碗跟筷子放到他跟前時,陸翔哲抬頭看了她一眼,極淡的眼波,深不見底,將所有喜怒哀樂都隱藏得不著痕跡。

   陸子涵一邊嚼著飯一邊看李婷:“婷婷,你不吃嗎?”

   “我不餓,你多吃點。”李婷替他拿掉腮幫子上的米粒,然後進廚房收拾。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陸子涵在外面叫嚷:“婷婷,我吃完了!”

   李婷出去時下意識地看向剛才陸翔哲坐的位置,空空如也,只剩陸子涵在椅子上動來動去。

   她剛把碗洗好,陸子涵就穿著一套加絨睡衣趿拉著小棉拖跑進來。

   “婷婷,你能不能幫我放一下洗澡水?我總是調不好水溫。”

   李婷差點忘了陳阿姨休息了,擦乾淨手就跟陸子涵上樓。

   在經過書房的時候,有光線從門縫間透出來傾灑在地板上,還有打電話的說話聲。

   李婷放好洗澡水,就幫陸子涵洗澡,小傢伙頂著一頭洗髮水泡沫,眨巴著大眼睛看坐在邊上替他抹沐浴露的李婷:“婷婷,你怎麼不高興?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

   “不准說話,閉上眼睛。”李婷彈了一下他的額頭,一朵泡沫滴在他的鼻子上。

   小傢伙裝模作樣地哀嚎一聲,倒在浴缸裡,水濺了李婷一身,看著她濕了一大塊的襯衫,他咯咯地笑起來,趴在浴缸邊上,搖頭晃腦,李婷只好捧住他的腦袋,“別動,不然洗髮露要進眼睛裡去了。”

   陸子涵眯著眼,任由李婷輕柔地給他洗頭,舒服地歎了口氣,“婷婷,你對我真好!”

   看著他被熱氣熏得紅紅的臉蛋,李婷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吻他的臉頰,這個吻直接導致李婷要幫他擦身的時候被義正言辭地拒絕了,陸子涵羞赧地瞟了眼李婷,自己拿過浴巾往身上亂抹。

   “哪有男人讓自己女人這麼受累的……”

   李婷聽他在那裡自言自語,好奇地問:“你說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陸子涵呵呵地笑,然後穿好保暖睡衣,“婷婷,你會講故事嗎?”

   要問陸子涵從小最羡慕其他小朋友什麼,那一定是每晚睡覺前有媽媽給他們講童話故事。

   可他沒媽媽呀,爸爸又那麼古板,所以每回講故事的重任都壓在陳阿姨頭上。

   陸子涵為什麼跟班上的小朋友玩不到一塊兒去,原因有很多,但歸根究底都是他沒有媽媽。

   李婷把陸子涵放進被窩裡,替他掖好被角,拿了書桌上擺著的一本童話書,剛打算開講,被裹得像蠶寶寶的陸子涵卻扭動起來,“婷婷,你坐到這兒來,不然我聽不清楚你講的。”

   李婷剛在床頭坐下,陸子涵又提出新要求,“婷婷,我能把我的頭靠在你腿上嗎?”

   對他幾乎百依百順的李婷又把他的小腦袋擱在自己的腿上。

   “婷婷,要不你也躺到被窩裡來好不好?”

   李婷佯裝生氣地瞪了他一眼:“還要不要講故事了?”

   陸子涵立刻閉上小嘴,一雙圓碌碌的大眼睛瞅著李婷,憨憨地,別樣的可愛。

   也許是因為哄孩子,李婷講故事的聲音不自禁地放柔很多,陸子涵靠在她身上,漸漸地耷拉下眼皮,小腦袋一點一點,直到他熟睡過去,李婷才合攏故事書,把他輕輕地放回床上。

   關了檯燈,李婷悄聲退出去。

   剛一合上小臥室的門,還沒來得及轉身,人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往旁邊一扯。

   李婷的後背抵上門旁邊的牆,一聲驚呼還沒來得及出口,她整個人就被一道高大的黑影覆蓋,陸翔哲的雙手撐在她身側的牆壁上,他彎下頭,薄唇落在她的臉頰上,沒有找准她的唇,親得匆忙。

   李婷拼命地想要推開他,陸翔哲卻將她擁得更緊,緊到能清楚地感覺到彼此的心跳。

   她的,淩亂,而他的,沉穩而有力。

   李婷不受控制地顫抖,想要去抓住他亂來的手,手被他抓住往下拽,手背卻不小心碰到一個熾熱的物體——她的雙腿有些發軟,僅僅是接了個吻,他怎麼就……渾身無力,被他抵在牆上,羞恥感讓她閉眼想哭出來:“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陸翔哲鼻息變重,低頭看著懷裡女人驚慌的樣子,又平添了幾分煩躁,說話也變得沒輕沒重:“你不是想知道我在外面是怎麼玩女人的嗎?”

   “你無恥、下流!”李婷的襯衫紐扣崩開,幾乎是半掛在了身上。

   “我無恥下流還不是你勾的?就這麼不情願?你跟你老公做的時候是不是就很心甘情願?”

   方宇就是李婷最抵觸的忌諱,尤其是扯到性這個話題上。

   下一秒,陸翔哲的臉偏向一側,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整個走廊乃至整個別墅。

   李婷因為氣極,幾乎用了所有的勁,陸翔哲的右臉很快就出現了淡紅色的五指印。

   樓下的大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響。

   玄關處,客廳,餐廳的吊燈一一亮起,接著是鑰匙串擱在鞋櫃上的聲響。

   陸翔哲倏然放開了她,什麼也沒再說,轉身就進了自己的臥室。

   陳阿姨的身影在樓下走來走去,當樓梯口傳來腳步聲時,李婷還是心虛地躲進了旁邊的獨立衛生間。

   李婷整理好衣服,又在馬桶上坐了很久,久到外面的動靜徹底沒了她才站起來。

   走廊裡亮著一盞壁燈,光線很暗淡。

   李婷下樓,剛過緩步台拐角,就看到了客廳沙發上的男人。

   陸翔哲可能剛洗過澡,換下了西裝跟襯衫,他穿著煙灰色的毛絨衫,頭髮還沒幹透,他的食指跟中指間夾了一根煙,他抽煙的姿勢很嫺熟,整 張臉都掩於朦朧的煙霧後面。

   “李老師,原來你也在啊?”陳阿姨端著一杯咖啡從廚房出來。

   說實話,看到深夜站在別墅樓梯口的李婷,說不詫異是假的,陳阿姨下意識地看向客廳裡的男主人。

   今天下午三少突然放她假讓她回家看看懷孕的兒媳婦,而她剛才在廚房裡拿咖啡豆,結果一不小心就看到了被胡亂塞在櫃子裡的一大袋做蛋糕的材料,那是她下午離開前特意給小少爺準備好的。

   而廚臺上明明還擺著剛被用過的一份材料,跟她的那份一樣,都是在旁邊的超市買的。

   平日裡三天兩頭不著家的男主人開始頻繁回家……

   陳阿姨這會兒又發現李婷在家,雖然她人到中年,但眼神還是好使的,李婷身上穿的不就是三少的衣服,忽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冒出來,陳阿姨先自己嚇了一跳,然後神色複雜地把咖啡給陸翔哲端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