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聽見鬼的聲音

第23章 孟鋼的決斷

書名:聽見鬼的聲音 作者:桑衍 本章字數:3552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47


“啊切”我吸了吸鼻子,將耳朵裡的耳塞塞得緊了緊。好在,雖然在水裡泡了泡但是這耳機倒是沒弄壞,依舊能能夠隔絕那些鬼的聲音。

昨天晚上因為不太好回寢室,付瑤直接帶我到她家旗下的酒店過了一夜。也不知道袁野到底和他們說了些什麼,讓他們將“消滅”田沁的功勞全部算在了我的頭上。不僅給我買了一套衣服和新的手機,還硬是塞給我兩萬塊錢。我本來想拒絕,但是想到昨天晚上為了就孟鋼差點翹掉小命,就默默的收了下來。不過那天孟鋼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我以為他是受到了驚嚇,也沒多想。

“啊秋”我又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臺上講課的老師看了我一眼。我縮了縮頭歉意的笑了笑。唉,昨天驚心動魄一整夜,又泡了次水,終究是感冒了。吸了吸鼻子,感覺整個人和被泡發了的面似的軟綿綿的。手指在書包裡翻了翻,無果,最後只好把東西全部拿出來。書,本子,筆,學生卡,鑰匙。......我望著這些東西歎了口氣。又在衣兜裡摸索半天,還是沒找到紙巾,倒是把那面鏡子摸了出來。

鏡子的鏡面上又添了一道裂縫,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兩條貫穿整個鏡面的裂縫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大叉的形狀。背後的畫像依舊是陳舊的紙張也是乾燥的毫無浸泡後的褶皺。畫面上的女人對我燦爛的笑著,她的眼睛總讓我有種時刻在注視自己的感覺,甚至能從她的眼神中看出暖暖的幸福感。這個畫家可真是厲害。我暗自思量,手指摸索著鏡面上的裂縫,感到從鏡面上傳來的思思涼意,在大熱天的倒是很舒服。

那天的那道光還有那個救我的人到底和這面鏡子有沒有關係呢?

“阿秋”隨著這個噴嚏我渾身一顫,倒是從思緒中脫離出來。鼻子裡一陣濕意,鼻涕以這個強烈的噴嚏作為推動力從我的鼻子裡慢慢的留下來。

“啊,真是。”我順著這個噴嚏乾脆的伏在桌上,用力地吸著鼻子。

“你沒事吧。”一低頭眼前出現一包紙。拿著紙巾的手很小看起來像是一個女生的手,有些肉肉的,指甲修建的很整齊乾淨。順著手看去,正看到陳晨向我望著,她微微皺著著眉頭,圓圓的眼睛裡除了關心和擔憂找不到別的情緒。

“沒事,謝謝啊。”我心裡一暖一邊道謝,一邊拆開紙巾一邊擤鼻涕。腦袋昏昏沉沉的渾身像是散了架一般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就聽見講臺上老師意有所指的說:“以後我的課還是不要戴耳機,好好聽課不好嗎?下一次我再看到戴耳機的,平時成績計零分。”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吧戴耳機的全班就我一個,這說的不是我還是誰?我苦笑了一下。不帶的話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吧?之前田沁說的學校是她的地盤,如果沒騙我的話學校應該沒什麼厲害的傢伙......想到田沁,腦子又是陣陣發痛。田沁真的消失了嗎?她之前說的那些話到底什麼意思?一個又一個的謎團卻縈繞在我的心頭。

我渾身無力的收拾著桌子上的書,向下一個教室走去。

“滴裡裡”走到半路,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我拿出我的新手機。

“孟學長有什麼事情嗎?”孟鋼今天打電話給我倒是讓我有些驚訝。

“昨天付瑤在,我都還沒有和你認真的道謝。”孟鋼那邊的聲音還是嘶啞的,看樣子昨天的那番折騰,孟鋼顯然比我傷的更加嚴重。

“道什麼謝啊,錢都給了。”我歎了口氣,不想和他有太深的牽扯。

“錢雖然給了,但是謝還是要道的。週五就在食堂吃頓飯吧。”孟鋼的語氣中帶著深深的疲倦。

“這......”我不太想去,但是孟鋼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他很快就掛了電話。

“喂喂?”沒想到一夜之間,孟鋼的脾氣都變了很多。

週五中午,我思前想後的還是到了食堂,依舊是在食堂三樓,也依舊是一大桌子菜,見到我孟鋼站了起來笑了笑。一夜之間孟鋼像是老了很多,老的不是形象而是精神狀態。孟鋼現在整個人顯得都暮氣沉沉的。

“昨天晚上真的很謝謝你。”孟鋼拿起酒杯為自己到了一杯,一飲而盡。

儘管桌子上的菜依舊很美味,但是我卻如味同嚼蠟,我有很多話想問,但是又怕給母親給家人招來麻煩,那些話最終還是在嗓子眼走了一圈和著食物咽了下去。

兩個人氣氛凝重的吃了半天,一時之間誰也沒說話。等到飯局快要結束的時候孟鋼忽然說:“大師,你說我是不是很可笑。”

