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42章 孤獨地死去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338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0


沒有姚振晟的命令,四周聚集的黑衣人都不敢貿然靠近。鄭曉江掌控方向盤,我們的車速越來越快,我從後視鏡看到莫晉翀,他和姚振晟似乎爭吵起來,他掐著姚振晟的脖子,搖搖欲墜的身體怕是要被對方反擊。

“轟隆——”在車子駛向山莊門口時,我睜大雙眼,捂著嘴,眼睜睜看著後視鏡裡面的火光炸開。我怔住了,整個人都呆掉了,我的淚水堆積在眼眶中,我看到什麼,我聽到什麼,我腦中一片空白,我盡可能恢復知覺,恢復聽覺,恢復視覺。

我看到炸開的天空升起一股濃煙,我們的車已經離開了山莊,後方的黑衣人追了一段路就消失了。我的心慌了亂了,有些不知所措,說話也語無倫次。

“回去,要回去接莫少,我們要回去。”我握住鄭曉江的手,顫顫巍巍地囁嚅,“鄭先生,我們要回去接莫少啊……”

鄭曉江面色凝重,並不理睬我的歇斯底里,而是很專注地掌控他的方向盤。

“我要回去,我不能扔下他一個人。”我拍打鄭曉江的手臂,痛哭流涕地咆哮,“求求你讓我回去,求求你……”

“他死了。”鄭曉江很用力地抓住方向盤,額頭上冒出青筋,似乎他也是隱忍很久,一字一句地說道,“他,死,了。”

我傻了眼,整個人都癱掉了,其實我知道那聲爆炸是怎麼回事,但是我不願相信,直到有人很肯定地告訴我結果,我才不得不接受。

“我是莫三少,請多多指教。”

我第一次見到他,一雙淡藍色的眸子彎起,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唇邊始終抹不去笑意,雕刻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態。

“莫晉翀這個混蛋。”我淚水不止,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想把它們咽下去,就像埋葬莫少那樣埋葬我為他掉的眼淚。

他真是個混蛋,他就這樣做了,誰允許他這樣做了,絲毫不給自己一個機會,為什麼要我們虧欠,為什麼要這麼極端。

“哇嗚——”車窗外,消防車和警車全都朝著我們相反的方向飛馳,喧鬧的城市安靜下來,只是天邊的一場暴/亂又開始沸騰。

我突然想起徐臨,扭頭望去,他倒在後座昏迷不醒。本就受重傷的他憑藉自己的毅力堅持與我們並肩作戰,而這個時候,體力不支的他終於倒下了。

“請送徐臨去醫院。”我抹了一把淚,咬著唇堅強地問,“你為什麼會來?”

鄭曉江猶豫片刻,繼而說道:“我先返回了會所,裡面空無一人,我想一定出了事,所以……”

“你要辦的事辦完了?為什麼沒有走?”我扭頭凝視他,語氣不是很好。

鄭曉江沉默了小會兒,一路上,我們多半都在沉默中度過,也許我們默哀我們的戰友,也許各懷鬼胎。

“K先生的帳本,你拿到手了嗎?”我嚴厲地問,“徐臨說,警方掌握了莫氏犯罪的證據,但是至今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而這個帳本至關重要。”

“雪禾,你想去哪裡?”鄭曉江打斷我的話,他的質問倒是提醒了我,我去哪裡?我應該去哪裡?我眺望窗外,微朦似霧的天際逐漸明亮起來,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幾乎全身都是血跡,我就這樣暴露在光明之中恐怕不妥,難道我只適合黑暗?

我忽然抓住方向盤,鄭曉江立刻了然於心,他靠邊停車,小心翼翼地握住我的手背,再輕輕地用力,他握得越來越緊,我的心也越來越緊,我鼻子一酸,又情不自禁地落淚。

“雪禾。”鄭曉江轉身擁住我的頭,我埋進他胸口,躲著啜泣。

鄭曉江捧著我淚眼婆娑的臉,他摘下眼罩,雙眼也是濕潤的,雖然他不一定是為莫少悲傷,但至少在這一刻,他心中的仇恨正在慢慢地融化了。

“鄭先生,請馬上送徐臨去醫院。”我認真地注視他,“他身上有一份指模,你身上也有鑰匙,你們聯合一起可以取回帳本。”

我的話顯然讓他吃了一驚:“雪禾,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可是沒有一件跟你有關。”我哭笑不得地說,“你就在這裡放下我吧,順便借我一百元。”

“你要幹什麼?”鄭曉江謹慎地問,“你現在必須跟我走。”

“我不是你的誰,不需要聽命於你。”我推開了鄭曉江,就這樣推開他,讓他的雙手懸在半空,我們的氣氛略微尷尬,我故意這樣說,好讓自己死了心。

“你是不是打算返回?”鄭曉江板著臉,慍怒地質問,“莫晉翀的死,讓你失去了理智嗎?”

