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第32章 從頭說起吧

書名: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作者:蒼耳 本章字數:3441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42


夏桐狠心置小萌娃的呼喊於不顧,她快步上前,將門關上,反鎖,隨後走到夏梧跟前,跪下哀求道:“姐,求求你了,別這樣折磨自己!你心裡的苦,我能夠明白。姐,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歐洲也好,非洲也好,去哪裡,我都答應你。我都答應。只求姐姐你別折磨你自己……別……”

說到後頭,夏桐已經是泣不成聲了,她雙手緊緊抱著夏梧,將頭靠在她的肩頭上。

她的動作,小心翼翼的。

唯恐下一秒,姐姐又會大怒,情緒激動起身將她甩開。

這麼長時日找尋姐姐未果,已經讓她受盡了心理煎熬。

這一刻,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手。

她要讓姐姐明白,這個世上,她是她看得最重最在乎的人。

時光仿佛就這樣靜止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夏桐覺得自己的手臂都開始酸麻了,耳畔終於傳來夏梧的聲音,沉重而又無限落寞。

“小桐,你恨姐姐嗎?”

夏桐用力搖頭,直起將要麻木的身子,望著夏梧的眼睛,定定地道:“不,當然不恨!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小桐永遠都不會恨姐姐的。”

“是嗎?可我有時候,還真是……恨你呢。”夏梧望著夏桐的眼睛,冰涼得仿佛不帶有一絲感情,紅唇映著她的冷眼,如同跨了幾個世紀的油墨畫一般濃厚。

夏桐的心一顫,低聲喚道:“姐……”

夏梧擺了擺手,換了一個姿勢盤腿坐著,眸光清醒看著夏桐道“我知道你心裡頭有很多疑惑。恐怕莫火從的那些解釋,也依然不能夠完全消除你心裡頭的疑惑吧。我原意是想護著你,讓已經忘記了過去那些傷痛的你,不要再去回想起那些,可是既然你非得這麼執拗,那麼我乾脆將一切都明明白白告訴你好了。”

說著,夏梧拿過自己的手包,取出厚厚一疊檔遞給夏桐,苦笑一聲道:“既然已經決定將一切都說出來,那麼就從頭說起吧。”

夏桐接過那厚厚的一疊檔,不明所以地看著夏梧。

夏梧臉上浮起一抹淒絕的笑意,冷聲道:“自己看吧。”

從來對自己百般寵愛維護的姐姐,此刻卻是比陌生人還要冷冰冰。夏桐只覺得自己都心痛得快要無法呼吸了,眼睛和鼻子都開始變得酸澀起來,可是抬眼看著姐姐眼睛還是紅腫的,忙又低下頭去深吸一口氣阻止淚意的擴散。

手指快速翻過這一堆檔,讓夏桐驚訝的是,這厚厚一堆文件,竟然都是勞動合同。

只不過有些勞動合同,就只是一份簡單的書面報告,上面有夏梧的親筆簽名以及紅豔豔的指紋印。

再細看上面的勞動條款,簡直已經不公平到了一種人神共憤地步。

夏桐一行行字看下去,心頭瞬間被一種憤怒的情緒所充斥,她忍不住抬頭看向夏梧問道:“姐姐,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簽下這樣不公平的合同呢?”

“是呀,為了什麼?現在的我,也很想問問我自己。可那時候還小,太天真無邪,一心想著長姐為母,絕對不能夠讓你過苦日子。只要能夠讓你過得好,刀山火海我都願意去趟。現在回頭想想,我自己都有些不能夠明白呢,我那麼做,真的值得嗎?”

夏梧眼神有些迷離,從虛無處轉而鎖定夏桐的眼睛,輕聲問道:“小桐,你告訴我,我當年做的那一切,是不是愚蠢得可笑?”

“姐姐……我沒有那麼想……姐姐,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知道你對我的好。我發誓,我一定會用一輩子來守護愛護你的!姐姐,請你相信我!”

回憶起過去,夏桐心頭巨震,她幾乎是膝行地移動到了夏梧跟前,緊緊握住夏梧的手。

夏梧沒有伸手推開她,但是卻也沒有任何回應。

她的手,在她的掌心裡,冰冷如鐵。

許久之後,她突然輕歎一聲。

“姐姐……”夏桐面色猶疑地掃過這厚厚一大疊合同,輕聲問道:“我不明白……當年……”

當年,不是有一筆巨額賠償金嗎,足以支付姐妹兩人的學費直到大學畢業。

既然如此,姐姐為何要簽訂這麼多合同呢?

