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247章 詭秘莫測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52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送媽媽上了火車,我在擁擠的人群中駐足。

“唐馨。”他又找到了我,我愕然回首,長髮被風吹散,眼眸蒙著午後的陽光。我是個平凡的女子,卻竭力靠近太陽,哪怕燃成灰燼,我也不會退縮,因為我跟從靈魂的方向,我不要做一個沒有靈魂的女子,這就是唐馨,也是雪禾。

商量之後,老媽還是打算回鄉下,我沒有再堅持,我知道她想念父親的心不會比我想念鄭曉江的心少。思念是一種煎熬,把愛熬成一碗苦水,還得自己飲下,不過有心的人,還能喝到一絲甘甜,因為那個人永遠都活在自己心裡。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腦袋一片空白了,總算可以歇口氣,這人呢,一旦鬆懈就會放鬆警惕,所以我都不知道鄭曉江是什麼時候溜進來的。

“你幹什麼?”我一隻腳踩在鄭曉江的肩膀上,他趁我不備,從床尾悄悄地爬上來。

“睡覺。”別以為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我就會妥協。

“你不是有房間有床嗎?”我故意板著臉。

鄭曉江往前挪動,俏皮地說:“我膽子小,一個人睡會害怕的。”

“你少來。”我扔給他一個枕頭,他抓住枕頭盤腿坐起來,又道:“我聽你朋友說,你失眠了四年,要不我給你治治失眠?”

我用雙腳抵著他的胸膛,咯咯直笑:“這兩個沒義氣的,怎麼這麼快就被你收買啦。”

“她們也是關心你。”鄭曉江撫摸我的腳踝,柔聲問道,“之前崴的地方還疼嗎?”

“等一下。”我嘟著嘴,狡猾地問,“之前誰說要我翻不了身?”

鄭曉江唰地一下紅了臉,支吾地應道:“那個,我。”

“誰說要我不知廉恥地爬上誰的床?”我強忍著大笑,不懷好意地取笑。

鄭曉江抿了抿薄唇,乾脆豁出去了,像頭野獸撲倒我:“好好好,是我不知廉恥地爬上你的床。”

“無賴。”我抓著他的衣領,笑駡道。

“唐馨。”鄭曉江突然喊一聲,我本能地應道:“恩,怎麼了?”

“馨。”他又喊一聲。

“我在。”

“我的心,在了。”鄭曉江將我的手指引伸進他的衣服裡,我的手掌貼著他的胸口,他的心跳,我真切地感受到,這一刻的真實,我們都等了四年。

他的吻落在我的胸口,受傷的地方還貼著紗布,不過傷口不深,應該過幾天就沒事了。

“還疼嗎?”

“我希望留條疤痕。”

“為什麼?”鄭曉江抬頭問道,“留了疤痕,你不會介意嗎?”

“以後你氣我的時候,我就讓你看看。”我歪著頭,倔強地說,“讓你看看,你是多麼狠心。”

鄭曉江躺下來,將我翻過來擁入懷中,我趴在他的胸膛,他平靜地說:“請結束我們的相互傷害,我會努力讓你不再受傷。”

我猶豫地問:“你真的原諒我的欺騙?”

“只要不是因為不愛我了,其實我根本不在意你的假死。”鄭曉江枕著一隻手,睇著我說,“不過我有個要求。”

“你說。”

“不要再見杜翀。”

我拉下臉,愁眉苦臉地說:“這不行啊,杜翀是我的朋友,是我們的朋友,不能不見面。”

鄭曉江也坐起來,認真地說:“誰跟你說杜翀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傢伙回來肯定不會有好事,你想想,我收到的那些照片,不是他寄給我讓我誤會了你,還會有誰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我不悅地反駁:“我質問過他,這不是他做的。”

“唐馨,你不要給愧疚蒙蔽了雙眼,杜翀這次回來絕不簡單。”

“難道你忘了,我們都欠他一條命。”我深吸一口氣,凝重地說,“在他打算與姚振晟同歸於盡的時候,他就已經救贖了。”

“只要徐臨找到證據證明他就是莫晉翀,那麼他就要為自己身上背負的命案負責。”鄭曉江冷厲地說,“無論他是不是曾經救過我們,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翻身下了床,踱步說道:“你說你原諒我,其實還是心存芥蒂,還是對我不信任。”

鄭曉江也下了床,從背後抓住我,語重心長地說:“馨,我擔心的是杜翀會傷害你。”

“他不會的。”我轉過臉,憂慮地說道,“他心裡也很苦,我們不能這麼對他,就算他真的有心結打不開,作為朋友,我們也應該替他打開心結,而不是放任不管。”

