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氣節

書名: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作者:千機百術 本章字數:379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2


陸子成對於蘇念的這種舉動並沒有覺得有多不舒服,反而是意外的開心,不由自主的讓臉上的笑容深了幾分。

“如果實在是害怕丟了的話,可以拉著我的手,畢竟我們兩個人是朋友,我說的對嗎?”

這話說完之後,自己都覺得有一絲絲的趁人之危,剛才又補一句是開玩笑的,自己的這一雙大手便是被柔軟的小手狠狠地抓住了。

甚至是有那種死也不放開的味道,心情出乎意料的變得非常的好。

蘇念可不是傻瓜,若是這時候走丟了的話,他可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回到王府裡面,但凡是問路的話,勢必會引起一番不小的波動,所以說怎樣也不可能走丟。

“過一會兒的時候帶我去的地方,若真的一點都不好玩的話,我當然讓你看一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厲害。”

陸子成自然沒有把這種小小的威脅放在心上,對於他來說,蘇念現在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玩笑一般。

並不值得刻意的去深究,而且他有信心,等他和自己到了那個地方的時候,一定會喜歡上。

等會兒就是看見了兩個人到了胡同裡面,有一家小酒鋪,他相信蘇念絕對不是那種喝不了酒的女人。

而且那這個酒鋪裡面的一對老夫妻和自己又是非常的熟稔。

蘇念和陸子成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倒是越發的好了,不過司徒早就是沒有他師妹這般幸運了。

現在可是每天都能夠在各種各樣的地方偶遇這位將軍府裡面最尊貴的大小姐。

“我今天只是簡簡單單的出來散一下步,怎麼在花園裡面都能碰見他呢?等到過一會兒的時候,他要是一不小心掉到了水裡,我曉得要下去拉他上來。”

司徒早走到一半的時候,便看見了一個美女在一個亭子裡面正在彈琴,那樣子真的是要多好有多好。

如果真的是那種普通的人少不都要被這一幕驚豔下來,然後發誓一定要娶到這樣的一個姑娘。

可是他確實不一樣,全天下誰人不知道他司徒早一生之中最喜歡的姑娘就是自己的師妹的。

而且對於這種嬌柔造作,刻意的向自己身邊來獻媚討好的人,他倒是一點兒好感也沒有。

只不過是礙于師傅的命令,和他的父親是個將軍府的老將軍自己才一而再的忍讓,這女人過一會兒的時候真的跌到水裡自己抱她上了,少不得又要加上一條肌膚之親。

到時候壞了對方的名聲,以身相許的話真的是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直接的轉身想要離開,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沒有等他有動作的時候,那位小姐身旁的丫鬟便是扯開嗓門大喊了一句。

“真巧小姐,司徒公子被你的琴聲吸引過來了呢!”

這話說了之後,司徒早差一點兒一口老血哽在喉嚨裡面嗆死自己,自己只是無端地走了過來,談什麼被琴聲所吸引。

若真的說彈琴的話,這姑娘剛才手下的一曲曲的照正常人相比那是精妙的不少,但要是自己師傅的話,恐怕連師傅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而自己小的時候,一直跟他的師傅的身邊所接受的那種教育雖然也不是簡單的,所以這時候自然是微微的笑了一笑。

疾步走了過去,怎麼也躲不開的話只能迎頭用上了。但是他不清楚,一個人若是倒楣的時候,真的什麼都會應驗。

白素貞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於有眼色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若真的可以的話,自己真的不希望他儘早就這樣,出來擺出了一個樣子,為了勾引司徒早。

可是根據自己父親昨天給他提供的資料,鬼穀子老先生的關門弟子特別的通好音律,所以說他才不惜一切代價拿到這一本名著。

幸虧自己知曉他一直是以彈琴為基礎來訓練的,這時候來彈這首曲子雖然說不是特別的流暢。

但是比正常而且好許多,想是把司徒公子吸引來了的話,恰好露出幾個破綻,故意讓他教自己。

到時候兩個人共用一把琴不是應了琴瑟和鳴這四個字?

