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陣法

書名:妖嬈太后之攝政王請上榻 作者:千機百術 本章字數:382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2


“其實有些事情我覺得不應該自己一個人藏在心裡面,該是時候給你講一下了,如果真的出了什麼意外的話,你也好在一旁防範。”

蘇念看著陸子成即將帶著大部隊出發,他自然也是要跟在一旁的,可不知為何,心裡面總覺得有些不安。

所以說還是決定要把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所擁有的占卜結果從頭到尾給他講一下。

陸子成自然是樂於聽他和自己說出來的話,不過這次看著蘇念臉上的神情並不是特別的明朗,心裡面自然也有了幾分猜測。

“我真的是覺得沒什麼勝負的話,自然也是無所謂的,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只希望你能夠好好的。”

陸子成類似於交代後事的方法說出來的這些話並不會讓蘇念覺得有多高興,反而感覺受到了羞辱。

自己怎麼說也是精通於五行八卦之術的,若真的是讓對方給搶佔了先機的話,他恐怕真的要以死謝罪了。

更何況跟著師傅這麼多年,蘇念什麼都沒有學過,唯獨認識的一點就是不服輸,就連著師兄在自己面前都要低頭。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沒什麼,但是聽得陸子成這麼說了之後他便是更確定了,無論如何也是要得到最後的勝利。

“並非是你所想的那樣一點勝算都沒有,只不過對方也應該有一個數法和我不相上下的人,所以說這場戰役應該非常的困難。”

蘇念並沒有誇大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實力,反而是非常的樸實,把該說的話都講得出來。

陸子成騎著一批棗紅色的戰馬和蘇念兩個人並肩而行,聽到他這麼說之後心裡面不知為何覺得有些溫暖。

這姑娘看著就是一個不服輸的樣子,自己是不是應該從很久之前就清楚了呢,看來現在應該安慰她才對。

兩個人並肩而行,他伸出手揉了揉蘇念黑色並且柔軟的頭髮。

“我對你是非常的有信心,就算是輸了一次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大不了我們從頭再來,這場戰役我們若是不贏的話,便是不再回京。”

蘇念這時候便是笑了,但是陸子成話裡話外的意思他還是覺得有些疑惑。

周圍跟著的這些將軍們自然是在一旁打趣,這姑娘倒是沒有聽明白是什麼意思,可是將軍的意思他們卻是非常的清楚。

所以這時候便是七嘴八舌,爭先恐後地準備在一旁提醒蘇念。

“我們王爺的意思是等到大獲全勝的時候,他回到京城以後,天天給你買桂花糕吃。”

蘇念相貌如何他們到是一點也不清楚,可是這些日子跟在了陸子成的身邊愛吃桂花糕,這一點倒是成了她的代表性名詞。

蘇念笑了,這些人看著還真的是出乎意料的淳樸,雖然說自己比較喜歡吃桂花糕,等真的是大獲全勝了的話,她可是要回山的。

不過這時候也不好在一旁開口說出些什麼打擊士氣的話,蘇念笑著點頭應下了,這些人也沒有怎麼往心裡去。

畢竟蘇念的能力可是他們有目共睹的,若真的,這場比賽沒有贏的話,想來也不是蘇念的關係。

大概會被他們歸咎於自己,他們這些征戰沙場的將士唯一的作用便是殺敵,若真是輸在這種玄學上的話,倒也覺得丟人。

兩個人好不容易的到了戰場,蘇念本來打算就這樣的跟著過去了,可是陸子成非要讓她等在後面。

蘇念這沒去前面還好說,自己在後面一看,整個人都憤怒了不少,師傅明明說只有自己和師兄兩個徒弟。

結果今天一看,就發現了對方那裡站著的那個人絕對是出自于自家師傅的門下,用的術法都是鬼穀子老先生的筆記裡面的招數。

蘇念詭異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對方是自己的師兄……

可是仔細一看卻並非如此,對方並沒有帶著面具,臉上的容貌都是最平凡普遍的,反而還有幾分陰騖。

而且,她搖晃了自己手裡面的鈴鐺,發現對方並沒有什麼反應,而且沒有一點兒夏伯殤的感覺。

莫不是師傅背著自己偷偷的收了什麼心術不正的關門弟子了?

