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255章 潛匿的秘密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48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徐臨跟我說過,鄭先生越是愛你就越恨你,而越恨你也就是越愛你。他不應該出現的,這個傢伙,真是討厭。”

徐臨的出現,才是我找到的唯一活路,我本就患有抑鬱症,如果不解開心結,我早晚也會自殺死掉,而那個時候恐怕也不是鄭曉江能及時救下我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走回自己的房間,每一步都像是踏著自己的心,因此每一步都讓我痛不欲生,到了房間,我才敢鬆懈地跪在地上,無聲地凝噎。

傍晚,我搬出了山莊,我知道,我拖著行李箱離開的那一刻,鄭先生就站在書房的窗邊,他居高臨下地目送我,他沒有堅持留下我,我又深深地傷害了他,可是這次,我希望他等我,等我真正重生。

我沒有勇氣回到工作室,我不想聽朋友們的嘮叨,實際上我不想讓她們也捲入進來。就這樣漫無目的地流浪,回到最初,我身無分文地坐在這個城市的角落,享受此刻的寧靜。我的世界,很少能像現在這樣寧靜,靜下來可以思考很多事情,可以讓我知道,很多的巧合其實就是人為,其實就是有人不想你過得如此寧靜。

公園的凳子很長,我空出一側,像是等待某人。大概靜思了一個小時,他終於出現了。我就是等他,我知道他會出現,也會坐在凳子的另一邊。

“為什麼要這麼做。”杜翀的雙手擱在拐杖上面,他扭頭看著我。陰鷙的眸光搜索他的疑慮,而我,出奇地淡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平靜,就像七年前,我身在會所,依然保持一顆堅硬不拔的心。

“你不是就想我這樣做嗎?”我冷笑一聲,反問,“莫少最大的願望就是拆散我和鄭曉江,當初莫少沒有做到,現在杜翀做到了。”

“啊哈哈。”杜翀笑的時候,嗓音越發地刺耳。

我轉過頭去望著他,我看到他,還是有不忍,可是為什麼他不能為自己救贖,他差點沒命了,他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埋葬了過往的罪惡,他回來,也是一個重生的莫晉翀,我當真以為這就是我當初想像的那個大男孩。

“我知道你心裡有情。”杜翀伸手握住我,他收斂了得意,換上一副滿足的笑顏,“我們回去吧。”

杜翀的馬仔將我的行李帶走,而我,被杜翀帶走,我已經騎虎難下了。

當時,徐臨在杜翀的別墅外面看到我,他想詢問我的悲傷,我難以啟齒我被杜翀糟蹋的事情,只好在徐臨身邊盈盈抽泣。

“這只老狐狸,雪禾,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他繩之於法。”徐臨憤慨地喝道。

我仰起頭,抹去自己的淚水,怔怔地問:“你一直都在跟蹤杜翀?”

“你不用騙我了,杜翀就是莫晉翀。”

“你還是不肯放過莫晉翀。”

“你在杜翀的別墅外面徘徊不敢進去,現在又哭得這麼傷心,肯定是他傷害了你,你還為他說話?”

“我……”我咬著唇,又陷入糾結之中。

徐臨扶著我躲進車站避雨,他蹲下來,語重心長地說:“雪禾,你身邊的人都太危險了,其實我真有點懷疑鄭曉江他究竟能不能保護好你。”

“你為什麼這麼說?”

“我跟蹤杜翀的時候,發現一件事。”徐臨將手機照片翻出來,我定睛一看,看到杜翀和薛芳坐下來喝茶,後面連拍的照片都是他們交談時說笑的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生分,十分地融洽,照片上的杜翀遞給薛芳一些照片,雖然看不清楚是一些什麼照片,但是我心裡的陰霾卻漸漸明朗。

徐臨坐在我身邊,若有所思地嘀咕:“前不久鄭先生爆出醜聞,說大鬧會所,還出手傷人。”

“是梁浩權的詭計。”我扭頭補充。

“杜翀私底下已經與梁浩權接頭,我懷疑他們有不法勾當。”徐臨嚴謹地說,“可惜的是,他們很小心,根本查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杜翀不會的,他答應過我,他要救贖。”

“都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

我的確有些自欺欺人,我那麼相信他,可結果呢?他居然對我下藥,然後玷污了我,不但如此,他還將我的裸/照交給薛芳,然後趁機加害我,他這些不擇手段的做法,完全沒有考慮過我對他的信任。

這還是我當初認識的莫晉翀嗎?

