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雞飛蛋打

書名: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作者:千機百術 本章字數:380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2


只是希望自己的這個不爭氣的姑娘能夠要一點兒看清楚這裡的局面。

司徒早正在那裡研究自己怎麼才能看見師妹,結果就發現了自己的一個大悲劇,他自從隱藏了自己的名字以後。

手裡面的這些法器就沒有辦法發揮最大的力量了,畢竟那些東西都是自己以夏伯殤的名字創作的。

一個人的名字是最重要的東西,尤其是他們這樣的修道之人,司徒早猶豫了一下,然後還是決定了。

畢竟這也是一場戰爭,容不得自己兒戲,所以就是將這些法器和符咒通通的變成司徒早這個名字。

他這樣用的也是順手,在戰場上也是可以好好的保護自己,他可是抱著必勝的信念過去的。

在換了名字的同時,他的法器和自己身上的感覺和氣味就是和以前的夏伯殤一點兒也不一樣了。

整個人變成了另外的一種氣場,就算是平日裡和自己最親近的人也不會意識的到這有什麼不同。

司徒早在這裡坐著春秋大夢,等到師妹也處理好那邊的事情以後,自己就去找她,兩個人就一起回去覆命。

他們兩個人是如假包換的師兄妹,有的時候想事情的同步率也是別人望塵莫及的,司徒早明白的事情,蘇念又怎麼可能不做?

為了在戰場上不擇手段的勝利,兩個人做了一樣的事情,蘇念也是用盡了自己的法術改變了自己的命數和氣場。

這下子倒好,師兄妹兩個人就算是擦肩而過都不可能認出來對方,現在唯一的憑證和信物就是下山之前的鈴鐺了。

“白老將軍,這一場戰爭我們這裡應該是水到渠成了,不需要太擔心什麼,但是必要的樣子還是要做出來給陛下看的。”

原來昨天他們兩個人已經說好了,最大的限度保護好白家的兵力,估算出來一個數值給陛下。

在正常的戰場上戰死的那些士兵們就由司徒早為了白老將軍保下來,到時候虛報人數給陛下,那樣的話,這些人就可以成為白老將軍一個人的府兵。

到時就算是陛下有卸磨殺驢的想法,也是要掂量一下白老將軍家裡的戰爭能力夠不夠,這個想法提出來以後,白老將軍幾乎是舉雙手贊成。

所以,司徒早就決定自己先行出發,而白老將軍就是負責找一個各個方面和自己相似的人作為替代品再一起出發。

這一點他們都不用擔心會遭受到彼此的背叛,因為司徒早奉了師父的命令不可能背叛白老將軍。

而老將軍那裡是為了自己的家族能夠百年不倒,也不會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找自己的麻煩。

這樣的戰略聯盟在司徒早的眼睛裡面是再為堅固不過的了,所以這時候也是非常的放心想要離開。

“司徒公子!等一下,我還有事要和你說,先別著急離開啊。”

聽到了這聲音以後,司徒早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這個姑娘是誰,白素貞不是最近都沒有出現在自己面前麼?

現在怎麼跌跌撞撞的過來了,他一臉茫然的看著白老將軍,後者尷尬的轉了過去,他已經派人過去阻止自家閨女了。

就連著司徒早現在提前出發的這件事情都沒有想要告訴她,結果還是讓這丫頭跑了出來。

司徒早抽搐著嘴角,敢情這姑娘還沒有忘記自己啊,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誇獎她一句有耐心有毅力了。

不過,當著人家老子的面,司徒早還是要給面子的,總不能一巴掌拍過去,讓白素貞滾出去吧。

“白小姐特地過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要和在下說啊?天氣寒涼,還希望小姐不要受了寒。”

這句話不說還好,說了之後,司徒早甚至是都沒有機會向後退,就看見了白素貞一臉柔弱的往自己身上靠著。

白素貞一雙眼睛紅的就好像是小兔子一般,總覺得自己以後就再也看不見司徒早了,這下子還不弄得生離死別一樣?

