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87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4


  第三章

  鏡頭又是一轉,她躺在產房裡,雙手揪著醫院病床的床單,滿頭大汗,身下像是要被撐破了一般的痛不可耐。

  “加油,跟著我做,吸氣,吸氣,然後用力!”醫生在旁邊循循善誘。

  李婷咬破了唇,大口地喘息,因為痛楚本精緻的五官都扭成了一團,“啊!”

  “堅持!已經看到孩子的頭了!”

  “唔……”李婷咬緊牙關,一聲痛吟淹沒在喉間,只是不斷地用力,再用力!

  “出來了!孩子的頭出來了……是個男孩子!”

  “哇!”一聲嬰孩的啼哭打破了產房緊張的氣氛。

  汗水浸濕了李婷鬢邊的髮絲,她幾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氣,沉重的眼皮直往下掉,呼吸急喘。

  產房的門突然被推開。

  “不好意思,我是陸總的特助,現在把孩子交給我吧。”

  李婷渙散的視線落在那從護士手裡接過孩子的西裝革履的男人身上。

  她依稀記得歐陽秘書的話:“太太所做的事情是瞞著先生的……”

  她被推出產房,抱著孩子出來的助理忽然側身朝著門口恭敬地喚了一聲:“陸總。”。

  李婷順著歐陽助理看去,一道修長的身影沐浴在走廊盡頭的金色的光暈裡。

  筆挺的西裝襯得他優雅挺拔,步子快而不亂,透著商人特有的沉斂跟穩重。忽明忽暗的光線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投下一道黑色剪影,令人看不清他的五官,他通身都散發著卓爾不群的矜貴氣質,隨著他的走近,周遭都瞬間安靜了。

  “孩子已經生下來了?”沒有多少情緒外露的聲音,李婷聽過一次,在別墅書房裡。

  李婷睜大眼想看清楚他的長相,卻仿若霧裡看花,最終敵不過倦意昏睡過去。

  等她醒過來,醫生告訴她:“孩子,已經被那位太太的丈夫帶走了,等喪事辦完他們就會回國外去。”

  李婷被一陣難忍的胃疼給折騰醒,這樣的夢她已經做了很多年,也由最初的介懷到如今的麻木。

  “伊文……”她還沒忘記自己喝醉前是跟伊文待在一塊。

  轎車內光線昏暗,但李婷還是注意到了貼在後視鏡上的便利條——“我跟汪洋去酒店裡見個人,馬上回來。”

  李婷盯著便利條上不斷出現重影的字,還是覺得難受得想吐,她眯著眼看到外面的酒店,推開車門趔趄地下去。

  酒店大堂。

  李婷問了碰巧經過的大堂經理洗手間位置,醉醺醺地去了洗手間。

  與此同時,酒店正門口緩緩停下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幻影。

  酒店的門童早就候在門口迎接。

  車門打開,下來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一看便知是某個行業的精英。

  當三五個人走進大堂時,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看過來——

  其中最為吸引人的是帶頭的那個英俊成熟的男人。

  他是幾個人當中個子最高的,看起來三十三四歲的樣子,穿著黑色純手工西裝,勾勒出修長挺拔的身材,氣度不凡,不同於時下流行的古銅色,他的皮膚偏向李希,搭配著襯衫,乾淨得令人挪不開眼。

  在走到服務台前,他忽然停下腳步,看了看腕表:“我去趟洗手間。”

  “是,陸總。”

  李婷沖了水,跌跌撞撞地出了隔間,看東西天旋地轉的。

  一陣潺潺水聲在安靜的洗手間顯得尤為清晰。

  “差點忘了洗手……”她愣了下,然後頭重腳輕地走向聲源處。

  突然腳下不穩,李婷整個人往前沖,撞到了一堵牆上。細微的水流聲瞬間消失,就像突然被人擰緊了水龍頭。

  預料中的痛楚沒有從身體傳來,李婷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緊貼著的“牆”。

  入手的觸覺硬邦邦的,掌心傳來溫熱,跟印象裡牆壁不同,甚至還有煙草的味道……

  她抬頭,望進了一雙漆黑如深壑般的眼眸裡,雙目相對,一股子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許久,李婷視線慢慢地下移——

  入目的不是瓷磚,而是一王棱角分明的臉。

  燈光折射在他立體分明的臉廓,狹長的雙眸因為內雙眼皮顯得愈加深邃,高蜓的鼻樑側面線條完美,仿若那秀挺的山峰,薄唇習慣性地微抿著,她大腦裡只有一個念頭——

  是個男人,還是個皮囊極好的男人!

