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39章 當愛來敲門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2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2


湘北市的石橋鎮是個風土人情特別濃厚的小鄉鎮,鄭曉江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可是他很快被這裡的古樸風情所吸引,山清水秀滲透著自然的美好,置身其中的人不由得忘卻該有的煩惱,難怪在雪禾的眸光中總是能捕捉到與眾不同的靈氣,真是一方水土造就一方美女,這種天然的美才是鄭曉江難以割捨的。

雪禾離開後的第二天,鄭曉江就開始覺得渾身不自在,公寓處處都是雪禾的影子,有時候一個人坐在公寓,還會產生可怕的幻聽,好像雪禾回家了,又在廚房裡忙碌著,然而她掛在廚房的圍裙一動不動,那種孤寂的感受時時刻刻折磨著鄭曉江。其實大家都害怕孤獨,鄭曉江更害怕失去,他嘗過一次,不想再嘗第二次。

私家偵探雷承君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位址照片應有盡有,雖然不能顯示在GPS導航系統中,可是憑藉鄭曉江三十年的生活經驗,要找到這個地方也不是難事。

“就是這裡了。”鄭曉江站在陽光孤兒院鐵門外,他拿著照片比對,確定這就是他的目的地。

紮馬尾的小女孩首先發現在門外徘徊的怪叔叔,她和小夥伴一起走過去,定睛一看,這個怪叔叔長的真好看,與他們平日裡見過的叔叔伯伯完全不一樣;鄭曉江看到小朋友,立刻咧開嘴笑起來,他的笑,像是一縷清風,拂去了小孩們心中的疑慮。

“請問,你們知不知道林禾茹女士?”

“小茹姐姐?”馬尾小女孩揚起笑臉,沖到最前面,一邊打開鐵門一邊問道:“你是小茹姐姐的朋友嗎?”

“是啊。”

“今天好多小茹姐姐的朋友來看她啊。”旁邊靠近的胖女孩咬著手指頭,漫不經心地嘀咕。

鄭曉江心裡一沉,彎腰又問:“難道很多人都來看小茹姐姐?”

“院長說,小茹姐姐要嫁人了,所以男孩子來娶姐姐。”

“不是的,他們只是來相親的。”馬尾女孩較真地說。

“相親是什麼啊?”兩個小女孩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被遺忘的鄭曉江,此時拉長了臉,完全沒有剛才的那股熱情與溫柔,他心裡一股怒火油然而生,沒想到的是,雪禾說回來有事,居然是背著自己來家裡相親。

“歡歡,有人來了嗎?”劉院長視力不是很好,她只是看到有人進入大門,看不清楚鄭曉江的樣貌;挺拔高大的鄭曉江牽著那個紮著馬尾叫歡歡的女孩子一起走近了劉院長,直到鄭曉江來到她的跟前,劉院長才看明白這個氣度不凡的男人;劉院長早些年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物,鄭曉江身上與生俱來的傲氣,令她為之一振,一眼就敲定這個男人非同小可。

“你好。”鄭曉江重新換上笑顏,劉院長推了推眼鏡,拘謹地笑了笑:“不知道您是哪位?來孤兒院有什麼事?”

“我叫鄭曉江。”鄭曉江平靜地說:“是林禾茹的朋友,準確地說,我是她的男朋友。”這麼說無非是想將所有相親對手全都趕走。

“你是禾茹的男朋友?”劉院長難以置信,卻欣喜若狂,她還愁著找媒婆給禾茹說媒,沒想到禾茹藏了一個現成的,還這麼俊逸倜儻,她不敢相信的同時又覺得很安慰;當然,正因為鄭曉江這麼說,他在孤兒院的地位一下子就升高了不少,除了被一群小朋友追捧以外,連劉院長也幫忙將其他競爭者趕走。

鄭曉江看到那些不具備任何殺傷力的對手,不禁對他們產生了同情,看著其他男人的離開,劉院長對著鄭曉江突然開口了:“為什麼你們不是一起回來?”

鄭曉江走回劉院長身邊,客客氣氣地解釋:“因為公司有點事情要處理,禾茹她又等不及了,所以我讓她先回來,當然,我知道我做得不對,下次不會讓她一個人了。”

“呵呵,你真是貼心。”劉院長拿出壓低箱的好茶葉招待鄭曉江,這是窮鄉僻壤,沒有什麼好東西了,劉院長覺得鄭曉江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所以不敢怠慢。

“對了,禾茹呢?”

“她上山了。”

“上山?”鄭曉江擔憂地問:“好像要下雨了,她一個人上山嗎?”

“還有孤兒院的另外一個老師。”劉院長拉著鄭曉江坐下來,安撫地說:“你放心吧,禾茹從小在這裡長大,對這一帶山脈十分的熟悉,她就算一個人上山也不會有事。”

“可是一個女孩子在山上始

終不太好。”鄭曉江蹙眉念叨。

見鄭曉江這麼關心林禾茹,於是劉院長又問:“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差不多半年了。”鄭曉江心不在焉地應道。

劉院長一驚,恍然道:“這麼說,你們是在S市相識的?”

