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 第94章 蛛絲馬跡

書名:沉默的羔羊 作者:錦葵 本章字數:3212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7:00


初七,我給家裡掛電話的時候,聽出母親言語閃爍,追問之下,她告訴我,父親生了病,所以她有些擔心,不過父親叮囑她不能在電話中告訴我實情,我理解他們的良苦用心,同時,心裡的觸動更加令自己痛不欲生。

算起來,我已經被他們控制有三個多月時間,這段時間度日如年,我覺得我正在慢慢成長,用另外一種方式快速地看清楚本該乾淨的世界。

當初,我痛恨這裡,一心只想逃跑,我在腦海中聯想過無數種逃跑的方法,而今,我依然想要逃離,只是我覺得留下來應該要做一些比逃離更重要的事情,那麼這三個多月度日如年的生活才算沒有白過。

我所瞭解的城中村,只有三點一線,以兩層小樓為中心,左邊方向是去往大道,其中要經過枚姨經常光顧的彩票檔口。再看右邊,往前就是鄺醫生的診所,診所後面是流鶯巷,當然,小巷子縱橫交錯,根本沒有規律可循。

“這一帶都是歐陽英的地盤。”琪琪用鉛筆在白紙上畫出一個橢圓的圈,她告訴我的位置正是悠悠提起過的城中村深處,東邊有個廢棄的祠堂,還有一條臭水溝,我曾經跟著阿昌逛場子,經過那地方實在是臭的不行。

“歐陽英還有什麼買賣?”我拿著筆,在東邊的位置畫了個箭頭。

“應該就是皮肉生意。”

“她養著那麼多人,光靠這點很顯然不夠。”我放下筆,踱步分析,“枚姨有酒吧,有夜總會,但是歐陽英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流鶯巷,還是低廉的皮肉生意,收的錢根本不夠她在牌桌上撐一晚。”

“放高利貸?”

“她的人脈始終比不過枚姨,放高利貸一定搶不過枚姨的生意。”

琪琪抿了抿嘴,睇著我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我問。

“有件事情,我覺得很奇怪。”琪琪走向我,在我跟前停下來,謹慎地問,“你還記不記得救悠悠的那天晚上?歐陽英的人對我們拳打腳踢,根本就是往死裡打,但是後來他們放了我們,準確地說,他們放了你。”

我點了點頭,思索地嘀咕:“這事我也想過。”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突然,似乎毫無根據,但絕不是他們良心發現。”

我扭頭注視琪琪,腦中平靜地回想那晚的情形,我盡可能不錯過任何一個環節,哪怕是他們一個眼神,一句話,我都不能輕易放過,我試圖找到蛛絲馬跡,想要把這個結再次拿出來。

琪琪很聽話地等待著,她不敢眨眼,隨時聽候我的安排。倏然間,我背後一陣寒顫,竄入記憶中的激靈讓我頓然大悟。

“拿鏡子過來。”我吩咐一聲,琪琪跑去找小鏡子,我迅速脫掉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被我扔在地板上。

不一會兒,她拿來鏡子站在我面前,我們相視無言卻了然於心,我的胸腔一股熱流翻湧著莫名的恐懼,等到平定之後,我才緩緩地轉過身子,側臉看到鏡子中的背面。

那張魔鬼一般的刺青刻入我的骨髓之中。我甚至看到鏡子中浮現了兩具luo體,他們纏繞沉淪,糾纏靈魂,我曾經見過的那張刺青其實是殷紅血色,那張臉,突然抬起來,那雙惡毒的眼冷冷地盯住我。

“呼——”我轉身深呼吸,抓住後背的刺青,中了邪似地撕扯,那是我的皮肉,我卻感受不到疼痛,反倒是嚇住琪琪,她放下鏡子撲上來,握住我的雙手,激動地安慰:“別這樣,求求你別傷害自己。”

“是梨香。”我咬破了嘴唇,嗅到自己的鮮血。

“誰是梨香?跟歐陽英有關係嗎?”

“有,一定有。”我顫著聲,惶恐地說,“她身上有刺青。”

琪琪皺起眉頭,不解地追問:“你確定她們有關聯?”

“歐陽英看到我背後的刺青,她問我是誰,很明顯,她是看到刺青然後開始懷疑我的身份。”我正色地說,“梨香也有一個這樣的刺青,如果說歐陽英知道這個刺青的寓意,那麼她也就知道梨香是誰。”

琪琪揉著太陽穴,說道:“梨香是誰?刺青能有什麼寓意?我真是有些糊塗了。”

“我也不知道刺青有什麼意義,這是姚振晟留在我身上的烙印,我恨不能剝掉自己的皮。”我咬牙切齒地啐道。

琪琪無意地說:“照你這麼說,那姚公子更加與刺青有關聯,畢竟是他送給你這張刺青。”

我一怔,恍然笑了笑:“如果拉上姚振晟,我反而更加清晰一些,因為憑藉歐陽英的能力,怎麼可

能讓枚姨一忍再忍?他們之所以能和睦共處,想必這其中必定有更大的利益關聯。”

琪琪凝神又說:“雪禾,我感覺你想要做些什麼,你只管吩咐我,我相信你做的事情一定是好事,我要跟你一樣,做些有意義的好事。”

“小傻瓜,你不怕危險嗎?”

