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81章 山莊男主人的怪癖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6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一開始,我以為我進錯地方,眼前就是一片植物園,一草一木千姿百態,繽紛五彩爭奇鬥豔,置身其中還以為轉換了時空。

“你過來。”有人驚擾了我的欣賞,她是頤園的袁姨,她拿著一種特殊的噴霧在我裸/露肌膚的地方噴上這種藥水,說是可以避免蚊蟲叮咬。

“袁姨,我叫唐馨,請多多指教。”我討好地笑得很甜,袁姨並不冷漠,她對人面帶微笑,說話也是輕聲細語,來之前,溪姐說過,花房是袁姨的家,因為麥太很注重綠化,因此山莊的草木必須精心呵護,加上鄭老先生也是個懂花之人,所以花房的活兒是個肥差,她不得已拆了咖啡屋之時,能替我想到的唯一落腳點就是頤園。

“早上六點之前就要換掉所有鮮花。”袁姨帶領我遊園,我目不暇接地觀賞,一邊聽她吩咐,“麥太六點十五分準時起床,除了她臥房裡面,其他房間和客廳的花瓶都必須換上新鮮的花卉。”

我看有些盆栽也是藝術裁剪,而房間的花瓶並不是胡亂插著鮮花,於是又問:“花瓶裡面的鮮花應該也有講究吧?”

“插花是門藝術。”袁姨側身,睇著我說道,“你暫時不必操心,有人會在五點半之前插好花。”

“整個山莊的花瓶大大小小也有好幾十個,誰能一下子完成這麼多工作量?”我驚訝的同時,已經跟袁姨走到花園深處,花房還有自己的冷藏室,室外有個敞開的玻璃房,裡面有桌台,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花瓶,我看到有個莫約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她沖著我們揮手,袁姨走過去跟她打招呼,不過女孩的反應只是對著我們傻笑。

“她是婭婭,負責插花。”袁姨轉身跟我介紹,“她每天四點開始工作,在五點半之前完成,而你負責將花瓶送到各個房間擺放整齊,當然,我會安排其他幫手一起協助你。”

我發現袁姨每交代一件事情,都會加上時間,在頤園,時間就是他們的工作標準,麥太是個嚴謹的人,她對時間的苛刻幾近變態,所以山莊的人都必須按時工作和按時完成。

六點半我必須從頤園的小門離開,騎腳踏車繞過雲山,再從雲山腳下的公車站坐車去學校,這一路上所用時間至少一個小時,趕到教室差不多八點,正好可以對付輔導員的點名。

那幾年,我的幸福,在生活中越來越豐滿。

“嘩啦——”我拉開落地窗簾,陽光灑了一地,今天又是燦爛一天。我將花瓶換上新鮮的花卉,婭婭的插花很簡單,卻清新自然,我很喜歡。相處兩天后,我才知道,婭婭是個不會說話的女孩,她是管家華叔帶來的小女孩,在山莊很受麥太照顧。

我在後院看書,時常吸引婭婭的圍觀,其實我很想她光明正大地跟我用紙筆聊天,可她每次知道我發現她後,她就躲開了,她似乎懼怕陌生人,只會對人傻笑。

來山莊差不多一個星期,我的每一天都安排得十分緊湊,根本無法與鄭曉江取得聯繫,我想,他一時間可能還在生氣,我原諒他的生氣,我要求他不能強迫我的同時,也不能強迫他接受,我們是同等的,同等的尊重在他嘴裡說出來,我已心滿意足。

“唐馨。”袁姨匆忙進入我的房間,她向來不會如此魯莽,當下有些緊張地問,“之前我聽左太說,你會煮咖啡?”

“是的,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我站起來,將課本放在桌上。下午4點下課後,我會儘快返回山莊,我晚上要工作到十點,麥太的休息時間。

“實在抱歉,山莊來了一位很重要的客人,五媽有些忙不過來,恐怕需要你幫忙煮咖啡了。”

“這沒什麼。”我走出房間,跟著袁姨來到別墅的前廳,一般情況下,沒有我露面的時候,我不敢輕易走到別墅的前院,這裡規矩太多,稍不留神就要挨駡,我可不想自找不愉快。

袁姨說的重要客人,我發現是個兩鬢斑白的老頭,看起來恐怕有些歲數了,他個頭壯碩,健步如飛,要不是頭上頂著白髮,也很難看出本尊的年齡。

老頭的樣子十分嚴肅,我不敢怠慢,煮好咖啡就送了出去。這時,麥太從樓上走下來,他轉動眼珠子,掃了一眼麥太。

“我聽說,他回國定居了。”老頭先開了口,我放下咖啡正打算離開。

“我沒有這個能力,請不動他。”麥太坐在沙發上,我退出了前廳,結束了偷聽。

三個女傭躲在廚房外的偏廳,張望外面的情況,還時不時地討論起來。

“我聽說,山莊要易主了。”我清洗咖啡器,其實是找機會偷聽她們八卦,女人嘛,免不了八卦,我也例外不了。

“怎麼可能,麥太在這裡住了幾十年,你說挪地方就挪地方?”

