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215章 屈辱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30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接我下課的又是溪姐,她閑來無事,拽著我陪她逛街。我跟她提起王筱笙,溪姐聽過王筱笙的名氣,很欣賞對方的才華,說她在英國就參加過王小姐的畫展,那時候,王筱笙才十九歲,水墨畫出神入化,連英國的大師都讚不絕口。

“你說一個羊鬍子怎麼能看懂我們的國粹?”溪姐揶揄地哈哈大笑,她轉身睇著心事重重的我,又道,“既然盛情難卻,你就去嘛,這種名媛聚會也不是什麼女孩都能有機會參加,你就當見識一下,反正又不用你花錢。”

溪姐知道我是個窮光蛋,不過我的猶豫並不是關於錢的問題。

“我怕我格格不入,恐怕她們談論的事情,我全都不知道。”

“她們談她們的,你就聽,不說,不參與其中也就不會有人知道你究竟是否明白。”

王筱笙主動找上門,除了道謝就是邀請我參加她們的聚會。這種聚會不同於喧鬧的舞會,她們在臨江的古樓別墅準備了頂級糕點,這些糕點都是女孩們親手製作,紅酒也是從自家酒窖拿來,醇香襲人,都是價值不菲。

我借了溪姐的禮服,為了遮住肩頭的刺青,又帶上披肩。我以為準備妥當,於是下了計程車,過了馬路直接走進了聚會的古樓。

古樓並不大,像是民國時期的小洋樓,據說,這小洋樓是另一位千金小姐的私人茶室,過段時間可能要拆遷,所以她們召集要好的名媛一起為小樓送別。

小樓有三層,進去的一樓都是安保人員,只有上去二樓才能看到裝扮優雅的女人坐在一起談天說地。踏著木質的樓梯再上去,便是視野極佳的第三層,這第三層的三面都是落地玻璃,拉開窗簾,遠眺江面的景色,很有韻味。

G市的夜景,一覽無餘,我看得心醉,盡然忘了下去二樓打聲招呼。

“唐小姐。”王筱笙尋到我,心急地說,“唐小姐,我還以為你沒有來呢。”

我應了一聲轉身,歉意地笑了笑:“我,我直接上來這裡,實在抱歉。”

由於用餐都在二樓,所以這會兒大家都聚在二樓,而晚霞剛落幕,我又貪戀夜景的精緻,於是乾脆繼續留在三樓,以免打擾她們。

“這沒事,都是我照顧不周,冷落了你。”王筱笙客氣地說,“剛才有點事情要處理,不然也不會讓你一個人在這裡發呆。”

“不會,我覺得這裡風景獨好。”

“其實,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王筱笙尷尬地道,“之前說了些話,多有得罪,今天我一併補償。”

“千萬別這麼說,我沒有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一起下去用餐吧。”王筱笙主動伸出手,而我礙於她的熱情,只好將手伸過去。我隨同她下了樓,餐廳已經佈置好了,七八個女孩圍成一桌,本來聊得歡快,因為我們的出現,她們不約而同地看過來。

“筱笙,這個女孩的臉……”坐在最靠外面的女孩莫約二十出頭,她一時口快,準備問我臉上的傷疤。

王筱笙瞥一眼我,平靜地解釋:“唐小姐不小心弄傷了臉,但是並不影響她的美貌。”

“剛才見過她,因為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也就不便打招呼。”另一個略顯成熟的女孩,主動笑著對我說道,“我叫許嫣,是餐飲大亨許建忠的大女兒,剛從美國留學回來,準備創業。”

“我叫……”這個叫許嫣的女孩自我介紹後,其他人像是多米諾效應,突然都一一自我介紹,每個人的身份都很顯赫,有的留學歸來準備創業,有的正準備出國讀博,還有的更是安排了聯姻,已經是待嫁狀態。

一輪介紹之後,擊鼓傳花傳到我這裡就停了下來,我抬起頭看著王筱笙,她依然面無表情,她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很吝嗇她的笑容,只是她應該知道我的背景,我不可能有與她們媲美的家世,我開不了口,我是不知道如何開口自我介紹。

“大家一定很好奇唐小姐的身份。”王筱笙沉默片刻,終於啟動她的薄唇,不過,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踱步到我身後,意味深長地說,“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也很好奇唐小姐的身份。”

我覺出不對勁,想要反駁的時候,王筱笙又搶了話語權:“這一個月,我利用好不容易得來的休假仔仔細細地回想整件事情,我算是福大命大,撿回一條命。”

“我聽說,是鄭先生奮不顧身救了你。”有人補充地說。

“這個鄭先生好像真的挺不錯,我爹地說,他以前是有名的律師,現在繼承鄭家的事業,才半年時間就已經是不可小覷的有為青年。”

“可惜已經是我們筱笙

的囊中之物了。”

“那天救我的不只是鄭先生。”王筱笙對著大家說道,“還有這位唐小姐,她也是在現場的人。”

“啊?”道出這句話,在座的各位瞬間詫異地打量我。

“不是說你和鄭先生出去度假嗎?”

