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64章 欲望之罌粟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166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0


如果沒有記錯,剛才看掛鐘,時間到了淩晨三點,再過三個小時就天亮了,再過十個小時,船靠岸,我們得分批量地返回會所。

據悉,莫晉翀將王耀文關在倉庫,不知道是不是他和茉莉偷/情的那間,如果是,他會不會在臨死前緬懷一下?想到王耀文不會有好下場,我心情大好,也就不覺得疲憊,看到門口有人伸出手準備打擾我休息,我也就不那麼生氣了。

我松了手上的力道,仍由外面的人推開房門,我見到的,是剛剛一瞬間想到的那個女人。我很少與茉莉單獨相處,她平時太忙,整個會所的事情還不少,她周旋其中很有手腕,聽琪琪說,這裡的老客戶都很買茉莉的賬,這裡的姑娘們也都樂意叫一聲莉姐。

在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我就知道她不可褻玩,那個該死的王耀文,毒害了這朵最美的鮮花,我替茉莉恨他,也替茉莉不值,她怎麼會喜歡上樑浩權這樣的男人,這個男人不但拈花惹草,還不能保護她。為什麼她不能開在明亮的地方,不是被陽光灌溉,沒有被污染,永遠可以傲然挺立,活得灑脫自由自在。

“把東西給我。”當我沉浸在自己編織的美好之中,茉莉一開口就打破了我的憧憬,她對我還是那麼不客氣。

“什麼?”我緩和了面容,儘量保持冷靜。

“把東西給我。”茉莉沖上來,嚇得我搖搖晃晃地後退,我退了幾步,與她保持一定距離,她的樣子看起來很急躁,她像是要發狂的野獸,眸光中的戾氣摻雜了太多污垢。

“你說清楚,我要給你什麼?”我耐著性子,對她才會有這麼好耐心。

茉莉閉上眼深呼吸,看樣子也是想保持冷靜,她呼吸不太順暢,調整了半天才慢慢地睜開眼。

“你為什麼要進去王耀文的房間?”

“那你呢?”

“是我問你。”茉莉的眼睛本來就不小,這樣瞪視我,像是要破出。

我籲了一口氣,攤開手說道:“我以為我能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不過,王耀文一毛不拔,他不可能把值錢的放在這裡的房間。”

“少跟我裝蒜,我不會相信你。”

“那你來找我?”

“你把東西給我,我就不會騷擾你。”茉莉軟下來,語氣中帶著乞求,她的氣勢不應該如此,她究竟怎麼了?我有些同情,又有點無奈。

我喜歡茉莉,不光是因為她的美貌,而且她長得有點像我小時候的玩伴,那個女孩是轉學生,她不愛說話,很沉悶,卻成績很好。我和她是同桌,擁有小女生之間的秘密就能很快成為朋友,我們一起放學,一起依依不捨地看著對方離開,我從來沒有見到她的父母接她下課,每一次都是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

她穿著整潔,不像窮人家的女孩,可是她告訴我,那個接她下課的老人就是她的奶奶,在她十二歲的那天,老人家病逝了,她在教室裡哭了一夜,我領著她回了我家,我想媽媽收留她,我心疼這個女孩,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我第一次有一種想保護一個人的衝動。

此時此刻,我懷念起這個可憐的孩子,是茉莉讓我想起了她,我想走過去抱著茉莉,我心疼她的痛苦,她看起來很不好受。

“我知道你被王耀文控制,趁這個機會,擺脫他吧。”我認真地說,誠懇地建議。

茉莉被點燃了怒火,她今晚上太躁動,一觸即發的脾氣在我面前毫不收斂。

“雪禾,你給不給?一句話,你給不給?”茉莉一步上前,抓住我的衣領,有氣無力地說,“我沒有時間聽你廢話,我就要那件東西。”

茉莉的熱褲掛著東西,我轉動眼珠子移到她的熱褲上,而後抽出那包東西,原來在她身上。

“根本就是麵粉。”茉莉搶走我手裡的物品,發洩似地扯開,麵粉揚得空氣渾濁,我捂著嘴別過臉輕咳兩聲。

“王耀文這個混蛋,給我一包麵粉就想打發我。”茉莉氣喘呼呼,怒不可遏。

我抓住她的手臂,大聲地罵道:“你應該慶倖這只是一包麵粉,你想是什麼?你以為是什麼?你以為的東西,會徹底毀了你。”

