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二十章 轉機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495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到此未止。”

清麗的聲音自朱唇輕吐而出。

帶著有些強橫的語氣,突如其來的少女擋在面目猙獰渾身殺氣的大峰前鬼裂面前,以命令的姿態說道。

少年有些呆愣著看著眼前的少女,約莫16,7歲的模樣,一頭靚麗的黑色短髮如飛瀑般飄灑下來,垂到肩頭,彎彎的柳眉,一雙明眸閃亮閃亮的,秀挺的瓊鼻,滴水櫻桃般的櫻唇,如花般的瓜子臉晶瑩如玉。

身穿白色短衫與黑色短裙,頭上還有一頂小巧的紅色六角帽,雖然有點好奇她服飾的風格的格格不入,除開這些,給人一種鄰家小妹妹般的嬌小可人之感。

初見少女時,就好像是永無止境的黑暗中那一絲光亮,這有點異樣的心思立刻被恢復心神的少年壓下。

不過瞬間,耳旁聽到少女強橫語氣的少年仿佛是抓到了一絲求生的光芒,迅速地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可人的相貌並沒有對少年產生任何的吸引力,少年所關注的點無疑是那強橫得理所當然的態度。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少年一邊在心中冷眼旁觀,一邊注意著現場的動態,一絲一毫的細微生機都不願放過。

且不論少女的話語所造成的震撼感。

少女嬌小的身材與大峰前鬼裂高大如鬼儡的身影形成巨大的差異,就在旁人擔心這如花的少女會遭到毒手之時。

而正如少年所期望的那樣,原本瘋狂肆虐的大峰前鬼裂突然安靜了下來,極力的克制著自己心中的殺意,強忍著內心沖上去砍殺的欲望對著眼前小巧的少女說道:

“不知射命丸大人來到此處到底有何貴幹?”

頓時,少年的內心經歷了從地獄到天堂般的感覺,有救了。

“有救了,終於......這算什麼啊,呵呵,哈哈哈。”

得益于少年強悍的潛意識,心態如此的失衡並沒有在言行在有任何的表現。

正在與大峰前鬼裂對持的少女余光注意到身側少年的沉穩,不禁暗暗點頭。

要知道換成一般人,面對這種生死轉瞬的驚心動魄,即使是十分冷靜縝密之人也要平復許久,而這不足弱冠的少年居然處事不驚至如此地步,怪不得可以將大峰前鬼裂傷至如此。

心神高度集中的少年也沒有注意到少女這別樣的目光。

小白看到這一幕,腦中繃緊的弦也松下了下來。

反觀少女,面對如魔鬼般的大峰前鬼裂,臉上淡漠中帶著幾絲跋扈,以咄咄逼人的語氣說道:

“我要做什麼與你何干!”

瞬間無比強大的勢從少女盈盈一握的嬌小身軀中爆發出來。

而少女身側的少年卻絲毫沒有感受到,不得不說少女的力量操控得爐火純青。

大峰前鬼裂身子一顫,四周的土地都猛的陷下去半寸有餘,若不是以妖氣想抗差點被壓跪在地,他將頭低下,眼中晦暗不明閃著怨恨的光亮,以較為冷靜的語氣說道:

“此次任務乃是大長老閣下的密令,便是閣下也沒有資格來阻攔吧。何況......”

天狗一族是團結的一族,大峰前鬼裂斷定少女是不會出手攻擊自己,於是想扯出一大堆事情,借由勢讓眼前的少女知難而退之時,少女果斷地打斷了他的話,

以有些蠻橫的語氣說道:

“拓那傢伙的命令我也有所耳聞(偷看的),這個人類的性命留之也無妨,到是你,現在立刻回妖怪山,請三長老出手,你的眼睛以及所受的傷勢才有恢復的完好無損的可能,難不成你想留下永遠無法抹去的傷口不成?”

做為團結的天狗一族中立於頂點的存在之一,不管族人的性情如何,少女作為年長者,本質對於族人還是有著愛護之心。

少女話語中淡淡的關護之意令大峰前鬼裂微微一愣,隨後想到這位存在既然在此,再多做爭執也毫無作用,只得告辭。

少女對著大峰前鬼裂點頭示意,隨後只見大峰前鬼裂保持著彎腰的姿勢後退了幾步以後,雙翅一展便向著東方飛去。

直到天空中那個給少年第一次帶來絕望與恐懼的身影化作一個再也看不見的小小黑點,少年才終於是放下了心中的戒備。

而那個如風般出現,而後拯救了自己少女也仿佛有默契一般轉過身來,面對著半跪著的少年,有些自來熟地面帶笑容說道:

“小哥,你還不站起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卻讓少年心中如卸重擔般放鬆了下來。

“如果她不是比剛剛的那只天狗更加變態的變態虐殺者的話,那我應該是真的安全了吧。”

不過隨即,少年發現就算眼前的少女是那樣的存在,自己還是只能束手就擒。

“現在只是為了給我希望,然後再徹底斷絕我的希望,給予我更大的絕望?”