“當然怕,不過,你會保護我的。”琪琪拾起地上的外套,給我套在身上後,又道,“雪禾也不怕,因為雪禾有鄭先生保護,對嗎?”

我側臉問道:“那天你受人之托帶我去鄺醫生的診所,你還知道什麼?”

“鄭先生在城中村觀察了兩天,最後他找上我,說要見你。”琪琪整了整我的衣服,猶豫地說,“我自然是答應了,面對這樣一個男子,我說不出拒絕的話。”

我握住琪琪的手,由衷地歎息:“謝謝你。”

“枚姨派人守在小樓外面,也叮囑我看著你,我裝著很忠心,其實我才不會把你的行蹤告訴他們。”

“呵哈,還會用反間計了。”

“我可不會什麼反間計,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彌補之前的過錯。”

“琪琪,你沒有錯,你只是為了生存別無選擇。”

琪琪低著頭,忽然擁住我,輕泣地哽咽:“能不能不要像那天那樣一聲不吭地離開我,看著你越來越遠,我心裡好難受,我從來不曾這麼難受,哪怕被男人拋棄,我都不覺得這麼絕望。”

我捧起琪琪的臉頰,擦拭她眼角的淚水,苦澀的眼淚洗不淨她眼底的憂傷。

“我們說好了,要一起離開這個魔窟。”

一起離開,等於將危險加倍了,然而我還是心軟地這麼打算,當著琪琪的面給出這份承諾。鄺醫生說過,這裡的女孩終身都在尋求一棵救命草,所以她們善變,因為救命草不是救命,而是抵命。

***

這天晚上,我想找小辣椒說說關於她求我辦事的下文,琪琪收到消息後,帶我去了城中村附近的酒吧。這間簡易的酒吧人聲鼎沸,到了晚上十二點才是拉開真正的序幕,我討厭擁擠的人群,關鍵是身邊還有枚姨的馬仔,他們真是不厭其煩地“貼身保護”,我推都推不開。

“滿了。”酒吧門口是兩個壯漢看守,不同其他酒吧,這間一直大門緊閉,裡面像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們知道她是誰嗎?”琪琪自告奮勇地站出來,卻獲得對方的白眼,最後還是馬仔出面說了幾句話,他們可能認識,壯漢和馬仔咬耳說話時不忘警覺地打量我。

如不是要找小辣椒瞭解更多事情,我才不要低聲下氣地進入這種地方,這地方我真心不屑,魚龍混雜還一股怪味,我剛進入就想吐。

“嗚——”酒吧的隔音效果令我咂舌,在外面頂多是人群的吵鬧,完全不知道裡面乾坤。剛進去時,一聲聲刺耳的吹哨嚇得我耳鳴,我捂著耳朵,緊跟琪琪身後擠進舞池。

光怪陸離的舞池中擠滿了形形色色的男女,大多衣著暴露,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扭動自己的臀部,我被淹沒在其中,甚至一呼吸,滿嘴鼻子都是情,欲的味道。

“雪禾,你看那邊……”琪琪撥開人群伸手抓住我,我聽不太清楚她說的話,湊上去扯著嗓門喊道:“你說什麼?”

“你看那邊,我讓你看那邊……”琪琪把我的頭扳過去,我的左邊有舞臺,臺上的女人赤身跳著鋼管舞,當然,敏感地方由彩帶稍微遮蓋住。

簡直不堪入目,這些女人搔首弄姿,任由台下的男人戲虐玩弄,我實在是不想多呆一分鐘,突然有點感謝門口的壯漢,他應該立場堅定,絕對不允許我進入這裡面。

“雪禾,你沒看出來嗎?”在我轉身之際,琪琪拽著我的手腕,大喊地說,“我讓你看她,你能不能看出來是誰?”

我不想看出來是誰,我怎麼可能認識這些不知廉恥的女人。當我打算逃之夭夭的同時,我又因為琪琪的反問而遲疑了,她讓我看誰?

我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抓住臺上的luo體,那些曖昧的動作無不令人臉紅心跳,最前面的女人一轉身,我迎上她的臉,我猝然就定格在原地,也不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更聽不到這些吵鬧的音樂和男女發神經的尖叫聲。

我就這樣一直看著她,直到被她發現,然後她停下手裡的動作,站在舞臺上,直愣愣地注視我。

濃妝豔抹下,她還是那張美得令人驚豔的容顏,她的眼,滑出兩條清淚,淚水融化她的面具,在臉頰上勾勒出兩條很深的黑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