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五章 部落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321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少年耐心地在雨林中一步步前行著,周圍的水珠從高空中滴落下來,綠意盎然的雨林裡,只有他與他肩膀上小白的身影在孤獨地前行著。

幽靜的原始雨林中,一切似乎都悄無聲息,少年繞過最後一具在叢林中的屍體,便站住了身子,目光凝視前方。

前方仍是一片植被密佈的雨林,但是在這綠意肆意流淌的密林中,卻是有一片寬闊的空地上並沒有被高大的樹木所佔領。像是人為將雨林中劃出一個巨大的空白區一樣。

在這塊地方,少年看到了最為反常識的一幕,如果之前巨型的兔子與可能存在的巨獸是其他未知種類的野獸,那麼在少年面前的這一幕實在是令人感到了反常識的違和感。

那是一些用泥土與粗大樹枝組成的類似於簡單的小平屋一樣的建築。

大約每個小平屋約有近2米高,在頂部放置了一些覆蓋面較大的未知名的植物莖葉,門窗皆有。並且建築物的地基都是稍微高於地面的,想來是為了防止雨水流入房屋。

少年不禁有些驚訝,要知道在少年的印象中,動物這種存在應該是沒有如此高的智慧才是。這更像是一個小的部落了。

“按這大小,雖然不可思議,但應該是那些死去的巨型兔子的聚集生活的地方吧。已經可以稱為村子了吧”

少年低語道。

少年眺望了下整個地域,數百間零落有致的排布於此處,中央似乎還有一個比較巨大的建造。

雖然大部分的小平屋都被摧毀了,到處都是半零不落的頹垣廢址,比起之前在森林中看到的那些屍體,在這裡看到的無疑更加慘烈。

少年漫步于這頹垣斷塹之中,觀察著四周。雖然大部分的房屋都已經破損,到處都是毀壞的土牆,但是,少年仍看出,這些小平屋都是以整齊的規劃排列著的,甚至於中間還留著十分寬敞的主幹道。

用手將殘破的樹枝做成的門搬開,小平屋中應有十數平米開方,除去角落中鬆軟的植物做成的床之外,還有一個較大的土堆四周有數個小土堆,大土堆上有著一些果子與裝著些水的容器,角落處還有一個大土推中間被挖去,存放著一些水源。

“數個小土堆按巨型兔子的體型計算,應該是和印象中的凳子這一工具有同樣效果,這些巨型兔子想來已具有相當的智慧,與我印象中普通的野獸完全不同,這已是擁有了生活邏輯思想的一個族群。”

少年看著桌上殘留著的一些果子,便用那裝水的容器盛了些水,取了果子遞給肩上的小兔子,然而小兔子卻一反常態,並沒有搭理少年。

少年啞然,想來這些死去的兔子應與小白不是同一種族的兔子,畢竟就算是幼兒型的兔子也比小白要巨大數倍,不過看見這麼多同類的屍體,應是不好受的吧。

“等等,若是這些兔子已有了如此智慧,那小白。。。”

少年似乎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小白的目光一凝,那一瞬間表情極為複雜。眼底深深淺淺的光線浮動著,持續了很久,這才歸於平靜。少年眼中,一抹疑慮如蜻蜓點水般一晃而過。

少年將兔子抱於懷中,只見小白不由的抖了一下身體,隨後似乎是極度悲傷,竟是發出了絲絲“嗚嗚~~”的小獸的啜泣聲,仿佛是要將身體裡那無窮的悲傷釋放出來一般,小白的爪子深深的陷入少年的衣服之中,仿佛是要將那無盡的痛苦排解出來一樣,小白的哭泣俞加濃烈,少年只是一遍一遍輕柔的撫摸著小白的背脊。只是無人可見,少年那如墨的瞳孔中懷疑的神色愈加濃烈。

良久,小白似乎是累了,如人般喘息了幾下,少年發現了這一點,便又取了果子放于小白的爪子之上,一如既往是那柔和的微笑,那如微風般溫柔的面龐,道

“不管你是如何的悲傷,但既是活了下來,便要繼續活下去才是。”

不是甜蜜的哄人話語,不是溫切的關心話語,但是小白愣住了,顫抖著,一滴淚水從它那紅水晶般的瞳孔中滑落,然後就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用小爪子接過了少年手中果子,緩緩的,但是卻帶著堅決的,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這時,少年的聲音又響起,這是這一次帶著些釋然又或是認真的語氣。

“想來,你是能聽懂我的話,我初至此處茫然不知,雖然此處有水與食物,但終究不是什麼長久之計,你長於此處,應是知道此處的大致情況,若是明白正確的道路便為我指下路吧,不

