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正文 第一章 師兄妹下山

書名: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作者:千機百術 本章字數:37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2


司徒家是這個朝廷裡面最有名的一個家族,若是開口提到這一點的話,不會有人不清楚。

前些日子看起來,卻並不是想像之中的那樣美好,整個朝廷之中,再沒有人敢提司徒二字,甚至是連皇帝都對這個家族的消失閉口不提。

“夏伯殤,你若是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我真的會把你的所作所為和師傅從頭到尾的彙報。”

在這座山上最為出名的,除了這所謂的風景,便是鬼穀子老先生的相術和陣法了,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個人刻意的求教。

有的一些誠心的人便是不辭勞苦一步一叩首的上見靈山,只是為了見著鬼穀子,得到一些指點。

不過很少有人能夠成功的邁向這座山的,因為老先生的陣法並不是在哄小孩子玩兒,膽敢輕易過來打擾他老人家休息的一般都會屍骨無存。

本來鬼穀子老先生收養的這一對師兄妹和他們的師傅好好的在一起生活,這也不失為一段神仙佳話了。

但是在近些日子裡面,卻是突然出了一絲變故,鬼穀子老先生接到了一封書信,那是他當年曾經虧欠下來的一個人情。

現在那個人的後人有難,所以說他不得不去幫忙,但是自己無奈之下也不想下山,便是神思一動,派著自己的這兩個小徒弟去見見世面。

而且他現在的所作所為也算不得是有多麼的無恥,畢竟自己的這個徒弟出去了,但凡不遇見那些登峰造級的人,是不會有任何的危險的。

因此才會出現現在大家所看見的這一幕,夏柏殤和夏晨曦這對師兄妹在下山的路途之中便是爭吵了起來。

“我說小師妹,你現在全身上下什麼地方都是好的,單單是愛向師傅告狀,這一點便是沒有個奔頭。”

夏柏殤倒是沒有真正的生氣,反而是伸出手一把將自己的小師妹拽了過來,兩個人平日裡在山上就是打打鬧鬧的,現在早都習慣了。

若是自己沒有了這個師妹的話,想來那些日子自己接受著師傅的懲罰,倒是沒有人給自己送飯,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說。

這一次,他們師兄妹兩個人分別領了一個錦囊,若是能夠把任務都妥妥當當的完成好,那便是再好不過的。

不過他內心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擔憂的,自己家的師妹到底是什麼性子他最清楚,真害怕這傻姑娘出去了讓人騙。

微微的思考了一下,露出了自己一直以來慣用的笑容。

“師妹,若是你著實覺得害怕的話,那麼便是給師兄一個機會吧!”

夏晨曦實在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師兄現在想的是什麼,但是總歸沒什麼好話,要說出來就是了。

直接伸出手,在他的臉上胡亂的抹了一把,師兄的這種微笑若是出去騙騙那些良家的小姑娘,倒還真的是能輕易的得手,自己早就已經免疫了。

夏伯殤看見了自己家的師妹不為所動的樣子,心裡面便更是開心,就是應該有些防範意識才好。

“就當賣給師兄一個面子,要不你先陪著師兄把事情做好了,我再和你一起去報恩,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也不會分開。”

夏晨曦真的是千想萬想也不知道自家的師兄居然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微微的想了一下,覺得有些動心。

從她認識了這世間到底是有多麼的善良和邪惡開始,她便是和師兄在一起,好像是直到今年為止都沒有離開過師傅和師兄,更別提見什麼生人了。

雖然師傅所稱讚自己平時的變幻之術和五行八卦陣要比師兄好像不少,但是人情世故她還一點兒也沒有辦法去觸碰。

不得不說,夏柏殤現在所提出來的這個要求很是吸引她,不過轉念一想,師傅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兩個人分開行動。

師傅知道了的話,少不得又要一頓責罰,更何況他也覺得自己現在應該好好的歷練。

心裡面就算再怎麼不忍,嘴上也沒有露出一絲服軟和放鬆的意思。

“我們兩個人待在一起,好像是除了吵嘴以外就做不得其他的事情,還是分開比較好,這樣的話也能夠快些完成,早一些在山上見面。”

夏晨曦這一分振振有詞的話,讓她師兄刮目相看,小姑娘現在講話也是這樣的有道理。

“可是師兄離不開你呀,在山上的這些年了,可是吃過了你所做的這些飯菜,出去之後水土不服,萬一身體出了什麼事兒,那怎麼辦?”

