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神武至尊

第一卷 第十一章 嶄露頭角

書名:神武至尊 作者:頹廢的煙121 本章字數:429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08:57


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雲霄,林月兒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天前,她命蓮兒去找雲霄祖孫二人求救,到了今日,她原以為雲霄祖孫二人不可能趕來的,可萬萬沒想到,就在這最為緊要的關頭,雲霄竟然真的來了。

“雲霄公子…………”

一把拽下頭上的紅紗,林月兒烏黑的大眼睛裡,此刻盡是一片水霧,那些積壓在心底的委屈,這一刻竟是不受控制的發洩了出來。

‘我來救你了’,簡單的五個字,聽在她的耳朵裡,簡直如同春雷炸響,她敢保證,這是她此生聽過的最動聽、最溫暖的一句話,也是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一句話。

當初在鷹愁山遇險,就是雲霄出手救了她的性命,那個時候,她的心下就對雲霄感激不已,少女懵懵懂懂的心扉,也是不覺間有了雲霄的影子。不過,那個時候更多的還是感激,並沒有太多其他的情愫在裡面。

然而,此時此刻,在她最傷心,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刻,雲霄再次出現在眼前,刹那之間,她感覺這個世間最好的男人,怕也不及雲霄的萬分之一。

“小藥罐子,是你?!!!”

賈平正這會兒還在那裡跪著,直到雲霄來到近前之時,他這才回過神來,滿臉猙獰地起身喝罵道。

他做夢也沒想到,雲霄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在這裡,他是知道雲霄和林月兒之間有些關係的,眼下雲霄打斷婚宴,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吃了一隻蒼蠅一樣難受。

“我叫雲霄,不叫小藥罐子。”掃了一眼面目猙獰的賈平正,雲霄挑了挑嘴角,卻是直接略過他,看向了上手的林家家主林威。

今非昔比,當初的他的確十分忌憚賈平正,可時過境遷,如今的他,根本不會把賈平正這樣的小角色放在眼裡。

“林掌櫃,為了家族利益犧牲自己的女兒,您覺得自己這樣做很偉大麼?”

淡漠地盯著林威,他的稱呼也從林伯父變成了林掌櫃,似乎是在諷刺對方商人重利的事實。

那日在聖心藥行被林威無視,他就對林威的為人有了新的認識,對於這位元林大掌櫃,他實在難以生出什麼敬意。

“放肆。”

林威的臉色,早在雲霄出現之時就已經變得十分的陰沉,他也沒有想到,這麼關鍵的場合,雲霄竟然跑出來搗亂。此刻聽到雲霄毫不客氣的譏諷之語,他頓時覺得臉上發燒,就要起身出手教訓。

“林兄稍安勿躁。”

眼看著林威怒氣上湧,竟然要對雲霄出手,一旁的賈潮生趕忙抬起手來將其壓下,示意對方莫要輕舉妄動。

今天在場的都是紅鸞鎮的上層人士,如果林威做出什麼有失身份的舉動,那丟人的可不單單只有林家。

“你是雲靳大師的孫兒雲霄吧!”賈潮生上下打量,卻是已經認出了雲霄,“小傢伙,我念你年幼無知,所以並不怪你,現在退出大廳,本家主可以既往不咎。”

作為賈家的一家之主,他雖然也很想把雲霄拉下去剁成肉泥,但這個時候,他必須表現出一個大家族家主的風範,萬萬不能毀了自己和賈家的形象。

另外,他認出了雲霄就是絕壁野叟雲靳的孫子,而一想到雲靳,他的心下難免有幾分忌憚。

雲靳在紅鸞鎮可以說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存在,說起來,紅鸞鎮的獵戶,基本上都已經被各大家族暗中收編,可唯獨雲靳,不管是哪個家族想要拉攏,最終都吃了閉門羹。

賈家也曾試了很多辦法,甚至可以說是軟硬兼施,但最終還是羽紗而歸。

他記得,他當初曾派了府上最強的幾個供奉前去勸說,可那幾個供奉回來之後,竟然全都跟他辭行,盡數離開了賈家。

在那之後,他對雲靳可謂越發的忌憚,就算有合作,也會讓對方拿大頭。

“雲霄?是絕壁野叟雲靳大師的孫子雲霄?”

