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聽見鬼的聲音

第40章 瘋魔

書名:聽見鬼的聲音 作者:桑衍 本章字數:338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48


就在電梯即將閉合之際,一雙手插到電梯門縫。那雙手是消瘦的,乾癟的皮包裹著手骨泛出一股不健康的青色。電梯門再度慢慢打開,青面男人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兇神惡煞的說。

“媽的,本來是不想壞了賣相的。”青面男人碎了一口沖著地上吐了口痰,手伸向書包摸索著。

我整個人僵硬的靠在電梯的壁上,死死地盯著青臉男人的一舉一動。他的手從書包裡伸出來高高揚起,手裡的手工鉗在燈光下閃爍著寒意。“好好睡覺吧,小寶貝。”他的臉伴隨著這個笑容扭曲起來,臉上大半的青色印記好像活過來了一般,在他的臉上沖著我張牙舞爪。

“鈴鈴鈴”寂靜的太平間忽然被一陣鈴聲劃破了寂靜,青臉男回頭看了一眼。乘著這個機會我猛的將青臉男一撞。他整個人被我撞到在地上,手裡的手工鉗沒拿穩掉在地上。我快速拾起手工鉗,接著從他的身邊饒了過去。

“哎呀!”青臉男被撞倒在地,大叫一聲,此時聲音中已是暴跳如雷。“小丫頭片子,爺爺不教訓教訓你還以為爺爺好惹的?

.......青臉男的一串咒駡,我都拋之腦後。此時我惶惶如喪家之犬,滿腦子裡都只有跑,快點跑,跑到安全的地方去。

“喂,是是是”。小護士這邊沖著電話低三下氣的回答者。

我一路狂沖,沖到了死角。或許是熟悉路線,看到我的奔跑方向青臉男笑了兩聲。“躲好了嗎?被找到了可就沒有好結果哦。”喑啞難聽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太平間。無處可去了,此時我正靠著一處冰棺,左邊青臉男步步緊逼,右邊小護士依舊還在打電話。怎麼辦?我手腳冰涼,怕被發現不敢左顧右盼,心裡不知如何是好。身上的繩索摩擦著我的肌膚,手上的有些地方因為不斷的掙扎而被勒出淤青。

“快要找到你了......”耳邊傳來青臉男興奮的呼吸,腳步聲越來愈近,我眼角向右邊撇去。一雙老式的軍用膠鞋映入眼簾,鞋子很舊,鞋子邊沿和鞋帶都有磨損。鞋帶上還濺到了一兩滴血跡,讓我聯想到了躺在角落裡生死未知的兩個醫生。

“青臉,老大說讓我們行動快點。”小護士掛掉電話,向我這邊走來。此時青臉男理我不過兩步,小護士離我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怎麼辦?我腦子裡轉的飛快。此時太平間的燈忽然閃爍了一下,我轉向右邊,右腳狠狠地踩向青臉的腳,然後在他發狠之前左腳正準備對著他的胸口使勁一踹。

“嗯”左腳被青臉死死的抓住,他的青色爪子死死地扣住我的腳。“媽的,再陰溝翻船我也就不用混了。”青臉倒吸一口氣,將腳收回來原地跺了跺。“這麼潑辣,真是和我胃口啊。可惜......”我的腿被青臉用手扣在空中,任憑我如何用力也掙脫不出來。

“青臉,你那邊解決了?”小護士的聲音幽幽傳來。

“一個小丫頭,能翻出多大的浪花。”青臉得意的說,在一閃一閃的光線下看起來猶如地府的小鬼。

“和男人偷情到男廁所,還震壞了醫院的玻璃,這丫頭可的提防點。”小護士的腳步聲走遠,接著開關冰櫃的聲音再度傳來。

“啊,這樣啊。那就沒意思了,我還以為是個小處女,本來還準備對她身體檢查一下。”青臉露出失望的神色:“既然這樣的話......”青臉將我藏在我在手裡的手工鉗子奪下來。再度露出了獰笑。此時醫院的燈光開始不斷的閃爍,他的那張青臉變成了幾張照片,以黑暗作為間隔強制的貼在我的視網膜上。手越楊越高,接著手工鉗沖著我的腦袋重重落下,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彭”太平間裡傳來一聲巨響,接著是一聲悶哼。預感的疼痛久久沒有到來,我半是疑惑,半是慶倖的睜開眼睛。此時手工鉗依舊懸在空中,青臉眉頭微皺露出疑惑的神色。“怎麼了。”

“青臉,今天這活沒法幹了,太邪門了。”青臉押著我,轉過彎向小護士走去。小護士跪坐在一塊冰櫃的邊上,邊上是裹屍袋和記號筆,一排的冰櫃上一個冰櫃已經被拉開。此時小護士正從地上坐起,額頭上青紫一片。她一邊起身一邊習慣性的去摸手腕上的佛珠,誰知手指剛剛碰到佛珠,整串佛珠一下子斷裂。珠子散落一地,滾落在地上的珠子也碎幾瓣。

