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十四章 雷狂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505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Ps:前文經過了一些修改已經可以和下文內容相契合。

修改的地方有:1:雷丸出現的地方在少年前方百步處

2:大長老在發現了影隱藏了些什麼東西

3:雷貪變為雷丸的父親而不是祖父

(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以下正文----------------------------------------------------------------

絲絲酸澀的汗漬從前額滴落,又瞬間因為飛速前進而燃燒的妖力蒸發。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雷丸感受了下身邊同伴體力的劇烈消耗,雖然這種程度的妖力消耗自己還能承受住,但是它們已經快撐不住了。

「快了,該死,一開始就有種不詳的預感所以才為了節約時間從魔法之森內部穿過,沒想到居然正中它們的下懷。」

「它們可以輕易操控風避免障氣,而我們一旦受傷,這無窮無盡的障氣就是最好的毒藥。」

想起昨夜那個荒誕無比的夜晚,那個代表曾經一切都破滅的夜晚。

雷丸不禁咬了咬牙。

「一切都是天狗一族的陰謀嗎?為什麼,對於它們來說我們這種小部族到底有什麼它們想要的,可以利用的?還不惜殺人滅口。」

雷丸在遇襲之後一路憤怒的狀態下仍然在不斷的分析。

「珍貴的寶物?」

作為族長的雷丸很清楚無論是自己部族還是與之相交甚好的暗兔一族都沒有什麼值得下此恨手的寶物。

「為了入侵魔法之森那諸多魔法資源?可除了那些傳說中的魔法使以外天狗要之何用?」

「強大的力量?!!」

突然雷丸的腦海中靈光一閃,似乎想起了什麼,不過就在這時它們也突破了障氣,來不及細想,雷丸將心思壓下,瞬間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停了下來。

感受到身後那急速接近的龐大妖氣,雷丸一行迅速轉身,身體微微下壓,積蓄力量。

「一,二,三......九隻嗎?」

該死,怎麼說來哪怕運氣再怎麼好,最多只有4名族人逃了出去嗎?

「曾經在妖怪山下數一數二的強大部族,雷狼一族如今只能下這寥寥幾隻了嗎,繼承先輩的意志的我竟是葬送了整個部族嗎!」

絲絲血紅映上雷丸的眼角

「什麼絕世天才,什麼強大的希望,到頭來,只不過一個把部族帶向滅絕的廢材族長!」

感受到那幾個存在的靠近

「但是啊,絕對無法原諒,這些仗著力量便肆意毀滅我守護著的一切的狗屁天狗啊!」

“以吾雷丸之名,拼死一搏!”

「嗷嗚~~」

一聲深沉的、驕傲的嗥叫,迴響在整片雨林中,這是一種桀驁不訓的、對抗性的悲鳴,是對世界上一切苦難的蔑視感情的迸發。

雷丸一身強悍的妖力噴湧而出。

「嗷嗚~~」x3

或許是這世上僅存著的三隻雷狼們,發出了嗜血的咆哮。

如果有個普通的人類在此處,恐怕會直接爆體而亡。

不過這包含殺意與怨恨對於緩緩飛出障氣之外的那幾個黑影來說卻連一絲一毫的影響都無法造成。

相比因為劇烈奔跑而體力消耗巨大的雷狼族人來說,天狗暗衛隊幾乎連口氣都不用喘。一看之下,除了雷丸之外高下立判。

而被眾多天狗拱衛立於首位的,正是拓的心腹,同為鴉天狗的影。

長長的黑髮被風吹起,露出影那英俊非凡的相貌。

寒星一般的瞳子不帶一絲感情的望了眼下方嚴陣以待的雷狼。

“圍!”

一字令下,身邊的八隻天狗瞬間將雷狼們包圍了起來。

見到這幅架勢,雷丸維持著強悍的氣勢,內心卻暗歎糟糕。

本來雷丸之前一直逃跑除了吸引天狗,為族人爭取逃跑時間之外,在障氣內開戰對於雷狼來說十分不利,再加上族人們根本不是天狗的對手。

而這一路逃出障氣,在外開戰之時,本以為可以讓這樣天狗因為追的煩躁而直接與它們戰鬥。從而讓它們失去地對空的劣勢。

但是沒有想到這群天狗的戰鬥素養遠遠超過雷丸的想像。

“散!”雷丸一聲咆哮。

果不其然,下一瞬間,無數道風刃從各個方向無差別的掃過了雷丸們站立的地方。

雷狼們瞬間隱蔽在了植被之下。

但是,

這沒有任何用處。

雷狼的妖氣與龐大的身體就是最好的靶子。

淩冽的風刃切割著空氣,植被,同時也切割著雷狼們的肉體。雷狼們鋼鐵般的身體被割出了無數的血口。

一隻雷狼按耐不住,跳起想要攻擊天狗,卻在剛出來的那一刻就被無數風刃切成了碎片。

“雷火坊!,該死。”

