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93章 畸戀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91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攢動的人群很快將我淹沒,我想,我剛剛一定又出現幻覺,怎麼可能這麼巧合,何況他不會扔下薛芳。他寧願扔下我。

“十——”大家的齊聲簡直震耳欲聾。

“唐馨。”我沒得救了,還能產生幻聽。

“九——”

“唐馨。”這一聲穿雲裂石,排除萬難,驚醒我的感官神經,我下意識地尋找,我怎麼會這麼清楚地聽到有人喊我。

“八——”倒數進行得水深火熱。

理應出現的聲音沒有伴隨倒數聲響起,我反而心慌意亂,再也沒有心思隨波逐流。

“唐馨,我在這裡。”我踮起腳尖,雙眼不敢眨一下。

“七、六……”

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五、四……”

“鄭先生。”我找到源頭,滿目淚眼,含思悱惻。也許真的有心有靈犀,否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找到我,否則我也不明白,在萬人盛典的地方,我卻單單聽到他的呼喚。

“三、二、一。”我憂心忡忡地注視他,他很努力地想要靠近我,可身邊的擁擠實在沒辦法控制。隨著倒數的結束,大家的歡呼響徹蒼穹,好像我們的世界已經脫離他們的歡慶,我們只想緊緊地抓住對方。

努力著,就像當初,我逃出來,穿過幾條街,只為看他一眼。

新的一年,他是我眼中第一個出現的男人,從此,他是我眼裡唯一的男人。

“小心。”因為有他,我抬頭挺胸,被人撞倒,我也不覺得可怕,我艱難地往前,淚眼婆娑地展露笑容,我有點犯傻,哭著哭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又哭了。

我伸出手,擠開身前的人,我的手指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他的手掌,我還懷念他身上的溫度,剛好溫暖我的心動。

他大口地喘氣,我胸口也是難以平復,那一刻,彼此眼中的對方就這樣生了根。

“我又來晚了,沒能跟你一起倒數。”身邊變幻莫測,在我們的時空裡,景象卻是靜止的。

“不,時間剛剛好,最後一秒,我看到了你。”我感謝我的聽覺,我感謝我用靈魂聽到他的呼喚。

“我真擔心找不到你。”鄭曉江撫了撫我的髮絲。

“你一定要找到我。”我撲上去,哽咽地說,“鄭先生,如果有一天,我走丟了,你一定要找到我。”

“我不會讓你走丟的。”鄭曉江擁住我的雙肩,臂彎的力量讓我很有安全感。

“明年我們還要來倒數,後年也是……”我仰起頭,認真地說,“我可不可以貪心一點,每一年我都要和你倒數。”

“好,每一年我們都來倒數。”鄭曉江寵溺地笑了笑,“就算以後不是在這裡,只要我們在一起,陪伴著對方,我們就能倒數。”

陪伴是孤獨的終結者,我心裡暗暗許願,來年我也要這樣陪伴鄭先生。

我真的沒有想到鄭曉江會放下薛芳追隨我而來,我並不想對比,卻不得不竊喜,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總之我很開心鄭曉江會為了我而做出的努力。

沿江的街道還是人聲鼎沸,由於車輛管控和人流較多的緣故,所以鄭曉江的車停在很遠的地方。走回車庫的路上,我刻意緩下速度,我就喜歡這樣和他漫步,輕輕鬆松地靠在一起,他牽著我的手,小心翼翼地呵護我的感受。

“啊,你能不能告訴我,每一次傻笑究竟是為了什麼事?”鄭曉江歪著頭。

和他並肩,邊走心口撲通撲通地猛跳著,他還這麼問,更加掩不住內心的慌亂,好在這是夜晚,路燈暴露不了我臉紅的尷尬。

“對了,薛小姐呢?”我故意岔開話題。

“她休息了。”

“你不用陪她嗎?”我緊張地問。

“有夏旭照顧,我想,應該沒問題。”

我點了點頭,嘀咕:“夏旭看起來玩世不恭,但是我看得出來,他很在乎薛小姐。”

“我們一直都很照顧芳芳,她是我們的妹妹,還是個孩子。”鄭曉江的言語中絲毫不吝嗇他對薛芳的疼愛。

我抿了抿嘴,擔憂地問:“你對薛小姐,真的只是,只是兄妹之情?”

“當然。”鄭曉江扭頭,“喂,你又以為什麼亂七八糟的思想?”

