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06章 荼蘼未了情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52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1


“原來這種花叫荼蘼花。”雪禾驚喜地自言自語,打斷鄭曉江的思緒,他抬頭望去,心事重重地喃喃:“荼蘼花……”

雪禾拿著書本走過去,對著鄭曉江說:“我在後院移栽了一種白色的小花,之前我不知道是什麼花,不過這本書正好有說,你看……跟上面的照片一模一樣。”

“不可能。”鄭曉江沉著臉,陰鬱地喝道:“我一把火已經燒光了後院所有的荼蘼。”

雪禾傻了眼,怔怔地問:“鄭先生為何要把所有荼蘼花燒毀?”

鄭曉江一時口快說漏了嘴,被雪禾這麼一問,他的心不由得抽動,之前的輕鬆立刻被沉重的氣氛所掩蓋,鎮定下來後,他冷冷地說:“好了,你出去吧。”

雪禾著急地說:“可是我還沒有找到錯誤的地方……”

“沒有。”鄭曉江毫不客氣地說:“根本就沒有錯誤的地方,這些書本都是很普普通通的書,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就算有錯誤的地方也不關我的事。”

雪禾驚訝地問:“可是你剛才……”

“我就是喜歡刁難你,喜歡為難你。”鄭曉江避開雪禾的目光,別過臉說道:“看到你找的這麼辛苦,我才覺得可笑。”

“你……”雪禾放下書本,忿忿地說:“你太過分了,我那麼相信你,你為什麼要這樣戲弄我?”

鄭曉江回頭時,雪禾已經沖出門外,這是她第一次生氣,應該說是第一次沖著他生氣;她氣什麼?雪禾走到樓梯口,突然反問自己,其實她有什麼資格生氣?就算被戲弄,又怎麼樣?她也是心甘情願被戲弄,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她就是這樣傻,甘願一次次地被他傷害,甘願一次次為他落淚。

鄭曉江拉開房門,看到雪禾下樓的身影,他的道歉堵在喉嚨處,始終沒有說出口,只是眼睜睜看著雪禾落寞地離開。

鄭曉江知道自己依然放不下心裡的那個人,所以他的反復無常還是因為她,只要跟她有關的事情全都能牽動他內心的憤怒,只是他實在不應該將怒氣遷移到別人身上,特別是雪禾。

***

雪禾蹲在花盆旁邊,她剛剛知道它叫荼蘼,可是她高興不起來,因為她也是同時得知,原來鄭先生是不喜歡荼蘼花的。

雪禾吸了吸鼻子,站起來轉身時,看到阿仁守在身旁,他見雪禾啜泣還以為是為了花盆裡面的花,便遞上紙巾,安慰地說:“這種花我想起來了,以前後院確實有不少,不過小盆培育的話,不知道能不能使其生長。”

“這種荼蘼以前就種在鄭宅後院?”雪禾想起剛剛鄭先生所說的話,於是追問:“後來呢?是不是鄭先生一把火將所有的荼蘼燒毀?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阿仁有些猶豫不決,與此同時,蓉姐走出來對著他們笑呵呵地說道:“阿仁,老夫人想讓你去學校接蘇小姐。”

“好的。”阿仁應了一聲,找機會溜掉了,沒有問出個所以然,雪禾難免有些失落,雖然有蓉姐,可是她嘴巴更嚴,一定不會告訴自己真相。

蓉姐瞥見雪禾愁眉苦臉,還以為是弟弟阿仁的離開使得她不開心,想著她自己反而走過去,試探地問:“雪禾,你沒事吧?”

雪禾搖了搖頭,抿嘴笑道:“我沒事,對了,蓉姐剛剛說蘇小姐,是哪個蘇小姐?”

