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都是漂亮惹的禍:罪愛

第二十一章 辦公室的秘密

書名:都是漂亮惹的禍:罪愛 作者:鳶尾 本章字數:351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45


我說“是呀,報到了,我今天不去了,晚上要趕稿子呢,你的親愛的給我交待的任務”我拍拍潤的肩膀。

我說:“你就到我這兒吃了算了,然後跟我到辦公室去吧,也許,你的他在那裡呢”我信口開河說道。

其實,我感覺到劉老師對我說的那句話:“你在辦公室趕稿?”這句話。

他最清楚,楊潤每天會找我做伴。他的言外之意不就是知道有我在,必定有楊潤在!

楊潤聽了這話馬上就同意一起去吃飯。

我找了一付碗筷遞給楊潤,她也學著別人的樣子叮叮噹當地敲著碗,我提著開水瓶拿著碗,朝食堂走去。

來到食堂門前,我讓潤在外面等我,我拿著兩人的碗,走進食堂,一看排著很長的隊,我想找個熟人插插隊,趕趕時間。往裡邊四處張望。一瞅,怎麼都是生面孔?,一個熟悉的面孔都沒有呢?。正當我遲疑徘徊的時候,就見一個一二十歲的年輕人向我招手;我一看我都不認識。他就自行對我說:“你就不認識我了,今天你還去了我們車間呢”

他的提醒讓我想起來了,他是化工車間的核算員小鄧。

小鄧很熱情讓出他的位子對我說:“你到我的位置上,先打飯吧”

我連忙對他說:“謝謝,我不客氣了”

我幫潤打了三兩飯,一個肉絲兩毛錢,2分錢的酸菜和三分錢的豆腐,用了我2毛5分錢。而我自己打了四兩飯,5分錢的豆渣和酸菜,總共才一角錢。因為楊潤第一次和我吃食堂,我不會那麼小氣連肉都捨不得買;不過,她吃了我一頓飯,去用了我一天的飯菜票;用得我像撕肉一樣心疼。

我的碗裡堆得老高,我跑到門口叫潤,楊潤聽到我的喊聲,趕忙走來了端飯。

我把打著肉絲飯遞給楊潤,她瞧瞧我的菜對我說:“怎麼你沒有打肉”

“在底下呢,飯埋著”我撒謊說。

那時不是我捨不得吃,是沒有太多的錢吃,我每個月才十九塊錢,加上補貼才三十元左右,我每月規定只能吃五塊錢的伙食,交給家裡十五元,就沒有剩餘的了。如果楊潤在這裡吃得幾回,我就要捆肚子了。為了節約,這就是老是往楊潤家裡蹭飯的原因。

吃完飯,我趕忙打水。因為礦部都有規定,晚上九點澡堂關水。要洗澡就得等到晚班下班的人24點午夜後再放水;我加班後等不到午夜24點,只好自己準備好洗澡水。

我和楊潤來到礦部的時候,才六點左右,我向門衛說明了情況,門衛說:“我知道,劉主任早早就告訴過我”我聽到這個稱呼,我想應該對劉主任改稱呼了。

上得三樓,就見宣教科的門微微敞開著.我剛輕輕推開門,就傳來一聲“你來了?”的問候聲。

原來劉老師還真在呢,楊潤一聽到熟悉的聲音馬上對我輕輕地說:“他真在這裡呀”

我扭過頭來俯在她耳邊輕輕說“想你唄,他知道你會跟我來的”

楊潤把我的手使勁掐了一下,臉上露出撒嬌的妞昵,快速地從我身邊跑到劉主任的身邊坐了下來,然後伸出雙手抱緊了他。

我微笑地對劉主任說:“劉主任好,我到車間已經拿到本月的完成生產任務的資料,請你過目”說著我從文具袋裡掏出一疊數據信箋遞給他。

他扶了扶眼鏡看著我給他的那疊信箋,很快地掃視了一變,用他很深沉的男中音說:“小夕,我叫小胡先帶你,跟著他好好幹,你也別叫我主任,劉老師多好,很隨和,很親切,我喜歡你叫我劉老師”我點點頭。

心想:劉主任還真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稱呼嗎?也許劉玉明真與眾不同吧。

我從他那銳利的眼光看出,劉主任的心城好深好深.

我牢記母親曾經叮囑我的話:做任何事情必須小心謹慎,做任何事情之前必須先請示彙報;手穩,口穩,心穩,這才是做人的關鍵。

看完資料,劉主任又遞給我那些資料對我說:“你今天加班吧,寫幾分廣播稿,不會寫的話,我這裡有樣本,你看看,照這樣子寫;明天早晨要報導的,最少兩篇,”說著他拿出幾份稿子遞給我。

看到他莊嚴的神情,嚴肅的語氣,就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在我的心上;我有點惶惶不安,我的工作能力是否能應承得了?我很懷疑我的文化水準,畢竟我是沒有任何學歷的人。

劉主任看出我的顧慮,對我說:“你放心,你不懂的就問我,我不走,就在內屋”

我順著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卻只看到他背後有幾張立著的文件櫃。

他看出我的疑惑重複說:“在內邊”

我跨幾步偏著頭往裡一看:哦,原來裡面還有一間房,我想可能是劉主任專用辦公室吧。

楊潤這時忍不住了用焦急的語氣說:“親愛的,吃飯沒有”劉主任擁著楊潤,用面腮蹭了一下楊潤如桃花般的臉上,對她親柔地說:“吃了”