茉莉不費吹灰之力掙脫我的控制,然後彎腰弓著身子,作勢要在我房間裡搜索,她以為我跟她一樣返回王耀文的房間就是為了找這東西。

“在哪裡?我知道你藏著,我知道你不會告訴我。”茉莉吸了吸鼻子,亂翻我的床鋪和衣櫃,她儼然顧不上形象

,也顧不上我的憤怒。

“你能不能安靜下來?”我跟著追趕她,一旦抓住又被掙脫,這樣的拉鋸戰很快耗盡我的體力。

茉莉走路有些踉踉蹌蹌,她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大哭,又借助我的力氣站起來,她發瘋了,被毒藥侵蝕了腦袋中的理智,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我剛開始還很好心地勸慰,可結果不盡人意,之後我除了震驚就是擔憂,我擔憂茉莉拆了我的骨架。

“給我一根煙,讓我緩一緩?”茉莉累了,靠在我身上要求道。

“對不起,我這裡沒有。”

“死丫頭,你這什麼都沒有,還是個小姐嗎?”

我翻了翻白眼,掀開她的長髮,皺起眉頭質問:“你這個樣子還是個女人嗎?”

茉莉扯開吊帶背心的前胸,得意洋洋地說:“我的比你大,你說我是不是女人?”

“好,你看看你自己……”我扯著茉莉的手腕,硬是將她拉到鏡子前,沖著鏡子中的兩人,怒斥道,“你看看你是誰?你把自己糟踐成什麼樣了?”

茉莉傲慢地欣賞自己在鏡子中的頹廢,她冷冷一笑,又摸了摸臉頰,眼神落在我臉頰上,不屑地說:“你呢?一刀下去毀了自己。”

“我是為了活著,你是為了死去。”我轉過身,對著茉莉嚴厲地說,“我們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茉莉湊近我,歪著頭輕蔑地笑了笑,“我們都是傀儡。”說著,她將我扳過去背對她,繼而迅速撕掉我的衣服,我的後背被她看得真切,一股涼風吹醒了我的尷尬,我來不及躲藏,顫抖著迎上她的目光。

她的手指在我後背的刺青上滑動,她這會兒冷靜了,不再癲狂,我像是定格了,被她抓住靈魂,不敢動彈。

“雪禾,你又回來了嗎?”茉莉的聲音變得異常柔和,我側過臉,從鏡子中看到她難得的溫柔,她不害怕我的刺青,像是找回當初的感覺,平復了她今晚上的急躁。

琪琪曾經說,茉莉是以前雪禾最好的姐妹,大概是我用了雪禾這個名字,所以茉莉一開始就不喜歡我,她們的友誼是這裡難能可貴的珍寶,我以為這裡的女孩是沒有心的,不可能有真正的感情,其實她們習慣了保護自己,把自己包裝成刺蝟,不讓人靠近才能孤立起來,不讓危險有機可乘。

“茉莉,聽我說,去戒毒所戒掉吧,你不能毀了自己。”

“你還知道什麼?”

“你和王耀文的事情。”

茉莉輕撫我耳邊的髮絲,湊近一些,輕聲細語地說:“你告訴我,王耀文是不是也想毀了你?”

我心裡咯噔一沉,默然地點了點頭。

“你怎麼跟以前一樣,不長點記性,我告訴過你,不能相信男人,他想逼你自殺,你就是這麼笨,比我還要笨。”

我覺著不對勁,於是轉了身,她看起來精神恍惚,大概是現實與記憶混淆,也不知道自己說些什麼,跟什麼人說話,我在兩個雪禾之間轉換,與她對答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茉莉,你是不是把我當作之前那個雪禾?”

“我要煙,給我一根煙。”茉莉手腳發軟,全身輕顫有些精神不集中。

“茉莉,你看著我,你看著我說,雪禾怎麼死的?她怎麼死的?”我趁機逼問她,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我知道清醒意識下的茉莉根本不會與我多說一個字。

“雪禾,你給我煙好不好?”茉莉嘴角不利索,說話時吞吞吐吐。

“你告訴我,我就給你煙。”

我無法瞭解茉莉的痛苦,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看起來氣色很糟糕,時冷時熱還抱著我喃喃自語,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走不出來。我就這樣抱著她,陪她忍受這一小段時間的折磨,我知道,這只是剛剛開始,她要忍受的苦楚遠不止這點,她不想見到王耀文,所以才找上我,可是我幫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這樣擁抱著她,因為我有一種很想保護她的衝動。

“你找機會離開吧。”天際泛白之時,茉莉恢復了正常,她說話時不溫不火,沒有情緒。

“你會去戒毒所嗎?”

“不可能。”茉莉推開我,冷著臉說,“別以為我會感激你,我只是想找你拿回應該屬於我的東西。”

“即便我真的有,我也不會給你。”

“正如枚姨所言,”茉莉將蒼白的面孔漲得通紅,“你真是惹人討厭的傢伙。”

“多謝抬舉。”我不以為然,勾唇淺笑,白了一眼對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