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有一個鬼師父

第15章成了女鬼的丈夫

書名:我有一個鬼師父 作者:永夜的浮光 本章字數:3140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7日 18:46


蕭方毅咽了咽口水,結結巴巴道:“美女,你認錯人了吧,我還沒結婚呢。你如果願意跟我處對象,我自然是極樂意的。”

美女一拍額頭,想起了什麼:“我是在你死後,再與你結的親,所以你沒見過我。”

蕭方毅聽完一愣,用手指著自己鼻子問:“我?死了?然後和你結親?”

女子聽完高興的說道;“對,你未婚病死,所以你爹就給你尋了一門陰親,我們還拜過堂呢。”

這時九叔的聲音在蕭方毅腦子裡響起:“這個女子分明是個女鬼,小子,你不要被鬼迷心竅。她以為你是她相公,以為你也是鬼呢。”

蕭方毅聽完,也顫了一下,自己怎麼被鬼纏上了,而且還是個漂亮的女鬼。偷偷的從枕頭下摸出鬼差權杖,趁女鬼正在觀察房間,猛地舉起權杖,大喝一聲“收。”

沒任何反應,蕭方毅也驚了一下,再摸出一張鎮魂符朝女鬼貼去。

蕭方毅用力極大,“啪”的一聲貼在女鬼胸口,女鬼就不動了。蕭方毅一鬆手,那符竟然飄飄然掉了下了,落在了地上。

女子剛才不動,顯然是被自己的舉動驚呆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紅著臉,嬌滴滴的喊道“相公。”眼睛都快媚出水來。

蕭方毅剛才貼符那一下,手感足夠真實、柔軟、彈性驚人,明顯是個人。心中默念“師父,你不會是抓鬼抓多了,看誰都是鬼吧?”

九叔恨鐵不成鋼的吼道:“你小子還真是被鬼迷了心竅,你看她大冬天穿的衣服,竟然還敢質疑師父。”

蕭方毅這才發現女子穿了一件大紅長裙,上面用金線繡著鳳凰朝陽,可材質也很薄,在這只有一兩度的氣溫裡,竟然不怕冷,可她既不怕鬼差權杖,也不怕鎮魂符,到底是不是個女鬼?

女子竟然坐到床邊,把頭埋到蕭方毅胸口,喃喃道:“相公,我終於等到你了。我在一個黑匣子裡等你等得好苦啊。”

蕭方毅現在最想弄清楚就是這女子的身份,到底是人還是鬼。於是說道:“娘子,我現在失憶了,以前的事情記不清楚了,你給我講一講吧。”

女子坐起來,仔細看了看蕭方毅。“相公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那我給你好好說說。”

女子陷入了回憶,過了好一會才緩緩道來:

“我叫張夢晴,是張家的二女兒。一日裡,聽到爹爹說要我嫁給李府的長公子,李宜,我自是極為歡喜。那李宜剛好二十,是整個州府學問最好的翩翩公子,晴兒雖已經十八,但也未見過李公子相貌,可早就傾心於他。很快李府的人就送來嫁妝和嫁衣,我當天就被轎子抬了過去。”

“到了李府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李宜公子已經病逝兩日,要我結的是陰親。我想既然我傾心于李公子,結陰親也行,也是李家媳婦了,大不了以後為相公守節就是了。”

“當天,李府張燈結綵,紅白喜事共聚一堂,我抱著一隻公雞在李公子棺材前拜堂成親。晚上喝完合巹酒,我便睡過去了。醒來後,我發現在一個黑匣子裡,到今天終於見到相公了。”

女子說完,竟然又趴到蕭方毅胸口,嚶嚶嚶的哭了起來。

蕭方毅也弄得手足無策。這麼聽來,這張夢晴確實是女鬼了。

定然是合巹酒裡被放了蒙汗藥,張夢晴喝完就不省人事,李家為了讓她到陰間陪伴李宜,就把她也放到棺材裡,被活活的陪葬了。醒來之後,發現逃不出去,最後死在了棺材裡。

自己昨天燒毀挖出那具棺材裡的屍骨就是李宜和張夢晴,難怪自己還納悶,怎麼一副棺材裡竟有兩副屍骨。而今李宜變成僵屍被自己燒了。這個張夢晴卻變成女鬼,穿著嫁衣,把自己當成她夫君了。

蕭方毅聽九叔說:“所謂黑棺鎮屍,血衣鎖魂。這女子穿著大紅嫁衣入棺,難怪變成了女鬼,好在她現在對你沒有惡意,否則憑你現在的道行,就算為師出手,也救你不得。”

蕭方毅聽完也暗自擔心,這女子已經死去千多年了,可是千年女鬼,自己雖然是林正英的徒弟,可現在才修行幾天,用師父的話說叫還沒入行,怎會是女鬼的對手?只有把她哄住才行。