管如何,曾經血洗此處的那些巨獸們應該才離去數個時辰,所幸於我們是反方向,但難保會折返。”

說著少年頓了頓,似乎又是醞釀了些許,方才開口

“為了更加清楚的瞭解情況,我要稍微探查下這個村子,順便要取些有用的物資,便要快速離開,以我一人之力,對於這些屍體怕是不能給予及時的掩埋了,雖然它們因該與你不是一個種群,但想必你是與它們有什麼聯繫的,等我們到了安全之處,我會盡力想辦法回來掩埋它們的。”

說完,少年又是自嘲的一笑“但願吧,前路漫漫,又有誰能確定,所以我不敢擔保我定會回來掩埋它們的屍體,只是會盡力罷了。”

一手拿起果子放入唇齒中,道“那麼小白,你的回答呢?你可以聽懂我的話語,想必是有與我所說話語一樣的生命存在吧,即是如此,能交流必定就有生存的餘地。”

少年語中有著不知所以的於那柔和性子截然不同的篤定,但不知為何,小白這一刻選擇了相信他,這個奇妙的少年。

小白兩三口吞下果子後,便鄭重的對少年點了點頭。

見此,少年松了一口氣,道“那麼以後就靠你了,小白。”

少年與小白花了點時間將桌上的食物大部分都吃完過後。

不知什麼時候,雨停了,淡淡金色的陽光射入,沐浴于金色的陽光之中,少年向小白伸出了手臂,只是在出去的那一刻,沒有人注意到,少年的瞳孔中的那無情與淡然,仿佛剛剛那些溫馨全部如鏡花水月般消逝不見。

被巨獸連著屋子一起碾成肉泥的屍體,在死前依然可以看出仍然在抵抗巨獸的屍體,像是在死前仍然守護身後的幼兒型兔子的巨型兔子父母,卻是連著它們的孩子一起被撕扯碎肉,只能看到四隻腦袋挨在了一起,與那一堆看不出是什麼樣子的血肉。

隨著少年一步步的探差,映入少年眼中的,是那一具具傷痕遍佈的屍體,是那一堆堆在雨後仍未能沖淡的濃濃血腥味,少年在尋找一些物品時,也小心的沒有觸碰那些屍體,少年用一些枝葉做成了一個小的包裹,裝了許多的果子,一個裝水的容器外,便再也沒尋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了。

行至一處,少年頓住了腳步,往前方看去,在這片廣袤的原始雨林中,少年第一次看到了比大樹還要建築物。

一個方圓數十丈大小的土台,四周有著巨大無比的木柱子,想必是用雨林中的大樹做成的,樹上還有些黑色像是燒焦了一樣的地方,隱隱約約看去好似一個奇怪的黑暗的火焰一般。

這大樹少說也有十多丈高大,更是有數丈粗細,不想這些兔子們是如何做到的。

少年走近,用手在木柱的根部查看了幾許,木柱的根部用泥土凝固焚燒而固定,只是令人疑惑的是,這火從何而來?這裡的兔子或許不止是體型與智慧更為強大嗎?不過這想法太過匪夷可思,少年也未曾深想。

至於土台中央的場景,也不由得令處事不驚,冷靜穩重的少年感歎這群兔子的血性與悲壯。

數十隻巨型兔子的屍體如疊羅漢一般成堆的推在這高臺之上。土黃色的高臺被血層層滲入。整個高臺好似被覆蓋上了暗紅色的顏料一般,即使經過雨水的沖刷,那泥土中泥濘的血色仍不見消退。

不禁讓人想到當時的場景,凶獸入侵,數十隻年輕力狀的兔子挺身而出,然而它們無法擋住凶獸的利爪,它們只能用身體將凶獸的利爪固定住,用短小的爪子,並不鋒利的牙齒瘋狂的啃咬著體型比他們巨大許多的凶獸。

凶獸數下便可殺死一隻,可是它們硬生生的悍不畏死的用生命拖住了凶獸,一點點的劃傷凶獸,將它活活拖死。

或許是為了自己孩子的逃離,或許是為了為死去的親人報仇,但無論是為何,它們的精神令人肅然起敬。

不過感歎歸感歎,少年只是面上露出些許悲傷的神色,而注意力還是集中到了令一邊。

就連少年也沒注意到,他面上的悲傷也只不過是為了敷衍小白所下意識做出的,或許是由於少年在失憶之前便是充斥著偽善與冷淡,現在少年保留著偽善的外表----那一如既往的溫柔,可在潛意識裡,少年的身體卻是保持著本能;就連思想,在不知不覺中都受到了影響。

當然小白涉世未深,少年亦為曾發現這一點。

少年的身上所存在的那淡淡的違和感。究竟是好是壞?熟是熟非,非嘗可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