雷丸再一次痛恨自己的無能無力。

天空中下起了血雨。

幾滴鮮血甚至濺射到了少年所在的大樹。

面對眼前的這一切,少年只是沉下了目光,看著胸口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目光全身貫注的從衣領口看著眼前戰鬥的小白。

用手輕輕的按了下小白的頭,同時小心翼翼的將身體往植被裡悄悄的靠了靠。

這是一場碾壓,速度比天狗慢的雷狼根本無法逃出天狗的追殺。

而開戰,更是連天狗觸碰都無法觸碰到便會被打成篩子。

儘管在決意拼死一搏之時,雷丸就已經有了如此覺悟,但看到慘死的族人,雷丸的內心有如刀絞。

這時天狗們正蓄力準備發出最後一擊。

雷丸看了身邊僅剩下的一名族人,雷丸剛想說什麼。就被它用眼神阻止。

滿身的傷疤無疑不透露出這位已至老年的老狼曾經身經百戰,

而這名老狼也正是雷丸的老師,雷狂。

當初曾經僅次於雷貪,雷狼一族第一號大將!

比起自己那傳奇父親,那老年每天頹廢不堪的父親來說。

雷狂可以說是自己最為親近的存在。

仿佛是看出了雷丸眼中的痛苦與糾結,雷狂突然大笑了起來,一雙飽經風霜的眼睛帶著慈父一般光芒看著雷丸。

“只要你活著,雷狼一族就還有希望的火苗存在,不必自責更不必背負一切,你無疑是最為出色的雷狼,就連你父親那混蛋都不及的絕對的天才。”

“其實你一個人是可以逃出去的吧。我們拖累了你啊......”

雷丸頓時急道:

“不,不是的”

誰知雷狂話題一轉。

“時間,你需要成長的時間,你會成為那無比耀眼的存在。就讓我這把老骨頭成為你最後的墊腳石吧,活下去!雷丸,只有這樣才能調查出一切的真相,才能讓那些無辜死去的族人安息!”

蒼老的聲音重重的打在雷丸的心上

“我......我不值得啊!我!”

雷狂巨大的爪子擬人化的按在雷丸的肩膀上

看著這一切的影眼中閃現著晦暗不明的色彩,特別是看著那頭老狼,它揮揮手阻止了天狗的攻擊。

“無論要

說多少遍,我還是要說,你這傢伙永遠是我教出來的最出色的弟子啊,你擁有將世世代代不過是妖怪山下一個部落,一個依附於天狗一族的雷狼一族真正變得名動此界的力量!”

說著,語氣一轉。

“暗兔一族是我們的錯,被那樣對待也是當然的。白那丫頭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應該和那個人類在一起吧。我可是從小看你們長大的,你以為瞞的過我嗎?”

雷丸想要解釋什麼,但看到那雙洞悉他想法的眼神便住了嘴。

“找到白吧,然後和她在一起吧!兩顆受傷的心一起治癒肯定更快,而你別扭扭捏捏的,直接去和她說清楚一切!”

聞眼,少年帶著驚訝的目光看著同樣因為這句話的衝擊而愣住了的小白。

白緩過神來,喃喃自語道:“原來,雷丸對我......”

少年在小白看不見的角度微微皺了皺眉頭,不知這到底是好是快。

“這是最後一次了,帶著未來離開這裡!”

雷狂的話語中帶著對包圍著他們的天狗的不屑一顧。

不等雷丸開口。

“你們比我們幸運的多,有的時候一旦錯過便是一生一世啊,就像你的父親和我那樣......”

仿佛是想起了什麼一般,老狼在這危機四伏的時刻卻微笑了起來,似乎是沉浸在了過去的記憶中。

隨後緩緩開口。

“影小子,多謝啊,讓老夫我有機會在這裡再說幾句。”

老狼一語驚人。

對此,影只是淡淡道。

“不,這只是對於從前的那數面之緣最後的了斷罷了。”

不過莫名其妙的,影補上了一句。

“在比良山次郎坊大人的‘幫助’下,犬走前輩,已經忘記了一切。”

老狼的身形頓了一下。

“是嘛,說的也是,她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忘記我......”

老狼的聲音有些哽咽。

“動手吧,最後再求你一件事啊,如果可以的話,影,把我埋到大將棋盤旁邊的那塊巨石下吧。”

“左邊的那塊吧,我知道了。”

影看了看後面飛過來的大峰前鬼裂,想到他那喜歡碎屍的習慣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時間到了。”

影落到了地上向老狼走來。

老狼最後看了一眼呆滯的雷丸。

轉頭走出了八隻天狗的包圍,走向了影。

“活下去,這是我最後的作為老師的命令了。”

蒼老的聲音不大,卻帶著無比的沉重感。

隨後老狼那老朽的身軀散開出強大的妖氣,竟是與影不相上下,而它也漸漸由狼的姿態變為了人形。

兩鬢斑白的青年男子形象。

“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當初也不是我的對手。”

“何必,你”

雷狂打斷影的話。

“因為我不會再逃避了,自從那一天開始,我就不會再逃避了,為此。”

雷狂顯示出了自己的一身傷疤。更顯示出了他的決心。

影見他如此便轉移了話題。

“你就那麼自信,拖住了我,那傢伙就能從我手下的手中逃跑嗎?”

