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39章 防不勝防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201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59


“啊——”琪琪的尖叫劃破本該寧靜的晨曦。翌日,是個豔陽天,暖意濃濃的太陽趕走這裡的寒氣,這是南方,濕冷的天氣讓我感到一絲不適,好不容易迎來好天氣,可是會所的暗潮湧動卻令我冷徹心扉。

上了藥,傷疤明顯不會腫脹,我不知道怎麼回事,起床抓了抓右臉,卻發現臉頰有點刺痛,於是琪琪仔細一看,嚇得驚聲尖叫,她的反應嚇到我了。

“鄺醫生,這個樣子怎麼辦?雪禾過兩天就要跟枚姨他們出去了,如果這個樣子,怎麼外出?”琪琪看起來比我緊張,雖然我從鏡子裡看到腫的有些變形的臉頰也很吃驚,但很快我冷靜下來,這傷疤註定不會讓我省心,我也是找虐,有人願意出錢為我修復,我還自以為是的不領情,這下好了,徹底見不得人。

“我塗抹了一些藥膏,不知道這算不算副作用。”

“這比副作用還厲害。”鄺醫生憂心忡忡地說,“我看更像是皮膚中毒。”

“皮膚也會中毒?”琪琪眨巴雙眼,不解地問。

鄺醫生看了看琪琪,認真地解釋:“每個人的皮膚都很脆弱,而我們所用的化妝品多少都摻有化學用品,何況劣質的化妝品傷害更大。”

“那些修復傷口的藥膏都是姐妹從香港買來帶給雪禾。”琪琪思慮地說,“之前小雪給了一瓶,用起來效果還不錯。”

“是不是那些東西的問題,我不得而知,這個得找專業人士化驗。”鄺醫生說道,“總之,傷口化膿很厲害,我看這些所謂的藥膏都不要再用,免得中毒更深,傷口惡化那就是真正的毀容。”

我和琪琪相互看一眼對方,大概都有些後怕,聽了鄺醫生的話,我自然是捏了一把冷汗,我可做不到面臨毀容依然於動無衷。

“一定是她們。”從鄺醫生的診室走出來,琪琪挽著我的手臂,突然氣憤不已地說,“雪禾,我看是她們嫉妒你,所以才會在藥膏上面動手腳。”

我詫異地盯著琪琪,好半天才開口:“無憑無據,我們就不要胡亂猜想,免得冤枉好人。”

“好人?”琪琪冷笑地說,“這裡有好人嗎?”

“我覺得你就是。”我脫口而出,琪琪卻一怔,莫名地紅了臉,低著頭微笑地說:“我算是好人?我是好女孩?”

“嗯,當然。”我抱住琪琪,安撫地說,“既來之則安之。”

“寄來什麼?”琪琪嘟著嘴,我捂著嘴失笑說道:“寄來好東西。”

琪琪扁著嘴,羞澀地說:“肯定不是這個意思,你……”

“悠悠?”我面對琪琪的時候,眼神瞟見後面街口的人影,琪琪轉身也看到那個人,於是我們紛紛奔去另外一條街道,阿海跟上我們,氣喘呼呼地問:“你們來流鶯巷做什麼?”

“這裡是流鶯巷?”我不認識白天的流鶯巷,因為沒有夜晚的喧鬧和酒紅燈牌。

狹窄的路口寒風簌簌,這裡的白天很蕭條,寂寥的門口偶爾能見到兩三個慵懶的女人,她們大多沒有上妝,頂著一雙毫無生氣的雙眼說笑。

我走了幾步,來到悠悠進去的樓梯間,我猶豫著要不要上去,然而琪琪抓住我的手臂,擔憂地搖了搖頭。

就在我們躊躇不定之際,突然樓梯間有人走下來,我們抬頭望,上面的人也看到我們,只是短暫的兩秒鐘,像是滑過了一輩子。反應過來的悠悠試圖逃離,而我們奮不顧身地追上去,在二樓的安全過道截住了她,追趕得有些疲憊,我們只好靠著斑駁的牆壁坐在地上,又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看著悠悠,她氣色很差,蠟黃的膚色還長了不少暗瘡。

“怎麼又貼了紗布?”悠悠先開口關心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不好意思地說:“反反復複折騰,已經習慣了,但願不會更醜,我就謝天謝地了。”

“聽說你在會所過得還不錯。”悠悠摸著自己口袋,翻出一根煙,但是她好像找不到打火機,想爬出去找阿海借打火機。

我抓住悠悠的手腕,面色凝重地說:“我聽說,你已經回家了,為什麼在這裡?”

