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醉愛荼蘼 第364章 無所不用其極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52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2


接下來的日子裡,鄭曉江對雪禾幾乎寸步不離,要不是上班不方便,他恨不得將雪禾帶去公司;而董事會上,有不少人反對雪禾的存在,不可否認,訂婚的鬧劇確實讓鄭氏受到小小的衝擊,雖然有鄭曉江勤快的彌補,但是這些老頑固全都否決了雪禾的身份,暗中操控鄭氏的股份,希望能給鄭曉江施壓的同時逼著他趕走這個叫雪禾的“壞女人”。

定期檢查的雪禾在醫院走廊上等待檢查結果,突然有個戴著墨鏡的女人坐在她身邊,女人冷冷地笑了笑:“還是心軟了吧?我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對不起。”

“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馬韻離取下墨鏡,煞有其事地說:“很快你就要跟鄭老夫人說對不起了。”

雪禾詫異地扭頭,看著馬韻離又問:“什麼意思?”

“我想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馬韻離勾唇獰笑:“那些鄭氏的老古董都在暗中聯合起來對付曉江,他們打算在下一次的董事會上撤掉曉江這個執行總裁的身份。”

“不可能。”雪禾愕然地說道:“為什麼會這樣?鄭氏不是鄭家的嗎?”

“那些叔叔伯伯在鄭家也有點股份。”馬韻離心平氣和地說:“聯合起來的話還是有點危險,何況現在老夫人只是癱瘓了,並沒有死,所以她手邊的股份並不完全屬於曉江;加上琪琪姐能站出來證明當初老夫人是反對你們的,也就是說,只要你在曉江身邊,他將會失去一切。”

雪禾失落地喃喃:“可是我努力了。”

“不,你沒有。”馬韻離深吸一口氣:“你根本還是抱有一絲希望。”

“你要我做的,我都按照你安排的去做了。”雪禾抿了抿嘴,痛苦不堪地說:“難道要逼死我嗎?”

“這是個好提議。”馬韻離淡定地說道。

“什麼?”雪禾震驚地盯著馬韻離,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這麼直接。

***

“你決定了嗎?”鄭曉江有些意外,不過並不反對馬韻離的決定;馬韻離坐在沙發上,微笑地說:“其實我早已經回去複診了,因為之前擔心你的傷勢所以不敢過去。”

鄭曉江倒了酒送到馬韻離手上,感激地說:“說實話,我確實應該要好好地謝謝你,前段時間要不是你一直在身邊照顧我,我想我也不會恢復得這麼快。”

“想感謝我嗎?”

“當然。”鄭曉江毫無戒備地爽快答應。

馬韻離趁機說道:“算是我最後一個請求,你能不能陪我回英國?我想在最後一個治療期有你陪著。”

鄭曉江隱去笑顏,若有所思地說道:“可是公司的事情……”

“只需要十天。”馬韻離放下酒杯,凝視鄭曉江,懇求地說:“在餘下的人生中,我只需要你陪我十天。”

“韻離……”

“我知道我應該祝福你和雪禾。”馬韻離故作憐憫地笑了笑:“我選擇離開也是因為我想讓自己真正放下,可是我這一走也許不會再回來了,所以我想你陪我再度過十天時間。”

“雪禾最近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我擔心她。”

馬韻離深吸一口氣,聳了聳肩說道:“算我沒說。”

“韻離。”鄭曉江遲疑地說道:“這樣吧,我安排一下,你等我消息。”

“算了,你這麼勉強,我也不想你為難。”馬韻離故作鎮定地說。

“不是,我……”鄭曉江抿了抿嘴,說道:“我答應你。”

“可是雪禾……”

“我會安排一下。”鄭曉江為了讓馬韻離安心,於是露出笑顏又道:“我可以讓彭維他們照顧她。”

“真的可以?”

“當然。”鄭曉江刻意伸手過去,碰了一下馬韻離手中的酒杯,而後說道:“來,幹一杯算是為你踐行。”

馬韻離為了能拆散他們,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她手段之高在於狠,果然愛情是盲目的,鄭曉江根本不管雪禾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接近他,到現在他的心裡全都是雪禾,只要看到他深愛著雪禾,馬韻離就恨得窒息,仿佛全身有萬千螞蟻撕咬著她的靈魂,讓她痛不欲生。

她痛,絕不能讓別人好過,要想得到她的祝福,這絕不可能,因此馬韻離這一次下了重注,要徹底打消兩人複合的機會,那麼說雪禾的確“必死無疑”。

本以為離開雪禾,在遙遠的英國可能有與鄭曉江舊情複燃的機會,可馬韻離自己千算萬算就沒算到英國還有鄭曉江其他的朋友

,其中有個朋友就告訴曉江,蘇醒過來的米娜姐就在距離不遠的醫院做康復治療。

鄭曉江通過朋友去探望蘇米娜,之所以隱瞞了自己醒過來的消息,也是為了安全著想,見到鄭曉江的蘇米娜可以說百感交集,這個時候馬韻離還在另一頭費盡心機地安排與鄭曉江共度良宵。