“她那個時候剛到市里,東西被搶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我收留了她。”鄭曉江直言不諱地說:“不過我們一直都很尊重對方。”

“這麼說,是慢慢地產生感情。”劉院長捂著嘴偷笑。

“可以這麼說吧。”鄭曉江不太好意思地低著頭。

“院長……”兩人正聊著,外面有個女老師火急火燎地跑了進來,著急地說:“院長,不好了,禾茹失足掉進洞裡了。”

“什麼?”劉院長和鄭曉江不約而同地驚呼,事不宜遲,待兩人反應過來後,由劉院長下去找村裡人幫忙,可是等不及的鄭曉江卻執意要求女老師帶自己上山。

陰雨天氣,傍晚天色暗得特別快,鄭曉江和女老師剛上山的時候已經沒多少光亮了,好在這座山不是很陡峭,趕上山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困難,可是越往後面越是一些泥濘的小路,鄭曉江顧不上自己昂貴的鞋子和衣服,一心只想著雪禾不要受到傷害。

“就是這裡了。”女老師停下來,嚷道:“禾茹,禾茹你在哪裡?”

“小倩,我在這裡。”得到林禾茹的回應,小倩和鄭曉江趕緊奔過去。

果然在草叢中有個不小的山洞口,剛才雪禾一不小心就滑了進去,此時別說是洞裡面,就是外面也黑沉沉一片,陰風陣陣越發地慎得慌;鄭曉江跪在草地上,朝著洞裡面嚷道:“雪禾,你沒事吧?”

當洞口飄來鄭曉江的慰問時,雪禾嚇得不輕,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聽,一時半會兒沒吭聲,那是她正在調整自己的心態,分不清究竟是真實還是幻聽。

“雪禾,你是不是摔傷了?”鄭曉江還以為雪禾摔得腦子不好使了,所以沒吱聲。

“誒,先生,你別往前了,你也會滑進去的。”小倩擔憂地勸道。

“雪禾……”鄭曉江慌了,滿頭大汗地急問:“雪禾,你應我啊。”

“鄭先生?”雪禾仰起頭,雖然眼前一片漆黑,而她卻覺得是一縷光明:“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嗎?”雪禾泣聲哽咽,按捺不住思念和恐懼,有些不受控制地哆嗦。

“雪禾,你冷靜一點,我……”鄭曉江遲疑片刻,他因為雪禾的慌亂而攪得自己心中不安;忽地,他盡然向前一傾由著自己落入山洞裡;此舉嚇得一旁的小倩傻了眼,當她緩過神來時,鄭曉江已經落入山洞了,雪禾忙收住淚水,摸索四周情況,憂心忡忡地喊道:“鄭先生,鄭先生你在哪裡?”

“我,我在這裡……”鄭曉江摔折了腿,趴在地上狼狽不堪;雪禾匍匐靠近,在黑暗中揮舞雙手,也不知是感覺還是看到了雪禾的雙手,鄭曉江突然伸出手牢牢地將她握住。

“別怕,我下來陪你了。”鄭曉江忍著劇痛安慰雪禾。

“鄭先生,你怎麼……你不應該來的。”雪禾緊緊地摟著鄭曉江,抽噎地囁嚅:“是雪禾害了你啊。”

“我就是擔心你害怕,不過我們都不用害怕,劉院長去村裡找人了,等一下他們就來救我們。”鄭曉江抹去雪禾臉頰上的淚水,哄著說道:“有我陪著你,沒什麼可怕的。”

“不是的,是雪禾害了鄭先生。”

“傻瓜,我是自願掉進來的。”鄭曉江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你要是再囉嗦,我就真的生氣不理你了。”

雪禾咬著唇,看到鄭曉江拿出身上的手機照亮了彼此;忽然雪禾撲哧一笑,鄭曉江好奇地問:“怎麼了?”

“鄭先生臉上像個大花貓。”

“你以為你的很好看嗎?”鄭曉江捋了捋雪禾的髮絲,柔聲問道:“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上山?”

“我來看媽媽。”雪禾熱淚盈眶,鼻子一酸,又忍不住地哽語:“我想她了,好想好想。”

鄭曉江禁不住雪禾的脆弱,他整個人仿佛也要融化了,於是將雪禾擁入懷中用自己的溫暖撫慰她的無助;兩人靜靜地擁在一起,彼此都能感應對方的熱量,這股熱量凝聚在一起就是愛情。

當愛情光臨的時候,除了享受還有堅守,只有真正尊重愛情的人才有資格堅守彼此的心,所以愛情沒有絕對的先來後到,只有值得與不值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