  此刻他正低頭看著這個突然從後突然撞上來又像膏藥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他的眉頭越皺越緊,在能夾死一隻蒼蠅前,李婷卻識趣地鬆開了他。

  “不好意思……”李婷放開他,捂了捂自己的額頭,因為醉酒而變得遲緩的大腦至今還沒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她把手伸向前方一個小便池,卻沒有水出來,不是自動感應的嗎?

  李婷蹲下搖搖欲墜的身子,靠近想要去研究這個不同尋常的“盥洗盆”,瞟到旁邊一雙皮鞋,才想起這裡有可以請教的人:“你會不會用這個……”

  李婷仰起頭,還沒看到男人的臉,就先注意到了他的雙腿中央……褲鏈還開著——

  氣氛瞬間安靜到詭異。

  男人順著李婷的目光瞧去,那樣明晃晃映入自己視野裡的東西,因為這個突然出現在男廁所的女人,讓他一時忘記了自己正在小解……她的頭離他身體有些近,紅唇因為詫異而輕啟,細勻溫熱的氣息若有似無地拂過他裸在的某個部分——

  男人繃著臉,迅速伸手去拉西裝褲鏈——

  “這棵杏鮑菇都變色長毛了,你確定洗了後還能吃?”

  男人拉鏈子的動作一滯。

  李婷搖晃地站起來:“沒水……那就不洗了。”嘟囔了一句,她暈乎乎地扶著牆壁走了出去。

  。。。。。。

  酒店大堂。

  秘書于浩因為入住問題跟服務台接待員僵持不下。

  “還沒辦好入住手續?”

  一道低沉又極為冷感的嗓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於浩轉頭就看到自家總裁站在身後。

  尤其是瞧見陸翔哲仿若十二月寒峭般陰沉的臉色,不等他責問,就老老實實地先交代了一通:“陸總,以往您住的套房……今晚被人給訂走了。”

  陸翔哲有個不算好的習慣,每到一個城市,他都會確定固定的居住酒店跟房間,在下次來之前都會提前預約,要是隨便改變房間,他都會徹夜失眠。

  於浩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懊悔,小心翼翼地瞅向陸翔哲。

  總裁雖然長得一副斯文樣,但不代表他一定要是個好相與的人。

  就像此刻,他靜靜地看著自己,不說任何話,卻已經讓自己倍感壓力。

  “總裁……”

  於浩剛想為自己的失職做一番檢討,陸翔哲已經到服務台前。

  大理石臺上,多了一張金卡。

  “給那個房間的客人另外安排頂級海景套房,還有,他今晚的消費都劃到我的帳上。”

  前一刻還神情陰沉沉的男人,這會兒已經恢復了一派尊貴泰然。

  他往那裡一站,黑西裝配襯衣,乾淨俐落,沒有多餘的修飾,就已經比水晶燈光還晃人眼球,而他闊綽的出手,也引得其他女客人盯著他移不開眼。

  “十分鐘後我回房。”陸翔哲修長的手指把金卡往前推了推。

  接待員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

  “好的,先生,您稍等,我馬上替您解決房間的調換問題。”

  李婷從酒店出來,被夜風一吹,本來暈沉沉的腦子有點清醒過來。天太黑,一時間找不到伊文的車子了。

  “小姐,請等一下!”

  李婷回頭,就看到一個穿著西裝、腆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朝自己跑過來。

  “小姐,這個是你掉的吧?”男人滿頭大汗,遞過來一個水晶髮夾。

  李婷雖然喝多了,但不至於不認得自己的東西。

  她搖頭:“你搞錯了,不是我的。”說著,她揉了揉脹痛的額角,問男人:“你知道停車場在哪兒嗎?”

  “哦,這個我熟

悉,你跟我來吧!”

