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46章 左手是愛右手是情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400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2


鄭曉江瞅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晚上十一點,他加班到這個時候,算著時間加班是因為不想回去太早面對雪禾;逃避是男人的通病,鄭曉江也如此,自從上次雪禾提出結婚的請求之後,鄭曉江突然很害怕碰雪禾了,似乎他開始正視對雪禾的責任,然而他還沒有做好負起這個責任的準備,可以說他不曉得他該為誰負起責任,因為馬韻離,他同樣割捨不下。

“滴滴啪——”公寓門打開後,鄭曉江顯得稍微疲憊;趴在廚房的餐桌上睡著的雪禾聽到外面的動靜,立刻跑出去相迎。

“鄭先生,你回來了。”雪禾的熱情讓鄭曉江不知所從。

“你,你還沒休息?”

“我煮了飯菜,我以為你會回來吃,所以一直等著。”

“我吃過了。”鄭曉江抿了抿嘴,尷尬地問:“你還沒吃嗎?”

雪禾違心地說:“我也吃過了,我只是擔心你回來要吃夜宵。”

“我……”鄭曉江猶豫地說:“我有點累,先回房了。”

“嗯。”雪禾眼巴巴地看著鄭曉江的背影。

飯菜沒動過,其實雪禾一直餓著肚子等他,她很希望回到那個時候每天都能和鄭先生一起共用晚餐,可是她一個人努力是不夠的,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

鄭曉江在浴室洗完澡,他走出來的時候發現公寓異常安靜,連雪禾的影子這會兒也消失無蹤;納悶時,突然雜貨間傳出動靜,他謹慎地屏住呼吸,躡手躡腳地靠近,悄悄地伸手轉動門把,推開門一看,裡面居然是正在張羅鋪床的雪禾。

“雪禾?”

“鄭先生?”雪禾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鬢角的散發兩邊散開,顯得有些慵懶之美。

“你這是做什麼?”雜貨間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張彈簧床,他卻不知道。

雪禾強顏歡笑地解釋:“我今天逛超市的時候看到彈簧床正在打折,我想,還是買回來一張好了,我覺得我們還是恢復以前那樣,這樣鄭先生就不會有負擔,而我,也不會多想。”

“你又說負擔的事情。”

“雪禾之前所提的話,我希望鄭先生把它全都忘了吧。”雪禾抿了抿嘴,苦笑地說:“我想我是一時腦袋發熱所以才會癡心妄想,我很清楚我應該做什麼,我本來就只是留下來照顧留離和鄭先生的女僕,一個女僕怎麼能妄想著有一天嫁給主人?我自己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現在想想我自己都無地自容。”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根本就沒有把你當作女僕。”鄭曉江無力地辯解。

“鄭先生,你把我當作什麼都好,我只想繼續留在你身邊。”雪禾走上前,連伸出手抓住鄭曉江的勇氣都沒有,她不安地求道:“我真的把公寓當作自己的家了,這裡是雪禾最美好的地方,雪禾捨不得。”

“傻丫頭。”鄭曉江走上去,一把抱住雪禾,安撫地說:“誰說要趕你走?你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

雪禾反手摟住鄭曉江,恨不得將自己揉進對方身體裡,這樣的話或許她才不會失去。

越是害怕失去的東西,往往越容易失去,正如努力地抓住一把沙子,越是用力地抓住,細沙從指縫中流失得越快。雪禾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使勁,她的恐懼會造成負面因素,這也是鄭曉江所能感應到的東西,他知道雪禾離不開自己,可是鄭曉江會有些擔憂,因為他還不能

確定要如何安置雪禾在自己身邊的位置,難道真的只是暖床的工具?顯然,鄭曉江並不需要這樣的工具,若是妻子?然而雪禾只怕還不夠資格。

***

“曉江哥,不好了,韻離姐出事了。”蘇橙橙的一個電話攪亂了整個會議,鄭曉江把手頭上的事情交給琪琪和明叔,然後自己驅車趕去馬韻離的公寓。

看到鄭曉江火急火燎地趕過來,蘇橙橙高興地撲上去,似乎並沒有電話裡面的恐懼。

“曉江哥,你總算來了。”蘇橙橙松了一口氣,鄭曉江因為看到門口還有個中年男人,所以沒有捕捉到蘇橙橙偷笑的瞬間。

鄭曉江和蘇橙橙一起走近房門,他見中年男人一臉的緊張,不禁又問:“請問你是誰?”

“曉江哥,你不知道嗎?”蘇橙橙煞有其事地說:“自從韻離姐的腳跟受傷之後,她一直在英國有看心理醫生,這個是嚴醫生,他是個華僑。”

“你好,我就是馬小姐的心理醫生,在回國之前,她一直都有去我的工作室看病,因為擔心她的情況,所以我也趕回來了。”嚴醫生客客氣氣地說。

“她的情況這麼嚴重。”鄭曉江憂心忡忡地嘀咕。

蘇橙橙鼓舞地說:“曉江哥,我們敲門,韻離姐都不開門,不如你試試?我想韻離姐也只想看你,聽到你的聲音一定會很開心的。”

“原來你就是鄭先生。”嚴醫生恍然說道:“在治療期間,馬小姐時常提起的一個人就是你,當時我就覺得鄭先生一定是馬小姐很重要的人,所以我認為在馬小姐情緒不穩的時候,鄭先生的出現應該是有很大幫助。”

“謝謝你的照顧。”鄭曉江抿嘴一笑,而後按了門鈴,嚷道:“韻離,你開門啊,我是曉江,韻離……”

剛開始,屋子裡的人毫無反應,當鄭曉江越敲越急的時候,門突然彈開了;鄭曉江推門而入,裡面一片漆黑,蘇橙橙趁機拉著嚴醫生離開了門口,所以只有鄭曉江一人進入房內。

黑暗中,鄭曉江被人用力一拉,繼而那人將鄭曉江按著緊貼牆壁,以瘋狂之勢吻住鄭曉江的嘴,她熟練地調/情,解開鄭曉江的衣扣。

“韻離,韻離,你先不要這樣。”鄭曉江的擔心多過縱情的念頭。

“我想你,真的好想。”馬韻離幾近哀求地問:“難道你不想我?”

“韻離,我……”鄭曉江無言以對。

“所以這幾天你都不來找我?”馬韻離鬆開手,失落地退後幾步。

鄭曉江摸索著開了燈,眼前豁然開朗,卻見到處都掛滿了自己的照片,有行走時的急速,有沉默時的認真,有談笑間的爽朗……全都是關於他的一切,貼在牆壁上都是他,掛在不同的地方也是他,他似乎充斥在整個房間裡。

馬韻離跪坐在地上,抽噎地低語:“我想你,所以我忍不住偷偷地跟蹤你,我知道我不對,我一直不敢出現不是因為我的無情,而是我真的害怕你不會原諒我……”

鄭曉江蹲下來,輕輕地擦拭馬韻離眼角的淚水,他遲疑地說道:“我也想你,這兩年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

馬韻離揚起淚眼,突然咬著唇冷不丁地撲上去,壓著鄭曉江,動情地說:“我回來了,曉江,不要離開我,我再也不會放手,再也不會。”

鄭曉江握住馬韻離的細腰,兩人滾在一起纏綿不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