陸子成這時候專注于戰場,根本沒有功夫過來看著蘇念,但是不代表別人就沒有功夫看著她。

白老將軍看了一下對面,不得不承認司徒早的陣法實在是太有用了,陸子成那邊過來的士兵們毫無例外的都是死在了虛幻之中。

陸子成皺著眉頭覺得這好像是超乎自己想像了,對方不按照常理出牌,甚至是手下一

點兒也不留情。

“將軍,現在我們的確是沒有辦法抵擋了,這可怎麼辦,再這麼下去的話,兄弟們可就都白白的喪命了。”

這個人一把拉住了陸子成,阻止了他想要衝鋒陷陣的想法,笑話,陸子成要是出了個三長兩短他們可就是萬死也難辭其咎。

而且,他突然想起來了蘇念的存在,這個人不就是王爺叫過來的軍師麼?現在就輪到她的作用了。

這個手下拼了命的回過頭來,看著蘇念臉上銀色的面具在陽光之下非常的耀眼,一時之間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改變現在的戰況。

“軍師!蘇先生,你快來看一下這應該怎麼辦啊?”

蘇念一直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並沒有反應過來這個人現在喊自己,回過神來以後,便是抓住了自己的韁繩。

飛快的趕到陸子成的身邊,若是現在出了什麼問題的話,怎麼樣也是要先把這個人給保護住的。

陸子成剛回頭就看見了這姑娘不要命的向自己跑過來,他居然有一種錯愕,不明白他是為何而來。

蘇念在剛才發生了那麼多時間,已經確認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對方的招數狠辣不留餘地,一看便是那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套路。

如果是別的人的話,他還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但是對方卻是師從于自己先生的名下。

就算是這一次自己的判斷失誤,但是現在好像要賭一把了,不由自主的便是想到了前些日子自己占卜出來的結果。

蘇念一把將陸子成推到身後,臉上的笑容淡漠了不少,那動作行雲流水,一點都沒有猶豫。

好像是對面來的人只是遠道而來的客人而已,並不是什麼敵人。

“你現在先帶著他們向後退,給我留出三十米的距離,相信我,現在我們只能賭一次了。”

這句話說出來之後,陸子成倒是一點都沒有猶豫,雖然說對於他來講明確的認識到向後退三十米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在兩個軍隊互相交戰的時候,但凡是有一方後退,那麼便是表明了誰直接處於弱勢。

別說是三十米,就算是區區的五米也能夠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可是現在這姑娘說的這句話之後,他卻是一點都不想猶豫。

陸子成這一生之中最大的特點就是相信了一個人,便是長長久久地相信了。

而且他也清楚,如果他在這個時候還不選擇信任蘇念,那麼,最後兩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這時候便是大手一揮,示意整個軍隊通通的向後挪,其他的士兵們也是覺得非常的慌張,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可是軍令不得不從,便是整齊劃一的向後退。

不得不說一句,陸子成這個人對於治軍方面的確是有著非常大的才能,這個距離不准不好,剛好是三十米。

這下子便是形成了一個非常詭異的局面,在整個三十米的空地上,只有蘇念一個人站在這裡。

司徒早早就已經注意到那個戴著面具的少女怎麼看著都是覺得和自己的師妹非常的相似。

但是後來卻是搖搖頭否認了這樣的一個想法,因為他明確的聽到了那個人喊這個女人是蘇姑娘。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師妹的話,怎麼樣也是姓夏,可是他卻忽略了,自己竟然可以改名字,那為什麼夏晨曦不能了?

蘇念一個人在馬上但是卻是絲毫都沒有顯得有多麼的懦弱,雙手立於胸前不斷的結印。

對方就算是立了再多的五星八卦陣,但是他們兩個人畢竟都是鬼穀子老先生的徒弟,沒有人能夠更加瞭解彼此了。

說來也奇怪,明明對方並不曾見面,可是現在卻看著舒服了不少,蘇念勾了勾唇角。

有些事他倒是覺得很幸運,這個人雖然說不是自己的師兄,但是行為方式和師兄卻是非常的相似。

就連這所做出來的方法都是大同小異,唯一不同的是,師兄平時並沒有這樣的狠辣,但是其中的錯誤之處卻是非常一樣。

師兄這個人平時結印的時候有一個最大的漏洞,就是在前方一味的猛衝而忽略了自己後方的鎮守。

蘇念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但是卻是活生生的承受住了他前面的這幾個陣法,徑直的從天空向下砸下的一道法陣。

這種做作出來的時候,司徒早整個人都混亂了,並不是因為兩個軍隊之間的優劣突然得到了改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