後來想到了自己這一次過來是要把東西給司徒早的,所以就從自己身後丫鬟的懷裡拿出來一個包裹。

也不管對方需不需要,就一個勁兒的往司徒早的懷裡懟。

“公子,戰場危險萬分,您一定要小心為上,小女子給您親手縫製了一些禦寒的衣物,還請收下。”

司徒早臉上的笑容任何一個人看著都覺得是感動和溫柔,就連著白素貞都有些移不開眼。

可是,蘇念如果在場的話,一定會看明白自己的這個師兄並沒有真的在笑,

那眼底的冰冷可不是在開玩笑。

司徒早現在整個人都如同一張繃緊了的弓,好像是下一瞬間就會直接炸裂開一般,適當的對自己示好是可以忍受的。

可是這樣不知廉恥的女人他還是頭一次見,笑了一會兒,成功的壓了下去自己心裡的不滿。

又恢復了那個一切都是運籌帷幄的司徒早,不著痕跡的把白素貞從懷里拉出來,話語清朗。

“白小姐為了在下這麼多,在下銘感於心,就是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在下就先離開了。”

司徒早客氣地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之後,又和白老將軍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

白老將軍對於司徒早現在要離開的這件事情自然是沒有任何的意見,同時也知道他和自己看了一眼的意思是要自己告訴閨女不要多說話。

平白無故的便是覺得自己在司徒早面前低了一頭,白老將軍這時候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姑娘。

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直接地拂了一下袖子,便是趕回了屋子裡邊。

白素貞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將軍府的門口,看著司徒早的背影,絲毫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父親現在已經回去了。

直到被丫鬟給提醒了很多次,他才知道這時候自己應該去向父親道歉了,就是為了肆意妄為,不過她並不覺得後悔就是了。

司徒早等到真正出了將軍府的時候,這才將手裡面的包裹拿出來,冷笑了一聲。

“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身份了,還想要給我縫製衣服,這可是妻子對丈夫才能做的事情,我要是真的穿上了的話,指不定名聲會毀成什麼樣子。”

想了一想,便是想要將自己手裡的東西直接扔到了一旁,但是剛把手伸出去,最後卻是放棄了。

就是騎著馬向前趕了一段時候,才把包裹裡面的那些衣服拿了出來。

果然和他想的一個樣子,白素貞在衣服的每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裡面,都繡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可是堂堂的將軍府,大將軍的掌上明珠啊,怎麼這種做法比青樓裡面的窯姐還要下賤呢!

司徒早自認為絕對不是一個謙謙君子,既然對方一而再的觸犯自己的底線,所以就不能夠怪他心狠手辣了。

白素貞給自己準備的這一包衣服,現在並不是可以直接扔掉的時候,他向來是一個脾氣不好,並且是斤斤計較的人。

所以準備把這一切都處理好了之後再給他一個大禮,到時候別說和自己在一起了,不如就由他送這白大小姐一份天賜良緣吧!

“好不容易出一次遠門,我可愛的小師妹居然還不在身旁,若是在戰場上知道我受傷了的話,想知道她又要心疼成什麼地步了。”

一路上的司徒早都在嘟嘟當當的,他沒有想過自己到底對師妹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不過心裡面可以確認的是不允許別人欺負她。

“父親,我們兩個人不是說好了嗎,你一定要保證讓我和司徒公子兩個人在一起,他現在今天提前出發了,你都不告訴我?”

白素貞明明是過來和老將軍在一起道歉的,可是現在看著卻並非如此,剛一開口,便是用質問的語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白老將軍差一點兒被自己的這個姑娘氣得吐血,女孩子家一味的倒貼的話,他就是一點都不值錢了。

沒想到自己在這個女兒全是倒貼之中的嬌嬌者,想來現在有些事情也是要好好的和他說一下了。

不然的話,白老將軍總覺得自己的這個女兒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絕對會讓自己的大計畫雞飛蛋打。

長歎了一口氣,從鏡子裡面發現自己額頭兩邊都已經染上了斑斑白髮,不知不覺之中,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的時光。

真的不知道這白家最後的血脈會不會傳承下去,畢竟自己就是這一個女兒啊,若是不為了她考慮,又為了誰呢!

“父親已經和你承諾過了,絕對會讓你們兩個人在一起的,但是在那之前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再怎麼喜歡他,你也不能夠破壞我的計畫。”

這句話說出來之後,本來以為是他自己所想的,能夠隱晦的告訴白素貞,可是自己是個沒腦子的女兒,卻是一點兒都不理解。

聽著白老將軍給自己的解釋,白素貞這邊還以為父親這次提前的派司徒早出去,是想在背後暗害於他。

這下子的白素貞便是再也忍不住了,居然是直接向前了幾步,直接跪在了白老將軍的面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