琪琪一直冷漠地看著我們,她不說話,眼神裡面翻湧著千言萬語。

“不為什麼。”悠悠含著沒有點燃的煙,貪婪地嗅著煙味。

“這個地方,真的很亂很髒。”我鬆開手,心事重重地說。

“還有不亂不髒的地方嗎?”悠悠嗤笑地反問,“我以為我已經很天真,沒想到你更加天真,這樣的天真早晚會害死你。”

你的病呢?”我猛然想起什麼,緊張地問。

“不想治。”悠悠斬釘截鐵地說,“賺了一輩子的錢,為這個病還要搭進去這輩子的錢,那我之前的努力豈不是白費?”

“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忿忿地責駡,“身體是你自己的,你自己都不珍惜,還有誰珍惜你?”

“我不要你珍惜,不要任何人可憐。”悠悠扔了煙,站起來說道,“這個世上,不會有人愛我,我也不會愛別人,就這樣,就這樣讓我自生自滅,這就是我的命。”

“為什麼,為什麼這裡的人動不動就把自己的悲劇安在命運上面?任何人都有改變命運的權利。”我也站起來,不甘示弱地反駁。

“你以為你是誰?還這麼自大?如果真的可以改變,你為什麼到現在也沒有逃離?”悠悠一針見血地吼道,“你連自己都管不好,少來自作多情地管我。”

“悠悠。”琪琪忍不住喝道,“我們都是為了你好。”

“不需要。”悠悠轉過身,倚著牆壁,沉默了許久,再開口時哽咽不止,“我回到家,他們發現我生了病,然後就,就把我趕了出來,我沒有棲身之地,除了這裡我找不到其他地方。”

我同樣震驚,必須扶著牆壁才能讓自己站穩,我從來沒有想到家也會變得可怕,其實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無論是這裡的小社會還是外面的大世界,沒有心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們把悲劇怪在命運身上也是有因,這樣的話心裡可能會好過一些,會以為自己的苦難都是一種磨練,到最後還是會有光明的存在。

我和琪琪一下午都陪著悠悠,她現在住的地方很小,兩居室卻住了八個女孩,這裡沒有馬仔這樣的跟班,所有事情都是親力親為。悠悠沒有找過二哥,他們之間的情義不足以讓悠悠充滿依靠,她說,別看二哥塊頭大,其實是個很膽小的人,特別懼怕枚姨,如果是枚姨不喜歡的人,二哥也會嗤之以鼻,如今的悠悠被枚姨棄如敝履,自然也不會在二哥面前討得好,所以她也很有自尊,絕對不會再回到二哥身邊。

直到會所的司機三請四叫,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我惦記悠悠的病情,可是她說得對,我現下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我想我幫不了她了,但是我離開時,阿海自告奮勇說會照顧悠悠,許是上次的事情令阿海對我感激,所以這會兒他才這麼有“良心”,且不管他出自什麼心態,只要他能代我探望悠悠,我也是感激涕零。

返回會所已經到了八點,我和琪琪各自懷揣心事,來到門口時,有人刻意堵在那兒,我定睛一看,就是經常不見人的鄰居。

蜜桃披著長卷髮,緊身皮衣顯得身材格外豐滿,她今晚上濃妝豔抹,看來過會兒還要應付大客。

“醜八怪,聽說你也要去三亞?”蜜桃毫不客氣地質問我。

琪琪瞪視她,怒問:“誰是醜八怪呢。”

“反正你們兩個半斤八兩。”蜜桃輕蔑冷笑,而後走到我跟前,她高我半個頭,越發顯得趾高氣揚,“我警告你,少在枚姨面前邀功,這回是傷口化膿,下回可就沒這麼輕鬆了。”

“你……”琪琪準備發飆,我卻牢牢地抓住她,看著蜜桃幸災樂禍地離去,琪琪氣得跳腳,埋怨道:“換掉藥膏的人是她,為什麼你不問清楚?”

“你哪只眼睛看到她在我的藥膏裡面做了手腳?”我開了門,把琪琪推進去。

“她自己都說了,難道還有假?”

“有。”我扔了鑰匙,按著太陽穴,煩悶地說,“早上你大呼小叫,誰人不知我臉上的傷口出了問題?所以她知道這件事不足為怪,何況,她就算現在承認藥膏是她做了手腳,可我們在枚姨面前照樣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其結果可想而知,反而是我們中傷他人,故意挑撥離間惹出事非。”

琪琪叉著腰:“也就是說,明知道是她,我們也拿不出辦法?”

“我沒有說一定就是她。”

“可是她……”

“沒有哪個壞人會將壞人兩個字寫在自己臉上。”我正色道,“整理行李,這一次三亞之行,我去定了。”

“可惜我不能跟著你,我擔心你會有危險。”

“哼,有危險也是好事。”我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說道,“現在的我,真是越來越喜歡面臨危險,或許只有這樣,我才知道我身處的環境還真有點意思。”

琪琪無奈地搖了搖頭,歎息地說:“我覺得我越來越看不懂你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