“原來是這小傢伙,我說怎麼看著有些面熟。”

“這小傢伙是要搶親麼?我可聽說,前些日子這小傢伙曾在鷹愁山救過林家丫頭的命,該不會是這兩人早就私定終身了吧?”

“嘖嘖,這還真難說,自古英雄救美都是佳話,雖然聽說這雲霄天生不能修煉,但就憑他這份膽氣,我看足以讓很多少女動心。”

“就不知道雲靳大師是否會露面…………”

在場眾人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另外,一個年輕男子突然出現在婚宴之上,口口聲聲要把新娘子帶走,這本就讓人浮想翩翩。

可以說,今日之事無論如何收場,賈家和林家,都註定要被別人看了笑話。

“該死,小野種,我要殺了你!!!”

就在這時,賈平正的吼聲陡然響徹整個大廳,卻是這位賈家的二少爺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

周圍眾人的談論,賈平正全都一字不落地聽在耳中,尤其聽到有人說雲霄和林月兒已經私定終身之時,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帶了綠帽子一樣,那感覺還真是要多爽有多爽。

賈潮生忌憚雲靳不假,但他可沒那麼多的顧忌。他已經是雷雲學院的人,有這重身份作保障,殺了雲霄又能怎樣?

想到這,他腳下一跺,身形就像是一杆箭一樣直接殺向雲霄。

“恩?”

賈潮生離得較近,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眼看著自己的兒子出手,他的目光微微一閃,卻是並沒有出手阻攔。

他當初的確忌憚雲靳,但今非昔比,他的兒子已經是雷雲學院的學生,賈家的地位水漲船高,絕非一個雲靳所能撼動。

另外,賈平正和雲霄乃是同齡之人,平輩之間的交手,在禮法上說得通,而即便雲霄有所損傷,那也只能怪他學藝不精。

“雲霄公子小心!!!”

林月兒就在跟前,看得也比較清楚,見到賈平正對雲霄出手,她頓時臉色

一白,滿是焦急地喊道。

不過,不喊不要緊,她這一喊,賈平正心下更怒,原本用了八成力量的一拳,竟是一下子提到了十成,這一拳若是擊中雲霄,後者不死也得成為廢人。

“動手了?”

隨著賈平正出手,在場眾人都是面色一緊,下意識的為雲霄捏了把汗。

整個紅鸞鎮誰不知道,賈家二少爺賈平正天資聰慧,十六歲就有了真氣境六層的境界,而雲霄天生不能修煉,形同廢人,此刻賈平正對雲霄出手,那還不是一拳就要轟殺對方?一想到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血腥場景,有些人甚至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

“想殺我?”

雲霄的臉色突然一沉,他能夠感受到,賈平正這一拳威力極大,如果他還是當初那個沒有一絲真氣在身的普通人的話,即便仗著身體素質強壯,怕也要身受重傷,變成一個廢人。

“金石拳!!!”

賈平正的拳頭說話間已經到了眼前,這個時候,雲霄根本來不及多想,動念之間,他的右手抬起,不閃不避,竟是一拳迎了上去。

普普通通的一拳,正是金石拳第一式的拳招,此招樸實無華,但卻勢如猛虎,仿若能夠開金裂石,隨著他這一拳轟出,整個大廳之中似乎都有金鐵震盪之聲。

“嘭!!!”

“啊!!!”

