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18章 新官上任要起火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437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0


到了夜裡,各就各位,全都不再散漫,沒有人跟錢過不去,再怎麼討厭我,也得為自己的荷包打算。會所,聚集了太多金錢誘惑,是她們的寄生之所,是她們不敢逾越的界限。

縱觀枚姨的王國,似有無形的規則令他們井然有序地進行相安無事的交易,所以,我打亂了他們所謂的規矩,換來的必定是仇視和排斥。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已經融入這裡,我潛意識裡並不想遵行他們的規則,相反,我正試圖改變,無論是改變哪一種規則,只要亂了他們,必定影響了姚振晟,我要讓姚振晟知道,我這顆棋子,是他最失敗的定局。

“還有這個……”琪琪遞上對講機,我已經整裝待發,在鏡子前,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自己,精心裝扮後,我的傷疤不再顯眼,我似乎習慣了它的存在,它無時無刻提醒著我的使命,是可以與我並肩作戰的武器。

我的醜,就是保護自己的利器,至少那些以貌取人的男人,對我避而遠之,我求之不得。

我帶著琪琪走出房間,我要像曾經的茉莉一樣控制整個會所的秩序。在路上,我想到很多,想到枚姨,也想到了茉莉,那個長腿美女第一次出現,而我被狼狽地抓到她跟前,我看到她手上的刺青,那時,花兒正豔,她的美,驚動了我這個同類人。

化妝間門口的女孩抽煙說笑,輕鬆自如地嬉戲。我突然頓住腳,琪琪詫異地停下來,回頭看著我,我承認,我怯場了,第一次到任,我能想像之後的局面是有多尷尬。

正當我猶豫不決,走出化妝間的婷姐一眼就發現我,她笑臉盈盈地撲過來,挽著我的手臂,小聲地嘀咕:“這群丫頭,我已經教訓過了,你放心,她們還不敢跟姚公子作對,不管怎麼說,大家各司其命,都清楚自個兒的身份。”

我一怔,若有所思地看著她的側面,她拉我進入,鬆開手又沖著裡面喝道:“來來來,喊雪姐,都要認個主兒。”

“雪姐。”身邊正在化妝的女孩,扭頭對著我喊道。

“雪姐……”一下子她的喊聲蔓延開了,所有人跟著喊道。

看似一派祥和,其實我一到,剛才的那些歡聲笑語全都消失殆盡,當然,我也沒打算與她們打成一片。

“咦,蜜桃,你怎麼還在這裡?”婷姐從人群中擠過去,在最裡面的沙發上看到與人談笑的蜜桃她們。

“護照忘在會所,不去了。”蜜桃不耐煩地說。

“難怪剛才在停車場看到張總的車,難不成你給開回來了?”

“一輛車罷了,他連他別墅的鑰匙都放在我這裡。”蜜桃得意地甩著手中的鑰匙圈。

身邊幾個女孩羡慕不已,紛紛巴結,我看蜜桃就喜歡別人討好的嘴臉,因為這些羡慕才能滿足小女孩的虛榮。

“雪什麼,雪什麼來著?”蜜桃輕蔑地打量我。

“雪姐,我們會所的雪姐。”身旁那些女孩鄙夷的眼神盯得我渾身不舒服,如果可以,我真心想拱手讓位,誰喜歡誰做,我不稀罕。

“讓讓。”就在我悶悶不樂之時,忽然有個女孩毫不客氣地推開我,她大概是急著趕出去,故意從我身邊擠過,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女孩如法炮製,一樣不留情面地把我推到另一邊,她們無非是想告訴我,我就是個多餘的。

我這人吧,脾氣不好,我不喜歡別人強迫自己,更加不能忍受自尊心被人踐踏,在我看來,這些針對我的行為,應該就是出在蜜桃身上,她的居多怨氣,來自我沒有分茉莉的“遺產”給她,一切都是錢惹的禍,卻由我來背起黑鍋。

我的餘光掃到玻璃桌的水果盤,裡面的水果刀,是我最熟悉的武器。

我曾經以為,我不會對女人動手,更加不會將這樣的武器對準一個同類,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用力推開身前的人,我大步上前,拔掉插在水果上的水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蜜桃跟前,殺她個措手不及。

整個化妝間鴉雀無聲,全都屏住呼吸,蜜桃一時沒什麼反應,等她意識到危險之際,我卻沉聲厲色地開口:“你給我記住了,我叫雪禾,從現在開始,你得叫我一聲雪姐。”

“你,你……”蜜桃企圖脫身,而我一隻手壓在她胸口,另一隻腳踩在沙發墊,惡氣騰騰地說:“你這麼一張漂亮的臉蛋,如果跟我一樣劃了一條傷口,你說你的張總,還會給你別墅的鑰匙,還會帶你環遊世界嗎?”

“雪,雪禾,不,不是,是雪姐,雪姐,你不能劃掉我的臉。”蜜桃戰戰兢兢的樣子再也沒有之前的囂張,她身邊的女孩不敢靠近,甚至不敢替蜜桃求情。

婷姐緩過神來,湊上去勸道:“雪姐,別生氣了,小姑娘一個,說話沒輕沒重,以後我會慢慢調教,您先把刀子放下來,這樣看起來怪嚇

人的。”

我真不想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可偏偏她們軟的不吃,我只有來硬的。

“不好了,婷姐,不好了。”尷尬的氛圍因為一個闖入的女孩打斷了。

“曉蘭,怎麼回事?”

