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嫡女成長實錄

閨中女兒不知愁 第二十二章 扳倒老太太

書名:嫡女成長實錄 作者:桃金娘 本章字數:3396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58


正月十六。

京城的民俗是,過完了正月十五,這年就算結束了,該收心的就該收心,幹正事的就該幹正事。

虞知善也去幹了正事——給老太太請安。

這天她穿的十分素淨,月白的家常衫子,下面一條鵝黃的羅裙,頭上連簪子也不用了,只松松用幾顆瓔珞點綴著,看起來普通到不像個大戶人家的小姐。

“祖母,今兒早上我忙著換藥,沒趕上跟大家一起來,實在是有愧於心。”虞知善溫順地說著。

看上去倒也真像一副有愧的樣子。

“難為你為我一個活死人肯守這些規矩。”老太太臉上也掛著一張面具。

“祖母,前些日子我挨了打,不得下地,無法來給您老人家請安,現如今好些了,就趕著來了,祖母不會怪我吧?”虞知善小心翼翼道。

看上去也像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怎麼?你個小丫頭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麼?現如今也知道對祖母不敬的事了?這頓打倒是沒有白挨。老太太在心中暗自得意。

嘴上還是很客氣的:“你病著也就不用來了,晨昏定省只是個規矩,只要心裡有我這個老太婆,那些虛規矩不在意也罷……彩雲,給三姑娘倒杯茶。”

這句話倒也是真的——老太太並不是很待見這個並非她親生的孫女。

彩雲奉上來一杯茶。

“嘗嘗,這是我在定慧山求的藥茶,喝了延年益壽、強身健體。”老太太道。

虞知善乖順地將茶送到嘴邊。

“祖母,孫女有一事想請教您,不知祖母可願為孫女答疑解惑?”虞知善放下茶杯,那茶已被她全喝光了。

“但講無妨。”老太太盤玩著手裡的佛珠,淡淡道。

虞知善目光悠遠,語氣裡不帶一絲感情:“老祖宗,您說,一個女人最重要的,是什麼?”

不等老太太回答,虞知善馬上又道:“我知道,是名節。”

“可是老祖宗,在您心裡,名節真的重要麼?跟真正的感情比起來。大概就不是了吧,如若一個女人將名節也看得不重了,做出些什麼事來,也是很平常的……譬如,偷偷去瞧一瞧一個男人……一個本來,不該被瞧的男人。”

“老祖宗,你知道……”

“你住口!”老太太那一萬年抬不起來的眼皮終於長了開來,兩道劍一樣的目光好似分開滔滔不絕江水的堤壩,橫亙在兩扇眼皮中間,看不慣的人會覺得,有幾分恐怖。

“老祖宗,我看到了,我屋裡的丫鬟也……”

“住口!住口!彩雲,給我掌她的嘴!讓她在這裡胡說八道,造謠生事!彩雲!給我打!”老太太惱羞成怒,一把將自己身邊放著的幾本佛經嘩啦啦掀翻在地,一隻手捂著胸口,一隻手的食指惡狠狠點著自己的孫女,目光仿佛要吃人。

“你敢!”虞知善一眼睨住彩雲,隨口起身,微微整了整衣衫:“你是哪門子的狗?也配來掌我的嘴?我問的是老太太,老太太要麼回答我,要麼回答太太老爺,掌嘴算怎麼回事?老太太你心虛了麼?你為何心虛?是心裡還放不下那人麼?是不是,是不是!四月,你瞧見的,老太太手邊還有一方錦帕,上面寫著首情詩,你敢不敢拿出來讓我們瞧,讓我們瞧了給你證個清白!”

虞知善一番話說得厲害,臉也有些微紅。

忽然間,她捂住肚子,一副站立不穩的樣子:“你,你給我的茶裡……”說著,便緩緩向後栽倒過去。

四月一個沒扶住,就讓虞知善倒在了地上。

“快去喊人哪!去喊太太來啊!喊老爺來瞧瞧啊!三姑娘中毒啦!”四月哭喊著,虞知善卻慢慢失去了意識。

*

等回轉了意識,虞知善抬起千斤重的眼皮,看到的是一排擠在一起的人臉。

“母親……我有些噁心……”虞知善輕聲道。

“我兒,你……你真是……好苦的命……”虞夫人用帕子捂住了臉,哭了起來。

“哭什麼,事情還沒個分曉,就知道哭!”虞睿打斷了夫人,上前兩步來,看向自己女兒的臉:“善兒,好些了麼?”

這是虞睿打了虞知善後,第一次說這麼軟的話。

“好些了,除了有些噁心,沒什麼其他不適了……”虞知善軟軟道。

“看看,劉大夫說得不錯,這毒就是來得快,去的也快。”虞睿對夫人道。

“毒?”虞知善不解。

“我兒,你能起來床麼?咱們去你祖母那邊說好不好?”虞夫人拉起虞知善的手,問道。

虞知善試著活動了一下:“能,好。”

老太太的房間裡,一地佛經還堆著未動,老太太坐在一張椅子上,灰白著臉,見虞知善一行人進來也不抬頭。另一邊彩雲追月肖媽媽三人跪在老太太身邊,也個個是一臉頹然。

不是麼?主

子都倒了,覆巢之下無完卵,自己以後的日子還能好過到哪裡去?