我轉了個身,避開他的目光,淒然一笑:“你忘了嗎?我是莫少的未婚妻,我怎麼能丟下他,我不能這麼做,我一直面對死亡,親

自送別了茉莉和枚姨,而今,輪到我的未婚夫,我卻丟下他逃命,這不是我,我也不想背負一輩子的虧欠。”

鄭曉江揉著太陽穴,激動不已:“你瘋了嗎?莫晉翀犧牲自己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讓我們逃出去,你倒好,還要送死?”

“姚振晟也死了。”我反駁,“請你趕緊將徐臨送到醫院。”

“我不同意。”鄭曉江深吸一口氣,起伏的胸口似有怒火。

我開了車門下車,鄭曉江一怔,也追下車,他在路邊拉住我的手臂,軟下身段,幾乎求道:“雪禾,你是被悲傷沖昏了頭,你不能再回去。”

“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我過不了自己那關,我想,只要我一閉上眼,看到的全是那場爆炸,我看到莫晉翀血肉模糊,死無全屍……”我哭泣地喝道,“莫少他最怕孤單,但是他一直默默承受孤獨,現在他死了,我卻扔下他不管,讓他孤獨地死去。”

“可是……”鄭曉江無言以對。

“如果我是那種忘恩負義,自私自利的女人,我想我可以高枕無憂地跟著你,但我不是。”我抽回手,又一次推開鄭曉江,“送莫少最後一程,我就去找你,好不好?”

“什麼時候?”

“我們不是有七天之約嗎?”我眨了眨眼睛,眼眶的淚水凝結成我對鄭曉江的歉意。

“不要騙我。”鄭曉江像個小孩呢噥一句,這一句是萬般無奈的苦,是生離死別的痛,是我不敢應聲的承諾。

噙著淚轉身,而鄭曉江又忍不住上前,陡然一把從背後抱住我的肩膀。

“雪禾,我等你。”耳邊是他的軟語,我聽到很重的鼻音,他是不舍還是擔心,也許還有一點情意。

我不敢回頭,我怕回頭,我就沒有勇氣再往前走。鄭曉江將一百元塞進我的外衣口袋中,我走了一段路,因為天色漸亮,我必須馬上趕回,萬一被路人看到自己這副模樣,那就別想脫身,而只能在警局周旋了。

在下一個路口,我叫上一輛計程車,好在天色灰濛濛,加上這一段路燈也壞了,計程車司機並未及時發現我身上的問題。

我知道山莊的位置,莫晉翀曾經告訴過我,其實鄭曉江駛得不是很遠,車子到達目的地,我將一百元給了司機,下車後,司機看到我身上的異樣,頓時一慌,我也懶得找他要零錢,而是只顧自己爬上半山腰。

我走在路邊,警車一輪一輪地駛過,我張望時看到警車內裝滿了黑衣人,之後還有救護車,受傷的那些人被送往醫院,我心裡一顫,但願莫晉翀也被送往醫院。

山莊大門口實在是擁堵了太多人,有好奇的群眾,有黑衣人,還有警務人員,所以沒有人關注到我身上,況且我不能被員警帶走,只好隱身在路邊的樹叢後面,偷偷地觀察外面的情況。

折騰一宿,我著實有些累了,暫時山莊還不能進入,一時不知所措的我只好先坐在地上,背靠著樹木昏睡過去。

“雪禾,你就是我的歸宿。”

“我們能同年同月同日死,這是鄭曉江永遠都無法享受到的待遇。”

“莫少,你出賣我。”

“我會證明給你看,我從未出賣你。”

我就知道,只要閉上眼,我一定逃不開莫晉翀對我的纏繞,一個爆炸震驚了我的噩夢,我嚇得驚醒,倒吸一口冷氣,差點被自己的唾沫嗆到。

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待我清醒,我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山莊大門口不再聚集那些人,零零散散的警方只是留下來盤問周邊群眾。我抬頭望天,天色已亮,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我想出去,可擔心衣服上的血跡被警方的人帶走,於是考慮再三,我脫掉外套,忍著寒意脫掉自己帶血的外套,身穿一件小背心走出了小樹叢。

我靠近山莊,就料想會被發現,警方的人一看到我便打算上前,這時,又有一輛車駛向山莊了,這輛車經過我身邊,我敏銳地感知車上的人。

“莫小姐。”我大喝一聲,在警方抓住我之前追上那輛車。

車子在門口停下,警方也要照例盤問莫靜然,剛剛下飛機的莫靜然得知山莊出了事,立刻趕回。

“小姐,你是什麼人?”有個女警擋住我的路。

我朝著車子揮了揮手,著急地呼喊:“莫小姐,是我,我是雪禾,我是雪禾啊……”

女警回頭看了看車上的人,不一會兒,副駕駛下來一個男人,他走到我們跟前,恭恭敬敬地說:“莫小姐請雪禾小姐上車。”

“等一下,她也要問話。”女警嚴厲地制止。

“警官,有什麼話請先諮詢我們的律師,雪禾小姐是莫氏的人。”男人冷笑一聲,然後催促我上了莫靜然的車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