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36章 不明身份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39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59


車駛向的地方,我很陌生,實際上,我對整座城市都很陌生。剛來時,我忙著找工作,找地方住下,所以完全沒有機會好好地感受這座城市的繁華。

我當初懷揣著夢想來這裡落腳,對所有的事情都充滿了好奇和希望,每天我只有兩點一線的生活,回到出租屋也不敢多用水電,即便生活拮据,可我真正覺得開心,我覺得每天的期待填滿了心中的陌生感,逐漸地,我以為我能立足,能在這裡有自己的天地,哪怕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天地,那也是屬於自己的成就。

可是每一條路都鋪滿了荊棘,必須頭破血流才能破繭成蝶。

我包裹著自己,嚴嚴實實不留一絲縫隙,我不想讓外面的人看見我的感情,我沒有了情感才不會受傷,這是我目前的認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認定這是正確的保護方式。

“到了。”文哥招呼一聲,我回過神,從車窗看到外面的富麗堂皇,令我目不暇接。

下了車,門童招呼我們穿過旋轉大門,我在枚姨身邊,必須保持在她的視線範圍內,所以身後少不了跟班。酒店的大堂寬廣明亮,中央的浮雕石像很有藝術感,因為水為財,所以石像周圍必定有噴泉圍繞,既美觀又能滿足風水的財運。

文哥和大堂經理熟絡,他們走到另一邊說話,而我佇立原地,安靜地做好旁觀者的身份。這時,左邊的方向傳來悠揚的鋼琴聲,這樣的地方,人來人往川流不息,但並不吵鬧,所以我能真真切切地聽到樂聲。

我轉了身子,想往左邊瞧一瞧,我看一眼枚姨,而枚姨猶豫地點頭,當即又朝著馬仔瞪一眼,示意他們緊緊地跟上我。

我暫時沒想過逃跑,不想破壞剛剛建立起來的目標,所以馬仔跟著我也是多此一舉,但是枚姨謹慎,我理解她的小心。左邊有兩座石柱,石柱的後方是餐廳,下了臺階還有一個小水池,池中央的平臺放著三角鋼琴。

那人,坐在鋼琴旁,他十指修長,我看著熟悉,他的唇角總是微微上揚溢出一股溫柔的笑意,他是那麼的溫暖,是寒冬殘留下的一抹陽光。

輕快的音樂令我忘卻煩悶,我靠得更近,想聽得更加清晰,聽出他彈奏時的認真。我沒有想到他盡然在這裡“打工”,當然,這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仔細想來也不太對,他花錢包我兩個月,出手闊綽的行為根本不是一個普通打工的人所能負擔得起,轉念尋思,我心裡一沉,其實我們依然不瞭解對方。

我不需要瞭解客人,只需要瞭解他們的錢包,茉莉說過,莫少曾經要求給我兩萬的紅包,他的打賞以萬計算,如此說來,他是大客戶,我應該按照枚姨的心思牢牢地抓住這樣的大客。可是,他花費不少,卻在我這裡沒有挖取任何好處,我簡直體驗了一次天上掉餡餅的經歷。

思慮之時,莫少抬起頭,他看到了我,我的磁場輻射到他的範圍,他可能感知到我的存在,所以他彈得緩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不由自主地笑了,第一次對著莫少由內向外地發出一聲笑語。

“莫先生真是有閒情逸致。”枚姨走到我們這邊,莫少起身離開了平臺,繼而有其他人坐上去演奏,原來莫少只是客串。

“枚姨大駕光臨,自然要親自上陣。”有人遞給莫少熱毛巾,他擦了手走近我們。

“哼,你這張嘴還是留著哄其他女孩子吧,我這個老太婆,可是油鹽不進的。”枚姨似笑非笑地說。

我覺得他們好像很熟,認識很久了。

“總算沒有白費,你終於笑了。”莫少轉而對著我說。

他淡藍色如琥珀一般晶亮的眸子真是越來越吸引我,他說的話的確很動聽,女孩子也很受用,想必身經百戰,在不少女生旁邊練就出這身本領。

“我不想莫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和金錢,到頭來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故意說道。

“哈哈哈。”莫少爽朗地笑道,“如果枚姨不加錢,我打算再花兩個月時間。”

枚姨神色複雜,她沒有賺錢的快感,對著我欲言又止。

“這一次,莫少想買什麼?”我好奇地問。

莫晉翀隱去臉上的笑意,他看一眼枚姨,猶豫片刻才彎著腰湊近我耳邊:“買你的身。”

我記得莫少曾經說過,他不會強迫我,所以他遵守諾言,與我獨處時絕對不會毛手毛腳,他的紳士風度令我刮目相看,我打從心底很感謝他的尊重。大概是只有在他身邊才能感受到難能可貴的尊重,因此我對莫少早已經潛移默化地以朋友身份對待,這種默契與信任很讓我有安全感。

聽到他要我的身,那是男人對女人的欲望,即便他是莫少,也同樣會有需求,他可以找尋其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但是

他有征服欲,正如琪琪所言,這男人千奇百怪的癖好,不是我們所能想像,而莫少正是其中一個,我也明白,他的癖好,就是一定要征服我的心,讓我變成投懷送抱的一個。

***

進了電梯,枚姨斜睨一眼看著我上下打量,之後她抿了抿紅唇,說道:“今後,雪禾這名字還是不用了好,真是折騰不起了。”

既然枚姨說出口,那我也順著問道:“雪禾這名字有什麼含義嗎?”

