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5章 女人,不哭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737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59


枚姨確實很忙,接了電話就匆忙離開城中村,昌哥心事重重地抽煙,而琪琪守在我身邊,仔細地觀察我臉頰上的手指印。我早已經習慣在狹小的臥房虛度光陰,一眨眼功夫,到了夜晚,我聽到窗外的熱鬧,遊走在邊緣的人們開始覓食。

今晚二哥帶悠悠見客,說是有大客戶,他們早早就離開。看了牆上的掛鐘,昌哥也站起來準備帶我離開房間,可是琪琪反常地擋住門口,她一直寸步不離地守著我,在無邊的黑暗,我們是彼此唯一取暖的依靠。

“你擋著幹什麼,又不是我的主意。”昌哥瞪了一眼琪琪。

“一定不是枚姨,她不是很喜歡雪禾嗎?只要是叫雪禾這個名字的姑娘都是枚姨的最愛。”琪琪固執地說。

“我有資格決定雪禾的去向?”

“我要去哪裡?”我不知道該喜該憂,但是我想,絕不可能是放了我。

“不要去。”琪琪抓住我的手,掙扎地哭起來,我輕輕地拭去她臉頰上的淚水,小聲地說:“別哭,我不會有事。”

“不要去那裡。”琪琪抱住我,“我跟你一起。”

我身在這裡卻從未瞭解,這個被遺棄的小社會遠不止我看到的那麼簡單。琪琪說,昌哥帶我去的地方叫流鶯巷,這裡的暗巷更加擁擠,進出的男女絡繹不絕,我的眼眸中閃爍著酒紅的路燈,夜裡的女人們不怕寒冷,反而更加喜歡衣著暴露。

“來嘛來嘛。”女人的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她的笑容堆積著虛偽,殷虹的嘴唇恨不能湊上去吸走男人的貪婪。

迎面走來一個佝僂著身子的老男人,他一雙賊眼剛抬起,豈料屋門前三兩個女人紛紛奔過去,爭先恐後地要把老男人拖回自己的老窩。

我穿梭其間,心裡很不是滋味,同樣是一個天地,而我難以想像在這個世界存在著這麼一群靠彼此吸附才能過活的人。聽到他們的淫笑怒駡,我胸口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噁心,胃裡跟著鬧騰,步子也越來越快。琪琪本來挽著我的手臂,這會兒跟不上我的腳步,她小跑地喊道:“雪禾,你去哪裡?要下雨了。”

枚姨打算把我扔進這個魔窟?我打了一個冷顫,餘光瞟見,黑黢黢的大手捏了一把女人的臀部,而濃妝豔抹的女人呻吟地享受,他們緊摟相擁,走進黑暗的樓梯。

這場交易不會很久,迎來送往的客人無論老少全都沉迷其中,這裡沒有人權沒有自尊沒有可以呼吸的空間。

“趕緊追上她。”阿昌加大步伐,越過琪琪。

直到沒有退路,面前是一堵牆,我不得不停下來。天邊黑幕忽地一道閃電,劃破紅燈下的糜爛,我覺得這場雨來得及時,洗淨我的雙眼。

“雪禾。”阿昌和琪琪不約而同地站在我身後。

我淋著雨,緩緩地轉身。

“殺了我,昌哥,求求你殺了我。”

阿昌沉默不語,低著頭緊閉雙唇。

“我不要留在這裡。”雨滴越來越大,敲打我的臉頰,我的傷口隱隱作痛。

琪琪轉身對著阿昌說:“昌哥,你肯定能救雪禾。”

“我是什麼東西?枚姨怎麼可能聽我的話?”阿昌負起地喝道:“能救雪禾的只有她自己。”

“雪禾。”琪琪撲上去,抓住我,激動地說,“昌哥說得對,能救你的是你自己,如果你能在會所找到一個金主,讓枚姨賺了錢,她就不會把你扔在這裡。”

我失笑,推開琪琪的手,噙著淚:“你這是跟我開玩笑嗎?”我指著自己的傷疤,歇斯底里地咆哮,“我這個樣子誰會看上我?根本不可能。”

“不會的。”琪琪痛哭起來,“我們不試一試,怎麼知道結果?難道你真的情願留在這裡?你不能留在這裡,我就是因為被枚姨扔在這裡之後才染上病,我不想雪禾跟我一樣。”

