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四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49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4


  第四章

  李婷幽幽地睜開了眼睛,頭還隱隱作痛。

  “李婷,你可算醒了!”

  她聞聲轉頭,汪洋已經撲過來,摟著她上下看,“感覺怎麼樣?”

  李婷只覺得頭疼欲裂,揉著太陽穴:“這是哪兒?”

  她的聲音沙啞,左右看了看,是個空間不大的房間,傢俱設施簡單,不像是酒店房間。

  ……酒店!

  李婷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在停車場附近的一幕。

  那個猥瑣的中年男人,當時她好像是暈倒了……李婷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身上,還穿著衣服,幸好沒事,她剛想問汪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房間門打開,一個女警一塊兒進來:“李婷,你可以走了。”

  她怎麼會在警局裡?

  “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汪洋小心翼翼地問。

  李婷搖頭,“我只知道有個男人說給我帶路,然後都忘了。”

  汪洋松了口氣,隨即就安撫李婷:“其實你也就是這事件裡打醬油的,所以千萬別往自己臉上貼金,要是休息夠了就起來吧,咱們回家去了。”

  習慣了汪洋“狗嘴”的李婷抓了蓬頭髮,想回憶一下,大腦卻一片空白。

  ……

  一腳踏出臨時休息室,李婷就跟人撞到了一起。

  “姐們,沒事吧?”身後的汪洋扶住李婷後,沖來人嚷道:“怎麼走路的?”

  而李婷在看清那人的長相時,眼底閃過一縷詫異。

  居然是C市名氣最大價格最貴的律師沈慶功。

  李婷曾跟他有過一面之緣,而現在令她驚訝的是——

  如果她沒看錯,好像昨天報紙上說他作為某公司的法律顧問到日本出差了……

  沈慶功顯然有急事在身,向汪洋歉意地點點頭,就拎著文件包匆匆走了。

  “什麼人嘛……撞了人道歉還這麼沒誠意!”

  汪洋嘀咕抱怨,李婷則望著沈慶功的背影思索,不知道哪個委託人這麼大架子?

  ……

  走出警局,李婷才發現天已經亮了。

  “走,到車上去等伊文。”汪洋扯了扯她的衣袖。

  李婷不免疑惑,“員警怎麼不讓我錄口供呢?”

  按汪洋說的,她貌似也摻和到了這起案子裡,但剛才的女警卻隻字未提。

  “你一個昏迷不醒的人知道什麼?”

  汪洋風情地翻了個媚眼,但心裡卻打鼓,他可不敢告訴她昨晚她差點被人給強了!

  李婷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到底哪裡不對勁。

  一輛掛著軍牌的吉普車在不遠處停下。

  然後一個大校軍銜的軍官從副駕駛座上下來,就快步往警局裡走,身後,開車的警衛員已經下車,拿了個紙袋跑著追上去:“錢參謀,三少的衣服……”

  “這警局昨晚是不是關進了什麼大人物?”汪洋摸著下巴興味地說。

  李婷的頭還脹痛著,沒有搭話。

  兩人又等了一陣,伊文才踩著十二釐米的高跟鞋風姿妖嬈地出來。

  “怎麼這麼慢?”

  “別提了!”伊文給車解了鎖:“對方律師一個勁纏著我說私下協調,但警方已經立案了,我還能怎麼著,對了,李婷,你沒事吧?”

  李婷笑了下,“已經好多了。”

  “天哪……快看!”汪洋突然叫起來。

  李婷至今還沒弄明白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正想著,汪洋一驚一乍的聲音讓她看向他手指的位置——

  警局門口,一個男人被眾人簇擁著出來。

  白色襯衫跟黑西裝外披著一件駝色的大衣,英俊的面容映照在晨光裡,襯得五官愈加深邃,他抿著菲薄的唇,沿著臺階走下來,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感矜貴震撼著人的靈魂深處。

  哪怕是閱美無數的伊文也忍不住感慨:“這年紀,這長相,這氣度,極品啊!”

  “何止是極品……根本就是終極男神!”汪洋看得兩眼直發光。

  李婷看著那眾星捧月的男人,微微擰眉,她是不是在哪兒見過他?

  “不過……為啥我覺得這個男神有那麼點眼熟呢?”

