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4章 半點朱唇萬客嘗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2410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6:59


琪琪告訴我,在城中村的不少簡易旅店與枚姨有“生意”上的往來,不但如此,甚至有些包租公騰出自己三兩間房子作為生意平臺,在這裡,魚龍混雜,什麼女人都有,什麼男人也有,但女人們都不會得到尊重,是男人消遣的工具。

這個社會,包裝真的很重要,雖然這是被遺棄的小社會,同樣也需要包裝的本事。我沒想到,昌哥將我標上“大學妹”的稱號,在露臉前,悠悠特意為我上妝,我突然想起古時一首詩:

煙花ji女俏梳妝,洞房夜夜換新郎。一雙玉腕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

裝就幾般嬌羞態,做成一片假心腸。迎新送舊知多少,故落嬌羞淚兩行。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你說的什麼,但是聽起來好像是首詩。”琪琪坐在我身邊,挽著我的手臂,笑著說。

悠悠賣力地為我化妝,嗤笑一聲說:“看來你真有兩把刷子,昌哥下注下對了。”

“不用畫得好看,我不想。”

“這可由不得你。”悠悠淡淡一笑,“你本身底子不錯,稍稍修飾就美得動人,我看把你放在這裡也是暫時,你現在是新人,大概要被送到會所。”

“我聽昌哥說,雪禾已經有價了,這兩天應該能找到第一個客人。”琪琪握著我的手,她知道我在發抖。

“雪禾,你別怕,到時候記得找客人要紅包。”悠悠老練地訓導,“紅包金額你自己訂,一般來說都會滿足你,再說了,不少客人都是開苞後要去豪賭,討紅包的時候說些好話,保管你發達。”

“對對對,拿了紅包不要給昌哥他們知道,就算他們找你要,你意思一下給點就好,千萬不要全部交出來,否則就吃虧了。”琪琪也加入憧憬中,完全不在乎我的恐懼。

“我不想逛場子了。”

悠悠放下眼線筆,眨巴眼睛地看著我,問道:“耍小性子對你可沒有好處。”

“雪禾,你就當散散心,反正今天晚上不會有人動你。”

“我看到這裡的人就噁心。”

“好吧,你看到我也噁心。”悠悠故意說,又開始為我畫眼線,但是我不太習慣,總是眨著眼睫毛,讓她十分鬱悶。

“看到我覺得噁心嗎?”琪琪很緊張地問。

我抿了抿嘴:“你們放我走吧,我求求你們了。”

“雪禾。”琪琪叱喝一聲,擔心悠悠告密所以她才顯得格外緊張,不過悠悠反而冷冷一笑,坦然說道:“這裡到處都是枚姨的人,你想逃?好,我打開門讓你逃,如果你能逃出去,那就是你的本事。”

“你真的?”我突然站起來,嚇得悠悠用眼線筆在我臉頰上畫了一條黑色的印跡。

“悠悠?”琪琪驚愕地看著她,我完全不在乎悠悠有什麼目的,只要她給我這個機會,我怎能放棄,說時遲那時快,我打開臥房的門就往外面跑,與此同時,二哥從外面走進來,看到我時,嚇得懵了,悠悠從房裡走出來,冷靜地說:“讓她走。”

“你瘋了嗎?”

“我倒想看看,她能不能長了翅膀飛出去。”悠悠不以為然地哼笑。

二哥還沒反應過來,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狠狠地推開他,然後朝著陌生的暗巷跑去。暗巷縱橫交錯,又沒有規則,我這樣一個外來的人,第一次走,根本就走不出去,果然我發現我好像在暗巷裡面迷路了。

“馨兒,你出門在外

一定要小心。”

“爸爸不要求你賺多少錢,你只要過得好就好了。”

“對了,過年回家太麻煩,就不要回來了,媽媽身體很好,你不用擔心。”

我跑的時候分明聽到父母的囑咐,好像他們離我越來越近了,忽然,頭頂上飛過一架飛機,我停下腳步,仰起頭張望,一條線躍然眼前,正如悠悠所說,如果我長了一對翅膀,大概才能從這裡飛出去。

我不甘心,氣喘呼呼地穿梭在暗巷之中,偶爾撞到陌生的人,我來不及看清楚撞到誰,信念讓我不敢停下來,仿佛停下來就會被抓住,就會關在房間裡,就會被迫送到酒店任人宰割。

“雪禾。”琪琪大喊一聲,我抬頭望去,看到一個消瘦的身子立在巷子口,她身邊還聚集了不少人,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昌哥和二哥,連枚姨都來了,唯獨不見了悠悠。

腳底沒來得及安裝刹車,我跑著跑著盡然在他們跟前才停下,其實我就是掉頭再跑也枉然,這時我身後圍過來其他陌生的男人,為首一個男人挺拔高大,面色冷峻,長得還算人模人樣。

“阿昌,你就沒讓我省心,悠悠胡來,你們也跟著胡來?”枚姨怒了,臉上扭曲得有些猙獰,但是我一點兒也不怕,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打算。

“這事不怪阿昌。”二哥虎頭虎腦地說。

“你和悠悠兩個人不想幹了就給我打包走人。”枚姨忿忿地喝道。

“我會教訓悠悠。”二哥緊握雙拳,平靜地說。

枚姨瞅一眼我,走到我身邊時,諷刺地問:“跑出去了嗎?”

“沒有。”我的語氣一直生硬,不會給好臉色。

“還想不想跑?”

“有機會還想。”

“哼哈哈,你倒是很坦白。”枚姨不屑地笑道。

“我想給家裡打電話。”這是我逃跑時想到的問題,“我以前幾乎每天都會給媽媽一個電話,現在已經半個月沒有給家裡打電話,如果我一直不給家裡人打電話,他們擔心之餘肯定會上來G市找我,到時候我不能保證他們會不會報警。”

“想威脅我?”

“那就拭目以待。”

“在我這裡,沒有白乾的事。”枚姨板著臉說,“想給家裡人打電話,可以,那就要看你的表現。”

“我的表現只能做到這樣。”

“姐,她就是新來的雪禾?”我和枚姨的談話充滿了火藥味,突然身後那幫人當中的老大有些忍不住了,他就是枚姨的親弟弟,這裡的人喊他權哥。

“這小丫頭嘴巴厲害得很,不好對付。”枚姨微微蹙眉。

權哥走到我身前,他真的很高大,我穿著高跟鞋也只是達到他胸口,在我面前,他就是一堵肉牆。權哥用那雙小眼睛居高臨下地打量我,如果不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我不是知道他也是枚姨的幫兇,如果真正地在街邊偶遇,或許我會多看這男人兩眼,只可惜我先看到他骯髒的靈魂,所以他的皮囊已經無藥可救了。

權哥伸手捏住我的下顎,讓我抬起頭直視他,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笑,冷冷說道:“我聽說她的價錢還不少。”

“你身邊肯花錢的大老闆應該不少,看能不能找個好買家。”枚姨提到錢就興奮。

“包在我身上。”權哥意味深長地說,“我就不信沒有我調教不好的女人。”

呸!我心裡的反抗在權哥的力量之下暫時沒有表現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