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第17章 調查

書名: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作者:夏冬 本章字數:231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17


看夜楓一副頭疼的樣子,杜阮瑜忍不住捂嘴偷笑,歪頭看了看被打開的幾個行李箱,並沒有裝兒子貼身內褲的小包裹。

杜阮瑜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長髮,有些尷尬:“好像忘了帶回來。”

夜楓一聽,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動作,攤開雙手給溪溪看,表示找不到他的小內褲真的不是自己的責任。

溪溪一聽她的話,可愛的小臉立馬皺起,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媽媽……”

軟糯的尾音拖的長長的,讓杜阮瑜一陣心虛。

連忙抱著兒子安慰:“是打算回來會給你買新的,所以就隨手放了。下午我還要出去一趟,會給你買回來的。”

得到杜阮瑜認真的承諾,溪溪這才收起那副委屈的表情,摟著媽咪的脖子不鬆開。

夜楓也在沙發上坐下,聽杜阮瑜要出門,皺了一下眉頭:“去醫院?”

“四年了,回來了當然要親自去看看。”杜阮瑜點頭,將兒子塞到夜楓的懷裡,利索的收拾好行李,又到廚房簡單做了幾個小菜,填飽了幾人的肚子。

洗去一身的風塵,杜阮瑜換過衣服,將兒子交給夜楓,再次出門。

這一次,她開了夜楓的座駕,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和他的人一樣騷包。

還是那件熟悉的醫院,熟悉的病房。

床上杜父緊閉著雙眼,安靜的躺著。杜母手中拿著一塊毛巾細心的擦拭著,兩人比起幾年前,都蒼老了不少。

尤其是杜母,整個人憔悴不堪,看起來完全沒有昔日貴婦的氣質。

床邊,林夕夕坐在那裡,關切的問長問短,仿佛對待自己父母一般體貼。

眼眶一熱,淚水就忍不住滾落下來。

這麼幾年過去,在爸媽的心裡,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了吧?

杜阮瑜很想沖進去,抱著母親訴說她這幾年的委屈,告訴她事實的真相。

可是,她不能這麼做。

她還沒有報仇,不能白白承受了這一切,更不能讓一切功虧一簣。

“夕夕……”

林夕夕從病房裡出來,剛走了沒兩步,就聽見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

驚喜的轉身,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的女子。

聲音很像杜阮瑜,林夕夕可以肯定,自己並不認識她。

杜阮瑜走上前,對她友好的伸出手:“你好,我叫雲朵,我知道你是杜阮瑜的好朋友,所以想和你聊聊。”

林夕夕本不屑於同這種莫名其妙出現的女人接觸,可是聽到杜阮瑜的名字,腳步卻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她一直很後悔,如果四年前自己沒有丟下杜阮瑜一個人的話,她是不是就不會失蹤了?

雖然自己也是被騙離開,可林夕夕卻一直無法原諒自己,這幾年,也就愈發的照顧杜阮瑜的父母。

如果,真的能從這個女人口中得知阮瑜的消息,她又怎麼會放棄這個機會呢?

兩人在附近的咖啡廳坐下,杜阮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往林夕夕的手機裡傳了幾張照片。

“你……”看到照片上的東西,林夕夕的手一抖,差點將手機飛了出去,眼底,早已蓄滿了淚水。

杜阮瑜淡定的遞給她一張紙巾,嘴角揚起笑容,輕聲安慰:“別哭,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傳給林夕夕的照片,是當初杜阮瑜毀容並且整容的資料。

這是證明杜阮瑜身份的關鍵證據。

本來並不是適合告訴別人,但林夕夕作為她唯一的閨密,杜阮瑜不希望她一直難過下去。

同時,她也需要林夕夕幫自己照顧父母。

“你這幾年,是怎麼過來的?”林夕夕拿紙巾抹掉自己的眼淚,想要開口指責幾句,可是想到那些照片,又心疼得說不出來。

她一定也不好受。

杜阮瑜剛想要回答,看到咖啡廳外,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目光不時的瞟向自己。

到嘴的話咽了下去,他果然不死心,找人查自己。

杜阮瑜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輕輕抿了一口:“有些話不方便在這說,你只要記得,杜阮瑜已經死了'現在在你面前的,是雲朵。”

看杜阮瑜的神色,林夕夕已經意識到什麼。

如果不是有人想要害杜阮瑜,她怎麼會毀容。如果不是有人不懷好意,她也不必改頭換面,幾年都不能回家。

林夕夕點頭,沒有再多問。

“就這樣,改天我們再聯繫。”和林夕夕簡單道別,杜阮瑜離開了咖啡廳。

不出所料,那人也跟了上來。

杜阮瑜並沒有打算甩開那個人,裝作不知情一般,進百貨商場為兒子買了衣服,又在超市買了不少食材,這才開車回家。

……

傅亦臣正在開車,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朱越的聲音傳來:“總裁,她去了醫院,但是並沒有見杜家夫妻,倒是和林氏千金在附近的咖啡廳裡坐了一會。”

“知道她們聊了什麼嗎?”傅亦臣的雙手握緊方向盤,黑曜石般的眼睛閃著不一樣的光芒,冷聲追問到。

“不知道,只是林氏千金和她分開後,情緒似乎很不好。也行,她將杜阮瑜已經死了的消息告訴林氏千金。”朱越沉默了一會,還是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杜阮瑜已經消失四年了,不管是死是活,他都不希望,傅亦臣再被她影響下去。

兩人之間,也是一段孽緣。

傅亦臣臉頰緊繃,仿佛並沒有聽到他的話,鬼斧神工的臉上看不到多餘的表情:“查到杜阮瑜這幾年在國外的消息了嗎?”

“基本上和雲朵所說的完全相符,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她已經死了,但杜阮瑜確實曾經難產,危在旦夕。後來,杜阮瑜再沒有出現過。而雲朵當時正在學校考試,由此可見,她們倆並不是同一個人。”

朱越將自己查到的消息剛說完,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杜阮瑜,已經是傅亦臣的一塊心病了。

傅亦臣的車停在路邊,掏出一根煙來點燃。

他並不是一個愛抽煙的人,只有在特別需要冷靜的時候,才會點煙,看著指尖的煙火忽明忽暗,一直燃燒殆盡。

杜阮瑜,那個消失了四年的女人,真的死了嗎?

不,不可以。

她是他的女人,沒有他的允許,她怎麼可以就這麼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雲朵,一定是杜阮瑜。

傅亦臣將手中的煙彈出去,發動車子,朝雲頂山莊開去。

他在雲頂山莊雖然有一套房子,但平時是很少過來住的。

當初不喜歡杜阮瑜的時候,為了躲避她,倒是時常過來小住。

如今再來,卻是因為那個很像她的女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