“自然”

雷狂的臉上是無比的自豪。

“那你就那麼確定你在我的手中能撐那麼久嗎?”

仿佛是為了證明話語的力度,影的身上,無比濃郁的妖力緩緩的覆蓋了整塊地面。

“自然”

雷狂的臉上仍是那無比的自信。

隨著話語的落下,兩者便以肉眼無法識別的速度相撞,混雜的妖氣爆發出強橫的威力,將遠處的少年都快吹的站不住腳了。

而與此同時,其他天狗們也向雷丸發動了攻擊,一瞬間,無數風刃將雷丸覆蓋。

一時間,煙塵覆蓋,而一道耀眼的雷柱將其沖散,露出了雷丸毫髮無傷的身體,之前一直壓迫著的妖力充盈著全身,而雷丸也化作了人形少年模樣。

將雷力化作一對雷電之翅,全身覆蓋雷電之甲,手持一把雷電巨劍的雷丸終於使用出了他的全部實力。

而與影纏鬥在一起的雷狂感受到這股妖力

“看到了吧,這便是雷狼一族的希望啊。”

“是嘛。”

雖然微微驚訝於這種程度的妖力,不過影對於自己的手下還是很有自信的。

隨著雷丸一次一次想要衝破天狗們的包圍卻一次次的失敗,雷狂不禁變得急迫了起來,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老朽的身軀已經開始因為使用如此強大的妖力而開始奔潰。

感受到大峰前鬼裂的妖氣越來越近。

“這可是我最近才研究出來的七星螺旋之陣呢,以北斗七星站位,同源的風之力相互疊加,加之一人為其中橋樑與護陣之匙,可謂是威力無窮,即使是再銳利的雷,在這螺旋之風中也無能為力。”

即使看上去好似被雷狂壓制,影卻還仍有閒心細細解釋。

“如何,你這‘龍王’已經還能強勢多久?而‘玉將’也已經被圍,我方‘角行’即將趕到。‘詰み’將死了呢。”

兩個來來往往的強大斬擊將周圍的森林都移為了平地。

見狀,少年緩緩後退。

“真是懷念呢,大將棋倒是這麼多年就再也沒碰過了。”

以行雲流水般的劍術將影的斬擊接下。

“不過!”

“誰說老夫不是‘飛車’而是‘龍王’呢?還有那個天狗小鬼如何配的上‘角行’之稱!”

雷狂表面上絲毫不在意影的言語攻擊,以犀利的回答放出了狠話。

強烈的劍鋒擦著影的臉頰留下了一道血痕,不過與之對上的是影那沉著黝黑的瞳子。

雷狂乘勝追擊,如閃電般的斬擊壓制得影節節後退。

雷狂的攻擊每次都恰好打在了影的乏力點,看上去倒像是影在喂刀一般。

但只有處在戰鬥中的雷狂知道,節奏已經漸漸被影所掌控,每一次的碰撞自己不得不用更為強大的妖力將影擊退。

而這樣頻繁的爆發只會令自己崩潰的更快。但是不能後退,一旦後退就是徹底的潰敗。

「這混小子,看來從一開始就陷入了他的掌控之中啊。」

就在雷狂暗道不妙的同時,原本順暢的斬擊突然出現了一絲停頓,雷狂的右臂處綻開了血花。

“什麼!是之前的傷口嗎!偏偏在這種時候。”

這也瞬間成為了戰局逆轉的關鍵,機不可失,影看準時機。

在格擋下雷狂的斬擊後,背後的黑羽如突然劍弩一般飛射向雷狂。

“是時候結束了呢。”

雷狂身上的雷之鎧甲瞬間暴漲,險之又險地擋下了這一擊,饒是如此仍吐出了一大口血來。

影見狀,毫不猶豫的一劍斬過去。

狼狽之下,雷狂倉促擋下,卻被影附帶黑色妖氣的腳一腳踢飛,雷狂單手將劍狠狠地插在地上企圖穩住身形。

不料就在這時,雷狂的胸口處一枚古跡斑斑的棋子飛越而出。

雷狂頓時臉色大變,在空中強行扭轉身體,抓住了那枚棋子。

以此為代價的是,妖力逆流的雷狂渾身鮮血橫流,雷之劍也隨之潰散。

隨之而來的數道劍氣如影隨形般的轟擊在雷狂的身體上,就算是有雷之甲的緩衝,也讓雷狂瞬間重傷。

而雷狂被斬飛的方向,正是少年所在之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