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71章 遲來的情竇初開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21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售貨小姐推薦的幾款手機都不錯,無論外觀還是功能,都符合現代女性的品味,我也差一點在衝動的鼓舞下掏錢,哦,不對,掏錢的是鄭曉江,他馬上要離開幾天,堅持要來陪我買手機,我們約好每天用電話聯繫,無時無刻都要關注他打來的電話,可以說是遠端操控我,其實是擔心我的安危。

“我要那個……”我漫不經心地指向角落的手機,我想儘快結束購買,我不喜歡這個售貨小姐一副花癡的樣子拼命給鄭曉江介紹新款,明明我才是買家好嗎?能不能專業一點。

鄭曉江和售貨小姐都詫異地看著我,她猶豫地拿出手機,小心地提醒:“這是適合年紀偏大的人使用的手機。”

“可以打電話嗎?”

“可以。”

“可以接電話嗎?”

“可以。”

我放下手機,推給她,認真地說:“就它了,便宜。”

我掏出現金,一千左右的手機還可以支付。鄭曉江瞭解我的性子,他沒有搶著付款,他總是在我囊中羞澀的時候伸出援手,總是那麼及時,總能雪中送炭。

走出手機城,繁華街道對面就是購物商場,看到琳琅滿目的櫥窗,女孩的天性瞬間被點燃了,雖然窮,但還是很想逛一下,我想起前兩天被毀掉的杏色裙子,鄭曉江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完全沒有賠付的意思。而今他是我的債主,我自然也不好意思找人家要裙子,何況我並不想提起那晚不愉快的經歷,我們都隱忍著。

“唐馨。”鄭曉江在我左邊,因為要適應我走路的速度,他放慢腳步,喊我一聲,欲言又止地看著我,我輕咬紅唇,好奇地問:“有事嗎?”

“我們好像從來沒有一起逛街。”鄭曉江猶豫地說。

“逛超市算不算?”我莞爾一笑。

“還有很多,比如一起看電影,一起過生日。”鄭曉江慵懶地蹙眉。

“一起過耶誕節。”我眨了眨雙眼,含笑地說:“一起逛耶誕節那天的燈光節。”去年他好像陪了別人,我躲在地獄的角落偷偷地看著他,這些都是我的小秘密。

鄭曉江笑得靦腆,他的眼眸難掩羞澀,我莫名地怦然心動,其實我早就身不由己地心動,面對每一個不一樣的鄭先生,我依然如初心。我曾經羡慕丁菲菲,她可以擁有不同的鄭先生,如今我該羡慕我自己了嗎?

傻傻地笑著,像少女那般貪戀心上人的好,不知可問,他會否像我這般貪戀。

綠燈亮了,我們身邊的行人急速穿梭,我遲疑片刻,剛要邁開步子,豈料鄭曉江順勢牽起我的手,帶我跟上他的腳步,與他並肩。

我仰望他寬厚的臂膀,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牽我的手,但今天格外特別,特別地心旌搖曳。

“又傻笑什麼?”沒有回頭,他卻看到我眼底的滿足。

我們在地標廣場停下來,他又要接電話,大忙人跟我這樣的閒人不同,我理解他,於是走開一個人閒逛。

“雪禾。”我心裡一個激靈,還以為是幻聽,然而那聲音又響起,並且喊的是“雪禾”這個名字。

按照現在的生活,除了鄭曉江和周薇芸,不會有人知道雪禾,那麼我遇到了誰?

喊我的是女聲,我制止了心慌,鎮定地轉過身來,定睛一看,我看到的是蜜桃。她還是那麼好看,更加嫵媚成熟,化了濃妝,踩著一雙細高跟,十分豔麗。

“不會這麼快就忘了我吧。”蜜桃一隻手挎著大紅色的提包,另一隻手夾著一根快要抽完的香煙。

我倒是想忘記,可是我忘不了。面對蜜桃,我顯得局促不安,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與她搭話。蜜桃很自然瞧見了鄭曉江,她繼續抽煙,朝著我的方向吞雲吐霧。

“還是你有本事,能勾住這麼一個大金主。”

她的輕蔑仍然那麼囂張,我不想因為她而影響了心情,正要離開時,她又冷冷一笑地說道:“我還記得很多事情,比方說,你的那個小跟班。”

我頓住腳,心裡咯噔一沉,側臉問道:“琪琪?你有琪琪的消息?”