  看著男人敦厚的笑容,又看了看富麗堂皇的酒店,李婷感激地點頭:“麻煩你了。”

  “不客氣,來,我帶你過去。”

  走了一段路,李婷察覺到不對勁,不肯再走:“你是不是帶錯路了?”

  “怎麼會,停車場就在那。”

  李婷想要折回去,忽然一陣暈眩,失去了意識。

  一輛加長版黑色轎車開過來緩緩地停下,後座車窗降下來,車裡的男人五十歲左右,五官粗獷,抽了口指間的雪茄,他眯眼打量著李婷:“確定是她?”

  “是呀,我親眼看到陸總在她出來之後臉色難看地出來。”

  劉老闆滿意地點頭。

  李婷醒過來時,只有一個感受,難受,整個人仿佛置身於冰火兩重天,口乾舌燥得厲害。

  腦袋脹痛,暈眩,眼前的景物恍恍惚惚,看不真切。

  耳邊似乎有嘩嘩的水聲,李婷一個天龍蓋地虎的翻轉,人已經滾落到了地毯上。

  她想要喝水,迷迷糊糊間,注意到那亮著燈的半毛玻璃門,水聲是從裡面傳來的——那是衛浴間。

  衛浴間裡有水,她一定要泡在冷水裡好好洗個澡……

  只是她的手剛碰到門把手,門卻先一步開了,一陣帶著沐浴露香味的熱氣撲面而來。

  她剛才走得太急,一時來不及止步,朝著來人一頭栽去,撞進了一個懷裡。

  腰卻被一股遒勁的力道箍住。

  李婷首先看到的是他腰間的浴巾,然後是平坦又紋理分明的複肌,再往上,是精壯剛硬的匈膛,她慢慢地仰起頭,迷糊的視線裡一張男人的臉越來越清晰。

  烏黑的頭髮濕漉漉地,有透明的水珠從發梢滴落,淌過他高蜓的鼻樑,薄薄的唇瓣,線條優美的下巴,朝著突起的喉結處而去。李婷怔怔地望著他,眼前這張臉跟記憶裡那張冷漠的俊臉慢慢地重合在一塊兒……

  陸翔哲看著意識不清的李婷,下意識地摟住她的腰,隨即眉頭皺緊。

  他的房間什麼時候多了個人?還是個蓬頭垢面的女人!

  他剛要推開像軟泥癱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打電話去責問於浩怎麼辦事的,一陣屬於女人特有的馨香包圍了他,他一愣,懷裡的女人卻已經圈住他的脖子,低低地喚他:“老公……”

  “老公……”

  陸翔哲皺眉,一聲又一聲親昵撒嬌的“老公”喊得他莫名地心亂。

  李婷摟著他的脖頸,像是找到了安全感,緩緩閉上眼,身體也舒服了很多。

  “叮咚!”

  驟然響起的門鈴聲拉回了陸翔哲飄遠的思緒。

  他強制地推開李婷,過去開門。

  “先生,一個人嗎?”門外,是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輕女郎。

  面對女郎的引誘,他棱角分明的俊臉上沒有一絲驚豔,自始至終無動於衷。

  “這裡不需要特別服務。”

  女郎還沒反應過來,房間的門已經重重地合上。

  ……

  陸翔哲鎖了門,剛一回身,懷裡已經撲入了一個人,出於本能,他的雙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人也被撞得晃了晃。

  他才想起這個房間裡還有一個需要他趕走的女人。

  只是未等他下逐客令,一雙小手又牢牢圈住了他的脖子,耳邊是女人委屈的聲音:“是不是又有女人來找你了?你又要丟下我走了,對不對?”

  “不是,只是客房服務。”話出了口,陸翔哲微愣,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接她的話。

  而且……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肆無忌憚地像無尾熊掛在自己的身上。

  李婷抱著他:“你今晚不走了?”