我心一涼,淚珠和雨滴掛在眼

角也忘了流下來,我身前的女孩,單薄的軀殼已經沒有過多的力氣,她跪坐在地上,看起來比我更加絕望。

我心好痛,真的好痛,於是不顧悲傷地擁住她。

每一個階段,都是枚姨的棋子的必經之路,我是起點,琪琪是終點。我很快平靜下來,因為我知道,我們的世界沒有救世主,我不夠時間等到有人救我。

雨下個不停,我卻絲毫沒有睡意,我的左邊睡著琪琪,她大概是哭累了,睡得特別沉。無論她是不是想依靠我逃離這裡,我覺得就本意來說,她是善良的。

我前面的火坑太多,我無從選擇,亦或者我應該選擇,選擇如何真正地活下去。我必須接受事實,我已經不是我,我是雪禾,這個名字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符號。

翌日雨停,琪琪送我上了車,阿昌蒙上我的雙眼,我再次踏上步入會所的路。輾轉一個月,我依然回到原點,我的掙扎不過是耗盡我的尊嚴,我僅有的可笑的尊嚴,在昨晚上的一場大雨中灰飛煙滅。

“你聽話,我會想辦法把琪琪弄到會所陪你。”阿昌猶豫地說,“你記著,那個地方沒有像琪琪這樣的女孩,以後你真正要小心。”

“我應該謝謝你。”我平靜地說,“謝謝你幫我爭取了三個晚上。”

阿昌拍了拍我的手背,語重心長地說:“別恨我。”

我不恨,因為我已經沒有心,一個隻剩下軀殼的人,拿什麼恨你?

再次回到別墅,我成了眾人眼中的“怪物”,倒也是,我的存在拉低了她們的水平線,她們婀娜多姿豔麗貌美,看著動人又有手腕,只要一個媚眼,男人分分鐘拜倒在裙下。

還是那間房,我靠近時,看到小雪倚著房門,她手裡把玩著一個瓶子,看到我才停下手裡的動作。

“來了?”小雪淡淡一笑,“這個給你。”

她把瓶子遞到我眼皮底下,又補充說:“這裡面的藥膏對傷口癒合很有幫助。”

不知道她是不是來落井下石,可是我看不出她眼裡的鄙夷,剛剛在樓下,我已經遭受一輪白眼。

“謝謝。”我沒有接受,而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小雪不甘心,跟進去又道:“晚上化妝的時候可以用遮瑕膏,或者像現在這個樣子,把頭發放下來散開,也就不會看到了。”

“進了房還是會看到。”我自嘲地說,“嚇了客人只怕更讓枚姨冒火。”

“關了燈什麼都一樣。”小雪坐在沙發上,悠閒自在地說,“不過,我倒是挺佩服你,難得有女人對自己那麼狠。”

“我受不起雪姐的抬舉。”我故意這麼說,小雪卻哈哈大笑:“這聲雪姐真好聽,既然你叫了我雪姐,那我就以姐姐的身份提醒你,晚上的貴客幾乎都是枚姨的會員,那麼他們在這裡肯定有老相好。”

我喝了一口水,斜睨小雪,冷冷地說:“你想告訴我,我不可能有機會?”

“那倒不是。”小雪站起來,將瓶子放在梳粧檯,似笑非笑地說,“你求我,我可以給你安排,畢竟這三個晚上對你來說至關重要,我可以幫你敷衍過去。”

“要我求你?”我不解,卻帶著叛逆,“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喜歡助人為樂。”小雪莞爾一笑,“你好好考慮,考慮清楚了來找我,對了,我就住在你隔壁,很近的,如果晚上寂寞了,害怕了,我也可以陪你。”

小雪轉了身,帶走一絲詭異的笑容。我看她不是喜歡助人為樂,而是心裡有問題,一開始她對我產生莫名其妙的敵意,大概是我用了“雪禾”這個名字,至於這個符號有多重要,我不想知道。曾經聽琪琪說,枚姨很疼愛以前那個雪禾,幾乎千依百順,這裡的女人都以雪禾為大姐,自然是風光無限,然而如今,我這個雪禾似乎對不起這個符號,不但狼狽還很有危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