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原來婚姻那麼疼

第十八章黑臉婆婆

書名:原來婚姻那麼疼 作者:嘉木 本章字數:13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7日 16:42


正在夾菜的筷子一頓,我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婆婆這是想要套我的話呢。

我幹幹一笑,說:“呵呵,我哪裡有什麼存款啊,現在又沒有工作,媽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我的錢之前都拿出來給我爸治病了啊,早花光了,您沒來之前,家裡的開銷也都是我在出,現在的物質又高,壓根就不夠用。”

婆婆不相信,追問我,“真的啊?真給花光了啊,一分沒存?”

“嗯。”我十分堅定地點了點頭。

婆婆的臉色明顯掛不住了,抹抹手在一旁坐了下來,就在我以為她不會再說話的時候,她又忍不住問了一句:“我聽說你爸走的時候,給了你一張卡,卡裡應該有些錢吧。”

“沒有。”我脫口而出,臉上表現的波瀾不驚,心裡卻激蕩起了一絲波瀾,看樣子,婆婆在林大華那裡把我打探地夠清楚的。

嘴裡的飯菜變得不再那麼可口,味同嚼蠟,這個場景讓我聯想到一個成語,鴻門宴。

我不再說話,以免說多錯多,婆婆也不再問,端起碗默默吃飯。

吃完飯,我幫著婆婆收拾碗筷,剛才在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凝固,我生怕自己透露了一些資訊出來。

洗好碗,婆婆換了身衣服準備出門,按照習慣,這個點她是去公園,聽說她們公園裡那撥跳廣場舞的大媽要去參加市比賽,幾個老太太每天激動得不得了,還沒到點就在公園裡集合了。

等確定婆婆關門走後,我溜回了房間裡,拿出電話給售房部的人撥了過去。

電話嘟兩聲後通了,那頭傳來標準的官方語氣:“您好,這裡是玉龍半島售房處,請問您有什麼需要諮詢的。”

我理了理思路趕緊說:“是這樣的,我在你們那裡購買了一套別墅,房產證上寫的是我和我先生的名字,如果說我現在想要去除我先生的名字困難嗎?對了,這套別墅是我爸爸全款付的。”

那頭想了想,說:“

嗯……女士,如果您有這個打算的話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您先生自願放棄房子歸屬權,還有的就是出示您父親購買這套房子的票據,不過具體的話,建議您諮詢律師。”

聊了一會兒,售樓小姐說的盡是些不痛不癢的話,完全起不到什麼幫助,我只能說聲謝謝,掛掉了電話。

掛完電話,我直接在網頁搜了一些線上律師諮詢,不過都是些需要收費的,我點了一個網頁進去,還沒開始諮詢就被告知要先收一百的服務費,我覺得有些坑,直接退了出來。

看來網上也不怎麼靠譜,我斟酌了一下,決定還是等兩天,找個合適的時間去當地的律師所諮詢一下比較好。

中途覺得口渴,我返回廚房去倒了一杯水,端著杯子經過客廳時,發現大門半開著。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依稀記得婆婆走之前明明是關好門的,難道有人回來了?

我下意識握緊手中的杯子,尋思幾秒後,試探性地邊喊,邊在各個房間尋找了一邊:“媽,是你回來了嗎?……大華?……大姐?……”

我每個人都喊了一遍,也把每個房間都找了一遍,然而房子裡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人。

會不會是婆婆走的心急,門也沒關好就走了,加上走廊風大,所以門一吹就開了?我在心裡安慰著自己,趕緊走回去將門關好,回到客廳,我的心還在咚咚跳個不停。

一下午,我都在瞎想東想,不是考慮和林大華離婚的事,就是房子的問題,滿身的壓力快要讓我喘不過氣,就連婆婆什麼時候回來的我也沒有發現。

我心虛不已地叫了聲媽,婆婆黑著臉,陰氣沉沉地回答了我一聲,還別有深意地看了我好幾眼。

我心想是不是臉上有什麼東西,尷尬地伸手摸了摸,又突然想到打電話的事,心裡沒底,試圖探尋一下婆婆的情緒,“媽,您今兒出去的時候是不是忘記什麼東西沒拿,回來過一趟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