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56章 攻心為上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227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2


“看來你還是有私心的。”雪禾正在試婚紗,豈料背後的人走上前,在她耳邊沉聲笑道:“我還以為你真的是那麼純潔善良。”

雪禾扭頭,撞上馬韻離的目光,她冷冷地盯著雪禾,唇邊的詭異令人心頭發怵。

“馬小姐,你……”

馬韻離淡笑一聲,在長鏡子前面比劃婚紗說道:“這裡寄放了一條本該屬於我的婚紗,上面鑲嵌了一百多顆鑽石,是獨一無二的。”

“鄭先生讓我來這裡試婚紗。”雪禾恍然地說:“我不知道這裡有你的婚紗。”

婚紗店的女店主優雅地走過去,對著雪禾溫和地說道:“林小姐,婚紗準備好了,鄭先生說他暫時有點事情可能要晚一些趕過來,讓我帶您先去試一試婚紗。”

馬韻離背對著店主,所以店主沒有注意馬韻離在場,否則她不會說的如此輕鬆,因為婚紗是兩年前鄭先生就預定下來的,而今穿婚紗的人變了。

雪禾瞥了一眼馬韻離,心裡沉甸甸地壓得透不過氣,許是馬韻離像個幽靈,時不時地出現攪亂自己的心,她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她應該可以找機會告訴鄭先生懷孕的事情,可是她沒有這麼做,反而找機會折磨自己;對,馬韻離就是要這麼做,她的目的只是為了在精神上折磨雪禾。

“我等一下過去,你先忙吧。”雪禾婉拒了試婚紗,對著店主說道。

“那好吧。”女店長離開時掃了一眼馬韻離的後背,雖然眼熟可不敢肆無忌憚的打量。

雪禾鼓起勇氣走到馬韻離身邊,意志堅定地問道:“你究竟想怎麼樣?”

“如果說曉江知道我懷孕,你說他還會不會娶你?”馬韻離似笑非笑地問。

雪禾深吸一口氣,平靜地問:“那天你故意讓我坐上你的車,也是故意讓我知道你懷孕的事情?”

“你現在才意識到?”馬韻離不屑地笑了笑:“你還真是後知後覺。”

“你這麼做就是要折磨我嗎?”

“你可以自私地佔有曉江,你現在就是這麼做了。”

“你故意讓我良心上過不去,故意讓我們欠你。”雪禾忿忿地說道:“可是,我不會讓你得逞,就算你現在告訴曉江你懷孕的事實,我也相信他要娶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看來你已經膨脹了自己的自信,不再是當初那個自卑的小女孩。”馬韻離圍著雪禾走一圈,得意地笑道:“當年那個孤兒是怎麼賴上多金的鑽石王老五的?我就覺得奇怪了,鄭老夫人怎麼會同意讓你這樣的女人進鄭家的門?所以你趁著老夫人現在做不了主,於是採取用孩子的方式逼婚。”

“我沒有。”雪禾叱喝地爭辯:“我沒有逼婚,我沒有這麼做。”

“老夫人怎麼會變成這樣?”馬韻離逼近雪禾,惡氣騰騰地啐道:“那是因為你,因為你出現在鄭宅,曉江因為你激怒了老夫人,所以老夫人才會病重纏身,最後癱瘓在床上,現在你得逞了,老夫人不能開口說話,這個唯一有權利阻止你進入鄭宅的人再也無法阻止你,看來相較你的手段,我真是不堪一擊,難怪現在的勝利在你手上。”

雪禾捂著肚子,氣喘呼呼地搖著頭:“不,不是這樣的,不是你說得這樣,我沒有這樣想過,我從未想過惹怒老夫人,她有心臟病,她……”

“你明明知道她有心臟病,可是你還是這麼做了,你根本就不是外人所見的那麼善良。”馬韻離煞有其事地低語:“你心裡面也住了一個惡魔,你跟我一樣,都是為了得到曉江而變得不擇手段。”

雪禾踉踉蹌蹌地後退,咬著唇辯解:“我,我沒有想過傷害誰,我心裡沒有惡魔,是你,是你心裡一直放不開,所以現在你千方百計要拆散我們。”

“那我問你。”馬韻離故意說道:“之前在餐廳的時候你為什麼害怕?”

雪禾的恐懼被馬韻離看到,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她抓住雪禾的心態,開始大做文章。

“我只是……”雪禾心虛地解釋:“我只是突然看到你而覺得奇怪。”

“你錯了,你是擔心我告訴曉江。”馬韻離引導地說:“你擔心我把懷孕的事情說出去,你害怕失去曉江,所以你瞞著我懷孕的事情,自私地把曉江佔有。”

“愛情是自私的。”雪禾無力地呻/吟。

“你放心,我不會說。”馬韻離斜睨一眼雪禾,冷冷地笑道:“我會把孩子生下來,我會每年把孩子的照片寄給你,我會讓你一輩子良心不安,一輩子都無法心安理得地享受如今的幸福。”

“你,你這是何必呢?”

這是心理戰。馬韻離沒說,心裡卻是這麼想的,先打心理戰讓雪禾處於崩潰的邊緣,然後再一步步瓦解她的防線,攻心為上,她要讓雪禾乖乖地任由她擺佈。

鄭老夫人依然只能躺在床上,現在她從醫院轉移到鄭宅,有專門的看護照顧,暫時不用鄭曉江他們擔心。

雪禾每隔幾天都會來鄭宅探望老夫人,雖然不能肯定老夫人是不是很想見到自己,可是這份心意雪禾還是送到了,她自問問心無愧,然而因為馬韻離的話,雪禾開始猶豫不決,因為她知道老夫人是多麼排斥自己成為鄭先生女人的事情,那就更加不可能同意她嫁給鄭先生,成為鄭家的媳婦。

老夫人的顧慮,雪禾很清楚,一來她沒家世,反而是個孤兒,登不上檯面;二來她自己本身拿不出什麼優秀的一面給鄭先生長臉,反而她曾經還是卡門金屋的陪酒女,倘若被有心的媒體人爆出來,極有可能影響鄭先生在商界的威信。

匯成一句話,除了一顆想嫁給鄭先生的心,雪禾從頭到腳找不出任何嫁給鄭曉江的理由。

“老夫人,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同意我們。”雪禾握著鄭老夫人的手,心裡沉甸甸地說:“我知道,你一定會恨我,一段沒有親人祝福的婚姻是得不到上帝的眷顧的。”

鄭老夫人不能說話,可是有的時候意識相當清晰,就像現在,她把雪禾的苦惱聽進去了,可是說不出來,喉嚨裡只能發出很細微的低吟;雪禾湊上去在老夫人嘴邊仔細地聆聽,然而太模糊了,她什麼都聽不出,不但聽不出什麼,相反在雪禾心裡落下更深的涵義,她自以為這是老夫人反對的聲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