“你是不是還認識這個女人?”徐臨又翻出一組照片,我看著上面的人,點頭說道:“她叫子瀅。

“你是殺手,你應該知道吧。”

“上次在三亞的時候,你們就一直追捕她。”

“她沒有死。”徐臨面色凝重地說,“她已經在這座城市犯下罪案,我懷疑她殺了無辜的人。”

“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雪禾,人是會變的,何況她所處的環境一定不單純。”徐臨安慰我,“也許她自己也身不由己。”

徐臨的話讓我想到子瀅所處的環境,突然間我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便又說道:“子瀅當時是跟著莫靜然離開了,也許她知道莫靜然的下落。”

“可是她現在似乎跟杜翀有秘密來往。”

“什麼?”我蹭地站起來,冷峻地說道,“你想說,杜翀和莫靜然操控了這一切?”

“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徐臨也站起來,遲疑地說道,“不過這是我們的猜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恐怕只有再調查,所以你不要氣餒,等我查個水落石出,再替你好好教訓這個杜翀。”

我板著臉,一本正經地問:“靠你這樣天天跟蹤,你覺得我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個……”徐臨被我的話噎住。

我踱步上前,嚴詞厲色地說道:“我幫你,我有辦法接近杜翀。”

“杜先生,已經準備妥當。”別墅唯一的傭人是杜翀的女護士,她叫莉娜,是個中泰混血,樣貌和身材都是上等,甘願在杜翀身邊做個看護和管家真是有些浪費了。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會跟你回家。”我不客氣地質問,“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

“你拿著刀沒有對我下手,那一刻,我就料到,會有這一天的。”杜翀坐在沙發上,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說道,“來,讓我好好地感受你的覺悟。”

我害怕接近杜翀,不是因為他身上的藥水味太重,而是他身上的戾氣太沉,可能隨時吞沒我。

一開始,徐臨肯定不會同意我的決定,他想要告訴鄭曉江,讓鄭曉江勸我放棄這個念頭。

“不能告訴鄭先生。”我抓住徐臨的手臂,激動地說,“非但不能告訴他,我還必須狠心地逼他陪我演這場戲,如果告訴他,這場戲就沒辦法演下去了。”

“雪禾,這可不是演戲,你要想清楚了,杜翀這個人,可能什麼事都做得出。”徐臨警告地說。

我凝神一口氣:“我也想看清楚,這個杜翀究竟是不是當初那個讓我可以信任的莫晉翀。”

杜翀的邀請讓我不知不覺地邁開步子,我走到他身邊,緩緩地坐下,剛坐下來,他迫不及待地撲倒我,吻住我的唇,試圖撬開我的唇瓣,我嚇得花容失色,當然不肯就範。

沒有太多的強迫,他似乎故意嚇唬我,然後鬆開手,抽離了我的唇邊。

“這一天來得太快了,我有點把持不住,對不起。”杜翀笑得深不可測,他撫摸我倉皇失措的臉頰,對疤痕特別留意。

“我希望你給我時間,給我足夠的尊重。”我顫抖著身子,戰戰兢兢地說道。

“好,我等了這麼久,也不差這一時片刻。”杜翀湊上來,還是親吻了我的額頭,然後他吩咐莉娜帶我去我的房間,就是剛才莉娜整理的那間房,在杜翀房間的隔壁。

徐臨很後悔告訴我這一切,他的本意是希望我警惕身邊的小人,然而我卻不肯放過這些小人,不,是他們不肯放過我,不肯放過我的鄭先生。

“還是跟以前一樣,發現危險就立馬逃走。”徐臨心事重重地說,“如果被鄭曉江知道,他肯定會殺了我。”

“沒關係,我會替你收屍。”

“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這個時候又是我們並肩作戰的時候了。”

莉娜帶我逛了一遍別墅,其實杜翀的別墅相比鄭曉江的山莊,真的是規模小了很多,當然,杜翀的大本營或許並不在這裡。

“杜先生交代過,除了書房,您可以任意進出任何房間。”

我點了點頭,不經意地問:“莉娜小姐的喉嚨也受了傷?”

莉娜摸了摸自己的喉嚨,尷尬地回道:“不太舒服。”

喉嚨貼了紗布,很顯然不是不太舒服可以解釋的通的事情了。但是我沒有深究下去,莉娜處理完我的事情,然後退出了房間。據她說,杜翀這個點要沐浴。杜翀行動不便,沐浴肯定要人幫忙,也就是說,這幾年下來,莉娜的看護工作自然還包括了這一項,我心裡一尋思,覺得他們兩人的關係應該不簡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