拳招對碰的聲音陡然傳開,緊接著的,是一聲痛苦至極的慘叫,而隨著慘叫聲響起,眾人就看到,賈家二少爺賈平正左手捂著右手手腕,整個人就像是離線的風箏一般,高高的拋飛開來,最後砰地一聲摔落在地。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所有人盡是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重重落地的賈平正,一時之間全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這、這怎麼可能?”所有人的心裡,此刻都是同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眼花了。紅鸞鎮公認的第一天才,竟然被紅鸞鎮的第一廢物一拳轟飛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他們也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平正!!!”

賈潮生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離得最近,甚至清晰地聽到了骨頭折斷的聲音,原本他以為是雲霄的骨頭斷了,可現在看來,恐怕是他想當然了!

“嗖!!!”

“來人,把這小子給我宰了!!!”

渾身一顫,他一個箭步來到賈平正近前,一邊將自己的兒子扶起,一邊對著左右怒吼道。

到了這一刻,他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婚宴被破壞,自己的兒子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公認的廢物所傷,他感覺自己臉上發燒,簡直把這輩子的顏面都丟光了。如果今天不把雲霄斬殺當場,他賈潮生今後如何能抬起頭來做人?

“嗖嗖嗖!!!!”

隨著賈潮生一聲令下,三個中年男子的身形,不知從哪裡突然冒了出來,瞬間將雲霄圍在了中間。

這三個中年男子全都天庭飽滿,渾身上下氣勢不俗,一看就是賈家招攬的供奉高手,十有八九就是暗中保護賈潮生的暗衛。

“真元境強者?!!!”

一拳轟飛賈平正,雲霄難免有些興奮,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與人交手。不過,還沒來得及高興,他就看到自己被三人包圍。

作為一個神師,他的精神力無比敏銳,很容易就感受到了這三人的氣勢,絕對都達到了真元境的境界,而且都是小成以上的境界。

“不可力敵!!!”

他晉級真元境的境界沒幾天,體內真元尚且十分弱小,但眼前這三人,可都是實實在在的真元境小成強者,若是玩命拼殺,倒是有可能絕處逢生,但問題是,他還要帶走林月兒,所以根本不能全力以赴,以免精疲力竭。

“咚咚咚………”

就在這時,大廳之外再次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說話間的工夫,一個賈家的家丁一臉驚恐地跑了進來,一邊跑一邊喊,“不好了,老爺不好了,花尾貂,好多花尾貂啊!”

“恩?”

突然間跑進來的家丁,直將大廳當中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這其中也包括圍攻雲霄的三個真元境強者,以及賈家家主賈潮生。

“混帳,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賈潮生此刻簡直氣得要背過氣去,今日的賈家是丟人丟到家了,護衛形同虛設、下人毫無規矩,就連引以為傲的天才二少爺也被一個同齡人一拳擊傷,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賈家的笑話。

不過,就在他心下憤怒,恨不得把這個不懂規矩的下人拖出去砍了之時,一片古怪的尖叫聲,以及緊隨而來的喊叫聲,直接將他下面的話堵了回去。

“唧唧唧唧…………”

“快跑啊,花尾貂來了!”

“啊,好多花尾貂,救命,救命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見了,誰來幫幫我…………”

整個賈府一片雞飛狗跳,桌椅打翻的聲音,杯盤碎裂的聲音,拼命呼救的聲音………前來賈府參加婚宴之人數以千計,這會兒似乎全都亂了套了。

“嘭嘭嘭………”

說話間的工夫,大廳的門窗就像是被一個個石塊擊中一樣,眨眼之間,好多毛茸茸的小東西便是穿透門窗,出現在大廳之中。

這些小東西差不多都是一尺左右大小,形似狐狸,卻要比狐狸更加兇猛,剛一出現在大廳,它們的尾巴下面便釋放出一股股灰黑色的氣體,這些灰黑色的氣體擴散極快,刹那之間便將靠近它們的人籠罩其中。

“撲通撲通。”

幾個被灰黑色氣體籠罩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竟是直接暈死過去,倒在了地上。

“不好,是毒瘴花尾貂!!!”

賈潮生第一個認出了這些小傢伙,見到這些小東西,他的臉色,瞬間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