“沒什麼含義,一個名字而已。”枚姨故作輕鬆地說。

“一開始賜名的時候,你為什麼要將雪禾這名字給我?”

“你以為我想買你嗎?”枚姨冷冷地哼道:“我這裡的姑娘求著要跟著我,哪像你,倔脾氣還不聽話,到現在都不讓我省心。”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花錢買我?”

“阿華他老婆要生孩子,手裡沒錢了,不得已借了高利貸,可結果當然是越滾越多,根本就還不了。”枚姨反常地跟我聊起來,“這是你的命,正巧就碰到阿華他老婆,賣了你,他們才有錢,才能回老家生孩子。”

我還記得那個騙我的孕婦,我一直想知道她後半輩子是否過得心安理得,是否會想起被他騙走的那個我,其實,我自作多情了,他們更多是自私,只要自己能過得安穩,哪管別人的死活。

“照你這麼說,買了我你救了那個孕婦。”我目視前方,冷笑一聲。

“你也別氣,在我這裡照樣有條活路,你想一想,睡下來就能賺錢,多輕鬆多容易,久了你就會習慣了,習慣這種輕鬆,習慣這種奢靡。”

“習慣這種墮落。”我補充地說,枚姨皺著眉頭,啐道:“你要這麼想,只會給自己找不愉快。”

“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用雪禾這個名字?”

“叮——”七樓到了,文哥和馬仔先走出電梯,而我面色凝重地瞪著枚姨,她也沒有動,陰冷地笑了笑:“你很想知道嗎?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跟你一樣,喜歡跟別人反著來,你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想告訴你。”

說著,枚姨走出電梯,之後她似乎想到什麼,於是轉頭又道:“我喜歡錢,你今晚上贏了牌,給我賺了錢,說不定我一高興,也就什麼都說了,對了,別怪我不提醒你,這假日酒店多半入住的都是外國人,他們最喜歡你這樣的中國女孩,你若是輸了,我可心情不好,隨隨便便把你賣到國外,你再想逃,恐怕就真是天方夜譚了吧。”

她嚇唬我,她喜歡嚇唬我,我憤恨地深吸一口氣,文哥催促我走出電梯,那個時候,我真想拿一把刀子刺向這個老妖婆。我們這是玩遊戲,玩心理戰術,我的心不能妥協,不能害怕,不能因為她的一句話而停止了反抗。

我的反抗越來越含蓄,我不會再拿刀子指向自己,真正的惡魔不是自己,是他們,是這些喪盡天良的人。我跟著文哥走在七樓的過道上,這條路沒有盡頭了,無邊的黑暗就是終點,我在黑暗中掙扎,我要用自己的鮮血埋葬他們的罪惡。

“砰——”推開大門,眼前一片明亮,賭場設在酒店七樓,但是沒有認證身份的人根本進不來,男人喜歡玩德州撲克,所以還設有貴賓房間,一晚上的輸贏難以想像。

我跟著他們一直往更深的地方走去,貴賓房不多,其中一間套房很簡約,我們進去後,馬仔都只能在門外守著。

“呀,君姐,你來得這麼早?”枚姨先一步上前,與坐在沙發上的女人套近乎,我見那女人雍容華貴,衣著光鮮,濃妝之下的臉皮依然掩不住歲月在她身上腐蝕的痕跡,她和枚姨是一路人,說話語氣看似親密其實暗地裡眼流狡黠,精明難測。

寒暄一番,韓太看到了我,她對我自然眼熟,卻總是不待見我。

“我說枚姨,你怎麼把這臭丫頭也給帶來了?晦氣。”

“今兒個身子不舒服。”枚姨找機會解釋,“帶她來就是替我陪陪君姐。”

“不舒服我們就改天再玩。”君姐瞥一眼我,犀利的眸子毫不客氣地投在我身上。

韓太突然轉了口風,笑著說:“要我們跟這小女孩玩,說出去也不怕別人說我們欺負人了。”

“雪禾,趕緊過來跟君姐打招呼。”

連枚姨都要稱呼姐的人,應該是更加厲害的身份,我不耐煩地喊了她,她饒有興致地笑著說:“她也叫雪禾?”

好像都知道前一任雪禾。

“君姐,既然我們都來了,也別浪費時間。”韓太和枚姨暗中擠眉弄眼,就是想把君姐騙上牌桌,我看明白了,韓太根本就是與枚姨商量好了,他們串通一氣恐怕要對付牌桌上的君姐,這個君姐是個什麼人?看起來讓枚姨不敢得罪,卻又恨不能吸光她身上的金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