  汪洋咬著唇回想,下一瞬,臉色怪異地看向身旁的伊文:“他好像是……”

  “那個圍浴巾的……”伊文比了比手勢,表情要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哪個?”李婷轉頭看打啞語的兩人。

  “呵呵……”伊文乾笑,摟過李婷:“跟你不認識,汪洋的一個客戶。”

  李婷轉而望向汪洋,後者立刻點頭,生怕她不信似地。

  忽然,她察覺到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李婷偏頭,就看到汪洋口中的“男神”站在臺階下,目光投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眼神深刻,安靜,卻又發人深思。

  雙目相對的那一刻,李婷的心跳漏了一拍,像是要被吸進他那雙內斂著鋒芒的黑眸裡,即便是隔著一段路,她還是有些抵擋不住他眼中幽深的情緒。

  肩膀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李婷剛錯開和男人對望的視線,人已經被汪洋拉進了副駕駛座裡。

  “再看也改變不了你是有夫之婦的事實。”

  “我只是覺得他有些眼熟。”李婷說著,又轉過頭往車窗外多看了兩眼。

  伊文跟汪洋對視一眼,一個撲上來轉過李婷的頭不讓她看外面,一個忙把車開離警局,嘴裡紛紛否認李婷的這個念頭:“我們混時尚圈的都沒見過他,你更不可能了!”

  汪洋捧著李婷的臉,抿著嘴:“你要是想移情別戀,不用找這麼爛的藉口,我懂得。”

  “胡說什麼啊?”李婷打落他的手,閉上眼假寐,懶得再理會他。

  汪洋無趣地靠回座位上,幽歎:“你啊,就是吊死在方宇這棵樹上了!”

  李婷的眉角一挑,雙手捏緊膝上的包,心中苦澀,卻沒有睜開眼。

  ……

  李婷這些年都跟伊文一起合住在外面。

  將汪洋送回他的住處後,伊文才調轉車頭回兩人的公寓。

  在半路上,李婷就接到了方母的電話。

  “婷婷,跟宇在一起呢?”

  方家大家長方錦城跟

其子方一帆在五年前的事故中過世,如今方家只剩下方老太,方母和方宇兄妹,而方母是如今方家人裡唯一待她如初的長輩。

  “婷婷,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宇又欺負你了?”

  沒聽到她的回答,電話那邊立馬傳來焦急緊王的關切聲。

  李婷握緊手機,唇邊是淺淺的笑弧:“沒有,我們很好啊。”

  “真的?”方母語氣裡帶著懷疑。

  “我怎麼可能騙媽你呢?”李婷避開伊文伸過來搶手機的手。

  “那媽就放心了,婷婷,你一個人住在外面,也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嗯,我會的,媽你的脊椎不太好,記得按時去做推拿。”

  和方母又說了幾句,李婷才掛了電話,偏頭就看到伊文不贊同的眼神。

  “你昨晚明明沒跟方宇在一起,為什麼要撒謊?”

  李婷把手機擱包裡的動作一頓,隨即說:“她年紀大了,我不想讓她操心。”

  “她要真替你操心,當年你被那個老太婆用拐杖打著趕出方宅的時候,她在做什麼?流幾滴眼淚,說幾句好話誰不會?要不是你當年……他方宇哪來那麼大一筆錢重掌方氏,也就你,被人賣了還要給他們方家數錢。”

  強壓下心底那抹酸澀,李婷玩笑道:“所以啊,你不是方家的兒媳婦。”

  伊文已經拿過她昨晚跟齊太太簽好的合同翻看。

  “你到底背著方宇做了多少事情?”

  李婷覺得有些冷,環抱著自己的雙臂,閉著眼,聲音輕輕地:“這是我該做的。”

  伊文突然把車停在了路邊。

  “李婷,你真的確定,方宇還像曾經那樣愛你嗎?”

  李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卻沒有睜開眼,像是在掩藏著自己波動的情緒。

  ……愛?

  這個字離她已經很遙遠了。

  多少年了,她再也沒有從那個人口中聽到那句話……

  “連你自己都沒辦法自欺欺人了吧?”