我松了口氣,莞爾一笑:“之前你說你們是兄妹,可姓氏不同,難免會讓人誤會嘛。”

“搞了半天,你是打翻了醋罎子。”鄭曉江駐足,收斂了笑意,認真地說,“芳芳是個敏感的小女孩,她心裡有傷,所以我對她格外用心,不過她也是心地善良的小女孩,希望你們

能和睦相處。”

我沉重地點了點頭:“你放心,我也會像你一樣關心和疼愛薛小姐。”

“不用這麼生分,以後跟我一樣,叫她芳芳就可以了。”

只要明白鄭曉江的心,我也就不必在意那麼多,薛芳是他的妹妹,他很清楚這個身份,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當然,薛芳心裡怎麼想,我不太清楚,但她對鄭曉江的依賴肯定不少,在這個世上,鄭曉江是她唯一的親人,她有這種依賴倒也是情理之中,我不可以這麼自私,不能這麼小氣。

行駛的方向很顯然不是返回山莊,快要到公寓的時候,我反應過來,抓住鄭曉江的手臂,驚問:“我們不回去嗎?”

“你忘了?我們第一個家就是這所公寓。”鄭曉江溫柔地笑道,“我按時安排人來打掃,並不打算出租,因為那裡面都是我們的回憶,我可捨不得破壞。”

我撇了撇嘴,不屑地啐道:“有別的女人去過,還說是我們的回憶。”

“丁菲菲去過一次,也就是休息了一下,絕對沒有過夜。”鄭曉江停靠街邊,湊上來,委屈的樣子十分性感,“新的一年開始,是不是該解禁了?”

我羞赧地垂首,支吾地說道:“新年第一天,你就不能稍微認真一點嗎?”

“我很認真了,不如你把我的心掏出來看看有多認真?”鄭曉江揶揄地笑了笑,當真抓住我的手,然後讓我的手按著他的胸口,他真的心跳加速,我也不由自主地小鹿撞撞,糟糕,我上當了,我今晚上肯定在劫難逃。

“鈴鈴鈴。”鄭曉江想在車上索吻解饞,剛下口就被手機鈴聲打斷,還是我聰明,到現在也不願用手機,不用手機,就不用擔心被騷擾。

我整了整衣領,忽然看到鄭曉江臉色都變了,他掛了電話,立刻發動引擎驅車離開。

“出事了嗎?”

“芳芳又做噩夢了。”鄭曉江滿頭大汗,看來情況有點嚴重。

我不安地追問:“芳芳的心病是不是解不開?”

鄭曉江沒有應聲,他不說話,我也不敢多問,我習慣了這樣的等待,等待他開口,肯告訴我真相。

“十年前,我們家被人襲擊。”鄭曉江的手握住方向盤,他的力氣之大,大到我可以看到手背上爆出的青筋。

“十年前,有人闖入加州一個小鎮,鎮上一家四口慘遭滅口,只有兩個孩子逃出生天,不過他們親眼目睹慘劇的發生。”

我回想的是夏旭曾經告訴我的故事,而今從鄭曉江嘴中說出來,我才敢相信這是事實。

“她不能一輩子活在噩夢之中。”我握緊雙手,忐忑地問,“你呢?你是不是也一直活在噩夢之中?”

“呲——”突如其來急刹車,我的身子慣性前傾,之後鄭曉江打開車門,說道:“到了。”

他拒絕回答我的憂慮,其實,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他?我自己不也是被噩夢纏身,難以自拔嗎?

“哢嚓。”門一打開,夏旭像是無頭蒼蠅撞上急急忙忙進門的鄭曉江。他們被安排住在鄭曉江新買的那套房子裡面。

“她又開始自言自語。”夏旭帶著鄭曉江走進臥房,不停地叨叨,“我不敢碰她,碰一下,她就尖叫,我擔心惹來鄰居的投訴。”

我跟著進門,看到角落蜷縮一團的女孩,她全身濕透,臉色蒼白,牙齒將嘴唇咬破,滲出的鮮血觸目驚心。

她的確很可憐,目光驚恐,像是受到了五雷轟頂的打擊。

“芳芳。”鄭曉江試著靠近,他的身影籠罩著這具瑟瑟發抖的身軀。

我有種想擁住她的衝動,這個柔弱而又無助的女孩,讓我想起當初的自己。

與此同時,鄭曉江已經奮不顧身地撲上去,他的懷中躺著另一個女孩,而我也忍不住同情她。她的眼神漸漸聚攏,她沒有尖叫,乖乖地倒進鄭曉江懷中,她似乎習慣了他的擁抱,十幾年來,她獨享這個港灣。

“曉江哥,我好怕。”薛芳泣不成聲,她放肆地哭泣,攪亂了鄭曉江的情感。

我的心有些模糊了,我的胡思亂想又開始蠢蠢欲動,其實我並不想這樣,我應該相信鄭曉江,也應該相信他們之間的兄妹情深,他們有共同的回憶,有共同的苦難,這只是僅限於兄妹,對,就是兄妹,他是她的哥哥,唯一的親人,她是他的妹妹,有一份責任。

我的心好亂,他們擁在一起,讓我又想起莫靜然擁住莫晉翀的樣子,連血脈相連的姐弟都會出現亂/倫,何況他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