大家的注意力紛紛轉移,我也泄了氣,放下水果刀,蜜桃被幾個朋友抱住壓壓驚。

“子瀅被客人灌酒,醉得不省人事。”曉蘭慌慌張張地說,“子瀅對酒精過敏,我擔心她出事。”

婷姐看著我,開始聽我的安排,可我也沒什麼經驗,只好硬著頭皮對著曉蘭說:“快,帶我去看看。”

跟上我的除了琪琪,還有婷姐,我們一道上了三樓的D區,吵吵鬧鬧的音樂令我開始反胃,我竭力地克制,忍著不適加快腳步。

馬仔推開D區大門,立刻有人帶我們去往子瀅的包間,在門口,我便聽到裡面人說話,看來他們早就沒有唱歌。

“馬總,子瀅不能喝了,您就別……”

“去去去,老子來這裡消費就是花錢買快活,這小娘們兒拽個什麼鬼,今天不喝完,你們都別想離開這間房。”老男人氣憤地喝道,“給我灌。”

“吱噫——”房門推開了,我首當其衝地走上前,我們這一大幫人的出現,引起房間裡的人戒備。

之前在路上,曉蘭偷偷告訴我經過,子瀅性子倔強,不願意跟馬先生唱歌,他嫌棄這男人口臭,還五音不全,所以死活不肯陪唱,於是惹怒了馬先生,被其抓起來灌酒,不但如此,馬先生還扣下房間其他的姑娘,目的就是要脅子瀅就範。

嫌棄男人口臭還五音不全,真是奇葩的理由,我哭笑不得,同時對這個叫子瀅的女孩更加好奇。

“哎喲,原來是馬總。”婷姐撲上去,靠近馬總坐下來,這男人的目光肆無忌憚地打量我,我們相互對彼此都是陌生的。

“茉莉呢?怎麼這麼久都不見她?”姓馬的男人沒有我想像中那麼老態,估計是花錢保養,紅光滿面的樣子格外精神,但是他一雙三角貓眼看人的確有些無禮,這樣的中年男人,仗著幾個臭錢過慣了顯擺和被人追捧的生活,自然是不容許任何人的反抗。

“馬總,您看看,這是我們會所新來的經理人,是雪姐。”

“曉蘭,把子瀅帶出去。”倒在沙發上的子瀅滿臉通紅,看起來情況不太好。

“慢著。”馬總叱喝一聲,讓曉蘭怯怯地後退。

“馬總……”婷姐剛要說話,可姓馬的男人不客氣地推開她,並囂張跋扈地說道:“我都還沒有盡興,你把我叫的小姐拉走,是個什麼意思?”

“子瀅對酒精過敏,你灌她喝酒,等於是要了她的命。”我冷冷地說道,“如果馬總還沒盡興,我還會安排其他小姐陪你。”

“嘁,你算個什麼東西。”姓馬的男人扭頭對著婷姐嗤笑道,“你說你們會所怎麼就找了個醜八怪出來當經理人?我看你婷婷姐就不錯,還有那個,那個曉雅她們也不錯。”

“馬總,我想你還不夠資格對我們會所的安排指手畫腳吧,所以請你嘴巴放尊重點。”我切齒地提醒,惹得婷姐一怔,連忙站起來,走到我身邊緊張地勸道:“雪姐,你對蜜桃怎麼樣,我不管,但是對客人……”

“你剛剛說什麼?”姓馬的按耐不住,婷姐轉身賠笑地說,“初來乍到,小女孩什麼都不懂。”

“不對,剛才她說老子不夠格?”姓馬的男人沖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捏,我痛得皺眉,冷厲地警告:“放手。”

“你們全都出去,老子今天要好好調教調教,讓你知道什麼是夠格。”姓馬的喝了點酒,膽子也越發膨脹,他帶了兩個馬仔,開始催促我的人離開包間。

“雪姐……”曉蘭扶起神志不清的子瀅,她看到我,從我身邊經過。

“馬總,雪姐是莫少爺的人,您不能這麼做。”琪琪壯著膽子走到我身邊。

“莫少爺?哪個莫少爺,什麼屁少爺?”

“正是在下。”這就是人未到,聲音已到,氣勢也隔空趕到,有一種潛在的壓迫感向整個包間襲來。

門口的人群很自覺地靠邊,來勢洶洶的莫晉翀,帶著自己的人以狂傲不羈的姿態呈現在眾人眼前。他來了,我整顆心也放下,我勉強撐起會所,真心覺得力不從心,等下,我們好好談談,是時候讓我退位讓賢了。

“姓馬的,你得看清楚點,我就是莫少爺。”莫晉翀的體格魄力足以壓倒面前的中年男人,只消他移動一個眼神,殺氣十足地盯著姓馬的抓住我手腕的手,於是就嚇得對方本能地縮回去。

可能姓馬的真不知道誰是莫少爺,但道聼塗説,他的莫氏集團,因此,心情的壓抑和表現出的懼怕完全淹沒了之前的狠厲。這種以暴制暴的方式,我雖然不贊同,卻在非常時期也不得不接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