可是,迎上姐姐悲痛欲絕的神情,這形如質問的話,她還是全部吞下去了。

夏梧卻已經了然於心,接過話頭,語氣帶著輕微的諷刺道:“當年父母車禍雙亡,因為是在郊區,大道上一個攝像頭都沒有,肇事者逃逸,從來都沒有找到過。”

“怎麼會!”夏桐驚得失聲叫了起來。

“怎麼不會。”夏梧語氣冰冷地接道。

夏桐收回握著夏梧的雙手,緩緩地環抱住自己。

她覺得很冷,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腦門處躥起,此刻正延綿著往四肢百骸去。

耳邊,姐姐冰冷肅

殺的聲音依然在繼續,夾帶著喟然的歎息。

“怎麼就不會呢?世道炎涼,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得還少嗎?只不過是剛巧那麼不幸地發生在我們身上罷了。”

夏梧抬頭望著醫院病房裡雪白的牆壁,眼神空洞洞得像是永遠走不到盡頭的小巷,她輕聲道:“車禍發生的那一年,我十七歲,而你才七歲。我跟著員警去了事故現場,見了父母最後一面,他們死相淒慘得讓我往後做了許多年的噩夢。員警說要把你送到福利院,我當時都要被嚇壞了,你是我親妹妹,父母已經死了,我怎麼還可以失去你!這個家破碎了,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它倒下去被風吹散,我夏梧發誓,就算是跪著爬,也要代替父母將這個家扛起來,也要讓你過得好!我告訴員警,我們有遠房親戚庇佑。可其實,除去父母,我們舉目無親。”

“七歲的你,正是最天真爛漫的時候。我跟著員警處理完一切獨自回家的時候,你還舔著棒棒糖笑容明亮問我父母怎麼還沒有回家。你那時候的眼神,明亮純粹澄澈,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當時我想,就算是不看在父母的面上,不看在你是我親妹妹的面上,只看在那一個眼神上,我也願意傾盡所有心力去守護你!可是我該怎麼辦才好呢……我……”

夏梧語氣變得悲戚,兩行冰涼的淚水從她空洞的眼眶裡滾滾滑落,她絕望地雙手用力捶打著地面,幾乎是咬著牙才發出了音來:“沒有人知道,就在前一天,我剛收到了一直為之努力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我原本是準備給大家一個驚喜的,可是……”

“姐姐……”夏梧輕聲呼喊道。

她此刻,早就已經成了一個淚人。

從來都不知道,當年竟然發生了這麼多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姐姐……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

“呵呵,告訴你?告訴你又有什麼用呢?你才多大,你連飯都不會好好吃,讓我告訴你,父母都死了,從今以後你要自食其力嗎?”夏梧語氣嘲諷地看著夏桐道。

“可是姐姐……你……”有千言萬語在心頭彙聚,可是開口,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夏桐在這一刻,深深感受到了言語的蒼白無力。

她有多麼心疼姐姐,就有多麼厭惡自己。

回憶起過去,她幾乎一直都是笑著長大的。

她甚至還天真到近乎愚蠢地以為,姐姐也是跟自己一樣快樂的。

而此刻看來,她所有的快樂,都是姐姐用苦與累一點點堆砌起來的。

哪裡有什麼歲月靜好啊,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罷了。

夏桐熱淚盈眶,羞愧得幾乎不敢再抬起頭看一眼夏梧。

夏梧此時情緒已經逐漸緩和下來,她輕聲道:“我撕毀了大學通知書,為了避免睹物思人,還帶著你搬了家。夏三伏也好冬三九也好,我都不停歇地奔走在餐廳後廚,那一堆堆碗筷仿佛一輩子都洗不完一樣。掐著時間去學校接你回家,給你做飯菜,然後又去做鐘點工。那段時光,簡直就是跟陀螺一樣,分分鐘都被生活這道鞭子用力抽打著,一秒鐘都不敢懈怠下來。我總想著,再多洗一隻碗,再多刷一次馬桶,就能夠給你買一隻你愛吃的霜淇淋。”

“姐姐……對不起……對不起……”夏桐雙手掩住自己的臉,大顆大顆晶瑩的淚珠從指縫間滾滾落下。

夏梧嗤笑一聲道:“對不起?這三個詞,那時候的我,也對你說過許多次。在你每一次生病的時候,每一次哭著說想爸爸媽媽的時候,每一次被同學嘲諷是孤兒的時候。那時候,我覺得,這一輩子都是我這個姐姐對不起你,沒有好好照顧你。卻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我最親愛的妹妹,竟然會成為我最痛恨的人,就算她說一千遍一萬遍對不起,我這個做姐姐的……也還是不願意原諒她!”

說到這裡,夏梧猛地抬頭,眼神尖利猶如利爪一般劃過夏桐的面容。

這樣一雙,從來都是噙著溫柔笑意望著夏桐的眼睛,此刻滿滿的都是痛恨、厭惡、與絕望。

這樣的夏梧,是夏桐從來都沒有見過的。

這樣的夏梧,這樣的眼神,這樣的面容,讓夏桐感到害怕。她很想快步跑開,跑得遠遠的,挖一個洞,將自己藏進去,躲起來,一輩子都不要出來。

可最終,她還是怯怯地往夏梧移動著靠近,她語調軟軟的,帶著濃厚的討好:“姐姐,求你別生我的氣,求你原諒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我發誓,我都答應你!”

“你說的是真的嗎,讓你做什麼,你都答應?”夏梧眼中忽地迸發出一道光來,她一把抓住夏桐的手,尖利的指甲戳進了夏桐的肉裡,語氣急迫地追問求證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