我一看到這鏡頭,趕緊

低下頭,真傷眼,也不顧及有我在場。

我迅速埋著頭握著筆,在信箋紙上寫《化工車間生產任務本月報導》。

劉玉明看我在疾書,對楊潤說:“我們到裡邊去吧,不打擾小夕了,讓她安靜的寫吧”。

楊潤嬌嘖地對我說:“小夕,你忙吧,你寫完了叫我呀”

我聽到這話我停下筆,對她說了聲:“好的,你們約會去吧”我朝她做了一個搞笑瞄槍的眨眼;她看了,露出嬌媚的笑容。裡邊的門輕輕地關上了。我在外面沙沙地寫著,時間慢慢流失;夜已經降臨。我伸了伸腰,甩了甩胳膊,隱隱約約臂膀有點酸痛。我定下神,聆聽裡面的動靜,先前柔柔細雨如在我的耳邊響起;現在,怎麼沒有聲響了?。我在猜測、幻想他們此時在做什麼呢,親昵,還是擁抱?我眼前幻出他們模糊的身影,我搖搖頭獨笑,怎麼了,想他們幹什麼,不關我的事,幹嘛要想?我擰筆出神地凝視窗外。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耳邊隱隱約約傳來輕輕的哼哼聲,並且一聲高過一聲。我尋思這聲音從什麼地方傳來?。

我打開辦公室的門,走到走廊裡,東張西望側耳傾聽,外面卻聽不到任何聲音;我返回到辦公室,聲音卻還是那麼響。

“哦,哦,哦”“呼,呼,呼”“吱吱吱”我終於明白那個聲音的來源,原來是對面立櫃後面發出來的聲響。

那“哦哦哦”的叫聲,是楊潤的,“呼呼呼---”是劉主任的踹氣聲,“吱吱吱”好像什麼人在使勁撞擊麼種東西的聲音。

師姐曾經給我說過那是他們在做好事。我頓時明白劉主任的用心,我不過是他手中的一顆遮掩的棋子,工作不過是他布下的棋局。

我用手指塞進我的耳朵,想隔斷聲音帶來的騷擾。我凝視窗外,一輪明月高懸空中,點點繁星眨著眼睛。

我尋思:明月為何不像照妖鏡一樣,讓那些有骯髒靈魂的人現形出來?,眨著智慧般的星星,為何不照亮陰暗角落讓那些有卑鄙心腸的小人無處藏身?。

我算什麼呢,小人?還是君子?我捫心自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角色了。

過了很長時間,屋裡似乎已經平息了,我重提起筆伏案急書。萬籟寂靜的夜,星星似乎已經疲倦隱退到幕後;偶爾還能看見一兩顆星星在閃亮,月也罩上了黑紗,我想明天也許是個陰雨天吧。

我終於寫完手稿,我想敲門,又遲疑;就在辦公室渡步,也許我的腳步聲驚擾了劉主任,也許他們已經幹完了好事、或許他知道我已寫完。

他拉開門叫我:“小夕,寫完了嗎”

“寫完了”我應聲道。

看到劉主任的頭髮似乎有些淩亂,但仍不失君子風度。

他來到我的身邊,拿起我寫好的手稿翻閱,大概遊覽了每篇的內容,對我說:“就這樣差不多了,等會兒我會修改的,你先和楊潤回去;今天讓她在你那裡睡好嗎,現在回去太晚了不好。”劉主任的聲調好像和你商量一樣的,語氣中卻隱藏著一種難已抵禦的服從。

楊潤從他的房間出來了,長長的頭髮披散在背後,兩手還在扣著扣子,緋紅的臉上像花朵剛撒了雨露一般,美麗動人。

劉主任溫柔地對楊潤說:“寶貝,你今天跟小夕去睡吧,我還有事情,明天我會安排好的”

我不知這話是指什麼。

楊潤抱著劉依依不捨,難捨難分。我用喉嚨使勁“嗯”了一聲,暗示她快走。

劉主任明白我的意思立即推開她輕輕說:“聽話”她才慢慢鬆開雙手。

走到廊下,看楊潤的長髮不整,我用手在潤的頭上理了理,幫她把頭髮打成辨子,看不出什麼破綻了,才走下樓。

門衛早已進入了夢想,我輕輕敲開門,阿姨露出疑慮的目光,我忙解釋對她說:“是我讓楊潤老師幫我忙呢”

阿姨微笑說:“我知道,我們認識,她也是宣教科的,在學校教書”,我忙點點頭,連聲道謝。

深夜的風,已經退去了熱度,迎面吹在臉上舒服而涼爽;蟬兒,蟲兒都已經睡了,偶爾能聽到蟲兒的鼾聲。

師姐挎著我的胳膊,就像一個話嘮一樣不停地說著話。

我對劉主任今天不讓楊潤到他家裡去甚感疑惑,忍不住問楊潤:“今天你的他幹嘛不讓你去他家?”

楊潤神秘地一笑對我說:“今天他家來客了”

“誰呀”我問。

“他舅”她說。

“哦”我明白了。他家來了客人。

從楊潤的表情中只有甜蜜和歡樂,沒有憂傷和懷疑;也許生活太優越,一切都那麼順,看任何人和事都是那麼美好和完美。

到了宿舍,我就用手指壓在唇上,示意不要再聲張,怕影響別人的休息。

用開水摻和些涼水後,就和楊潤將就地沖了沖身子,洗了涼快澡;勉強地洗了身上的灰塵。

我和楊潤頭挨著頭倒在床上,舒展緊張勞累的身體,我倒下就睡著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