  伊文幽幽地歎了口氣,看著身邊的李婷:“你們之所以會走到這一步,就是因為當年在方家落難時你突然消失了一年多時間,這個心結不解開,你們是永遠走不到一起。”

  李婷睜眼,眼底卻是滿滿的酸澀:“即便我說了,他會相信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結果?”

  伊文握著她的手鼓勵:“五年了,那位太太已經過世了,孩子也沒出現在你的生活裡。你要想跟方宇和好如初,就必須把那一年發生的事全部跟他坦白,讓他知道你不是貪慕虛榮才在他最困苦的時候離開的。”

  李婷望著伊文,有遲疑,有不確定,五年前,她拿著那張支票回到方家時就沒打算說出這個秘密。

  這是她答應人家的。

  “別猶豫了,”伊文把合同塞到她的手裡:“帶著它,去跟方宇好好談談!”

  “有時候,一些誤解會成為愛情裡永遠跨不過去的坎。”

  伊文為自己的勸導做了一個總結後,就把李婷丟在了路邊。

  美其名曰:讓她自己做選擇,是挽回方宇呢,還是看著他越走越遠?

  站在車輛橫流的十字路口,李婷抱著文件袋,心中五味雜陳。

  良久,盯著那紅綠燈的雙眼開始發酸,她才移開眼,拿出手機撥了方宅的號碼,電話很快被接起,是吳姨的聲音,李婷沉默了片刻才問:“吳姨,宇在家嗎?”

  “少爺不是跟少奶奶你在一起嗎?”

  李婷想起自己之前對方母說的謊,忙道:“哦,我們剛才分開了。”

  “這樣啊,可是從昨天下午到現在,我都沒看到少爺。”吳姨據實回答。

  “好,那我再打他的手機問問。”

  李婷掛了電話,並沒有當即打給方宇,她在原地站了會兒,然後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

  方家雖然經歷過低谷,但這些年元氣在慢慢恢復過來。

  當初因為資不抵債而被迫拿出去的物業也被方宇陸陸續續地收了回來。

  計程車開進景苑社區,在一幢公寓樓下停下。

  這裡是幾年前C市最好的高檔社區,一開盤就賣了個精光,方老在世的時候,在她跟方宇決定移居美國並去英國註冊結婚之時,在這裡買了套公寓送給他們當新婚禮物。

  只是,她跟方宇剛辦好手續,就接到了方家遇害的消息,之後又發生了一系列事情,這套公寓始終都沒能成為她跟方宇的愛巢。

  但她作為方宇的助理,知道他有時候應酬晚了會來這裡過夜。

  她有一把公寓的鑰匙,還是方老當年親自放到她手心裡的。

  而此刻,李婷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讓司機送自己到這裡來,幾乎是下意識地說出了景苑社區四個字,方宇的手機關機了,又不在公司,這裡是她唯一能找到他的地方。

  開門進去,一股寒氣撲面而來。

  落地布簾緊緊拉著,整個別墅都籠罩在陰暗的光線裡。

  李婷忍不住哆嗦了下,然而在看到玄關處鞋櫃上的另一串鑰匙時,整個人都鬆懈下來,他確實在這裡,就像過去那些因為找不到總裁而亂成一鍋粥的方氏會議室早晨。

  那個時候她跟無頭蒼蠅似地到處亂跑,最後,終於氣喘吁吁地在這個公寓的床上找到了他,那時他只穿了條長褲,赤裸著上半身,呼呼大睡,就像個長不大的英俊男孩。

  正因為如此,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去超市買些東西偷偷放到公寓的冰箱裡。

  李婷換了拖鞋,剛想進廚房準備一份早餐,本寂靜的別墅裡響起女人欲拒還迎的叫聲:“不要啦……折騰到大半夜……我腰還疼著……討厭……”

  主臥裡的動靜越來越大,李婷的雙腳不受控制,走過去,門虛掩著,透過門縫,她看到一隻高跟鞋,還有紅色的裙子,豔麗的色彩好像女人的烈焰紅唇,一地的衣衫淩亂。

  她在門口站了會兒,突然轉身木然的小跑著。

  李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門,怎麼坐進電梯,怎麼走出社區的。

  一聲尖銳的刹車聲在耳畔響起,她轉頭,眼前一花,人已經被撂倒在了馬路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