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35章 那個時候,我已然沒有回頭路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22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0


第三天。

大概是三個小時前,我眼睜睜看著徐臨被梁浩權抓起來。徐臨聽到門外有動靜,他隻身一人打開房門,剛探出半截腦袋,哪知門外的梁浩權就等著他出現,然後拿著槍對準徐臨的後腦勺,我發現這裡的人,很享受用槍對著別人的腦袋,好像這不是一個腦袋,只是一個大西瓜,嘭一聲,西瓜裂開了,血肉模糊才夠刺激他們的感官,從殺戮中尋求安全感。

他們用一個布罩子罩住徐臨的頭,再有兩個人拿出繩子捆住徐臨的雙手,當然,一開始,徐臨並不會束手就擒,他的身手足以抵擋這幾個馬仔,然而梁浩權將槍口對準了我。姓梁的傢伙一腳踢開房門,舉著手電筒的我傻愣愣地佇立原地。

帶走徐臨的時候,我追了出去,梁浩權擋住我的路,笑得猙獰,他警告我不要亂跑,他已經安排人封鎖了會所,那些無關緊要的客人和小姐,全都被他們神不知鬼不覺地轉移。

我返回自己房間,找不到琪琪,這才想起,她昨晚上找機會返回城中村了。天微亮,已經過去三個小時,梁浩權將徐臨逼上一輛車,也許他們去了莫氏山莊。

莫氏,我從房間跑出來,直接闖入了雜物間。被驚醒的莫晉翀從床上彈起來,他直愣愣地看著我,我沖過去,怒不可遏:“是你,是你出賣了我,是你告訴姚振晟,內鬼是徐臨對不對?”

我失去了理智,火光難以想像是從我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眼中迸射出。

“徐臨是內鬼?”莫晉翀緩慢地站起,居高臨下地注視我的怒氣,心平氣和地說,“你讓我待在雜物間,我的確哪裡都沒有去,試問我怎麼和姚振晟聯繫?何況,知道徐臨就是內鬼,我必定會親自拜訪他,又怎麼會好心地告訴姚振晟?”

我踉踉蹌蹌地後退幾步,腦中一片空白。

“雪禾,徐臨就是臥底,這是真的嗎?”莫晉翀有些難以置信。

我謹慎地說道:“你監視我,把跟蹤器和偷聽器裝在你給我的戒指裡面,我知道,你的目的就是想通過我查出潛伏在姚振晟身邊的內鬼。”

“臥底的目的是莫氏,我當然要查出來。”

“可是莫氏根本就是個罪惡王國,你守護的是一個魔窟,為什麼你就不能棄暗投明呢?”我激動地反駁。

莫晉翀也不甘示弱:“犯罪的都是姚振晟他們,是他們將莫氏弄得烏煙瘴氣。”說著,他往前一步,語重心長又道,“其實早在幾年前,我大哥就想將集團改邪歸正,正因為如此,他被姚振晟陷害致死,所以,該毀滅的不是莫氏,而是姚振晟他們。”

“你們想洗白,難道就不該為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錯誤埋單嗎?”

“雪禾,你根本不明白。”

“哼,我不明白?不,我很明白,我從小受父親的影響,至少明白黑是黑,白是白,想從黑變成白,不是你們自己說了算。”我咬著唇,憤憤地說,“我原本以為你不會同流合污,可結果,你還是選擇執迷不悟。”

“我說過,我會和莫氏共存亡。”

“徐臨是個好人,如果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我咬牙切齒,撂下狠話再轉身,莫晉翀追了幾步,喊道:“雪禾,你要做什麼?”

我側頭,不客氣地罵道:“大少爺真是聰慧過人,一石三鳥。”

我恨自己,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掉以輕心,明明就感受到暴風雨的前兆,我卻拉上徐臨跟我冒險。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梁浩權就盯上了徐臨,或許還是員警中的內鬼走漏的風聲,或許是我們暗中接頭的時候被有心人看在眼裡,或許是莫晉翀他早就從我身上看出了端倪,總之,我拉上徐臨潛入王耀文的房間就等於是進了梁浩權設定好的局。昨天,梁浩權這個奸人,故意將徐臨安排在我身邊,目的就是坐實了徐臨的內鬼身份。

我沖到自己房間,掀開床頭被褥,木板下面藏了一把小巧的手槍,還是在倉庫逃亡的時候,莫晉翀給我防身的,剛才我還打從心底嘲笑梁浩權他們,可現在,我也是如此。

“雪禾,你聽我說。”莫晉翀趕到我房間,在門口阻擋我,慌慌張張地勸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姚振晟要殺人了,他要殺人,他知道自己大限將到,他只有殺了徐臨才能平復怨氣。”

我正眼不看莫晉翀,向外面擠了兩下,直到完全動彈不得,我才扭頭瞪著莫晉翀:“你讓開,你不讓開,我就第一個對你開槍。”

莫晉翀瞥了一

眼我手中的小手槍,我手持武器,雙手微顫,我這樣一個毫無經驗的槍手,只怕還未出招就已經被他先解決了。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徐臨就是內鬼?”莫晉翀面無表情地問。

“我不想跟你浪費時間。”

“你接近我,是為了得到莫氏更多的證據?”