“倒也不是挪地方,就是老先生走了之後,馬律師說過,老先生將所有資產全都留給了別人。”

“哎喲,我說女人真是可憐,伺候男人一輩子,到老了卻落得一無所有。”

“還不是麥太生不出一男半女,只能便宜了外面的野孩子。”

“不知道老先生的私生子到底長什麼樣子。”

“反正不會缺胳膊斷腿吧。”

“嘻嘻……”她們捂著嘴偷笑,我心裡一沉,想到了鄭曉江,不知道她們所指的野孩子是不是鄭先生。

“你們幾個不做事的嗎?”五媽擦了擦手,從後院竄到廚房,也聽到她們的笑聲,於是板著臉教訓,“等一下被華叔知道,少不了一頓訓斥,趕緊將麥太的茶送出去。”

小八卦們落荒而逃,我洗的差不多了,五媽走來我身邊,滿臉笑容地說:“唐馨啊,再麻煩你把麥太的茶壺送出去,她們幾個毛毛躁躁,我擔心她們惹麥太不高興。”

我點了點頭,拿著茶壺走出廚房,五媽是山莊的總廚,她和那幾個小八卦們關係甚好,說什麼擔心惹到麥太,其實就是使喚新人比較方便。

“那你的意思是說,等十年之後按照遺囑第二條,你就順理成章接手鄭氏?”老頭不悅地怒問,“哼,你的如意算盤只怕也太容易了吧,你別忘了,我也是鄭氏的一份子,我決不允許任何外姓的人奪走鄭氏的一分一毫。”

我蹲下來沏茶,麥太正襟危坐,冷冷地道:“強迫他接手鄭氏,只怕會給鄭氏帶來更多的災難,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我同樣也不能讓他毀了鄭氏。”

“你都沒有做過努力,你怎麼知道他心裡怎麼想?”老頭氣得暴跳如雷,聲音雄厚響亮,像是要掀開了別墅的天花板。

“他拒絕參加祭祀,就是拒絕這個身份。”麥太一本正經地說,“我給過他機會,是他自己放棄。”

“麥嘉曼。”老頭噌地站起,居高臨下地指責,“鑽這種空子是逃不出我的雙眼,他之所以會有抵觸,還不都是你的傑作。”

“黃炳生,有句老話說得好。”麥太接了我遞給她的茶杯,慢條斯理地說,“人在做天在看,你不必裝作一副為鄭家操碎心的樣子,胤華已經死了,他再也看不到,當然,即便他在世,也不會在意你的‘良苦用心’。”麥太的話,一字一句別有用意,她說得十分鏗鏘有力,立刻讓老頭泄了火氣,沒有剛才的義憤填膺,黃老頭明顯無力反擊。

我不想參與任何不必要的戰爭,儘快找機會開溜,他們的談話並不久,吵了半天還是不歡而散,袁姨說,這是常有的事,這個姓黃的老頭時常來給麥太添堵,他是老先生同母異父的胞弟,多年前投奔老先生,在鄭家企業倒是兢兢業業,只可惜老先生走後,並無財產分給他。

鄭老先生將遺囑交給了御用律師馬嘯,這份遺囑顯得有些薄情,不但黃炳生討不到好處,就連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的麥太也拿不到多少。

這天晚上有點悶熱,麥太用餐後提前一個小時回房休息,因為麥太休息,我們才能早點回房安排自己的事情,平常的我十點回房,能睡下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我的睡眠保持在六個小時,勉強還能支撐下去。

“輪到你的時候要檢查過道所有的窗戶和壁燈。”袁姨帶著我走一圈,將山莊走完差不多花費半個小時,檢查走廊的壁燈和窗戶是每個女傭都會輪到的職責。

“呼——”在一樓客房的走廊,我突然看到一個黑影飄過,但是一晃眼的功夫就消失無蹤了,也許是我眼花。

“怎麼了?”袁姨見我沒有跟上她,於是返回來詢問。

“沒什麼。”我走過去關上窗戶,心裡想著剛才的黑影,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夜晚的山莊孤立而靜默,我回到房間時真覺得有點疲憊,關上房門後,我打開燈,剛轉身,嚇得我瞠目結舌,脫口喊出一點聲音又立馬捂住自己的嘴。

鄭曉江著一身黑衣,戴著黑色眼罩,悠閒自得地躺在我的床上。他盯著我笑得不懷好意,我皺著眉頭,緩下一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