“噠噠噠”一串珠子滾在我的腳邊,然後一下炸開成五份。

小護士的臉色更加慘白:“剛剛一個冰棺忽然伸出來打了我的額頭。”小護士指著唯一打開的那個冰櫃。

“不可能,一定是你之前的冰櫃沒有關緊。”青臉勉強笑了笑,壓住我背的手因為恐懼有些顫抖。“別逗了

,都最後一次了,好好幹。”

“真的,這個冰櫃我還沒有拉到,我不可能記錯。還有這個佛珠.....”小護士指著自己空無一物的手腕,指著地上碎成幾片的佛珠。“你是親眼看到了的,它自己就碎成了幾瓣。”

“你......別說了。”青臉男外厲內荏的說道。此時我看到躺在冰櫃上的人的肩膀似乎動了動。我不禁向後退了一步,一下子又踩到青臉的腳。

“你幹什麼?我警告你別打什麼鬼主意!”青臉男連忙厲聲說道,手也加重了力道。

“手......屍體的手動了......”我顫顫巍巍的用手指著冰櫃上的軀體。這回我看的更加清楚,如果說之前是小幅度的震動,不細看很容易忽略的話,那麼這一回的幅度就根本讓人無法忽視。

那似乎是一個女孩子的屍體,長長的黑髮此時從冰櫃裡垂落在外。她的手顫動著,脖子也微微的向上抬高。“這.....這是怎麼回事?”青臉的聲音開始發抖。臉上那塊青色的皮隨著他的顫抖微微抽搐著。

我忽然意識到一個之前一直被忽略的問題。之前我在看到文松的時候就扯下了耳機,但是從到太平間開始就一點鬼語都沒聽到,在屍體如此聚集的地方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那麼現在這種情況只有一下幾種可能。

一是:這裡的鬼被驅走了,目前的所有狀況都是人為的。二是:我的耳朵忽然好了。三是:這裡有厲害的鬼,厲害到其他所有的鬼魂都敢不敢出聲。一二兩點我認為可能性都不高,反倒是第三點很有可能就是事實。之前我在醫院的時候總聽到“我是大人的女人”的傳言,即使在我被冥界通緝的情況下,他們依舊不敢對我下手。“大人”到底是誰我現在不知,但是從他們的言語中足以見冥界一個強大的鬼魂對弱小者有足夠的威懾力。

如果我的推測是真的的話,那麼現在就看,這個鬼魂到底是不是沖著我所謂的冥界通緝犯的身份而來。如果是真的話,恐怕落在他的手裡要比落在青臉的手裡更加糟糕,想到這些我更是心亂如麻。

此時屍體的脖子依舊是向上抬高,她就像是枕著什麼看不見的一直在脹大的枕頭,整個脖子以及其扭曲的姿勢抬起。抬到一定高度她的脖子停止了抬高。這時,她的臉忽然一轉。只聽見小護士尖利的尖叫聲。她張開嘴吧。我幾乎可以看到她的扁桃體隨著她的尖叫聲震動著。眼睛瞪得老大,露出大半個眼白。她的雙腿才剛剛站起來,又再度跌坐下去。不僅是小護士。一直押著我的青臉此時都鬆開了手,倒吸一口氣向後退了一步。

不怪他們如此作態,因為此時那句屍體的臉嘎嘣一聲向小護士的方向轉去。就像一根纖長的木頭被人生生折斷發出清脆的響聲,聲音很小,但是在空曠的太平間在我們的耳中甚至蓋過了小護士的尖叫。她腦後的黑色長髮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在半空中飄動著,看起來隨時等待著吸食人血。

“我有罪有罪,我懺悔......”小護士跪在地上,一邊叨念著一邊從地上將四分五裂的佛珠掃到手裡。雙手合十不停的念著:“南海觀音,救救你的信徒......”她渾身不停的發著抖,但是雙手和的很嚴實,像是害怕手裡的佛珠掉落一般。

然而祈求的話還沒說兩句,小護士停了下來,她的臉上呈現出極度驚恐的神色。她顫抖的攤開雙手,手裡的佛珠不見了,只剩下一些木質的粉末,順著吹過來的一陣陰風飄到我的臉上。聞著著香火的味道,我只覺得一陣噁心。

小護士似乎是被嚇傻了,她跪在那裡也不說話,愣愣的看著空蕩蕩的手掌發呆。

倒是青臉,此時在我身後扶著我的背,拿著手工鉗對著空氣揮舞著,結結巴巴的說:“誰?誰?誰在......在哪裡,裝神弄鬼。”

“啊”他的話音還沒落便被微微緩過神來的小護士的尖叫聲打斷。小護士用還殘留一些佛珠粉末的手抱住自己的頭:“被拋棄了,被菩薩拋棄了......”她用手掌摸抓著,頭髮散亂遮擋了她的臉,從頭髮縫隙之間露出的眼睛和顫抖的嘴唇,無不絕望。

她時不時的發出“咯咯咯”的叫聲,看上去像是瘋了.....空氣裡彌漫著絕望的苦澀,青臉的呼吸越來越粗重......

此時屍體再度有了動作,原本朝向小護士的臉,正嘎嘣的向我這邊轉來。她先是慢慢的轉回正臉朝上的位置,然後她停頓了一會。接著又是一聲嘎嘣的樹枝折斷的脆響......我的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屍體那邊撲去。青臉轉身逃亡的關口居然狠狠的對著我的背推了一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