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199章 局勢逆轉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3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大雪初霽,遙望瓊枝玉樹,心情也跟著煥然一新,乘興觀雪,踏出幾步。院前一樹梅花點綴其間,不沾塵世,時聞妙香,觀之不盡。

我父以山水為家,以花草為園,單看前後院的成果絕對不比頤園遜色,連鄭曉江也不禁嘖嘖稱讚,他們兩人佇立梅樹下,談笑風生像是闊別已久的知己好友。我瞧著欣慰,好在父母並未為難我們。

“你爸說,這小夥子挺不錯。”不知何時,老媽走到我身邊,雪地行走聽不出腳步聲,或許,我看得專注,也忘了察覺身邊的人。

“他……”

“你已長大,多結交一些朋友是好事,但看人得用心。”媽媽語重心長地說道,“心不會騙自己,若是看錯,也是造化,命中註定要受此一劫。”

我莞爾一笑:“剛出去的那會兒的確看錯了人,但我是用眼看人,分辨不出好壞。”

“所以你出門之前,我也就說過,不可害人,也不能不防人。”

“我明白了,謹記於心。”

“英子,今天中午要加餐。”老爸朝我們走來。

“怎麼了?”

“鄭先生晚上就要離開了,我們得好好招待人家才是。”爸爸拉著老媽走進了屋內。

我抬眼望去,就在不遠處,就在梅樹下,就在我的視線裡,那個男人,那個器宇軒昂的男人,他說他要走了,要離開我的身邊。

“你要走了?”我上前幾步,與他面對面地站在梅樹下,忽聞一股幽香隨著雪風吹來,沁入鼻端。

鄭曉江淡淡微笑,他的笑容印著雪花,格外耀眼生輝。我顧不上父母是否偷看,一頭栽進他懷中,鼻頭一酸,哽咽地喃喃:“你要走了。”我反復陳述一個事實,他不屬於這裡。

他的手指伸入我的長髮之中,輕柔地搓動,低頭歎息:“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可惜的是,我不能貪戀。”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用力地點頭。

“答應我,你會回到我身邊的。”鄭曉江捧著我的臉,鼻尖緊貼我的額頭,小心翼翼地祈求。

“我從來沒有想過離開你,我只是很沒骨氣地逃避。”我淚眼婆娑地凝視他。

“我沒辦法逃避這些事情。”鄭曉江無奈地聳肩,“正如你說,我身體裡流著鄭家的血脈,我不能逃避,接下來的事情,如果有你在我身邊,我根本不怕面對任何困難。”

“過完年我就回去。”

“我等你。”鄭曉江輕吻我的額頭,突然意識到父母偷看的可能,我連忙推開他,緊張地說:“我可不想那兩個老傢伙懷疑我們師生戀。”

“哈哈,唐叔叔可不是糊塗人。”鄭曉江瞥一眼家中的窗戶,我扭頭張望,雖然知道他們不會甘休,但是兩個過半百的傢伙看得這麼起勁也真是令我這個做女兒的臉紅。

當晚七點多,我送鄭曉江上了火車,大雪紛飛,不適宜乘坐飛機,所以我建議買了火車票,好在是南下,不會遇上春運的返鄉潮,但車站人潮擁擠,我們寸步難行。

“你回去吧。”鄭曉江上車前又退後兩步讓身後的人先上去,他想多看我兩眼,於是招手大聲喊道,“你回去,別送了。”

我熱淚盈眶,尋思著心疼不已,這樣一個上億身家的男人居然為了看我一眼而淪落到擠火車,我心中的百感交集真是難以言喻。(走得匆忙,因為不識路,鄭曉江放棄自己開車,我身份證上的地址不是城市中心,是鄉鎮,當時的導航並不顯示)

“嗚——”火車鳴笛,他被列車員催促著上了火車,送車的人陸陸續續地離開,這時候,車站稍微空曠一些,於是我奔過去,努力揮動雙臂,引起車內人的注意。

“鄭先生,你要等我。”

鄭曉江站起來,他貼近車窗,由於打不開,我聽不到他說的話,只看到他雙唇張合像是跟我訴說他的依依不捨。

“鄭先生……”

