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37章 喧賓奪主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25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2


“嘩啦——”窗簾被人拉開,外面的光亮照射進來,雖然明亮,卻還是掃不去病房中的陰霾;鄭老夫人半身不遂,卻意識很清晰,特別是她這雙眼睛努力地睜得很大,看得出她和生命一起共同進退的那種決心。

一縷光將那人的臉籠罩,使得老夫人無法看清楚;他走進一步,容顏更明顯一點,直到他居高臨下地站在床尾,沿著床邊緩慢地靠近。

“沒想到你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那人開口,是女人,是老夫人熟悉的聲音。

腳步驟然停下,他彎腰撫摸鄭老夫人的一隻手,輕輕地說:“再厲害的人只要面對病痛就會變得渺小,我還是很希望你一切都好,只不過我也會稍稍得意,不要怪我得意,這都是你逼的。”

說話間,一雙眸光落在鄭老夫人的眼眶中,他們相互對視,各自心懷鬼胎;鄭老夫人看得清清楚楚,她回來了,她這個時候回來,眼眸中絲毫沒有憐憫,卻是一副冷眼旁觀的神態。

“我再想……”女人從口袋裡抽出一根紅色的繩子,一邊系在老夫人的手腕上,一邊喃喃自語:“我要不要再把曉江搶過來,不過這不叫搶,原本就是我的東西,現在卻被人佔有,我應該拿回屬於自己的幸福,而這一次我的幸福不會再有你干擾,你說是不是值得高興?”

鄭老夫人說不出話,可是喉嚨裡發出“咕咕”的聲音,似乎很想與她爭辯。

“你不要激動,我又不會傷害你。”女人系好紅色繩子,似笑非笑地說:“你是曉江的母親,我絕不會傷害你,不過我一點兒也不想你康復,你就應該老老實實地躺在床上,一輩子都不要起來。”

鄭曉江趕到醫院探視母親,他一進門就開始不停地絮叨公司發生的事情,鄭老夫人的眼珠子一個勁兒地轉圈,像是很激動,而鄭曉江還以為母親為自己的到來而激動不已;當鄭曉江握住母親的手安慰她時,不料看到手腕上系著的紅繩,突然腦海中/出現一個聲音。

“在我的家鄉,系上紅色繩子是代表祝福,如果你有什麼病痛,親人就會給你系上紅繩,這樣的話,病痛就會遠離你了。”女人的聲音將鄭曉江的理智吞噬,他驚慌地退了兩步,而後不顧一切地奔出病房,在走廊中,鄭曉江一邊奔跑一邊嚷道:“韻離,韻離,我知道是你,韻離……”

護士聽到鄭曉江的吵鬧,於是和醫生上去勸阻,鄭曉江被迫拉入病房,而躲在拐角處的馬韻離卻揚起了一絲詭笑;她知道,她的存在對於鄭曉江來說,明顯還具備影響力。

最近太容易疲憊,雪禾對自己的身體真是無話可說,她並不覺得自己缺少運動,在孤兒院也好,在公寓也罷,她都包攬不少家務,難道家務不算勞動?坐在公園椅子上的雪禾認真地尋思。

“嗚嗚——”留離不安分了,忽地掙脫雪禾的手,朝著一邊沖上去;雪禾本能地追過去,卻見留離停在一個女人的腳邊,那女人蹲下來,似有寵溺地撫摸留離的絨毛,嘴上還一個勁兒地念叨:“小傢伙,算你有點良心,這麼久了還記得我。”

雪禾下意識地打量女人,她

的長髮隨意散落,遮住了半張臉,可是修長的身材令雪禾羡慕不已;女人站起來,抬眸望去,將目光鎖定面前的雪禾,在她眼裡,雪禾像是個沒有發育完全的女人,臃腫的身材令她不屑,唯一跟自己有得一比的可能就是批在身後的墨色長髮。

她精緻的五官略施粉黛,不失優雅卻增添了不少美感,雪禾很欣賞這樣好看的女人,像是城市裡的一道風景,走在路上,也能賞心悅目;女人粗略地看了一眼雪禾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美,那是丟在人群中很難被人發現的美,可以說與她無法相提並論,就這一點,她自認為贏了一半。

以容貌而論,是每個女人膚淺的表現,可往往讓人一開始拿回自信,也正是因為容貌上的勝算;這一局,雪禾沒有挽回的餘地,總不能跑到娘胎中重新來一遍,何況她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醜,還過得去就足夠了。

長椅的兩頭分別坐著兩個女人,留離一開始在雪禾腳邊轉悠,可是時不時也會回到另一方的身邊,像是懷念熟悉的味道,所以它無法抉擇自己應該要追隨哪一位。

“我叫馬韻離。”女人開門見山,乾脆地說:“我知道你叫雪禾。”

“馬韻離。”雪禾低著頭,若有所思地重複一遍。

“謝謝你照顧曉江這麼久。”馬韻離坦然地說:“但是作為他的未婚妻,我實在是無法忍受你這樣的女人與他糾纏不清。”

“你真的是他的未婚妻?”雪禾扭頭,受傷的目光中帶有疑慮。

馬韻離伸出左手,故意亮出戴在中指的訂婚戒指:“他也有一枚這樣的戒指,內環刻著我的英文名字。”

雪禾想了想,斷定地說:“可是鄭先生的左手並沒有戒指。”

“因為他曾經很生氣。”馬韻離猶豫地說:“不過我相信他一直將戒指保管著,因為他也清楚有一天我會回來。”

雪禾六神無主地低喃:“所以你回來了。”

“知道為什麼摩卡改名叫留離嗎?”馬韻離毫不客氣地說:“因為曉江很想留住我。”

“可是你沒有留下。”

“我沒有留下並不代表我的男人可以被其他人搶走。”馬韻離的語氣越來越強勢:“我勸你還是識趣一些,不要等到別人真的玩膩了,將你趕出公寓,女人應該有女人的尊嚴,你不覺得你活得一點兒也沒有尊嚴嗎?明知道最後這個男人不是自己的,卻還要死皮賴臉地纏著,這只會讓我更加看不起你。”

留離又回到雪禾身邊,雪禾趁機拿起鏈子,牽著留離對馬韻離冷冷地說:“我不在乎你看不看得起我,我只知道當幸福來臨的時候,有的人沒有牢牢抓住這就是放任幸福的流失,而我,是一個會緊緊地抓住幸福的人,跟有些人是不一樣的,我不會傷害任何人。”

雪禾轉身之際,馬韻離也猛然站起來,沖著雪禾的背影喝道:“你就確定曉江是愛著你?他這輩子只會愛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絕不是你。”

馬韻離的疑問敲打著雪禾的心魂,她是愛著鄭先生,可是鄭先生從未開口說愛,他沒有心,何來愛?現在他的心回來了,可是心裡裝著的人一定不是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