“莫晉翀,是你一直對我糾纏不清,這個時候又來指責我。”我憤恨地咆哮,“我告訴你,我留在會所,留在你身邊的確是想瞭解更多事情,但是我一直以來拿你當朋友,當知己,因為一個義字,我始終堅信你和姚振晟他們是不一樣的。”

我冷笑一聲,轉身踱步:“可是我錯了,我真是有些可笑,明明知道你莫晉翀想要坐收漁翁之利,卻忘了你在這裡給我下了套。”

“我沒有出賣你,我根本不知道在房間跟你說話的人就是徐臨。”

“剷除了姚振晟,滅口了臥底員警,又趕走了鄭曉江,現在的莫氏,你認為就太平了嗎?”我噙著淚,怒氣騰騰地指責,“莫氏所犯下的罪,不會因此而消失,正與邪,永遠都勢不兩立。”

“我從來都沒得選擇……”

“你少來了。”我打斷莫晉翀的話,“你口口聲聲說沒得選擇,那是因為你根本不想選擇,你這樣的爛藉口,不用哄騙我這個小姑娘,你我心裡很清楚,罪惡和正義只是一念之差,如今的你,早已經擺脫莫氏這個魔咒,沒有人會逼迫你,而是你不願捨棄莫氏繼承人的位置,所以你處心積慮地排除異己,你習慣了欺騙,欺騙我對你的信任。”

“我沒有。”莫晉翀抓住我的手臂,歇斯底里地解釋,“雪禾,我一直很想做你心目中的陽光大男孩,我怎麼會是這樣一個城府頗深的男人?”

“那你讓開。”我冷漠地說,“我救徐臨是救定了。”

“你怎麼這麼傻?你以為姚振晟真的是紙老虎?還沒有等你靠近山莊,他的人早就把你碎屍萬段。”

“我怕死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留下來。”我用力地推開莫晉翀,意念堅定地說,“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信念,死神是復仇,徐臨是任務,你是繼承,而我,只是為了活下去。”

“活下去?你這是送死。”莫晉翀扶著門板,惶恐不安地呢喃,“你分明是送死。”

“對你來說,我是送死,但是我不覺得。”我凝重地道,“從第一天,我被騙進來,被二哥打的鼻青臉腫,我就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逃離這個地方,我不會仍由他們欺淩,可是離開,我要如何離開,我想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有個人,他正在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是他的不卑不亢,不懼生死的氣度讓我看清楚,離開,遠不是這麼簡單。”

“我只求你不要去。”莫晉翀閉上眼。

“莫少,據我所知,你雙手沾滿了不少鮮血,捫心自問,你可否想過自己的靈魂深處,有那麼一絲愧疚。”

“我們各為其主,我所做的事情,對莫氏來說,也是意義重大。”

“所以你們可以明目張膽地犯罪?”

“我沒有回頭路。”

“我跟你一樣,沒有回頭路。”我狠下心來,奪門而出。

我的腳踏著樓梯的臺階,每下一層,我仿佛聽到胸腔內澎湃的心跳,那個時候,我已然沒有了回頭路。我覺得,我可能會死的很慘,我想過報警,但是徐臨一定不會讓我這麼做,他是那麼嚴謹,他不會想因為自己而改變組織的計畫,他說過,做臥底的每一天,都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

熱淚滑過我的臉頰,臉上那塊疤痕隱隱作痛,它也復活了,我很高興,它還在,傷痕還在,靈魂還在胸腔內沸騰。

“對不起,雪姐。”大門口,馬仔擋住我,“權哥說了,沒有他的命令,您不能擅自離開會所。”

“如果我強行離開呢?”

“雪姐,不要讓我們為難。”另一個馬仔走過來說道,“如果您想買生活用品,我們可以代勞。”

我瞅了瞅他們,冷冷笑道:“我打算赴死,你們確定也要代勞?”

兩人一怔,面面相覷。我趁機推開面前的男人,剛要跨步,而另一個回神後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臂,看來他們不好糊弄。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間,車庫傳來引擎的聲音,我們三人扭頭望去,戴著頭盔的男人騎著重型機車飛速地靠近我們。

“上車。”莫晉翀撞向其中一個馬仔,嚇得對方連連竄逃,這時,機車停在我身前,他又看著我喝道,“你說過,要死一起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