“嗚——”火車再次鳴笛,馬上就要啟動了。

“鄭先生。”我小跑著追上火車,我還能在窗外看到他的輪廓,他目光焦慮,看到我跟得吃力,他恨不能從火車上跳下來。

我想,真正相愛的人,每一次的分離都是生離死別。至少,我們就是這樣。

“鄭先生,你一定要等我回去。”模糊的雙眼一直盯著遠去的火車車尾,我跟到盡頭,跪在雪地上,早已泣不成聲。

但那次以後,我下定決心要買個手機。

說好過了年就返

回,可是開春時,老媽生了病,我只好留下來照顧一段時間,其實我心裡還是很記掛鄭曉江,不知道他在頤園怎麼樣了,不知道麥太有沒有為難他,不知道秦女士是否真的搬進頤園。

一山不能容二虎,這個山莊註定不會風平浪靜,有時候,我靜下來還會回想莫氏山莊,但願它們的命運不同,頤園不會毀於一旦。

處理好家裡的事情,我差不多要返校讀書了,我跟袁姨打過幾次電話請假,礙于鄭曉江的面子,她不能不批,她嘴上說得輕鬆,其實私下裡肯定嚼舌根說我背後有人才會肆無忌憚。我以前很在乎別人的看法,可後面想通之後倒也不會鑽牛角尖。

“嘟……”出門前夕,我又打電話到山莊,可是這回,一直沒有人接聽。

“怎麼了?”老媽收拾好我的行李箱,關心地問道,“你之前說的那個山莊,會不會把你開除了?”

“應該不會吧。”我轉念一想,準備撥通鄭曉江的手機,可還是猶豫了,他如果想我,自然會打電話過來,如果他沒有打過來,要麼就是很忙,要不就是根本不想我。

我捏著電話,心裡七上八下,又犯了患得患失的老毛病,這人呐,只要不能看到對方,就跟掉了魂兒似地糾結。

“你還是趕緊回去,免得丟了工作。”老媽猜到我的心思,卻故意笑了笑,“丟工作事小,丟了人才重要。”

“老媽,你說什麼怪話,我不明白。”我放下電話,難為情地沖進自己房間躲起來。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我的確應該馬上返回,自從袁姨不接我電話,我就開始心神不寧了,可能山莊真的出了事兒。

翌日清早,爸媽送我到車站。那天,我看著鄭曉江遠離,哭得撕心裂肺,今天,我踏上旅程,父母也依依惜別,我上了車,看到老媽撲進爸爸懷中抽泣,他們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女兒長了一對翅膀,要去世界看看陽光。

“嗚——”火車鳴笛,我噙著淚感謝了父母,而後頭也不回地踏進車廂。我的精神不錯,在路上折騰一整天,直到晚上八/九點才返回山莊,我是徒步走到半山,這時,山莊燈火通明,我氣喘呼呼地敲後門,按照以往,開門的應該是婭婭。

無人應答,於是我又敲門,反復兩次,再抬手時,門突然就開了,開門的不是婭婭,是個陌生的中年婦女,她壯實的身板著實嚇我一跳。

我們相互打量對方,她皺起眉頭,冷聲怒問:“你是什麼人?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你是誰?”

“別再敲門,否則我對你不客氣。”女人側身進去,準備關門,我立即跟上去,伸手擋住門把,急問:“我是唐馨,是這裡的女傭。”

“唐馨?”她又一次打量我,不屑地啐道,“沒見過。”

“喂,你……”她的力氣很大,一隻手將我推得很遠,踉踉蹌蹌的我差一點倒在地上。

我有些丈二摸不著頭,好像回去一趟,這裡就不一樣了。我繞到前門,緊閉著的鐵門依然將我擋在外面,除非是山莊的主人進屋,否則這個門不會隨便開啟。

此時恐怕九點,再浪費時間,我就要露宿街頭了,因為按照山莊的規定,十點準時熄燈休息。就在我一籌莫展之際,車前燈的光亮晃了我兩眼,估計是有人返回山莊,希望能遇到一個認識我的人,說不定還是鄭曉江。

我在車庫門口揮手,避開強光偷偷看一眼車上的人,司機停了車,車後座果然有人。

我繞到車身旁邊,後座的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女孩,我定睛一看,居然是薛芳。她看到我,明顯也很驚訝,愣了半天,薛芳走到我跟前,指著我的行李箱,不解地問:“唐小姐,你這是……”

“芳芳,我今天返回山莊,但是他們不給我進門。”我著急地說,“我跟袁姨請了假,我結束了休假,可以返回山莊工作了。”

薛芳抿著嘴,思慮地說:“對不起,袁姨已經被辭退了。”

“什麼?”

薛芳點了點頭,為難地說:“山莊的僕人名單當中也沒有你的名字。”

“怎麼回事?”我低著頭,憂慮地說,“我可不可以見鄭先生。”

“頤園的事情是秦阿姨說了算,我想曉江哥也不會管太多。”薛芳遲疑片刻,繼而說道,“不如這樣,我帶你先去見見秦阿姨,或許她可以讓你繼續留在這裡工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