司徒早要是知道這位將軍府大小姐腦子裡面全想著這些東西的話,真的會毫不猶豫的,哪怕是違背師傅的想法,也會直接逃出來。

真不知道師妹和自己所遭遇的東西到底是不是一樣的,若真是這樣子的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扯出了一抹笑容,

略帶了幾分無奈的過去看見了白素貞,真是要開口多誇讚幾句的。

“小姐的琴聲當真是非常的精湛,一聽便知道是出於名家之手。”

這句話說完了之後便是恰巧的應了白素貞心裡面所想,微微的一笑,那樣的角度恰好維持在不卑不亢之中,確實能夠讓人看得出來自己在害羞。

司徒早這邊則是恨不得將自己的舌頭直接拔下去,這人怎麼就這麼的不知好歹呢?

在山上的這麼長時間,他也不知道的這張臉到底是有多優秀,好好的將軍府的大小姐怎麼天天都想自己身邊扒來扒去?

他可不是自己師妹這種單純簡單的人,幾乎是一念之間便能夠看得出來這傢伙看上了自己。

好像是有一種想要把自己照為上門女婿的意思,想到這裡的時候便是更擔心了不少,不知道師妹那邊會不會遇上自己這樣子的事。

若是那個傻瓜碰見了的話,真的被別人給騙走了又怎麼辦呢!

白素貞不知道為什麼站在自己面前的司徒早突然陷入了深思,甚至是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下意識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袖子。

“司徒公子,您這是怎麼了?莫不是身體不舒服嗎?”

甜蜜的過分開口說出來就說了句話,便需要對方反應了過來,司徒早有些不好意思,胡亂的扯了一個理由。

“姑娘的琴聲實在是太過於迷人了的,在下直接聽得入迷,所以說才忘了做反應。”

白素貞一聽這句話之後,心裡面便更是覺得開心了,看來今天早上早起出來亭子裡面吹冷風還真的是有非常大的收穫呢!

“公子自然是說笑啦,小女子聽說公子師從鬼穀子老先生名下,想來對音樂也是有一定的造詣,可是這本譜子小女子有幾個地方,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如何起承轉合,不知道公子今日可否願意賜教一二呢!”

先是將自己面前的人的誇讚抬到了一個不可置信的地步,這時候又是在一旁微微地笑著說出來這樣的一句話。

恐怕,他就是想要拒絕也做不到吧!司徒早認命的在她身旁坐下,可是滿腦子都是自家師妹,會不會被其他的人給騙走?

坐在琴的面前,又過了一會兒,不過恰好站在他面前的人是白素貞,這樣的話又湊成了一個非常不美麗的誤會。

白素貞一下子就認為司徒早對自己有意思,所以說才會看自己看呆了眼。

她自然是不好意思開口去說些什麼的,可是他身旁的丫鬟卻是不忘記自己的存在,微微的笑了笑之後在身邊開口提示。

“公子為何在這裡看著我家小姐傻傻的發呆呢?莫不是因為小姐的樣貌實在是太過優秀了?”

似乎無心說出來的話,再加上白素貞在一旁可以的紅了臉,司徒早覺得自己整個人的人生都完了。

這時候怎麼樣也不敢繼續的想師妹了,想著還是早日從這裡脫身比較好。

微微的笑了笑之後到了一句抱歉,並沒有說明自己剛才發的原因是什麼,但她越是這個樣子,就越讓白素貞覺得相信自己心中所猜想。

司徒早拿過了排在前面的專門樂譜看了一下之後,確實發現原來是高山流水。

這本樂譜好像是哪兩位高人所寫下來的絕技,他對這種事情向來不是特別的熱衷,師傅倒是非常喜歡彈琴,不過因為自己生性頑劣。

把所有的彈琴是知識,其他的技巧通通的交給師妹,但是長時間在師傅的身邊聽著耳熟,目染怎麼樣也是能夠學得到一些的。

所以說對於這首鋪子的自然也是有著幾分熟悉,微微的靠看看在自己身旁的白素貞,居然是真的想學的樣子。

那麼,自己在一旁教授一下也無不可。

“在下自然也不是特別的精通,若是談的不好的話,還希望小姐不要笑話。”

怎麼可能去笑話他,對於白素貞來說,能夠讓他在這裡多陪自己,哪裡都是好的,畢竟日久生情,而自己就是這樣的優秀。

其實並不怪他太過於自信了,主要是因為他身為大將軍的女兒,在整個場子裡面甚至是在這整個王朝裡面又有幾個人不過來奉承他呢!

所以說下意識的認為不管是哪個男人都會注意自己,都是會愛上自己的,就連這司徒早也不意外。

司徒早沒有心思想這些風花雪月的事兒,只是粗粗淺淺的想一下之後回憶,非常的好,他沒有記錯,師妹果然是在自己面前彈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