“就是啊,她怎麼會在場?”

王筱笙湊近我,厲聲問道:“你要不要解釋一下,為什麼是你在場?”

王筱笙的局,我還是上了當,我始終沒有領悟到母親的教誨,防人之心不可無,偏偏只是一點點的好,我就能相信所有人。

“我有點不舒服,先告辭了。”就在我打算全身而退的時候,王筱笙抓住我的手,她抓得突然,我一掙扎,被她扯住了披在身上的披肩,我心裡咯噔一沉,不敢再亂動。

王筱笙沉著臉,冷笑地問:“請問雪禾又是誰?”

“不知道。”我蹙眉,不客氣地喝道,“請放開我。”

“不知道?”王筱笙抓得更緊,我疼得皺起眉頭,其他人倒吸一口冷氣,凝神注視著我們。

“你究竟想幹什麼?”

“我只是想讓你看清楚,你,和我們的區別。”王筱笙切齒地啐道,“你認識那個女殺手,你告訴她,你叫雪禾,可是你明明叫唐馨,我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麼你一會兒是唐馨,一會兒是雪禾。”

原來,王筱笙還記得她被子瀅挾持的時候聽到的話,情況緊急的時候,我來不及思考該不該透露自己曾經是雪禾的身份,我想得太過簡單,卻不料被心思縝密的王筱笙記在了心裡。

“誰還沒有個別名?”我無力地解釋。

“哼哈。”王筱笙用力一甩,將我甩開她的身邊,而用力過猛,她將我的披肩也甩得不知方向。

踉蹌轉身,我撞到身後的餐桌,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卻聽到一聲刺耳的尖叫。

我就知道,披肩不如外套,可是為了迎合借來的禮服,我又不得不冒險換上披肩,我想,我掩蓋得很熟練,也不差這一晚,可偏偏就是今晚,我將背後的刺青暴露在這些千金大小姐的眼前。

我氣喘呼呼,不敢轉過去欣賞她們花容失色的樣子,因為樓上的動靜,樓下的保安立刻跑上來。

我只對王筱笙感興趣,我看到她手足無措地盯著我的後背,我穿著杏色的吊帶禮服,我很喜歡杏色,可以提亮我的膚色,而這會兒,將我背後的刺青襯得格外顯眼。

身子顫抖不是因為寒冷,不是因為恐懼,不是因為暴怒,所以我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就是不停地抖瑟。

保安還有些摸不清楚狀況,只好立在門口一動不動,抱團的千金小姐們看著我背後的刺青,其中有個女孩,顫顫巍巍地說:“這是饕餮。”

倘若我的刺青是朵玫瑰,興許她們不但不會害怕,還會跟我交流紋身的心得,可偏偏是稚嫩的肌膚上刺了一頭猛獸,十分噁心難看的猛獸。

“原來是真的。”王筱笙緩過神來,鎮定地說,“一開始我還覺得匪夷所思,看來……”

“你說的沒錯,我們之間的區別太大,我從來不會出賣女人。”

“哼,你這種下三濫的女人,根本不配留在頤園。”王筱笙又燃起了怒火,沖上來咆哮,“我現在總算明白,明白為什麼鄭先生被你迷惑,狐狸精的手段,我不屑。”

我仰起頭,理直氣壯地質問:“試問王小姐,知道什麼是患難與共嗎?知道什麼是不離不棄嗎?”

“那又如何?”王筱笙高我一個頭,倨傲地瞪視我,“我就是再不濟,也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而你,不過是一個死人的未亡人,是個破鞋。”

“你說誰是破鞋。”我氣急敗壞地駁斥。

“我告訴你,這一個月,我根本沒有養病,我的傷早就好了,我就是調查你,查出你這個女人的真面目。”王筱笙指著我的鼻頭,毫不留情地呵斥,“我今天找你來,就是讓你一輩子都在我們這個圈子裡抬不起頭,讓你一輩子都別想踏入上流社會,你這種下三濫的女人,連給我們提鞋都不配。”

“真夠噁心的,這女人。”

“她究竟是做什麼的啊?”

“不會是那種場合的女人吧?”

“我看可能是,你看她的樣子,她臉上有刀疤,背上還刺了個什麼鬼。”

她們鄙夷嫌棄的眼神,像一把把利刃刺中我的心臟,其實我根本不在乎她們對我的看法,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只是為什麼會心跳加速,臉上有種火辣辣的感覺,為什麼我想逃離這裡,卻抬不動腳,一點力氣都沒有。

我扶著椅子挪動兩步,也就走了兩步,我虛弱地雙腿一軟,在她們的嗤笑與嘲諷中暈倒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