起死回生後,少年帶著惡意揣測到。

少女仿佛感覺到了什麼一樣,雙手叉腰,有些莫名的說道:

“是我的錯覺嗎?總感覺小哥你在想一些糟糕的東西呢?嘛,先不談這些,看小哥的樣子,是人間之裡的陰陽師嗎?可一點靈力都沒有呢。”

少年心中一驚,暗暗自責自己的疏忽,面對這些未知的存在就算存在讀取他人內心想法的存在都不足為奇(不得不說,少年的確猜對了呢。),自己這樣實在是有欠考慮。

聽到少女的疑惑,少年一邊慢慢推算少女的身份和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一邊簡潔明瞭的將自己從醒來失憶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告知,當然對於小白的一些事情則是隱瞞了下來,只說這是自己撿到的一隻受傷的妖怪,出於報恩跟著自己。

如此九真中帶一假的話語一時半會,少女也分辨不出其中的謊言,再加上,以少女與少年之前的天差地別,少女也沒有必要去辨別真假。

少女一邊帶著少年向雷狂與雷丸的戰場走去,一邊控制著行進速度和少年交談。

這實在是出乎少年的意料之外,如此一位能令那只可怕天狗尊敬且無可奈何的存在居然如此不在乎身份地位與自己這樣一個渺小而普通的人類交談。

其言語之中也沒有鄙夷與不削,頓時令少年與其好感大增,當然少年心中基本的防備之心還是有的。

“恩,原來如此,這樣說來,倒是你莫名其妙惹上的無妄之災啊。”

少女像是同情少年一般,一邊用手大力拍了拍少年的背。

少年頓時因為觸碰到背部傷口而產生的劇烈疼痛面部都有些扭曲,不過他並沒有讓少女發現,畢竟現在面對這位一切都是未知的少女不可太過輕率。

殊不知少女心中此時卻帶著幾分惡趣味

“嘖嘖,這小子真不老實,一看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疼吧,哈哈哈。”

這麼想著,不由得又多拍了幾下少年。

“不知閣下該......茲......如何稱呼?”

“射命丸文,你將來到了人間之裡以後記得多多關注我的文文新聞哦。”

從話語中得到自己

應該會被安全放走不禁令少年忽略了背部的疼痛。

“這是一定,射命丸小姐,不知道......茲......接下來我們是要......”

“接下來?我準備去看看那邊的雷狼吧,畢竟以前也算有點淵源,還是不能做視他們被滅族。還有,你叫我文就可以了,射命丸小姐什麼的聽不順耳。”

懷中的小白似乎也感受少年的身體有些僵硬,疑惑地在少年的胸口處蹭了蹭。

少年用溫柔的微笑當著天狗少女的面安撫著小白,一邊看著接下來的那段長路,心到這要是一直拍下去,恐怕還沒走到自己就不行了,再聯想到身邊少女應該也不是那種惡黨,便咬牙直接開口道:

“那文,可否不要再拍我的背部了?”

聞言,正準備給少年背上來一記狠手的文有些訕訕地收回了手,隨後帶著更加變得有些燦爛的笑容道:

“你忍了這麼久,終於肯說出來了?”

少年有些尷尬,勉強維持著面部表情到:

“此事,的確是我的不對,但之前經歷的那些事實在是令我無法放鬆下來,還請見諒。”

少年都如此了,射命丸文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遠處的天狗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氣息,沒有繼續進攻,而身邊這個人類也算有趣,身為一個有著常識的外來人,面對妖怪這種非常識的存在,

“你這傢伙是倒楣呢,還是幸運呢?一般落到人間之裡外面的人類除了一些幸運兒,比如遇到了博麗巫女或者一些善良的魔法使,可以安全到達人間之裡,像你這樣的基本都是死在了茫茫的森林之中,或是妖獸,或是一些危險的植物。”

頓了頓,看著少年渾身上下的傷痕累累,繼續道:

“不過要是換個人遇到這種事,怕是也堅持不了這麼久等到我來(早就被魔理沙給救了,還不用受這麼多的傷,嘖嘖)。”

少年覺得眼前俏麗少女眼中突然變得有些可憐中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目光有些奇怪。

“你也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危險,等你到了人間之裡,妖怪們是不會進攻人間之裡的,你大可以在裡面安心生活,而今天這種事,你或許將來再也不會接觸到了,也不會有什麼人來問你今天發生了什麼,畢竟這對你來說太遙遠了,以你的智慧我不知道你聯想到了什麼,不過今天以後,這件事與你也就再也沒有關聯,你可明白?”