“看來你不是失憶。”蜜桃不懷好意地說,“我就想了,怎麼會有兩個長得這麼像的人,走近一看,還是臉上的疤讓我肯定你就是雪禾,我們枚姨身邊的大紅人,現如今……”說著,蜜桃斜睨一眼不遠處正在接電話的鄭曉江,又道,“如今被金主包養,過得滋潤吧。”

“我沒有。”我不客氣地反駁,“我沒有被包養,我有自己的工作。”

“哈,是嗎?”蜜桃翻了翻白眼。

我走近

兩步,謹慎地問:“你有琪琪的消息嗎?你是不是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我怎麼知道她死哪兒去了。”蜜桃白一眼我,扔了煙蒂,拍了拍手,說,“被轉移了很多姑娘,我在D市聽到過她們的消息,至於有沒有你的小跟班,那我可不敢打包票,不過她倒是有點姿色,跟著枚姨混了這麼久,倒不至於餓死自己。”

“可是她生病了。”我著急地說。

“生病就生病,有什麼好緊張的,是人都會生病。”蜜桃不屑地說,“像她們被糟蹋得差不多,其實還不如死了算了。”

“如果不是外面這麼多人,我一定會賞你一個耳光。”我緊握雙拳,恨恨地警告。

蜜桃不以為然,卻將臉蛋湊到我跟前,挑釁地笑道:“來啊,你打啊,她們怕你,我可從來不怕你,哼,我還以為你真的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靠男人上位?你也不想想,你有什麼資格跟鄭先生在一起?你從會所出來,除了賣肉還能做什麼?你別告訴我,到現在你和鄭先生還只是牽牽小手,別的什麼都沒有。”

我不是被包養的,我有自力更生,我就是不想被人看扁,所以我努力地工作,努力地在鄭曉江身邊尋找自己的位置。

蜜桃什麼時候離開,我不知道,我繼續佇立原地,若有所思的樣子引起鄭曉江的擔憂,他匆匆掛了電話,直奔向我,我也沒抬頭,就說想回家。

“唐馨。”鄭曉江追上去,拉著我的手臂,問道,“不去看電影了嗎?”

我搖頭,他又說想帶我看畫展,我還是搖頭,我已然提不起精神,執意要回家。

上了車,鄭曉江不著急發動車子,他長舒一口氣,煩惱地埋怨:“你知道的,我手上有很多案子要處理,所以有的時候我照顧不到你的情緒。”

他以為我生氣他接電話的事情,我扭頭剛要解釋,怎奈他搶先又道:“有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覺得很無奈,你知道很無奈的感覺嗎?沒有辦法糾正你的觀念,你卻那麼固執,我每做一個決定都要顧慮你的想法,就是害怕你敏感的心胡思亂想。”

我平靜地籲了一口氣,正色說道:“我改不了,改不了胡思亂想的自己。”

“我沒要你改,只是希望我們能像正常的情侶那樣生活,那樣相處,那樣相知相守。”鄭曉江撓了撓頭發,鬱悶之極。

我轉了轉眼珠子,嘟著嘴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什麼說什麼?”鄭曉江撇了撇嘴,裝作滿不在乎。

“上一句,你說的。”

“我沒要你改。”

“後面那句。”我較真地凝望,他被我盯得怪不好意思,扭著頭含含糊糊地重複之後的那句話,我當然是聽不太清楚,便又湊上前,抓著他的手腕,第一次在他面前嬌嗔地追問:“能不能再說一遍,我想聽。”

“幹嘛要重複自己說的話,好奇怪。”鄭曉江死活不肯滿足我的要求,我咬著唇,佯裝生氣地說,“我胡思亂想的始作俑者就是你,你現在倒還怪我。”

“我讓你胡思亂想?”鄭曉江後知後覺地看著我。

我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趁著現在氣氛剛剛好,乾脆一股腦兒地指責:“我根本沒辦法確定自己的位置,我是你的什麼?我是你的女人,可是,我不想被人以為我是被你包養的女人。”

鄭曉江沉默不語,我鬆開他的手,繼而凝重地道:“在裡面的時候,我遲遲不肯答應跟你走,除了害怕連累你,更重要的是,我找不到留在你身邊的位置,你當我想多了也好,還是莫名其妙也罷,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我要的愛情,不是施捨,不是憐憫,更加不是欺騙,而是簡單乾淨,又能讓彼此達到一個平衡。”

他還是不說話,我似乎說太多了,像是逼著他承諾還是逼著他接受,我可不想這樣做個怨婦,於是轉身打開了車門,想要下車自己回家,主要是忍受不了兩人的尷尬。

“喂。”鄭曉江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用力一拉,將我半截身子拉回他身邊,我看到,他俊挺的五官都能溢出滿滿的笑意,他故意沉默,想要嚇唬我。

“你說你這脾氣是不是這輩子都不打算改正一下了?”鄭曉江勾起薄唇,淺淺一笑。

我靠著他胸口,故意說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受不了就別受。”

“哎,沒辦法,有這樣一個女朋友,的確有點吃不消。”鄭曉江一隻手關了門,雙手環抱住我,寵溺地說,“不過還好,我消化系統挺好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