鄭曉江籲了一口氣,點頭說道

:“是,我承認,我不想你跟他走得很近,是因為我知道他對你的心思,我害怕他把你奪走,害怕失去你。”

“你怎麼忽然對自己這麼沒信心。”我安撫地說,“我一直很明確我要什麼,愛的是誰,這一點,我也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隱藏,他知道我的心,但是他只有放手才能真正地重生。”

“不管怎麼說,總之他是個危險人物,你如果一定要見他或者跟他做朋友,那麼就要小心謹慎一些。”

“其實,他也說了,他這次來,就是要對付你。”我惆悵地說,“我要說服他打消這個念頭,我不想你們鬥下去。”

“哼,他只管放馬過來,我鄭曉江除了怕失去你,還真就沒怕過其他事情。”

我理解鄭曉江的擔憂,其實我自己也有點猶豫,我同樣覺出杜翀這次回來絕不簡單,但是我一直認為,他的目標是鄭曉江,是回來對付他的,所以我擔心,也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化解這場危機。

這種擔心是建立在杜翀就是莫晉翀的基礎上,然而,只有到之後,我才知道事情遠不止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當然,我和鄭曉江總是不可能安安心心地過幾天安穩的日子,也許這就是愛情的真諦,一定要經歷過磨難才能將兩顆心凝固在一起。

“薛芳。”我代替鄭曉江去機場接他們,薛芳聽到我的聲音,興奮地扔了行李就撲過來,她出落得亭亭玉立,真是越來越漂亮。

夏旭忙著照看行李,管家護住坐在輪椅上的秦婉儀,只有她飛撲而來抱著我大笑。

“一開始我真不敢相信呢。”

“是啊,我也沒想到兜兜轉轉還是回到原點。”

“回來不好嗎?”薛芳挽著我的手臂,撒嬌地說,“你回來,整個氣氛都不一樣了,你可不知道,這四年我們是怎麼過來的。”

“那可不,鄭曉江那張臭臉,我可是受夠了。”夏旭將行李放入車子後備箱。

我看到最後面的秦婉儀,她中風後不但無法行走,也患了失語症,看到人只能眨眨眼睛以示反應。眼見此刻的秦婉儀,想起當年她的趾高氣揚,我真是百感交集,內心不知不覺湧現出很複雜的情感。

“秦太。”我蹲下來,她的眼珠子也跟著我轉動,我撫摸對方的手背,有些冷,但皮膚還是那麼白皙,那個時候,我從不敢像現在這樣握住她的手。

“秦太,對不起,我還是回來了。”我歉意地說,“希望你不要怪我。”

“嗯……”秦婉儀聽到我說的話,猛然間全身顫抖,喉嚨裡發出可怕的聲音,嚇得我整個人也懵住了。管家和薛芳緊張地按住秦婉儀的身體,之後他們拿出一些藥物,強迫秦太服用,折騰了好半天才稍稍緩下來。

我退到夏旭的身後,我有些不理解秦婉儀的反應,難道說她還是很討厭我,或者知道我又回到鄭曉江身邊,她才病發。

薛芳喘了口氣,大概是猜出我的慌張,於是走過來安慰:“不用在意,秦阿姨的病就是這樣,你以後習慣就好了。”

“是不是我的出現讓她不高興了?”我失落地問。

“之前聽說秦阿姨不是好轉了嗎?”夏旭也好奇地問。

薛芳搖了搖頭:“還是老樣子,不見得好轉。”

管家將秦太推進保姆車,這輛車安裝了輪椅上下裝置,不但如此,其實新建的別墅也都安裝了方便輪椅上下樓的裝置,也就是說,鄭曉江早就打算將母親接過來。

“你不用太在意,其實她現在沒什麼思想,就是看到你,也不見得還記得你。”薛芳看著熟睡的秦婉儀,又對我說道,“不過曉江哥真是,也不親自來接我們。”

“拆遷的事情出了點問題,他得親自看看比較好。”我勸道,“等到晚上,我們一起好好教訓他。”

“現在你們一定很幸福了。”薛芳笑著說,“所以晚上呢,我們這些孤家寡人還是別去打擾你們小倆口才是。”

“誰說是孤家寡人?”開車的夏旭趕緊補充,“芳芳,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成為孤家寡人的。”

“開你的車。”薛芳不安好氣地笑駡,“開個車還那麼多話,等下把你嘴巴封起來才好。”

我笑著看了看他們,不經意地掃到後座的秦婉儀,哪知道剛剛閉著眼睡覺的秦婉儀不知什麼時候又睜開了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盯得我毛骨悚然。

她的這個眼神,我可不覺得,她忘了我,已經不記得我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