蓉姐咧嘴笑道:“這個蘇小姐呢,是蘇家的二小姐,鄭家與蘇家是世交,所以每月家庭聚會,老夫人也會邀請蘇小姐她們來鄭宅一起用餐。”

“這麼說,今天就是家庭聚餐

的日子?”雪禾沉了心思,難怪他會出現在鄭宅。

“好了,別不高興,阿仁他們很快就會回來了。”蓉姐拍了拍雪禾的肩膀,暗喜地說:“蘇小姐的學校離鄭宅不是很遠,等一下我叫阿仁來找你。”

雖然不太清楚蓉姐的用意,可是在雪禾看來是很簡單的事情,於是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蘇家兩個女兒,一個是蘇米娜,另一個小女兒還在貴族藝校,叫蘇橙橙;在鄭老夫人心中,最合適做她鄭家兒媳的其實是蘇橙橙,只可惜了蘇橙橙愛上鄭曉江的死黨,並且兩人的關係也得到眾人的認可,無奈之下,當初鄭曉江將留學時就認識的馬小姐帶回家的時候,鄭老夫人也沒表示反對。

蘇家夫人常年在澳洲養病,所以蘇先生就一直陪伴她,蘇家可以說是蘇米娜一個人撐著,按理來說,鄭老夫人對米娜也是極有好感,只可惜米娜太過強勢,又比鄭曉江大了幾歲,這個古板的老太婆中和了一下,還是寧願接受馬小姐。

說到這個馬家,她也調查過,父親是議員,母親是個舞蹈家,這麼算起來,與鄭家可以說門當戶對,鄭老夫人一開始並沒有棒打鴛鴦,可是後面的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一環扣一環,終究演變成現在這幅水火不容的局面。

雪禾聽到阿仁說,荼蘼需要扡插培育,她一個人在院子裡擺弄的時候雖然還是摸索階段,可是專注的樣子引起別人的好奇。

蘇米娜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她之前從未在鄭宅見過這個女人。

雪禾抹了抹手中的泥土,站起來轉身時撞上充滿疑惑的蘇米娜;蘇米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瞥了一眼荼蘼,心中浮現更深的狐疑。

她?雪禾的記憶瞬間將蘇米娜挖掘出來。那個早上,她親眼看到這個女人開車將鄭先生載走了,他們在車上有說有笑,應該十分相熟。

“咳咳咳,不好意思……”蘇米娜還以為對方會說話,豈料雪禾怔愣原地,反而弄得自己越加尷尬。

“你好。”雪禾下意識地打招呼,這個女人很有氣質,全身散發著剛強的英氣。

“你好。”蘇米娜覺得這樣的招呼有些可笑,事實上她已經很久沒有跟陌生人這樣說話,可是這個女孩子的靜怡令她絲毫不覺得排斥。

“對了,你好像種的是……”蘇米娜頓了頓,猶豫地問:“是荼蘼吧?”

雪禾沉重地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是我在牆角發現了它,所以將它移栽了,不過我不知道還能不能救活它,都怪我不好,如果我一直不動它,說不定它在牆角還能頑強地生長。”

蘇米娜頗有感歎地說:“是啊,花花草草的東西的確很微妙,稍有不對就會要了它們的命,所以我一直都不敢碰這些東西。”

“不過你還是能一眼就看出它是荼蘼。”

“這當然知道,以前鄭宅滿園都是開著荼蘼。”蘇米娜嫣然笑道:“很美的,真是很有意思。”

滿園都是荼蘼,雪禾想像著笑了笑,說:“一定很美。”

“看來,喜歡荼蘼的女人也很美。”蘇米娜忽然意味深長地笑道:“哦,對了,我叫蘇米娜,你叫什麼?”

蘇米娜伸出手想與雪禾握手,當雪禾抬起手時,發現自己滿手都是泥,她趕緊縮回去,然而蘇米娜不介意地伸長右手抓住雪禾的手。

“沒關係,只要感覺對了,交個朋友何必在意這些細節。”蘇米娜是個性情中人,向來不拘小節。

“我叫雪禾。”朋友,這兩個字眼在現在看來是多麼奢侈的擁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