“叮咚——”

馬韻離點燃蠟燭聽到門鈴聲,於是興沖沖地跑去開門,她身穿性感禮服,半個酥/胸若隱若現。

“曉江。”門口確實是鄭曉江,馬韻離撲上去在他臉頰上親吻一口,然後挽著鄭曉江的手腕嬌嗔地說道:“等你很久了,你去哪裡了?一下午都不見人影。”

鄭曉江臉色有些難看,來之前他用酒店座機打了個電話回去,不過公寓沒有人接電話,本想馬上坐飛機趕回去,可是他還有點事情要弄清楚,而這些事情他剛剛才知道,所以必須在馬韻離口中應證。

“韻離。”鄭曉江推開馬韻離的手,瞥了一眼餐桌上的燭臺,冷靜地說:“我想我要馬上趕回去了。”

“才四天而已,就忍不住了?”馬韻離籲了一口氣,冷冷地問。

“不是因為雪禾。”鄭曉江陰鷙地注視馬韻離,沉聲說道:“你不是問我去了哪裡嗎?我可以告訴你,我去看米娜姐了,很幸運,米娜姐蘇醒過來,只不過她一直瞞著我們。”

馬韻離心裡涼了一截,她不以為然地笑道:“既然她沒事了,那我們可以明天一起去探望米娜姐。”

“米娜姐說,她不想見你。”

“是嗎?”

“你知道為什麼嗎?”鄭曉江蹙眉又問:“因為米娜姐對你實在是太失望了。”

馬韻離咬著唇,捏著雙拳冷哼:“她憑什麼對我失望?應該是我對她失望才是。”

“我真是沒有想到連腳跟受傷這樣的事情你也要欺騙我。”鄭曉江質問道:“你覺得這有意思嗎?你明明半年前才受傷,卻偏要說成當年不得已離開的原因。”

馬韻離因為心虛,反而怒目瞪視:“是,我是騙了你,可是我為什麼要這麼說?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只是不想你繼續恨我,我只是想繼續留在你身邊而已,可是你呢?開口閉口都是那個死女人,你愛著的應該是我,才兩年而已,你怎麼能轉變這麼快愛著別人了?”

“不是我轉變快,而是我現在才知道什麼是愛。”鄭曉江正色說道:“愛一個人就是不離不棄,可是你呢?因為你的自私,你選擇離開我,我成全你,你卻從不回應我的愛,你認定我是一直等著你,我也承認在遇到雪禾之前,我確實都在等著你,可是你一次次的絕情令我失望,是雪禾,在深淵中將我救出來,而你,親手將我毀掉,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愛。”

“曉江。”馬韻離突然奔過去抱著鄭曉江,哭泣地哽咽:“曉江,我真的是愛你的,你要相信我。”

“你愛我?”鄭曉江悶哼說道:“你愛我為什麼明知道我為了你放棄所有,你也不回到我身邊?你看到我痛苦只有自己的成就感,其實你愛著的是你自己。”

“不是的,我也想你,我在英國一直想著你。”馬韻離激動地說:“我為什麼會受傷?那是因為我聽到了你和雪禾的事情,所以我……”

“你老實告訴我,雪禾突然的變化是不是因為你?”鄭曉江推開馬韻離,抓著對方的手臂,怒氣騰騰地質問:“我就覺得奇怪了,雪禾對我死心塌地,怎麼會無緣無故變得這麼奇怪。”

“反正你們不可能在一起了。”馬韻離淒涼地狂笑。

笑聲刺耳,鄭曉江甩開她,嫌棄地問道:“你笑什麼?”

“哈哈……”馬韻離傲慢地說:“就在今天你去看米娜姐的時候,彭維給你的手機留了信息。”

“我的手機?”鄭曉江的手機在來英國的當天就不見了,其實是被馬韻離暗中偷走了;馬韻離走到餐桌上拿起自己的小皮包,從裡面掏出來的的確是鄭曉江的手機。

鄭曉江忿忿地喝道:“馬韻離,你究竟再玩什麼花樣?”

“鄭曉江,不是我玩花樣,而是你和雪禾根本早就應該認命,因為你們不是同一世界的人,走在一起都不會有好結果。”

“我警告你,你再傷害雪禾,我不會顧念這麼多年的感情,無論我們是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總之在我的世界裡永遠都會保護著雪禾。”鄭曉江凝重的神情宛如不可侵犯的王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