  陸翔哲想去推開她的手頓在了半空。

  “宇……我好難受也好累,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壞掉的東西……”

  她口中的名字讓陸翔哲眉頭緊鎖,手已經落在她的肩頭:“你喝醉了,我打電話讓人過來接你。”

  強行推開她,陸翔哲轉身到床櫃邊拿起電話,剛撥通秘書于浩房間的號碼,腰間就多出了一雙小手,她已經貼上他的後背,緊緊地,從後面抱著他,牆壁上映出兩道教纏在一起的黑影。

  陸翔哲眸色一暗,喉頭聳動了下,身體頓時緊繃,因為他發現她居然沒有穿……

  “你就那麼嫌棄我嗎?五年了,你寧願外面找女人也不願意碰我。”

  李婷身體被烈火炙烤般的難受只有在抱著他的時候才得到減輕,靈魂深處的叫囂讓她的身體更為空虛,她越抱越緊,一手撫著他的肩頭,一手不受控制地移向男人腰間的浴巾。

  陸翔哲驀地按住那作亂的手,聲音冷沉:“鬧夠了沒?”

  他想把她甩開,她卻像蔓藤纏在他的身上,結果非但沒擺脫她,反而連自己也栽落下去!

  兩人重重地倒在柔軟的大床上,陸翔哲皺著眉想起身,起到一半就僵在了那裡。

  酒店套房內,光線昏暗,身下的女人突然仰頭,親住了他的薄唇,她一手攀著他的肩頭,一手往下撫去,來回摸搓,在她得寸進尺之前,陸翔哲抓住了她的手腕:“夠了。”

  說話間,卻給了她趁虛而入的機會,陸翔哲擰緊眉頭,去推她卻又被她拉倒在她身側。

  她一隻手不安分地,居然趁他不備伸進了浴巾裡……

  下一瞬,陸翔哲的神色變得高深莫測,按在床褥間的大手慢慢地攥成了拳。

  他死死盯著衣衫不整的女人,眼中情緒複雜,有嫌棄,有厭惡,有冷漠,卻也有一絲的熾熱在燃燒,男人特有的低沉嗓音變了嘶啞,咬牙切齒:“你這個蕩……”

  哪怕他盡力克制著,他還是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李婷只覺一陣天旋地轉,陸翔哲已經置身在她的上方,不知何時,浴巾已經被棄在旁邊。

  在他彎下頭之際,房門“砰”地一下被踹開!

  “都別動,員警!”

  “這種事我要沒看清楚怎麼敢亂報警?我親眼瞧見他摟著一個小妹妹進房間!”

  豪庭酒店走廊上,一個穿著皮草短裙的女人繪聲繪色地跟旁邊的員警講述。

  她旁邊是個穿著粉色襯衫的男人,一同附和:“是呀,員警叔叔,我們可都是一等一的良好市民,造謠這種事怎麼可能……你要不信,問問這位女士。”

  這對報了警並且協同警方來掃黃的男女正是之前上樓來捉殲的伊文跟汪洋。

  汪洋扯過邊上打扮fashion的摩登女郎:“她剛才不小心敲錯門,看到裡面的情況了。”

  女郎之前收了汪洋好處,特意去瞧套房門打探房間裡的情形,發覺房間裡真的有一男一女之後,立刻告知了汪洋跟伊文,才會有了現在的掃黃行動。

  此刻,她得到暗示,忙添油加醋地說:“那男的就圍了條浴巾,房間裡是有個女的,看樣子神智不是很清楚,我懷疑被喂了藥,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急匆匆地關了門,像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是嗎?”錄口供的員警半信半疑地打量三人。

  “必須是!”伊文跟汪洋重重地點頭,語氣信誓旦旦。

  話音剛落,剛進去的五名員警就從套房裡魚貫而出。

  伊文跟汪洋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伸著脖子瞅過去——

  可是,當他們看到那個被女警和酒店女經理攙扶著出來的女人,即便裙衫不整、長髮淩亂,面目潮紅,但熟悉的五官卻讓他倆再也笑不出來。

  ——李婷……李婷怎麼在這裡?!

  始作俑者的兩人還沒回過神,在員警後面,房間裡又出來了個男人。

  伊文看過去,只一眼,就看呆了!

  英俊疏朗的五官線條如同斧鑿刀刻,無論是眉線,鼻線,還是緊抿的唇線,深凹的眼窩,目光深邃淩厲,此刻,他的黑髮微濕,修長頸瘦的身體,唯有腰間一條浴巾遮掩。

  哪怕是被員警突然闖入,他也未曾流落過絲毫的狼狽跟難堪,只是臉色異常陰沉。

  伊文忍不住一個冷顫,說好的喬東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