“你看......”孟鋼將手掌慢慢展開,我看到他的手心裡安靜的躺著一個銀色的項鍊。項鍊的墜子是一個天鵝的形狀,天鵝的身體上鑲著透明的水晶,它的頭部和尾部用鏈子掛住,看起來精巧秀氣。

“這是我以前送她的禮物......錢是我自己打工買的,所以價格也不怎麼貴。”孟

鋼用拇指輕輕摸索著天鵝的翅膀。“以前我送給她的禮物都被她當著我的面丟到了垃圾桶,但是這一個我見她沒有提起,我以為她是收下了......我以為只就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但是......都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罷了。”孟鋼喃喃自語。“昨天我聽田沁說,那個項鍊她根本看都沒看到,回去查了查才知道......項鍊被她室友拿了。”

“我就是個傻子,什麼的不知道只會一相情願,那麼喜歡田沁最後不僅看著她死了,甚至她的屍體......都是我幫忙扔到了水庫。”

“你......為什麼不給田沁穿件衣服呢?”我本不想說話,但是想到田沁裸著飄在水上還是問了出來。

“我準備給她穿上我的衣服,然後......付瑤來了。”孟鋼又悶了口酒,聲音哽咽著說。

孟鋼接著說道:“她不讓......說是容易暴露身份。”

我覺得用力的抓住耳機線,心裡覺得堵得慌,田沁死的太憋屈了。

“我真的很沒用......”,孟鋼低下了頭,過了一會我聽見壓抑的像是受傷的小獸的哭聲。

過了好久,孟鋼的哭聲才漸漸弱了下來。我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說,只是不斷擺弄著自己的耳機線。

“真的很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再也沒有和田沁道歉的機會了。”孟鋼又到了些酒,一口悶下。

“逝者已矣,節哀。”我看著孟鋼一口一口的喝酒,終究只擠出了這幾個字。看到他心灰意冷的樣子,似乎說什麼都沒有價值了。

“我啊實在是太懦弱了,學妹。”這一次孟鋼沒有叫我大師,他似乎有些醉了趴在桌子上輕輕的說:“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她”......

那頓飯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孟鋼,之前發生的一切好像就在那頓飯中告一段落了。但是我沒有想到......

四天后,宿舍

我帶著耳機縮在床上,腦袋裡像是有一個東西在我的腦子裡面不停地拉扯。唉不知道這個感冒還要折騰多久。我打了個哈欠只覺得一陣困意襲來。

“天啊!”劉芸忽然在床上尖叫起來,尖銳的叫聲讓我的腦袋更加脹痛起來。我皺著眉,眯著眼睛看著劉芸坐在床上一驚一乍的樣子。

“天哪,你們快看。”劉芸又驚叫一聲。

“看什麼啊?”張愉問道。

“湘城網,就現在的頭條”劉芸的語氣說不清是興奮還是惋惜。

“今天晚上10點整,湘城警方接到報警,報警男子孟某稱:自己的女朋友付某及其兄長被自己殺害在酒店。警方趕到時發現付某及其兄長的屍體,隨後又在附近水庫發現孟某的遺書和屍體。目前案件的詳細情況正在調查。”劉芸快速的將案件讀了出來。

“什麼?”我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孟某,付某,水庫這三個詞讓我有了不好的聯想。孟鋼那醉醺醺的樣子又浮現在我的眼前......不會吧......

“唉,你說這水庫又死了一個人,不會是那個學姐在找伴吧。”張愉說道。劉芸和張愉都沒有搭理我,自從上次我扇了劉芸巴掌之後,宿舍關係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倒是讓夾在中間的陳晨很是尷尬。

我打開手機,快速的搜索著。半天都刷不出頁面更是讓我心急如焚。我雙手捧著手機盯著頁面,看著它一點一點載入出圖片。

文字先被載入出來,我快速掃了一眼。和劉芸的講訴一模一樣,就是短短的幾行字。也是現在也才10點30,湘城網能這麼快反應過來發文已經是非常迅猛了。文字的後面“相城網將持續跟進此案發展。”看來湘城網是準備做個系列報導。當然這些都與我無關。此時我正盯著慢慢出現的圖片。

圖片上:一個男人仰躺在水庫邊上,地面上是一灘水。他穿著簡單的T恤和牛仔褲,體恤和牛仔褲被水庫裡的淤泥和石頭弄得很髒。手裡一大串的玫瑰被他用繩子綁在右手上。玫瑰已經被水沖刷的幾乎只剩葉子了,光禿禿的枝葉就這樣伸展在鏡頭的下面。看起來並不好看,在鏡頭下麵就像一根根長長的刺。我的視線慢慢向上移動他的脖子上還帶著一串項鍊,照片不是非常清楚形狀能模模糊糊的觀測到是個小天鵝。我一下子呆住了,再往上看這個男人的臉被打了馬賽克。但是即使看不到男人的臉也足夠了......那件T恤和牛仔就是夢境中田沁死的一天的穿著啊。

我歎了口氣,田沁終究還是復仇了,即使讓她消失了,但是那天她做的一切無疑在孟鋼的心裡埋下了種子。然後伴隨著她的消失再孟鋼的心中深根發芽,最後......

我坐在床上,想到那天,孟鋼趴在桌子上小聲的叨念:“我是在是太懦弱了,學妹。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她啊。”......他那天的神態和表情真的很想渴望被解救的信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