夏柏殤這話說出去之後,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尷尬,果然和他所預想的一個樣子,遭到了師妹一個強有力的擊打。

放在在山上那段時間師傅每次懲罰自己,師妹過來送飯,只要他露出這種小狗一般的可憐神情,十有八九會讓這小姑娘心了。

這回居然是不能夠百發百中,他略微有些失落地揉了揉自己的頭。

“別的先不說,若你真的是那樣的金貴的話,師傅在山上早就不會這樣的罰你了,現在想騙我,沒門兒。”

這話說完之後,好像是為了展示一下自己的決心到底有多麼的強大,還刻意的背了過身去和他拉開一段距離。

夏伯殤看到這樣子,倒不覺得有多開心,小姑娘長大了,軟硬不吃,看來他註定是要和師妹分開一段時間。

所以說,這時候便沒有再繼續的強求些什麼了,小姑娘的性子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若是勉強的話,恐怕最後連本錢都撈不到。

這時候便是該退一步退了一步,歎了一口氣,便是將小姑娘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兩個人站在一起看著倒是最萌身高差。

師兄從認識他的那一瞬間開始就是一肚子壞水,一直以來都是以捉弄自己,夏晨曦這時候知道師兄不會有任何的好心思。

但是現在畢竟時候不同,兩個人馬上就要分開了,而且還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就算是再被他捉弄一次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這時候倒是乖乖的站在了原地,沒有一絲想反抗的心思,師兄看他這樣子到是弄了許久,隨後便是在身上摸摸索索的,不知道在找些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拿出了一個小鈴鐺,這東西夏晨曦還真的沒見過,心裡面不覺有些好奇。

師兄身上所有的法器和隨身之物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就連這現在下山時候帶的荷包都是他親手一針一線繡出來的。

所以說夏晨曦覺得自己沒有道理不應該知道這荷包,那怎樣都是師兄的事情,所以沒有多問。

光是看著小姑娘臉上所露出來的神情,夏伯殤就可以猜的出來,她心裡面在想的是什麼。

怎麼說也是相依為命這麼多年,他一直都是懂她的。

“這個倒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不過這可是你師兄我自己煉出來的法器,若是你帶在了身上,無論在什麼樣的地方,一旦是我們兩個人的距離很近,我便是會立刻認出你。”

這樣看起來倒是一件心有靈犀的東西了,夏晨曦正覺得溫暖,但還是下意識的開口去吐槽。

“難不成只是出去幫師傅完成一個任務,任務你就認不得自家的師妹了嗎?如果只是靠著這個鈴鐺我們兩個還能相認的話,那麼以後我就再也不叫你師兄了。”

半真半假的話說出來,倒是讓夏伯殤覺得很慌張,生怕小姑娘和自己在一起生氣,所以開口趕緊解釋了一下。

只不過這話說出來倒是覺得有些尷尬就是了。

“當然不只是那個,我身上也是有著一部分的,我們兩個人應該算得上是互相聯繫,若你是有危險的話,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畢竟師兄不希望你出事兒。”

果然說話還是要聽好的,聽了師兄這樣解釋,夏晨曦這才特別開心的接了下來。

小心翼翼的貼身收好了,並且向自家那個長不大的師兄再三開口保證他一定會好好的守著,不會丟掉,這才算得上是他們兩個人真的分開。

夏晨曦還記得兩個人分別之前,師兄像狗皮膏藥一樣貼在了自己的身上,問了無數遍,自己有沒有什麼信物要給他。

用盡全身力氣敲了一下他的腦袋便是沒有再繼續給他任何的希望,傻師兄皺了皺眉頭,好像是吃了多麼大虧一樣。

但就算是那般,也不忘記多次開口囑咐自己要小心,夏晨曦倒是覺得很是溫暖。

不過,師兄所不知道的是,自己一直以來在師傅的名下所學習旦夕參觀人的一生運數的陣法都是比他要強很多。

在臨行之前,總覺得心裡面非常的不安,便是私自的給自己,也給他補了一卦。

像他們這種人最忌諱的便是給自己算命,算一算自己以後的運數到底是如何,可是也不知怎的了,夏晨曦卻偏偏那般做了。

得出來的結論不是讓她覺得很開心,自己這邊的運氣到底是如何,且先不說,師兄這次下山絕對會遭遇一場大難。

可是這傻傢伙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