虞夫人扶著虞知善坐下,銀花和金花給虞老爺也抬來一張椅子,虞夫人身邊的蓮香和金雀也搬來一把,其餘丫鬟們則擠擠挨挨站了一地。

“肖媽媽,你先說。”虞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淚,哽著喉嚨說。

“老太太,老奴勸您一句,都招了吧……都瞞不住了……”肖媽媽雙膝跪地,挪到了老太太身邊,抱住了她的腿。

“滾!你這個吃裡扒外兩面三刀的狗奴才!殺你都嫌髒了我的手!”老太太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一腳將肖媽媽踹翻在地。

“太太,老爺,那解藥是老奴從老太太妝奩匣子中找到的,千真萬確啊!”肖媽媽半天才爬起身,又膝行到了虞老爺和虞夫人腳下。

“你們三個,一個個來,一五一十,從三姑娘進門開始說起。”虞老爺也灰著一張臉,冷冷道。

“外頭傳三姑娘來了,老太太不大高興,但還是讓了進來,三姑娘到了後給老太太請了安,說了一陣話,便問老太太那天私會的大和尚是誰,老太太不肯說,讓彩雲掌三姑娘的嘴,三姑娘過了一陣就暈倒了。”肖媽媽道。

“私會?”

“大和尚?”

站了一地的丫鬟們面面相覷。

彩雲和追月的描述跟肖媽媽差不多。

“是不是姑娘早飯有些問題?”虞夫人抬眼看向四月。

“我的早飯丫鬟們都一一嘗過,沒有問題才端上來吃,日日如此,今日我也是看著她們吃過之後才吃的。”虞知善在一旁道,聲音裡還有掩蓋不住的虛弱。

老太太冷笑一聲:“虞睿,林氏,我只問你們一句話,我怎麼知道三姑娘要來,備下毒藥呢?”

“老太太……你忘了,那小包的藥,您日日放在匣子裡……”肖媽媽在一旁道。

“住嘴!”老太太怒道。

“我又如何知道三姑娘要來造我的謠,又給她茶杯中下毒呢?”老太太又道。

“我的丫鬟看見了,大哥的丫鬟也看見了,你害不成大哥,自然來害我了。”虞知善虛弱道。

“我……”

“老太太,讓善兒說。”虞睿打斷了老太太的話頭。

“我的五月那天扭了腳,在北花園裡,四月和大哥的兩個丫鬟都聽到老太太跟一個大和尚說話,說什麼故人,什麼注意身體,大和尚還給了老太太一個錦帕。”虞知善道。

“錦帕呢?”虞睿問道。

“老奴去拿。”肖媽媽吃力地站起身,走到老太太床邊,從老太太枕邊拿出一個錦帕來。

“上頭有字?”虞夫人和虞睿對視一眼。

恰恰鶯啼送暖風,霞映澄塘醉顏紅;

許得雲雨巫山願,與君攜手共從容。

虞睿的臉灰了下去,下面還有一首:

闊別三秋血未冷,欲將柔腸寄東風;

東風未至紅顏老,死生契闊終成空。

“這帕子是早年間我與老太公千里傳書用的,放在枕邊懷念故人,也有錯?”老太太問道。

“可是……這錦緞,是去年江南才出的雲紋錦……”虞夫人小聲道。

“老太太,我原以為,那是流言,沒想到幾十年了,您還記著。”虞睿將錦帕狠狠攥在手裡,死死沒有鬆開。

“那我也沒有害一個小丫頭的理由。”老太太道。

“你有,善兒三歲時,打翻了您的妝奩,父親看到了您不想讓他看到的,你二人決裂,後來父親與二弟相繼去世,父親臨終前說,讓我莫太相信二弟,原來就是這個意思。”虞睿緩緩道。

“你對善兒懷恨在心,我不止一次聽林氏說過,您加害于善兒,我總以為是林氏胡鬧,現在看來,林氏沒有胡說,加害于善兒的人,就是你。”虞睿對老太太已經變了稱呼。

“罷了……”老太太擺擺手,很疲憊地閉上了眼睛:“你想怎麼處置我。”

“就在我聞閣裡思過。”虞睿扔下手中的錦帕,轉身離去。

*

兩天后,所有的事終於塵埃落定,所有人都知道了,老太太年輕時嫁給了半老的虞老太公,對生活不甘心的她與一個年輕後生兩情相悅,私通生了二老爺。

因為虞知善的機緣巧合,發現了老太太的秘密,老太太暗中想除去虞知善,卻沒有得逞。

彩雲追月和肖媽媽被趕出府,不知所蹤。

一個盪氣迴腸的悲劇愛情故事,被虞知善寫成了鬧劇。

在場的其他家奴,許多嘴巴不牢靠的也被趕出了府,只留下幾個親信。

幾個姨娘、林嫣兒等人都不知道這段故事,只知道我聞閣附近不許人來往,老太太誠心禮佛,被人打擾後要惱的。

有幾次林嫣兒路過那裡,只覺得陰森恐怖,她在想,這老太太可真奇怪,虞家上下一片安寧祥和,哪裡會有不該發生的事發生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