蕭方毅見女鬼哭得厲害,還在為自己身世傷心不已,於是伸手拍著她後背,安慰道:“晴兒別傷心了,而今你我夫妻相聚,以後好好過日子。”為今之計只有先把她穩住,等

鬼差來了,再把她送走了。

蕭方毅見張夢晴抬起頭,定定的看著自己,然後破涕為笑,點點頭道:“夫君,以後我們好好過日子,娘子給你生一堆小寶寶。”說完,竟然臉紅起來,小聲的說道:“相公,我們已經結拜為夫妻,還未圓房哩……”

蕭方毅也看呆了,竟然差點把持不住,這女鬼害羞的樣子真好看,結結巴巴的說道:“以後日……日子還久,也不急於一時。”

女鬼卻說:“不行,要是被婆婆知道我們沒有圓房,相公會受到責怪的,傳宗接代的事,怎能推後。”說完竟然站了起來,準備脫衣服。

還扭頭瞥了蕭方毅一眼“相公扭過頭去,不准偷看。”

蕭方毅也有苦說不出啊,竟然要被一個女鬼強推了,搖了搖頭,把頭扭了過去。

過了近半分鐘,才聽到淅淅索索的聲音。

蕭方毅也急了,如果是個人,這麼漂亮的美人,自己肯定願意,可她是個鬼啊!心裡也緊張的問師父怎麼辦。

九叔也懵了,上一世,他到死都保持童子之身,哪裡經過這等事情,也沒了主意。

蕭方毅正素手無策,那女鬼掀開被子,爬上床來了,驚得蕭方毅忙朝床裡邊挪去。

女鬼張夢晴說道:“好了,現在我們圓房了,熄燈睡覺吧。”

“就這,就圓房了?”蕭方毅呆呆的問到。

“當然,我聽家中老人說,圓房就是睡到同一張床上啊,難道不對嗎?”

蕭方毅終於松了一口氣,趕緊答道:“對對對!熄燈睡覺。”可自己已經挪到了床裡面,要關燈,手也不夠長,按不到開關。只好硬著頭皮又挪到外邊一點,靠在女鬼身上,這才伸手把燈關掉。

不曾想,卻被女鬼抱住了身子,還把頭埋在自己胸口。

蕭方毅胸口劇烈起伏著,一邊想著自己身為人間鬼差,怎會被鬼害了,一邊又擔心女鬼真的會害了自己,一邊又有點心猿意馬想和她發生點什麼,管不住自己的身體。

自己明顯能感覺到,張夢晴只穿著褻衣,身體並不陰冷,甚至還有點暖和,柔柔的,貼在身上很舒服。

窗外的月光灑落下來,照在張夢晴臉上,一片潔白,並不像王小姐那種慘白,而是那種健康膚色的象牙白。她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看起來很害羞。淡淡的柳葉眉,小瑤鼻,櫻桃小口。要不是因為她所說,蕭方毅怎麼都不會把她當成鬼。

張夢晴見相公一直沒有動作,睜開眼睛,看見蕭方毅正在打量自己,也羞得臉紅起來,蚊子般的聲音響起:“相公,睡進來吧,外邊冷。”

蕭方毅這才反應過來,這大冬天,自己探著半個身子在被子外邊,還真的冷了起來。

怕個吊,不就是個女鬼嗎?自己身為天師傳人,還會怕被一個女鬼吃了不成?蕭方毅給自己打著氣,豁出去了,進了被子,用手擁著張夢晴,把她抱進自己懷裡。

蕭方毅明顯感到張夢晴的身子也一顫,看來她也很緊張。

蕭方毅先是緊張,一直睡不著,可到了後來就是煎熬。那張夢晴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體香,直往自己鼻裡鑽,越聞越好聞,就像在說“快吃了我吧。”自己一個二十來歲,血氣方剛的男人怎麼忍得住。

蕭方毅被弄得欲火焚身,心中默念師父教的清心咒,念了好幾遍,終於冷靜下來。

可懷中的張夢晴睡覺卻不怎麼老實,上半身時不時在自己身上蹭一下,蕭方毅剛消下去的火又騰的一下升了起來。

得找個事情來轉移注意力才行,蕭方毅悄聲問道:“娘子,睡著了嗎?”

“沒呢,相公有事嗎?”張夢晴張開那雙嫵媚的雙眼看著蕭方毅。

蕭方毅深吸一口氣,平靜下心情,才說道:“其實,相公已經死了,娘子也死了。”

張夢晴聽了卻不吃驚“我知道呀,我們是鬼夫妻嘛。”

“我現在已經轉世投胎做了人,這一世叫蕭方毅。”

張夢晴臉色這才有了變化,變得發白,喃喃道:“原來相公已經投了胎,難怪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蕭方毅勸道:“所以,我勸娘子也去投胎,然後我們再做夫妻,可好?”

“不,我早就聽說了,投胎要喝孟婆湯,會忘記前世記憶,到時候便會忘了相公,又怎麼能找到相公呢!”

蕭方毅聽她說完,明顯感覺她加大了力道,緊緊抱著自己,生怕不要她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