帶著一絲鄭重,射命丸文向少年講述了事實,想到小白與少年家人般的關係(少年所說),也沒有將可以通過博麗巫女回到外界的方法告訴少年,畢竟那樣的話,小白是不能一起跟去外界的。

少年想了想,的確,對於強大的妖怪來說,不過是一族妖怪要消滅另外一族,少年不過是個普通的人類,這件事只是機緣巧合之下與少年產生了交集,今後,也不會有什麼聯繫。

自己什麼記憶也沒有,到人類聚集地生活安定下來,再慢慢探知這個世界才是正確而穩定的道路。

“世上之事,有始有終,我將這件事處理完了以後,你就自行離開吧,從這裡往西走,以你的速度,不用一天就是人間之裡了,這一段屬於魔法之森到人間之裡的路基本上是沒有妖獸生存的,你沿著障氣的邊緣走,應該是可以安全到達的,萬一遇到什麼妖獸,以你的能力再加上有小白在,實在不行逃跑也是沒有太大問題。”

少年倒是的確沒有想到眼前萍水相逢的射命丸文居然會如此體貼的告訴自己最佳路線,若是少年站在射命丸文的位置,恐怕面對這種情況說不定是要直接隨手殺了的,更別說是細心的交談了。

也正是如此,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少年有心交好這位未知但必定不弱小的存在。

原先有些拘謹的態度也完全放開了來,少年通過腦海中對於暢談說笑的印象融會貫通,不一會便與眼前的俏麗少女聊得更為投緣。

對於少女那雙曾帶給自己不小恐懼的漆黑天狗之翼,少年也完全毫不在意。

作為存在上千年以上的妖怪,射命丸文自然很容易能從一個人的言行舉止分析出其中的善意,特別是少年在看自己翅膀時的眼神。

眼前不過十多歲的人類少年對於自己妖怪的身份沒有絲毫的介懷,對於自己強大而未知的力量也沒有半點恐懼之心,實在是難得,要知道即使是生活在幻想鄉中的居民,面對人形的妖怪內心都是充滿無窮恐懼與排斥,別說妖怪,就算是人類掌握著強大的力量一樣也會被他們所疏遠,畏懼。作為一個來自外界第一次接觸超出常識存在的人類,到底應該說他神經粗呢,還是品質難得呢?

只是射命丸文隱隱約約的覺得少年的身上有一絲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淡淡怪異感。

文覺得自己有點想太多了,無論怎麼樣,這個少年自己不排斥,閑來無事,那麼他語言中想要更加瞭解這個世界的欲望就稍稍滿足一下吧,文如是想到。

而在交談中,少年越是與眼前的俏麗少女談著,就越對於這個世界有著更多的瞭解。

幻想鄉很大,但大多都是普通人類到達不了的地方,而人類一般只會在人間之裡這片地區以及附近的森林生存和活動。

而人間之裡由於受到傳說中的大妖怪,幻想鄉博麗大結界的創建者之一------八雲紫的保護,是不會有過於強大的妖怪主動來襲擊的,最多只有一些小妖怪和妖獸會製造些麻煩。

像自己這樣的外界人每年都會有很多,所謂的‘神隱’其實基本都是被那位傳說中的大妖怪扔進幻想鄉之中的。

長此以往,幻想鄉中的人類日益繁衍,對外沒有什麼強敵,對內資源足夠也沒有太大的鬥爭,在如此安逸的環境下,其人口量也是暴增,已經達到了十幾萬。

所幸以人間之裡的龐大面積,就算是百萬人也足以生活。

射命丸文海特意指出,遠離人間之裡的地方都有強大到無可匹敵的存在,一旦進入它們的地盤基本就不會有生路。而人間之裡也有著一些強大的存在。

其他的生活的常識自然是要少年自己去瞭解了,少年一般整理著資訊,一般面色如常的與少女愉快地對話著。

“我時不時也會去人間之裡取材,到時候別忘了邀請我喝一杯哦。”

“自然自然,像文這樣可愛的女孩我必掃榻相迎啊。”

“哈哈哈~~”

兩人就這樣歡聲笑語中向著遠處的戰場走去。

雨林中,空蕩的歡笑聲傳出很遠。

對於射命丸文,漫長的生命,這樣的放鬆著實有趣。

而對於少年,這樣一個強大的存在,交好它,更加有利於自己的生存。

各取所需,僅此而已。

黃昏夕落,點點淡淡金光灑在少年與少女走過的地方。

而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那片被少年撿起,原本如火般絢麗的紅葉不知什麼時候正靜靜地躺在泥濘之中,破破爛爛的,黯淡無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